爱番号-天天番号大全-2021最新韩国伦理无忧在线观看

幸福的路上 第三章

除了江雪琴跟刘宇独处的时候,会让她感觉很尴尬,其它时间,两人倒是恢复了以往的生活。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时间很快就来到了11月下旬。这几天里,刘宇跟一个经常来店里吃饭的男人,偶尔会聊上几句,在从这个显得有点猥琐的男人口中得知,他是个医生的时候,刘宇突然觉得,跟一个医生打好关系,好像也挺不错的,于是一来二去,两人很快就成了朋友。

  「宇哥,那个跟你聊的挺好的男人喝醉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一个眉清目秀的服务员,走到刘宇身边时,低着头一脸忸捏的说着。

  「哦,好的,我去处理吧,小雪你去忙吧。」

  刘宇应了一声,便放下手里的活,向着这个刚认识不久的朋友走去。

  「贾哥?醒醒,贾哥?」

  推了几下,发现他这个新朋友贾岛完全失去了意识,刘宇决定亲自将贾岛送回去,幸好离饭店这里不远。

  扶着贾岛走到收银台的时候,刘宇跟江雪琴打了一声招呼,在江雪琴的叮嘱声中,刘宇扶着贾岛一路走了回去。

  也不久,5分钟不到,刘宇就扶着贾岛到了他的家里,在贾岛的口袋里掏出钥匙后,刘宇将他送了进去。

  房间不大,刘宇上次来过一次,知道贾岛睡在那间,便直接将贾岛扶回了他的房间,将贾岛放在了床上。

  即使刘宇是个身强体壮的男人,但是扶着一个失去意识的醉酒男人,也把他累的微微喘着气。

  「OK,搞定,回去上班吧!」

  刘宇自言自语了一句,便转身要离开,但是头转到一半的时候,他的视线被一本放在床头柜上的笔记本吸引了。

  或者说是上面的一段字,让刘宇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犹豫了一下,刘宇还是决定看一眼,因为这几个字是麻醉剂!

  拿起这本黑色的笔记本,刘宇仔细看了看,上面密密麻麻的交易记录,每一条都是写的清清楚楚,如那里交易,分量多少,收到多少钱付款,交易人是谁等等!

  视线转到呼呼大睡的贾岛身上,刘宇想了想,很快便做了一个决定!

  从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白纸,写上「笔记本我拿走了,晚上我会过来找你。」

  写完后刘宇将笔记本蜷成一团塞进裤袋里,快速的回到店里帮忙。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打烊后在拒绝了跟江雪琴一起回去后,刘宇便重新回到了贾岛的家门口。

  「笃笃笃」下午醒来后就一直心神不宁的贾岛,听见门铃声就马上冲过来把门打开,看见来人时,他还有点愕然。

  「小宇兄弟,你怎么来了?」

  贾岛有点不确定的看着刘宇,难道自己的笔记本是刘宇拿走的?可是刘宇也不像这种人啊。

  「呵呵,你不是一直在等我吗?」

  刘宇直接点明,走进去坐在沙发上,直接说明了来意。

  「贾哥,别傻站着了,把门关上,我跟你谈点事。」

  「啊哦哦。」

  贾岛刚刚是有点懵逼的,他没想到竟然还真的是刘宇将他的笔记本给拿走了。

  不过听刘宇的口气,倒是不像要准备为难自己。

  「贾哥,这件事是兄弟对不起你,不过兄弟也是迫不得已的。」

  「嗯……你想怎么样?」

  贾岛沉吟了一会,他觉得刘宇可能也是想让自己给他搞定麻醉药等等的违禁药。

  「贾哥,这事对你不算难,就是帮我开张诊断书。」

  「诊断书?你想要开什么诊断书?」

  贾岛疑惑的看着刘宇。

  「就是这样……这样……」

  刘宇凑到贾岛的耳边,低声的说着自己的要求。

  听完了刘宇的要求后,贾岛看了一眼刘宇,见他的目光炯炯有神,加上平日的相处,贾岛最终只是问了一句,事后笔记本原封不动的还给我?

  在得到刘宇确切的回答后,贾岛便同意了刘宇的这个条件,决定为刘宇开一张诊断书。

  时间当你不注意的时候,其实是转的很快的,转眼马上就要到12月了,已经可以说是离过年也不远了。前两天贾岛终于把刘宇想要的诊断书交到了他手上,这让刘宇在兴奋中,再一次确定了一下自己的计划,发现没有什么问题后,他决定今天就开始实施!

  江雪琴最近感觉刘宇好像怪怪的,这大冷天的竟然赤裸着上身,在家里锻炼身体。

  「小宇,你不冷吗?小心别着凉了。」

  今天早上江雪琴起来后,看见刘宇又在客厅里,赤裸着上身,露出那充满力量的上身,在做着仰卧起坐。

  「呼……不冷……小姨,饭在桌上……呼……你先吃吧……」

  一边做着仰卧起坐,一边喘着气的刘宇断断续续的说着,身上的汗水顺着那充满线条感的肌肉流下,竟然让江雪琴恍惚了一会,呆呆的看着刘宇身上的肌肉。

  回过神来,江雪琴才不好意思的进了卫生间,洗漱完吃早餐的时候,她都还在想着外甥年轻强壮的身体。

  「记得,以前他也有一身肌肉……」

  思绪突然回到了十几年前,江雪琴记得当初自己还没有跟吴福在一起的时候,吴福当时还是一个学校里的风云人物。

  那个时候,吴福因为运动神经发达,经常会代表学校参加一些运动项目,甚至还得了不少的奖励。

  而自己认识丈夫的时候,那会已经毕业了,因为自己在上学时就见过吴福,所以一直对这个喜欢运动的阳光男孩很有好感,只是那个时候,身为学生的自己那敢去谈恋爱。

  之后两人相识到相恋,再到结婚,江雪琴一直都很喜欢丈夫吴福因为喜欢运动,而锻炼出来的肌肉。

  可惜的是,自从丈夫去参军伤了身体后,回来后便一蹶不振的沉迷在烟酒中。

  为此江雪琴当时还经常会埋怨吴福,可惜的是,因为打牌喝酒抽烟,吴福早已经把锻炼身体给抛到脑后了。

  而曾经健壮有力的身体,也慢慢的成了现在啤酒肚,再也看不出一丝年轻时的痕迹。

  而自己的儿子,也是一直缺乏锻炼,虽然说是因为将时间都投入到了学习中,自己儿子也长的不矮,如果儿子多锻炼身体,再配上这等身高,估计也能长的壮点,而不是现在这般瘦弱,单薄。

  再看看如今刘宇的身材,真是又高又壮啊,那一块块肌肉应该都很硬吧,想到上次靠在刘宇胸膛上的感觉,江雪琴的脸颊都有点红了。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许久未曾再见过浑身充满肌肉,加上那由肌肉而组成的线条,这一切都让江雪琴想看,又不敢看,因为看着刘宇强壮的身体,她会心跳加速!

  这会坐着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看着刘宇在锻炼身体,江雪琴甚至有种错觉,这早餐怎么这么好吃……

  仰卧起坐做完,刘宇又继续做起了俯卧撑,身体快速的下压,再抬起,好似完全不会累似的。

  做了差不多5分钟,刘宇才起身,走到餐桌边上,坐下休息了一会,才吃起早餐。

  近在咫尺的强壮身体,散发着强烈男人气息的味道,一下扑面而来让江雪琴的脸又红了,匆忙的吃了两口,放下碗说了一句「小宇你慢慢吃,一会好了喊我。」然后便逃跑似的回了房间。

  这让刘宇有一种胜利般的感觉,也让刘宇晚上回来后,也要锻炼一会身体,为的就是能看见心爱的人儿脸上露出的那抹娇羞的神态。

  江雪琴其实很想让刘宇注意下分寸,别天天在家里裸露着身体,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想法在作祟,她始终开不了口,甚至还在心里为刘宇找了个借口。

  「小宇比自己当成最亲的人,所以才会在自己面前不拘一格吧!」

  只是江雪琴也有一个秘密,那就是天天看着刘宇那强壮线条分明的身体,特别是那让她特别有好感的八块腹肌,都会让她早上起来摸着湿漉漉的睡裤,为昨晚做的春梦而羞涩不已。

  刘宇每天看着江雪琴不时展露出的楚楚动人的模样,心里暗喜之余,也更加放开自己,开始了更为大胆的行动。

  姨甥俩天天都在一起生活,工作,之前吃完晚饭的习惯也没遗忘,两人依旧会趁着不忙,出去散散步,谈谈心。

  只是江雪琴也不知道从那天开始,外甥刘宇牵着自己的手时,自己竟然没有反抗的想法,而是会因为羞涩而别开头,或者是嗔怒的说刘宇两句,手却依旧让刘宇握着。

  「小姨,你的手好冷啊,我帮你暖暖吧。」

  就比如现在两人散步的时候,刘宇突然就双手握住江雪琴雪白冰凉的玉手揉搓着。

  「啊,嗯……谢谢小宇。」

  虽然双手被外甥握着让江雪琴羞涩难耐,但是那双极有安全感又带着火热温度的手,给她的感觉确实很暖,暖到心里,于是也就不挣托刘宇的手,任他握着。

  「好……好了,小姨的手不冷了,我们走吧。」

  江雪琴也不知道被刘宇握了多久自己的玉手,只是当她不经意之间抬头看见刘宇那深情的眼神时,她才慌乱的挣开了刘宇宽厚的手掌。

  「小姨等下,你的头发乱了。」

  江雪琴的头发不长,齐肩短发,工作时会扎个马尾,让自己显得精干一点。而平时一般都是放下,让一头秀发自然的垂在肩上。

  刘宇一手将想要逃跑的江雪琴拉进了自己的怀里,双手环着江雪琴的婀娜多姿的柳腰,轻轻的在江雪琴光洁的额头上吹了一口气,将那一丝散乱的秀发吹开。

  「嘤咛……」

  刘宇火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让江雪琴不由的嘤咛一声,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那个雨夜,外甥魁梧的身体将自己保护在怀里,怕自己被雨淋湿。

  娇躯一下软倒在刘宇的怀里,若不是刘宇抱着自己,江雪琴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摔在了地上。

  刘宇目的达成,自然是见好就收,他也怕自己的举动会让江雪琴事后醒悟过来,以为自己对她有不轨的想法,从而再一次疏远自己。

  「好了小姨,我们回去上班吧。」

  刘宇很自然的松开了江雪琴,提醒着陷入男人气息中的江雪琴。

  「嗯……回去吧。」

  江雪琴飞快的转过身,深怕自己已经羞红的脸蛋让外甥看见,从而让刘宇产生误会。

  等晚上打烊后,俩人一起回到家,上楼的时候,刘宇还会趁机握着江雪琴的一只玉手,声称怕小姨摔倒,自己反应不过来,所以如果自己握着手的话,就不会怕出现这种意外。

  日子就在这种让江雪琴心暖又娇羞的状态中一天天过去,早上如果是江雪琴早起做早餐,刘宇还会趁机在江雪琴身后搂住她多一分则胖,少一分则瘦的柳腰,贴在江雪琴的身后说着一些笑话或是贴心话。

  这让江雪琴有时候连锅铲都差点拿不稳,外甥刘宇赤裸的上身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背上,一呼吸就能感觉到刘宇那充满男人气息的呼吸,这一切都让她心跳的砰砰响。

  而刘宇见江雪琴对自己这种亲热的举动并不反感,于是他也决定加大力度。

  这一天下班回家上楼的时候,刘宇特意让江雪琴走在了自己的前面,他则是用火热的视线盯着江雪琴丰满浑圆的翘臀,在胯下那根肉棒涨到最粗大的时候,趁着江雪琴开门一下撞在了江雪琴的身上。

  「嗯啊……」

  江雪琴只感觉突然被人撞了一下,自己浑圆的屁股上还被一根火热的,硬硬的东西撞了一下。她知道这会会撞在自己身上的人只有刘宇,也知道那根东西是什么。

  江雪琴还没来得及说话,刘宇就先一步道歉道:「不好意思小姨,刚刚在想事情,没注意到你停下了,抱歉抱歉。」

  「嗯,没事,下次不要这么冒失了。」

  江雪琴低低的回了一句,门也被她打开,快步的走了进去,只是她心里却羞羞的想着:想什么事情那根东西会硬起来?

  刘宇见这样江雪琴都没生气,于是从这个晚上开始,他便经常找机会,用自己硬起的膨大的下体,不小心的在江雪琴丰满浑圆的臀部上一蹭而过。

  虽然刘宇想正面蹭一蹭,或是借机在抱着江雪琴的时候用自己的大肉棒蹭一下,但是在考虑到这样做的风险后,刘宇也只能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只是时不时的蹭一下江雪琴的臀部。

  每次都把江雪琴弄的脸红心跳,想说两句刘宇要注意男女之别,但是看着刘宇脸上那单纯而阳光的微笑,她又觉得刘宇或许是无意的。

  只是不说刘宇,江雪琴又觉得很苦恼,每次被那根硬硬的东西贴上来,都让她浑身像是过电般酥麻,而且晚上的春梦也越来越频繁。

  也幸好丈夫前几天又回了老区,不然江雪琴还真怕天天起来裤子都是湿的会让丈夫起疑。

  今晚睡到半夜,江雪琴又醒了,这几天她几乎每晚都会因为下身的凉意而惊醒。感受到下身的凉意,以及湿漉漉的裤子贴在身上的不适感,一脸通红的她起身将裤子换了。

  换上干爽舒适的裤子,江雪琴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一闭上眼睛,梦里那些淫秽的场景就会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这让江雪琴又是苦恼又是羞涩,在床上辗转反侧的躺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有丝毫睡意,反而有点更精神了。

  「讨厌死了!」

  拍了一下床垫,江雪琴娇嗔一声,一股尿意突然来袭,于是江雪琴决定起来上个厕所。

  因为性子使然,江雪琴不管是做事还是走路,都是轻手轻脚的,所以除了下床和开门的时候发出了一丝声响,加上一双玉足隐藏在棉拖下,走起路来更是无声无息的。

  刚走出房门,江雪琴就发现厕所的灯亮着,见门没有关好,也只是以为刘宇一时粗心忘记了关灯。

  「或许是小宇白天太累了吧……」

  江雪琴在心里想着,脚下却没有停顿,径直的走到了离卫生间不足3米的地方,那穿着棉拖向着前踏的玉足却是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中。

  「天哪,那是什么东西?这是人能拥有的吗?」

  这一刻,江雪琴脑海中回荡的只有这个念头,那堪比她小臂粗大的男性特征,让她呆呆的将视线放在上面,久久没有回过神来,以至于刘宇手上拿着什么都没有注意到。

  视力极好的江雪琴能够看清,那那巨大的龟头上,因为刘宇的撸动而流出透明的前列腺液,即使隔着几米远,江雪琴仿佛也能够感觉到这根跟驴玩意差不多的肉棒所散发的热量。

  江雪琴不禁回忆着自己到底有多久没见过,这般气势汹汹的肉棒,十年?还是更久?她记不清了,这一刻,江雪琴的脑海里,只有这一根火热的肉棒!

  江雪琴看见刘宇的大手抓在根部,那根粗粗的肉棒都还露出了一半,她不禁比划了一下,然后得出了一个她不敢相信的事实!

  那就是,这根又粗又长的肉棒,竟然有20厘米这么长!

  「这么长,又这么粗,插进去会把人捅穿吧?会不会撑坏哪里?」

  想到这里,江雪琴不禁发出一声嘤咛。

  「呼……好香……小姨的味道好香……」

  刘宇早就从镜子上的一个角落看见了江雪琴,本来他还害怕会把小姨吓坏,但是之后他发现江雪琴竟然没有离开,而是在门外偷偷的看着,这让刘宇突然有了一种另类的刺激感,于是他故意发声,吸引着江雪琴。

  江雪琴被刘宇的声音惊醒,终于艰难的将视线从那根杀气腾腾的肉棒上移开,抬头一看,又看见了让她心跳加速的一幕!

  自己那聪明懂事,高大威猛的外甥,竟然拿着自己脱下的丝袜在闻!而且闻的还是味道最浓的脚尖以及胯下那个部位!

  江雪琴呆呆的看着刘宇对着自己的丝袜,做着淫秽不堪的事,那可是自己穿了一天的丝袜啊,那上面的味道得多臭啊?还有那里,那里会留下尿骚味的吧?他怎么还闻的有滋有味的?

  江雪琴一双杏眼睁的大大的,眼里水波流转,痴呆了似的看着刘宇的变态行为,直到刘宇突然又做了一个举动,这个一脸红潮的美妇人才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唔呜……」

  江雪琴突然看见,刘宇竟然将自己的丝袜含在嘴里,撸着那根凶器的手快速的来回套弄,这让她那只葱白如玉的小手没来得及掩住自己的小嘴,那一声呻吟将这平静的夜晚打断,也使的刘宇的动作僵硬的停下,转过身呆呆的看着江雪琴。

  「小姨……」

  嘴里还含着江雪琴丝袜的刘宇喃喃的喊了一声,那根被撸的龟头通红的肉棒正高高挺起的对着江雪琴!

  「啊!」

  江雪琴一声尖叫,转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随手关上门,扑在自己的床上!

  「扑通扑通」那快速跳动而响起的心跳声,在这个安静的卧室里更是清晰!

  「真的好大!好粗!」

  脑海中还残留着那根大肉棒对着自己时的画面,想到平时就是这根驴玩意不时的磨蹭自己,江雪琴两腿一紧,紧紧的并拢在一起!

  这一并拢,江雪琴才发现自己刚换没多久的内裤又湿了。

  「他怎么可以拿我的丝袜做这种事,还吃进嘴里……」

  想到刘宇最后竟然把自己的丝袜放进嘴里,江雪琴就羞的不敢睁眼,但是内心深处,却有一丝淡淡的喜悦。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江雪琴才从这种又羞又恼的状态中脱离出来,随着冷静下来,江雪琴又觉得继续这样放任刘宇拿自己的贴身衣物手淫,会影响到他的身体健康,而且他刚刚手淫了多久?怕是有大半个小时了吧?江雪琴想到了这里,看了下时间,得出了这个惊人的结论!

  「不行,我要找他说一说,这种事不能再做了!」

  「可是……这好羞人啊……」

  在江雪琴逃回房间的时候,刘宇也放下了手中的丝袜,把刚刚差点没忍住射精的大肉棒塞回裤子里,走出了卫生间,空气中仿佛还有江雪琴留下的清香。

  想到以江雪琴的性格,接下来估计就会找自己谈一谈了,于是刘宇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安静的在脑海中排演着一会两人相谈时的场面,把脑海中的理由再重复了一遍,发现没什么问题后,便安静的坐着,等着江雪琴上门。

  「小宇……你睡了吗?没睡的话,小姨想跟你说说话。」

  20分钟后,听见敲门声以及江雪琴那软软的声音时,刘宇露出一丝笑容,他就知道,小姨肯定会来找自己的。

  调整了一下心态,刘宇回应道:「还没,小姨……要不明天再说?」

  「不行……」

  听见刘宇拒绝的声音,江雪琴一下把门打开走了进来,看着仿佛做错事的刘宇,心里也有一丝心软,但是随后又坚决的说道:「小宇,别紧张,小姨不会骂你的。」

  房间里除了床,就一张椅子可以坐人,而椅子正被刘宇坐着,江雪琴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坐在了床上。

  「小宇,我知道你这个年纪的男孩有时候难免会……会那个,但是……但是你也不能拿小姨的……小姨的丝袜做这种事呀。」

  太羞人了,江雪琴在心里说道,与刚刚还用那根驴玩意对着自己的外甥说这些事,让她都很不好意思,甚至想转身离开。但是为了防止外甥在歪路上越走越远,她硬是强忍着羞涩,断断续续的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小姨,我不是故意的,我这是有原因的。」

  刘宇低着头,整个人显得有点失落与惭愧。

  「原因?这……小姨理解你可能那方面比较……比较冲动,但是就算有原因,也不能做这种事呀。」

  刘宇眼角的余光看着江雪琴那一脸娇羞又坚决的态度,心里一笑,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诊断书,将之举到了江雪琴的面前。

  「以前我在S省打工的时候,跟朋友出去玩,结果因为朋友的原因,我跟朋友两个人跟对方几个人打了一架,当时我……我的阴茎受了伤,虽然事后检查没有问题,但是……我后面就一直……一直射不出来了……」

  「后面在店里认识了贾医生,我就找他帮我检查了一下,他说我这是应激性射精障碍……」

  刘宇的声音显得有点消沉,到最后不知道是因为难过还是害羞,声音也越来越小,但是却能让江雪琴听的清清楚楚。

  江雪琴虽然讲注意力放在了这张诊断书上,但是刘宇的话她还是听的清清楚楚的,听见刘宇说他那根驴玩意射不出来时,江雪琴不知道什么原因而抖了一下。

  「应激性射精障碍?这是什么病?」

  江雪琴岔开话题问道,一方面是好奇这个病,一方面也是因为刘宇说的让她感觉太羞人了。

  「我也不是很懂,医生说这是心理原因而造成的,目前是没有药可以治疗的。」

  「那就没得治了?那你以后怎么办?」

  听见没有药可以治,江雪琴的情绪有点激动,紧张的看着刘宇。

  「也不是不能治……就是要多刺激它……再配合一些药,医生说这样坚持下去,恢复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但是……如果30岁之前不能恢复射那个……那男性功能也会完全丧失……」

  「那……就算这样……那你也不能拿我的丝袜……做……做……」

  看着一向坚强像个男子汉保护自己的外甥竟然说着说着流下眼泪,江雪琴也不好意思把变态两个字说出口。

  「那个……我是……因为看电影和黄色小说都没有感觉了,以前还能发泄出来……只是自从来了这边之后就那个了……」

  刘宇将头埋进手臂里,声音低低的,带着一丝哭腔缓慢的说着。

  「来到这里?」

  江雪琴听到这里,不禁在脑海中想了一下,一个让她内心深处既喜悦又羞涩的念头浮上心来:难道,难道小宇他?

  「嗯……来到这里见到小姨后……我就对那些电影什么的,甚至现实中的女孩也没兴趣了……所以我才拿……拿小姨你的丝袜做这种事……」

  「砰砰砰」江雪琴仿佛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而且她即使没有照镜子,也知道自己一定脸红的不得了。自己的猜想竟然是真的,这个高大强壮的外甥竟然真的对自己动了情!

  想到刚刚不久前自己还在梦中和眼前这个男人缠绵,用那根比梦中还要粗长的肉棒狠狠贯穿自己的身体,江雪琴的双眼里一片湿润,两眼水汪汪的。

  「我真的好怕对不起我妈,也好怕自己一生都没办法传承后代,小姨,我该怎么办?」

  刘宇的话将正在想着,怎么将外甥引到正确的路上的江雪琴打断,让江雪琴一下想起了半年多前,自己跟堂姐的谈话,堂姐含泪哀求自己帮她照顾好刘宇,别让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活着。

  「这这这……那小宇你……你以后想的时候……你找小姨……小姨给你拿干净的……别像今晚一样,那么脏还……还放进嘴里。」

  虽然这番话让江雪琴羞涩难耐,但是想到刘宇只剩下自己一个亲人,她硬是忍着羞意,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虽然江雪琴说的很小声,但是刘宇一直竖起耳朵注意着江雪琴,所以刘宇还是将江雪琴的话给听清楚了。当听到小姨说想要的时候找她时,刘宇还一阵兴奋,没想到的是说的找她要丝袜,不过刘宇也知道,温婉贤淑的小姨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不过没事,自己还有一招!

  「那个……小姨,你的丝袜现在我也好想没有感觉了……就是一直都很想射……又射不出来……今晚我在厕所弄了……弄了一个小时,都没弄出来……」

  一直对外甥刘宇很是信任的江雪琴听见外甥竟然说,他在厕所里弄了一个小时,这让本来以为只是半个小时左右就已经惊为天人的江雪琴震惊不已!

  「天哪……一个小时,这要是用在女人身上……还不得把人弄死……」

  从来没想过这种事能这么持久,江雪琴不禁拿自家丈夫跟刘宇对比了一下,那明摆着的结果让她一时之间呆呆的,双目无神的看着低着头的刘宇。

  「那该……那该怎么办……」

  或许是突然看见一直以来用那强壮的身躯保护自己,不让自己受伤的男孩突然露出脆弱的一面,沉默了许久的江雪琴突然低低的问了一句。

  刘宇精明的双眼里闪过一道光芒,弯弯绕绕这么一大圈,终于从那张诱人的红唇里,听见这句自己一直期待着的话了!

  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激动,刘宇抬起头双眼泛泪,带着乞求的语气:「小姨……你能不能用手帮我……我知道这个请求很过分,可是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小姨你,别人我一眼都不想看……」

  「啊?啊!这怎么可以……就算小宇你这么说……小姨也不能帮你这个……这个啊……」

  听见刘宇竟然说要自己用手帮他,这把本就有点忐忑不安的江雪琴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拒绝了刘宇,只是看着刘宇那失落,沮丧的模样,江雪琴又下意识的说:「而且……而且小姨也不会……」

  本来听见江雪琴拒绝的刘宇还在想着另外的对策,但是听见江雪琴又说了一句,这让他心里一喜,知道自己的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

  「小姨!很简单的,就像刚刚你看见的那样……用手抓着上下套动就可以了!」

  「可是……这……这……」

  听见刘宇这么直白的话语,江雪琴左右为难的说不出话,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刘宇。

  「小姨你放心,我保证不会把我们的秘密泄露出去的,求求你,小姨,帮帮我!」

  刘宇突然起身,单腿跪在江雪琴面前,刚刚握过自己肉棒的双手抓着江雪琴的两只玉手,力度既不会太重,捏疼江雪琴,又不至于太轻,让江雪琴感受不到自己的决心。

  「那……那好吧……不过你要保证不会说出去……而且……而且这个要怎么做小姨是真的不会……」

  不知道为什么,当刘宇那宽厚的手掌握着自己的手时,江雪琴突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刘宇的荒唐请求,心跳也在自己答应的那一刻停止,紧接着才继续跳动。

  「很简单的小姨,我教你!」

  刘宇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形容这一刻的心情,他只知道,当江雪琴答应的那一刻,自己仿佛比小时候拿到心爱的玩具还要开心。付出了几个月的努力,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回报!

  于是振奋的刘宇决定趁着这美好的机会,将小姨玉手的第一次先完全拿下!快速的起身将本来就没穿内裤的大裤衩直接脱下,露出那早就肿胀的青筋毕露的黑紫色粗大肉棒,杀气腾腾的指着江雪琴!

  「啊!」

  再一次目睹这根非人的凶器,而且还是近在咫尺的指着自己,还没做好准备的江雪琴被吓的双手捂着自己的红唇,却依旧发出了一声惊呼。

  不足30厘米的距离,看着这根又粗又长的肉棒,江雪琴才发现,之前在卫生间门外所看见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现在摆在自己眼前,江雪琴才知道,这根凶器带给她的震撼有多么的大。

  见江雪琴被自己粗大的肉棒所震慑,刘宇露出一丝得意,紧接着便收敛表情,用自己的右手握着高高挺起的肉棒根部,将那粗大的龟头对着江雪琴的玉脸,轻轻的套动着。

  「小姨……对不起,它一直硬着,刚刚卫生间出来后都没有软下去,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涨的我好痛。」

  略带痛苦的语气一下让江雪琴回过神来,甚至让她忘了现在用这根凶器对着自己的是自己的外甥。她可是知道的,一直这么硬着,很容易就会出问题,到时候别这个还没治好,另外一个毛病又发生了。

  「小宇……你快点……射出来……一直憋着会憋出毛病来的……」

  「可是我射不出,小姨,帮帮我……」

  刘宇边说边伸出左手,抓住了江雪琴的玉手,那只葱白如玉的玉手在他手上稍微挣扎了一下,便放任着刘宇的大手将它握住。

  「我……我……」

  江雪琴的心一下提起,那只温暖的大手正在将自己的手往那根凶器上带,直到停在凶器的上方,江雪琴紧张的想说些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刘宇将自己的手放在了他的凶器上!

  好热!玉手握在肉棒上,江雪琴一个激灵,想把手撤开,却被刘宇的手死死按住。

  手上传来那烫的她心慌慌的温度,江雪琴才确定自己的手真的握住了刘宇的肉棒,那根超过她认知的肉棒!

  烫,硬,粗,这是自己的玉手握住肉棒时,第一时间传达到自己大脑的三个字,这一刻仿佛失去意识般,就这么呆呆的握着这根粗长的肉棒,江雪琴这一刻甚至都不知道这是真实存在的,还是自己依旧在梦中。

  「哦……」

  终于用肉棒感受到心心念念的佳人玉手的温度,柔软,刘宇发出一声似满足的呻吟,被江雪琴玉手握着的那根肉棒仿佛又粗了一分。

  感受到江雪琴就这么僵硬的握着自己的肉棒,刘宇伸手握在江雪琴的玉手上,带动着江雪琴的玉手,在自己的大肉棒上套弄着。

  虽然江雪琴的玉手因为生活而显得有一丝粗糙,但是刘宇反而觉得这略微粗糙的玉手,给自己带来的感觉更强!

  「小姨,你就这样上下套弄就可以了,试试。」

  自己带动着江雪琴的玉手虽然也很舒服,但是始终是差了一点,于是刘宇开始引导江雪琴,让她主动去套弄自己的大肉棒。

  「嗯……」

  江雪琴呆呆的应了一声,好似依旧被这根粗大的肉棒勾走了魂,机械的套弄着。

  「这就是小宇的肉棒……真的好粗,好硬,烫的手心暖暖的……」

  肉棒上传来的温度让江雪琴在脑海里不断的评论着这根肉棒。

  「天哪……好挺……好大……」江雪琴偏过头,虽然尽力不往肉棒这里看,可是肉棒的气味却钻进她的鼻孔,肉棒的热度更是从手心里不断的传到她心里,她竟然感觉到自己的私处有些痒了。

  「哦!它更硬了,更大了,好粗!自己的手指已经是纤长类型的了,但一手竟真的握不住,无论自己怎么努力,握着它的手的拇指和食指始终无法互相触碰,好粗!」

  江雪琴惊讶的发现刘宇这根肉棒在自己的手上,竟然又变粗了一分,这让她脑海里全是这根肉棒的影子。

  「小姨,两只手一起来。」

  刘宇抓过江雪琴另外一只紧紧抓着床单的玉手,将它搭在自己坚硬如铁的肉棒上。

  「好长,自己两只手握着,竟然还露出一截,这颗龟头好大,上面流的是前列腺液吗?」

  龟头上流出的一滴透明色粘液,让江雪琴突然闻到一股浓浓的男人气息,这股味道让她不禁加快了速度,两只玉手在肉棒上生涩却又快速的套弄着。

  「小姨……好舒服……再快点……小姨,我好喜欢你……」

  耳边听着外甥刘宇的哼哼声,让江雪琴一下子回过神,「是啊,这是自己的外甥,自己正在用手套弄着他的肉棒!」

  强烈的刺激感,禁忌感一下冲上大脑,江雪琴竟然主动的抬起头,看着刘宇的脸,双手一刻不停的撸着刘宇的肉棒。

  「小姨,小宇好舒服,小姨,你好美!」

  看着江雪琴双眸含羞一脸绯红的模样,刘宇用深情的目光看着江雪琴,同时夸赞着她。

  或许是受到了激励,或许是太过羞人,江雪琴不敢再看刘宇,低下头看着手上这根粗大的肉棒,那巨大的龟头就好似睁开眼在看着她。

  「呜……好浓的味道……」

  江雪琴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越靠越近,近的不用呼吸,就能闻到这股从肉棒上散发的味道。

  不知不觉间,刘宇渐渐的有点支撑不住了,虽然江雪琴的动作还很生涩,让自己的快感稍微弱了点,但是只要一低头看见自己的小姨,正用她的两只玉手,在给自己套弄着肉棒,他便会兴奋的马上想射出那股憋了很久的精液!

  「小姨,再快点……小宇有感觉了……」

  听见刘宇的话,江雪琴感觉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双手的动作也随之加快,两只玉手同时握着这根粗大的让她心慌的肉棒,快速的套弄着。

  刘宇终于忍不住了,低下头看了一眼正痴痴的看着自己肉棒的江雪琴,肉棒一阵抽搐,一股精意同时涌上大脑,大吼一声:「射了!小姨我射了!」

  江雪琴听见刘宇的话,双手更是努力的撸着,但是她却忽略了自己的玉脸正对着这根肉棒,她就这么看着那巨大的马眼张开,一道白色的液体激射而出,一下打在了她的脸上!

  「啊!」

  江雪琴一声惊呼,嘴里不小心的被射了进去一股,这让她浑身一阵颤抖,看着那一道又一道液体朝着自己射来,她闭上眼,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顿,任那腥腥的,滚烫的液体不断的朝着她的玉脸喷射,一股又一股,射的她满脸都是外甥白浊的浓精!简直就像是敷了一层面膜似的!

  「呼呼……好舒服……小姨谢谢你,对不起,我刚刚忍不住了,我给你擦擦。」

  看着如同敷了一层精液面膜的江雪琴,刘宇心里一阵满足,但是他也不敢得意忘形,而是转身抽着纸巾要帮江雪琴擦拭那被精液覆盖的玉脸。

  「啊!」

  感觉到自己的脸被纸巾擦上的那一瞬间,江雪琴才回过神,尖叫一声推开刘宇,逃也似的冲出了刘宇的房间,径直跑回了自己的卧室,将门狠狠地反锁上,才背靠着门缓缓的滑坐在地上!

  直到这会,脸上依旧暖暖的,那是外甥刘宇射出来的精液!外甥的精液射在了自己的脸上!自己被外甥射了一脸!

  江雪琴狼狈的爬起身,在化妆镜上看着自己脸上,那滚烫,腥腥黏黏的精液在自己脸上不断的顺着光滑的脸颊滑落。

  依稀记得,自己好像还咽了一口下去,摸着自己嘴唇的江雪琴想着刚刚猝不及防之下,将外甥的精液咽进了肚子,那可是以前自己丈夫苦苦哀求都没有得到的待遇啊,如今竟然让自己的外甥抢先体验了一把!

  「嘤咛……」

  不敢再想,越想江雪琴便越是觉得自己的心脏跳的越快,慌慌张张的用纸巾将自己的脸抹干净,但是那股腥腥的味道却一直在自己的鼻中环绕。

  「嗯……」

  这股令江雪琴又羞又躁的味道,将她熏的头晕目眩,终于还是像做贼一般的打开房门,见刘宇的房门是关着的,她才松了一口气,匆匆的向着卫生间走去。

  10分钟后,江雪琴才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回到房间,轻轻的耸动着鼻翼,却依旧感觉那股味道还环绕着自己,脸上也仿佛还残留着那股温度。

  刚想躺回床上,江雪琴才发现,自己之前刚换过的睡裤和内裤竟然是湿的!

  为什么自己一直没有发现内裤湿了?又是在什么时候湿的?

  一边换着裤子的江雪琴,一边回忆着,她只记得,外甥的精液射在自己脸上时,自己的身子也刚好抽搐了一阵!

  这个夜晚,江雪琴躺在床上,却一点睡意都没有,外甥刘宇那粗大,温热,坚硬的肉棒,以及直到现在,仿佛都还在她脸上粘着的浓精,那股腥味,一直都在她的脑海,呼吸中盘旋。

  而在江雪琴离去的那一刻,刘宇舒畅的躺在床上,胯下那根粗大的肉棒,依旧坚挺的高高挺起,仿佛还没有得到满足,正在期待着江雪琴在一次的触碰它!

  第二天,江雪琴看见刘宇时就低下了头,她现在想想都觉得自己昨晚简直是疯了,怎么可以真的帮外甥手淫,甚至还让外甥射了自己一脸。

  而刘宇看着江雪琴这幅样子,心里却是越发觉得江雪琴这幅娇羞的小女人模样的魅力更大,对江雪琴的爱意也更深。

  「小姨,一会我去医院复查一下……你要一起去吗?」

  「不……不了,你自己去吧,路上小心点。」

  江雪琴的声音仿若蚊状,小的不能再小,同时也低着头,不敢看刘宇。

  「小姨,谢谢你帮我治病!」

  听见刘宇的话江雪琴愣了一下,对啊,自己这是在帮外甥治病啊,自己何必想那么多?没错,自己这是在帮外甥治病!

  江雪琴这么告诉自己,然而却忘了昨晚她睡裤跟内裤湿的能拧出水的事实。

  见江雪琴状态好了一点,刘宇也稍微安心了一点,他真怕江雪琴会因此而再一次疏远他,毕竟这一次自己可是射在了她的脸上。

  吃完早餐后,两人互相告别,江雪琴去了饭店,刘宇则是等江雪琴走了,才向着贾岛家赶去。

  再一次见到贾岛,在贾岛不是很欢迎的表情中,刘宇说明了来意,并隐隐的威胁着贾岛,这次是最后一次,同样只是给自己开一张诊断书。

  贾岛沉默了一会,终于还是答应了刘宇,两人一起去了医院,贾岛按着刘宇的要求,将诊断书写好,交给了刘宇。

  「记住,现在你我两清,以后咱俩谁也不认识谁。」

  「嘿嘿,贾大哥,你再给我弄点麻醉药和春药,放心,这个我按你的价格给你钱!」

  听见刘宇的话,贾岛在脑海中沉思了一会,想着反正卖谁不是卖,而且因为这件事自己也准备辞职,免得到时候发生意外。

  假意的拒绝了一番,最后贾岛才同意卖给刘宇两种药,并嘱咐刘宇小心点用,别用量过多把人整出事。

  刘宇连连点头,顺便感谢了贾岛一番,在贾岛摆摆手说着不用的同时,刘宇离开了医院。

  先回到家把药藏好,刘宇才赶去店里帮忙。

  忙碌了一天后,姨甥俩一起回到了家里,路上的时候气氛有点安静,江雪琴是还有点不自在,刘宇则是在脑海中在一次的演算,以防止那个环节出错。

  「小宇……今天医生怎么说?」

  江雪琴觉得自己作为刘宇的长辈,而且还参与到了刘宇「治病」的过程中,那么理所当然的要关心一下。于是即使她心里还很尴尬,但是也强忍着羞涩问道。

  「小姨,医生建议我保持现在的状态,每周最少要……要射两次,坚持一个月以后,如果不会再反复就证明我能治好。」

  「给,这是医生开的诊断书。」

  江雪琴接过刘宇手中的诊断书,一点一点的看着诊断书上的内容。

  基本都跟刘宇说的一致,江雪琴暗暗点头,看着最后一行的医生建议上写着:患者现在精神压力过大,建议患者放宽心态,不要让自己因为精神上的原因而造成过大的压力,让一切前功尽弃。

  「那自己看来要注意点了,不能刺激到小宇,免得他以后……」

  江雪琴在心里暗暗的说道。

  见江雪琴已经看完这张诊断书,刘宇便宜说道:「小姨,这之后要继续麻烦你了。」

  「嗯……」

  江雪琴还在想着诊断书上的事,也没仔细听刘宇的话,闻言便下意识的答应一声,反应过来后才意识到外甥说的「麻烦」是指什么。

  急忙慌张的摆摆手,婉拒道:「小宇,这个……这个你再试试别的方法好不好,小姨也不合适这样一直帮你。」

  「可是……我试过了,今天早上我自己弄了一个多小时……一点感觉都没有。」

  刘宇显得很消沉,无奈的语气让江雪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可是刘宇又是自己的外甥,这让她很为难。

  「小姨,一周就两次,而且昨晚你也试过了,很简单的,小宇求你了。」

  一句句哀求在自己耳边响起,想到刘宇对自己的好,江雪琴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嗯……小宇别难过,小姨答应你,帮你那个……」

  「真的?谢谢你小姨!小宇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激动不已」的刘宇一下将面前的江雪琴拥进怀里,双手紧紧的环在江雪琴的柳腰上,将江雪琴狠狠的抱住!

  「唔哦……」

  猝不及防的被刘宇抱住,江雪琴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一根又粗又硬的东西顶在了自己的两腿之前,狠狠的在自己的私处刮过,让她双腿发软的同时,一声娇吟也从那张红唇里响起。

  「天哪……是那个……昨晚自己用手感受过的……好粗……好硬……」

  江雪琴当然知道顶着自己的是什么,这些想法一下就从她的记忆深处涌出来,让她羞红了玉脸。

  「小宇,你记住,小姨这是帮你治病,你不能胡思乱想,也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知道吗?」

  急忙将刘宇推开,江雪琴怕再让刘宇抱一会,自己会在外甥面前露出丑态,那是她不能接受的。并且推开后,江雪琴马上警告着刘宇。

  刘宇马上激动的点点头,并且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刘宇还举起一只手说:「小姨,我发誓,如果我告诉别人,我就……」

  听见刘宇要发誓,江雪琴急忙伸手捂着刘宇的嘴,并且说道:「好了好了,小姨相信你。」

  刘宇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被江雪琴玉手捂着的嘴唇,却趁机在葱白如玉的手心上,随着点头的动作而滑动。

  江雪琴没有注意到这个,见刘宇便点点,再叮嘱了两句后,便去洗澡了。

  之后的一个月里,刘宇每天除了在工作上更多的帮助江雪琴,剩下的便是期待着的那每周两次的「治疗」。

  是的,江雪琴或许是为了说服自己,给这个事冠了一个名:治疗,每次到了时间,刘宇便会跟她说一声:「小姨,今晚又到治疗的时间了。」

  那么江雪琴便懂了,洗完澡后便会去刘宇的房间里,用自己的双手帮刘宇「治疗」。

  而除了第一次被射了一头一脸,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倒是没有再出现过这种情况,或许也是因为次数多了,江雪琴熟练了,所以每次在刘宇要射的时候,她便会将早就准备好的纸巾铺开,将这些滚烫的浓精接在纸巾上。

  然后即使每次都用上了4.5张纸巾,那滚烫的浓精都会渗透纸巾,烫的江雪琴的玉手一阵酥麻。

  让她宽慰的是,外甥刘宇果然有遵守自己的承诺,每次都是乖乖的站着或者坐着,没有一丝逾越之举,仿佛好像是真的只是在做着「治疗」一般。这也让江雪琴感觉自己的一番苦心没有白费。

  江雪琴不知道的是,刘宇算准了她是一个内心极度传统保守的人,知道这种事江雪琴不可能放下颜面去询问医生,再加上对堂姐的承诺,一定会为她自己守住秘密,再加上这是一件有关男人颜面的事。

  所以刘宇就没担心过这件事会被江雪琴知道,除非是贾岛泄露或者自己告诉她,不然这个秘密永远都不会被江雪琴知道,而这一个月下来,果然如他所料,一点问题都没有发生。

  让刘宇更加放心的是,贾岛这个猥琐医生,在把药卖给自己的第三天,就从医院里辞职不干了。据他走的时候说的,那就是他也怕出事了跑都跑不掉,而且每天还心惊肉跳的,所以趁早离开,去云南那边换点事来干。

  这一个月后半段时间里,刘宇拿出了之前在贾岛那里购买的春药,每天都会在江雪琴的食物或者水里加入少许的春药,让江雪琴每天早上起来,内裤那里都是湿湿的。

  而在江雪琴给自己「治疗」的那一天,刘宇会特意的加大药量,让江雪琴帮自己「治疗」的时候,双眼一片迷离的看着手中的粗大肉棒,甚至有一次江雪琴还差点想把这个散发着勾人气息的肉棒,含进嘴里。

  而在「治疗」结束后,江雪琴第一时间便是去卫生间里洗个澡,生怕自己那想要冲破束缚的欲望彻底失控。

  12月就在这样从两人身边悄悄溜走,而随着1月的到来,被江雪琴送去体验封闭式管理的儿子,吴志辉也放假回家了。

  或许是因为年关将至,吴福去老区的时间也少了许多,也就每周去个1-2天,这让刘宇暗暗心急,只能在某一天趁着独处的时间,跟江雪琴约定换了一个时间,把原来定在周一和周五晚上的时间改为了周三和周日晚上。

  因为只有这两天里,吴福会带着吴志辉去老区,一是过去打理账目,二是带每天沉迷读书的儿子放松放松。

  虽然儿子和丈夫如今都经常在家,但是每到约定好的时间,江雪琴依旧会遵守诺言,在周三和周日晚上去刘宇的房间里,帮刘宇「治疗」。

  最近江雪琴有点奇怪,之前通常在她手里一个小时内便会射精的肉棒,在周三的时候让她用两只手轮流弄了一个半小时,她手都酸的抬不起了,除了那巨大的马眼会流出透明的前列腺液体,那根粗大坚挺的肉棒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如果不是刘宇心痛她会累坏而强行中断了这一次的「治疗」,生怕外甥突然病情发作的江雪琴甚至还会继续弄下去。

  然而江雪琴不知道的是,这是她深深信任着的好外甥为了进一步侵占她,而做的铺垫。

  今天又到了周日,吴福照例带着儿子去了老区,明天才会回来。

  从周三刘宇房间里出来后,这几天就一直担忧刘宇病情加重的江雪琴,第一次主动在洗完澡后便来到了刘宇的房间里。

  「小宇,这两天你有自己再试过吗?有没有……发泄出来?」

  「没有,我试过了,不管我怎么弄都出不来。」

  见刘宇沮丧的低着头,江雪琴急忙安慰道:「小宇不要紧张,这肯定是你这两天太累了,今天我们再试一次,一定可以的!」

  说着的同时,江雪琴第一次主动的将手伸到刘宇的腰上,帮刘宇脱下了裤子。

  即使已经看过了好几次,但是每一次看见这根杀气腾腾的大肉棒,江雪琴依旧会面红耳赤,心跳砰砰砰的加速。

  江雪琴看不见自己的脸,自然不知道这一刻她的脸上满是欲望,被春药侵蚀的身体已经迅速发情。

  「咕噜……小宇,你别紧张,放松,小姨一定会帮你的。」

  葱白的玉手抚上这根坚硬如铁的大肉棒,江雪琴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口水,嘴里安慰着刘宇的她其实不知道,她比刘宇还要紧张。

  「嗯,小姨你真好,谢谢你。」

  刘宇激动的说道,肉棒在江雪琴的玉手下更是坚硬,粗大。

  江雪琴没有再说话,专心的用自己的玉手套弄着这根让她心慌意乱的肉棒,肉棒上散发的气息,以及手上传来的触感,让她此刻心里只有这根肉棒。

  杏眼一片迷离,呼吸急促的江雪琴用葱白的手指在肉棒上揉,搓,撸,三路齐下,甚至还有一只玉手的拇指指腹在龟头上轻轻的揉着。

  这两周时间下来,江雪琴对这根肉棒已经很熟悉了,手技也不再是一个月前那个需要刘宇带着她的新手。

  一时之间,房间除了江雪琴急促的呼吸,以及刘宇不时被江雪琴弄到爽点而发出的呼吸声外,再也没有别的声响。

  「小宇,有感觉吗?想射吗?」

  套弄了大半个小时后,江雪琴停下手,甩着两只已经酸痛的玉手,同时一脸羞红的问着刘宇。

  「没有……小姨……我是不是治不好了?」

  刘宇挤出一滴眼泪,悲伤的看着江雪琴。

  「不会的小宇,你这,这还这么硬,一定不会有事的,你别急,小姨想想办法!」

  见一向坚强,像个男子汉一样保护自己的外甥那么痛苦,江雪琴一边安慰着刘宇,一边继续用一双玉手在坚硬的肉棒上套弄。

  「小姨!我想到了,我想到办法了!这个一定可以的!就是……就是……」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