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番号-天天番号大全-2021最新韩国伦理无忧在线观看

幸福的路上 第四章

第四章

  一月很快就过去了,虽然姨甥俩恢复了以往的关系,刘宇也没有任何逾越的行为,但是江雪琴单独跟刘宇相处的时候,依旧会有一种难言的羞涩。

  唯一让她宽慰的是,刘宇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受到影响,依旧尊敬自己,工作上也将事情处理的一丝不苟。

  马上就要迎来新年了,每年这个时候,江雪琴都会忙的头晕脑胀,恨不得把自己分成两半。幸好的是今年有了刘宇,将大半的活都揽到自己身上,让江雪琴有一种被爱惜的感觉。

  虽然刘宇帮了自己很多,但是饭店里一些饭款问题依旧让江雪琴焦头烂额,倒不是江雪琴不放心刘宇帮自己处理这个,而是刘宇在忙着给一些菜贩子结账,而且刘宇还要帮着管理饭店,所以要账的工作便只能江雪琴自己亲自动手。

  儿子吴志辉如今放了寒假,但是除了周三跟周日跟着丈夫去老区以外,在家里不是睡觉就是说出去找同学玩,或者干脆就在家里玩游戏。

  即使晚上江雪琴跟刘宇一脸疲惫的回到家里,吴志辉也从来没有主动去帮江雪琴倒一杯水,反倒是偶尔还要江雪琴帮他煮个夜宵。

  虽然每年都是这么过来的,但是每次回到家里,看看自己的儿子,再对比一下外甥,江雪琴伤心之余,只能安慰自己儿子现在还小。

  而是这段时间丈夫也说老区最近事情比较多,回来的时间也少了很多。

  虽然丈夫回家的时间是比以往少了许多,但是想到自己这边有刘宇帮忙,都让她依旧有一种忙不完的感觉,所以对于丈夫吴福这段时间没回家,江雪琴倒是没有任何怀疑。

  然而江雪琴所不知道的是,自己以为在老区为了饭店而忙碌的丈夫,如今正跟她的老同学董艳红打的火热。

  江雪琴虽然不知道,但是后面又抽空将摄像头装回去的刘宇,却是看的清清楚楚,而且刘宇这次还找了个机会,在吴福的宿舍里也装了一个!

  每天看着董艳红下班后便跟着吴福回到宿舍里,董艳红坐在吴福腿上撒娇让吴福喂食,或是董艳红以腿酸为借口,勾引吴福给她按摩大腿然后按到董艳红胸上等等,都让刘宇看的一清二楚。

  如果吴福没有跟董艳红去开房或者玩情趣打野战,那么刘宇可能确定的是,这两人除了上床,其它的事都已经做过了。

  不过刘宇并没有将这些事告诉心爱的江雪琴,因为他不想让江雪琴有挽回这段婚姻的机会!

  「小宇,一会麻烦你去一趟老区吧,给你姨夫送点衣服过去,这天越来越冷了,也不知道你姨夫有没着凉。」

  这一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江雪琴突然想起丈夫好像没有带多少衣服过去,于是便打算让刘宇去送一下衣服。

  至于为什么不是江雪琴自己去,原因是今天上午有个经常记账的老客户要结账,江雪琴走不开。

  「好的,小姨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安全无误的完成任务。」

  「咯咯,就知道逗小姨,路上注意安全知道吗?」

  自从江雪琴给刘宇的「治疗」结束后,刘宇最近经常会说一些俏皮话,逗江雪琴开心,一方面是想让江雪琴不再尴尬,一方面也是因为刘宇想让江雪琴体会到他比姨夫更有趣。

  「嗯,小姨路上也注意安全。」

  「咯咯,好啦,小姨先走了,衣服我都放在客厅里了,拜拜。」

  江雪琴抽了一张纸巾,抹着诱人的红唇,然后便起身去换上黑色的高跟鞋,鞋跟不高,也就5厘米,她上班一般就是一身黑色的西服,内里穿一件白衬衫,下身则是一条黑色的西裤,再搭配上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江雪琴离开后,刘宇也起身将碗筷收拾好,然后便拿上江雪琴准备好的衣服出门了。

  到了老区后,刘宇没有看见董艳红,想了想,便直接去了饭店的办公室。

  「笃笃笃」因为有些某方面的猜想,所以刘宇特意敲了下门。

  「请进。」

  听见吴福的声音,刘宇便推门走了进去,办公室里倒没有他想的场景,自己的姨夫这会正坐在椅子上对着账目。

  「姨夫。」

  「小宇?你怎么过来了?」

  听见是外甥刘宇的声音,吴福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刘宇。

  「小姨怕你会着凉,让我给你送点衣服过来。」

  「哦哦,好,辛苦小宇你了,坐坐坐,要喝什么自己去拿。」

  刘宇将手上的袋子放在办公室里的茶几上,说:「不用了姨夫,我送完就回去了,那边也挺忙的。」

  「呵呵,辛苦小宇你了,路上注意安全。」

  吴福没有过多挽留刘宇,至于是为什么,估计只有吴福知道了。

  「好的姨夫。」

  刘宇跟吴福打了个招呼,便退出了办公室,正巧看见了要去上厕所的董艳红,突然计上心头的想到了一个法子,急忙追上去拦住董艳红。

  「董经理,等等。」

  「咦,小宇你过来了?最近过得怎么样?」

  因为刘宇在这边的时候也很勤快,会做事做人,所以董艳红一直对吴福这个外甥的态度很好,所以两人倒不会显得很生疏。

  「我过来送点衣服给姨夫,正巧看见你了,就过来聊两句。」

  董艳红娇笑道「咯咯,怎么?想撩阿姨我啊?」

  「阿姨别开我玩笑了,我就是想跟你说件事,这不是想跟你说件事嘛。」

  刘宇有点尴尬的说道,心里暗道:董艳红这个女人这么骚媚,难怪姨夫会跟她勾搭上。

  「嗯,是嘛,那什么事呀?」

  董艳红故意露出一幅小女儿模样,倒不是想勾搭刘宇,只是跟他开开玩笑,逗逗这个阳光男孩。

  「这个,你不是小姨的老同学了嘛,我寻思着这件事让你帮帮忙也还算合适。」

  「嗯?那你说说。」

  听刘宇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董艳红也稍微正经了一点。

  「是这样的,姨夫这段时间跟小姨有点置气,我寻思嘛,姨夫现在经常在这边,想让你帮忙劝劝姨夫。」

  「哦?他们两个闹矛盾了?」

  「是啊,而且可能是姨夫太累了,小姨和姨夫这些年夫妻生活也……额,董阿姨,反正你帮忙劝劝姨夫吧,小姨一个人在家也挺苦的。」

  刘宇故意将话说到一半便不再说,他相信董艳红能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哦……这样啊……」

  董艳红沉吟了一会,在脑中细细的思索,很快,她便对着刘宇甜甜一笑道:「好,我明白了,我会帮忙劝劝吴大哥的。」

  作为江雪琴老同学兼闺蜜的她自然知道一些事情,江雪琴偶尔还会跟她抱怨一下丈夫什么的。而如今意外的从刘宇的口中,得知他们夫妻俩现在不单床事上出了问题,就连感情上也出了问题,这让董艳红暗自窃喜。

  虽然自己做的事有些对不起江雪琴,但是人嘛,那有不为自己考虑的?

  「那谢谢董阿姨了,另外这件事还请帮我保密,我怕姨夫到时候觉得我多事。」

  「咯咯,小宇你放心吧,董阿姨会帮你保密的。还有什么事吗?没有阿姨我可要去上厕所了。」

  「没了没了,董阿姨你忙吧。」

  刘宇摆摆手,跟董艳红告辞一声,便离开了饭店。

  走到路边,刘宇突然有点口渴,便去旁边的便利店买了一瓶水,在结账的时候,却突然看见本该要去上厕所的董艳红在饭店门口张望了一下,然后扭着那丰满的屁股走了出来。

  刘宇以为董艳红还有什么要跟自己交代的,刚想出声打招呼,却发现董艳红并不是找他,而是向着离饭店100米左右的药店走去,并且进了药店。

  嗯?这个骚媚的女人进药店干嘛?

  刘宇想了想,一时之间也没想到什么原因,干脆便离开了,毕竟他找董艳红说那些话的目的只是想暗示董艳红,小姨跟姨夫之间的关系如今不是很好,而且连夫妻生活都没有,如今目的达到了,其它的刘宇也不想干涉太多。

  将菊花茶喝完丢进垃圾桶里,刘宇便搭车回新区了。

  接下来的两天里,刘宇跟江雪琴都忙的不了开支,晚上回到家里后也是洗完澡倒在床上便睡着了。

  但是在第三天,刘宇抽空去网吧检查录像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让他有点目瞪口呆的事,董艳红这个骚媚熟妇,竟然跟自己的姨夫上床了,而且画面之火爆,完全刷新了他对董艳红的印象!

  姨夫不是不行了吗?怎么这么猛?看着录像里,吴福压董艳红身上策马奔腾的画面,刘宇闪过一丝疑惑。

  想了想,刘宇决定将进度条拉到最前面,一点点的查看董艳红是怎么跟自己姨夫搞上床的。

  画面中,董艳红跟着吴福回到了他的宿舍,董艳红去准备夜宵,吴福则是坐在椅子上看着新闻。

  看到这里,刘宇选择了快进,然后便看见董艳红拿出了一瓶红酒,点上了几根蜡烛,招呼着吴福过来吃夜宵。

  挺会玩的,还知道烛光晚餐。刘宇边看边暗道这董艳红是真的会玩。然后继续看下去:「吴大哥,咱们干一杯,祝店里的生意更好!」

  董艳红举起红酒杯,媚眼如丝的看着吴福说道。

  「呵呵,艳红你今天怎么了,还整了一瓶红酒?行,干了。」

  吴福笑着边说边举起杯子,跟董艳红碰了一下,便将红酒喝了下去。

  「今天高兴嘛,吴大哥,你不想陪人家喝吗?」

  「怎么会呢,呵呵,喝,咱们继续。」

  两人你来我往,桌上的一瓶红酒很快就见了低,紧接着董艳红又拿了一瓶出来,这次董艳红没有坐在吴福对面,而是坐到了吴福的腿上,香艳的用涂着口红的小嘴喂吴福喝。

  「这酒好香,艳红的小嘴也好甜,哈哈。」

  虽然只是红酒,但是酒色当前,吴福也被董艳红灌的有点头晕,说话自然也就比平常放肆了一些。

  董艳红不知道是因为酒意还是什么,脸上也是一片红潮,即使透过摄像头,刘宇也能看见她眼里的水雾。

  但是接下来董艳红的动作就让刘宇有点看不懂了,只见画面中,董艳红趁着吴福喝的头晕眼花,那涂着红色指甲油的小手在身上的小西装上摸出一个瓶子,倒出一颗药加进了红酒中!

  「吴大哥,再喝一杯咱们就去睡觉吧。」

  董艳红举起红酒杯,媚眼如丝的看着吴福。

  「嘿嘿,好……喝完睡觉……艳红……」

  已经醉醺醺的吴福接过杯子,仰头一口喝完,红酒杯被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拉着董艳红就往床上一躺!

  「讨厌……衣服也不脱……」

  董艳红娇嗔一声,拨开吴福的手,帮吴福把衣服脱了下来,再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脱掉,露出穿着如同她名字一般的艳红色文胸以及内裤。

  「艳红……你今天穿的好漂亮,让吴大哥摸摸……」

  看见董艳红这妖娆的身姿,吴福一把将董艳红拉倒在自己身上,双手同时抓向了艳红色文胸,将那一手握不住的大奶抓在手上。

  「嗯哼……吴大哥……轻点……艳红的奶子被你捏爆了……」

  早就欲火焚身的董艳红被吴福这一捏,身子马上软绵绵的躺在吴福身上,小嘴里不断的吐着香气。

  「艳红,好艳红,你这对大白奶好软!」

  「吴大哥……喜欢吗……喜欢就亲亲它们……」

  董艳红伸手从身后解开了文胸,两团又大又白的奶子因为姿势的原因,垂在吴福的胸前,再一挺身,两个大白奶子便压在了吴福头上,将吴福的脸埋进奶子里。

  甚至还骚浪的用自己的乳肉在吴福脸上揉搓着,简直如同真的「洗面奶」,帮吴福洗着脸。

  刘宇看着录像,突然有点羡慕姨夫,能享受到这种顶级服务。而自己甚至连心爱的女人的奶子都没有摸过。

  电脑里还在继续播放着,因为角度的问题,让刘宇看不见自己的姨夫是怎么玩弄董艳红的大奶,但是刘宇能肯定的是,姨夫肯定会将那对紫红色的奶头吸进嘴里啃咬,吸吮。

  「唔哦……吴大哥……吸的人家奶子好舒服……这边这个也要嘛……」

  听见身上这个美妇的娇吟声,吴福一把将两个奶子挤在一起,让两颗紫红色的奶头紧贴着,再张开他得大嘴,将两颗奶头同时含在嘴里吸吮舔舐着。

  「哈啊啊……好爽……两颗奶头一起被吸……好舒服……再吸大力点……吴大哥……」

  董艳红的浪叫声不断的鼓舞着酒意上涌的吴福,将董艳红两颗奶头含在嘴里把玩了近5分钟,才将两颗沾满了他口水的奶头吐出来。

  「唔……吴大哥……不吃了吗?人家还想要嘛……」

  董艳红撒娇的晃着两颗肥奶,拍打着吴福的头。

  「嘿嘿……我要吃艳红的肥鲍鱼……」

  吴福淫荡的笑着,将董艳红的娇躯倒转方向,大屁股对着自己的头,双手揉捏着两块臀肉,再用上几分力在上面拍打着。

  「啊啊……讨厌,又打人家的屁股,人家要报复你!」

  「啪啪」「好艳红,怎么报复我啊?」

  吴福又在两块臀肉上抽了几掌,拍的肥臀乱晃。

  「嘻嘻……人家要把你的大鸡巴吞了!」

  董艳红淫浪的说着,双手同时将吴福的内裤脱了下去,露出吴福那根软绵绵的肉棒!

  看着肉棒还是软绵绵的,董艳红的媚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但是依旧张开了涂着口红的小嘴,将这根肉棒含进嘴里。

  「哦,好艳红,我也吃吃你的大肥屄!」

  虽然肉棒没有勃起,但是进入到董艳红温暖的小嘴里,被那根小舌头肆意的挑逗还是让吴福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呻吟,同时也将董艳红身上最后一件遮羞布拔到一边,露出那长着浓密阴毛的蜜穴!

  蜜穴上已经沾满了淫水,两片诱人的大阴唇更是肥的流油,闻着这熟妇下体的腥躁味,吴福将嘴贴了上去,用舌头在上面打转舔舐着两片阴唇。

  肉穴被吴福的嘴贴上,董艳红的娇躯颤抖了一下,嘴上却更加卖力的服侍着这根软绵绵的肉棒。

  刘宇看着董艳红的媚态以及骚浪的身体,暗道难怪姨夫会跟她勾搭上,这浪妇要是在自己没有遇到小姨前,估计自己也会扛不住吧!

  不过现在的自己,任她董艳红怎么骚,怎么浪,都与我无关,我只要小姨!

  刘宇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听见耳机里突然传来一声董艳红的惊呼声,便把脑海里的想法暂时放到一边,重新将注意力放回电脑上。

  结果这一看,刘宇便吃惊的发现,姨夫那根软绵绵的肉棒竟然勃起了!

  震惊过后,刘宇将进度条往后退了一点,才发现原来是董艳红用她的小嘴,疯狂的吃着姨夫的肉棒,然后便是董艳红惊喜的欢呼声!

  脑海中突然闪过董艳红那天去药店的身影,以及刚刚在红酒里加的药,刘宇想了想,暗道:难道那是壮阳药?或者是春药?

  刘宇猜的没错,那天听刘宇说完后,董艳红连厕所也不上了,等刘宇的身影消失后,她便马上去药店里买了一些壮阳药,每天都加在吴福的食物中,让吴福吃下去。

  而今天她感觉时机差不多了,于是又将后面偷偷买的男用春药加进了吴福的酒中,然后便在床上勾引着吴福,等待着药效发作。

  刚刚她看见吴福肉棒还是软软的,还以为是药力不够,所以有些失望。但是没想到的是,在自己小嘴的努力下,竟然真的让这根肉棒重新焕发了生机,在自己的嘴里勃起!

  于是董艳红便发出了一声欢呼,将正在想着江雪琴的刘宇惊醒!

  「吴大哥!你的大鸡巴!」

  正在舔舐着董艳红肉穴的吴福听见董艳红的声音,将舌头缩回嘴里,咂咂嘴说道:「怎么了,好艳红?」

  「吴大哥,你的大鸡巴硬了,好硬!」

  嗯?!我的肉棒硬了?!

  即使被酒精侵蚀的头脑发晕,但是听见董艳红的这句话,吴福也马上清醒了几分。要知道,他的肉棒一直是他的心病,如今听见自己的肉棒竟然硬了,这令他充满了喜悦,以及不敢置信!

  吴福回过神,刚想推开头上的大屁股,但是还没等他行动,董艳红已经快速的从他头上起来,那沾满了他口水以及董艳红流出的淫水的肉穴,直接坐了上去,将吴福的肉棒一下吃进了肉穴里!

  「啊啊啊……好爽……吴大哥……大鸡巴好硬……」

  董艳红发出一声高亢的浪叫,大屁股疯狂的起落,简直是在凌辱吴福一般!

  吴福感受着下身那根肉棒在董艳红肉穴里进出的快感,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我硬了!我的肉棒硬了!

  这种重新做回男人的感觉,在这种兴奋以及肉穴的刺激下,吴福把自己的家庭彻底抛在脑后,将注意力都集中在肉穴和肉棒的交接处!

  待他确认这不是做梦后,马上便化被动为主动,屁股疯狂的往上挺,将董艳红肏的两颗大奶上下翻飞!

  「哦哦……好快……吴大哥……肉穴好爽……嗯啊……摸摸我的奶子啊……」

  吴福憋着一股气,这股气已经存在了十多年,如今终于有了发泄的地方,于是他也不说话,咬着牙将董艳红肏的淫水四溅!

  听见董艳红的浪叫声,吴福两只手同时抓住上下翻飞的奶子,如同揉面一般的揉搓着!

  肏了十分钟左右,董艳红已经没有力气了,于是吴福将董艳红摆成了母狗式,他则是蹲在董艳红的身后,用那根重新焕发生机的肉棒,狠狠的送进了淫水泛滥的肉穴里!

  「啪啪啪」「肏死我了……吴大哥……啊啊……打打屁股……哦哦……好爽……好舒服……哦……」

  两种啪啪声同时响起,本就被吴福撞的发红的肥臀再被一打,更是红的诱人!

  董艳红的淫浪呻吟声以及撞击肥臀产生的声音,在这件宿舍里不断的响起。

  吴福肏了20分钟后,一股精意上涌,他也不强行忍着,快速的抽送几下,便将精液射进了董艳红的肉穴深处!

  同时董艳红也达到了高潮,在她的浪叫声中,淫水从两人的交合处喷了出来,将两人的大腿打湿。

  看着这堪比黄片的交合,刘宇拨弄了一下受到刺激而勃起,顶起一顶帐篷的裤裆,接着继续看了下去。

  吴福休息了一会,发现肉棒依旧还坚硬的挺立着,于是将肉棒重新插进了董艳红的肉穴里,压在董艳红的玉背上狠狠的肏着这块浪肉!

  「嗯啊……又来了……好人……停一下……小穴要坏了……哦哦……好舒服……」

  董艳红同样多年没有被肉棒滋润的肉穴,很快便适应了吴福又一次的肏弄,疯狂的迎合着吴福。

  压在董艳红身上的吴福不时的在董艳红的背上亲吻,舔舐着,下身则是疯狂的耸动着,将床板都压的滋滋作响。

  就这样肏了一会后,吴福将肉棒抽了出来,把董艳红翻了个身,让董艳红躺在床上。双手抱着董艳红的双腿,肉棒再一次的肏进肉穴里。

  吴福舔吻着董艳红的小腿,肉棒在肉穴里抽送,将董艳红肏的咿咿呀呀的不断浪叫。

  刘宇看的有点腻味,于是加快了播放速度,发现自己的姨夫竟然肏了董艳红这骚妇大半夜,直到凌晨三点左右,才将最后一发精液射在了董艳红的肉穴里,抱着疲惫的董艳红入睡。

  这春药这么强?不但把姨夫的病治好了,还金枪不倒的肏了几个小时?

  刘宇自然不知道,这是董艳红喂了吴福几天壮阳药后的效果。

  看到这里,刘宇没有选择继续看下去,比较睡觉没什么好看的,直接将进度条往前拉,看到了早上的画面。

  早上吴福睡醒后,愣了一会,才想起昨晚自己重振雄风,将董艳红肏的淫水飞溅,连「爸爸」都喊了出来,那骚浪的肉穴喷出的淫水,导致自己如今躺着的床单都还有点湿意。

  不过,自己的肉棒怎么突然可以用了?而且还这么猛?

  吴福一边疑惑的想着,一边用手在董艳红的屁股上摸着。

  「唔……吴大哥……人家不行了……不要来了……」

  董艳红嘟囔着在吴福的怀抱里翻了个身,背对着吴福继续睡着。

  董艳红的声音打断了吴福的思维,将视线放在了董艳红的身子上,那两团丰满的奶子还残留着他昨晚暴力揉捏过的痕迹。

  看着看着,吴福心里突然浮现一个念头:要不再试试?

  想到就做的吴福马上撸了几下自己的肉棒,发现竟然还能勃起,只是硬度有点不够,不过吴福也不在意,而是讲肉棒对着董艳红红肿的肉穴肏了进去。

  「啊呀……讨厌讨厌,人家那里都肿了,吴大哥你还来!」

  肉穴上传来的疼痛把董艳红痛醒,娇嗔着对吴福撒着娇,也顺带着将那根刚插进去,还没来得及抽送的肉棒推了出去。

  「真的肿了啦,好人,晚上再弄吧,再说你昨晚射了那么多,也得让这根宝贝休息休息啊。」

  董艳红张开大腿,把红肿的肉穴暴露在吴福的视线里,那两片阴唇都耸拉着,无精打采的挂在上面。

  「呃,艳红,我这,不好意思啊,昨晚太兴奋了,嘿嘿……」

  吴福有点尴尬的赔着笑,那小肥穴如今都肿成馒头一样了,确实是暂时肏不了了。不过想到自己竟然能把董艳红肏的哭爹喊娘,心里不禁充满了得意,以及重振雄风的那股激动。

  但是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又让吴福很疑惑,也直接问了出来:「艳红啊,你说,我这怎么就突然行了呢?」

  董艳红一双大眼睛一转,先是将吴福那根微微勃起的肉棒抓在手里,轻柔的把玩着,接着才说道:「哼,肯定是你的好老婆没有好好照顾你,再加上她那个人那么古板,能有人家这么尽心,懂事,这么骚浪的侍候你嘛。」

  「唔……」

  吴福听见董艳红的话没有回答,他在脑中想着,妻子江雪琴虽然有些古板,但是为了自己这病也将小嘴贡献了出来,至于照顾自己……这些日子,老是给我眼色,上次还当众给我难堪。

  想到这里,吴福觉得董艳红说的也有点对,自己的妻子太不懂事了,于是对能让自己重新做回男人的董艳红更加宠爱。

  「嘿嘿,我的好艳红,我就喜欢你在床上的浪劲。」

  「讨厌!还叫人家艳红啊?」

  董艳红娇嗔一声,一只小手揉着吴福的肉棒,一只小手在吴福的胸上画着圈圈。

  「嘿嘿……」

  「铃铃铃……」

  吴福话还没说出口,房间里便突然响起了一阵电话铃声,吴福本想不理这个电话,但是电话一直响个不停,也有些打扰他的兴致,于是吴福在董艳红没有关系,她不介意的眼神中,接通了电话。

  「喂?」

  「哦,在忙呢,最近这边一堆乱七八糟的事要处理,收账结账什么的。」

  「嗯?这几天啊?我估计没空,你找小宇吧,让小宇去就好了,他年轻气壮的合适。」

  「怕什么?多锻炼几次就好了啊,再说往年不也差不多是这样过来的?好啦,不说了,我还在忙呢。」

  吴福说完便把手机挂断,随手扔在一边,重新讲董艳红抱在怀里,笑嘻嘻的说:「好宝贝。」

  「人家还想听,吴大哥快再喊几声!」

  董艳红没有去问电话是谁打来的,而是对着吴福撒着娇,其实就凭吴福的口吻,别说她董艳红,隔着屏幕看着录像的刘宇都知道电话是谁打的。

  刘宇看到这里,已经没有看下去的兴趣了,他没想到只是一个不经意的暗示,董艳红便能操作到这个地步,这对刘宇他来说,是一个意外的收获,而且这个收获还不小!

  心满意足的刘宇关掉电脑,朝着饭店的方向走了回去。

  之后的几天里,刘宇每天都会抽空去看一下录像,看着董艳红这个熟妇天天穿着风骚的内衣勾引吴福,还刻意讨好着吴福,说些诋毁江雪琴的话。

  这让有点了解董艳红故事的刘宇不禁感叹,升米恩斗米仇的现实真是可悲。他之前听江雪琴说过,董艳红当初因为出轨,离婚后连儿子的抚养权都失去了,江雪琴不忍看自己的老同学兼闺蜜过的那么辛苦,才把董艳红收留在饭店里,教她管理,希望她能过的好一点。

  没想到转眼董艳红就恩将仇报,勾引了江雪琴的丈夫。

  看着画面里,董艳红跟吴福犹如夫妻一般的生活,刘宇忽然觉得,这个毫不在意身份的女人,跟自己姨夫这个大男子主义的男人,莫名的相配。

  另一边,江雪琴没想到自己的丈夫竟然对自己如此冷漠,再加上儿子的漠不关心,令她在深夜里委屈的流眼泪,但是为了生活,她只能鼓励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

  唯一让她心里欣慰的便是,自己这个外甥把所有脏活累活都揽在身上,甚至还主动来找她,希望她把要账这个活给他,说他年轻也强壮,做这种事不会吃亏。

  江雪琴劝不住刘宇,于是便将一些她觉得应该比较容易收回钱的账单交给了刘宇。

  而刘宇的表现也没有让江雪琴失望,久经社会考验,一直观察各种人的刘宇对于人性的理解不可谓不深,他合理的分析每个债主的状况,采用了不同的手段,软硬兼施同时施展,基本上把江雪琴交给他的账单都收回了款子。

  而江雪琴有一次想看看外甥是怎么做到的,便偷偷的看着刘宇,直到看见刘宇在冷风乎乎飘着雪在街上站了两个小时,低头求人的一幕,江雪琴才明白,外甥每一笔货款收回来有多不容易。

  这也令江雪琴感动的无以复加,对刘宇的信任和痛爱超过了她的儿子,甚至是丈夫。

  其实刘宇这是故意的,他发现江雪琴跟着他后,便想出了这个鬼主意,让江雪琴看见自己低头求人的样子。不然要他浪费两个小时,他还不如先去要别的账,最后再回来处理这个,要知道,浪费这两个小时就代表着他今天能看见心爱的人的时间会减少很多。而事后他果然也达到了目的,江雪琴对他更好了。

  而刘宇能把许多坏账收回来,还得感谢前几天认识的一个在财政局镀金的年轻干部,李卫华。

  或许是刘宇的机敏和勤奋获得了李卫华的另眼相看,两人成为了朋友之后,李卫华亲自帮刘宇把一些坏账给搞定了,让刘宇回去能够交差,而刘宇也对这个新交上的朋友很是感激。

  两人约好了要经常联络,出来吃饭喝酒,可惜的是李卫华就高升到省里去了。

  在繁忙和艰辛的工作中,江雪琴和刘宇互相为彼此打气,支持,令两人之前因为「治疗」而有些尴尬的相处中脱离了出来。当然,刘宇是没有尴尬的感觉的。

  而如今两人的关系比起以往更是亲热了许多,偶尔还会进行一些精神上的交流。

  刘宇如今对江雪琴这个小姨的爱好和心态,了解的程度不比他姨夫差,甚至可能还要比吴福了解的深。好不夸张的说,江雪琴有时候只要一个眼神,刘宇便知道江雪琴想要什么。

  而充分了解江雪琴喜好和反感的刘宇,他不时时机的表现出跟江雪琴相同的处世观和价值观之余,还经常用温暖的语言和坚定的行动,支持着江雪琴,给江雪琴需要的帮助以及关怀。

  这一切都让很久没有从丈夫吴福身上,感受过如此体贴入微关爱的江雪琴,产生了跟丈夫恋爱时,被人呵护的幸福感!

  以至于江雪琴对刘宇产生了一种依赖,亲近的欲望,对外甥刘宇有时候一些超过身份的举止,也没有反感的态度。

  这让刘宇的心里很激动,兴奋,他知道,自己离江雪琴又近了一步!

  今天的H市下起了大雪,即使已经是晚上了,但是从窗户上看出去,整个世界依旧是白茫茫的一片。

  「小姨,今晚雪下的那么大,开车也不安全,要不我们住宿舍吧?」

  已经打扫完卫生的刘宇站在饭店门口,看着天气飘着的雪花。转头对着坐在收银台那里对账的江雪琴说道。

  听见刘宇的话,江雪琴挽了一下头发,抬头看了一眼门外大雪纷飞的世界,温柔的应了一声:「好。」

  听见江雪琴同意了,刘宇突然想到,之前跟江雪琴同处一室,是因为一些外在因素,而如今没了这些因素,江雪琴还会让自己跟他住一个房间吗?

  想了想,刘宇决定偷偷把电闸弄断,这样他就有了理由,能跟江雪琴再一次睡在一个房间里。

  两人忙完后,刘宇便帮江雪琴打着伞,两人一起去了饭店后面的宿舍。

  果然,江雪琴让他去跟厨房的同事挤一晚,没有让自己跟她睡在一个房间里。

  「嗯,那小姨你注意安全,早点休息。」

  「小宇你也是。」

  江雪琴在说完话后,便把门关上了。其实刘宇不知道的是,江雪琴也害怕跟外甥在一个房间里独处,这会让她想起她幻想着外甥那根大肉棒自慰时的羞人回忆。

  刘宇见门关上了,便马上实行之前的决定,去把电闸弄断了,再跑回来敲着江雪琴的门。

  「小姨。」

  「怎么了?小宇。」

  刚刚准备弄点热水泡泡脚擦擦身子的江雪琴,突然发现电没了,有点遗憾的她便打算上床睡觉了,却突然听见门外响起了外甥的声音,于是便过来把门打开了。

  「小姨,没吓到你吧,我看突然停电了,担心你就过来了。」

  「没有,不过停电的那一瞬间,还真是被吓了一跳,呵呵,谢谢小宇这么关心小姨,小姨很高兴。」

  听见外甥的话,江雪琴确实是很高兴,没想到刘宇这么紧张自己。

  「小姨,你害怕的话小宇保护你,就像上次一样,咱们睡一个屋,有我在,小姨你就安心睡觉吧!」

  刘宇拍拍胸膛,强行把还没反应过来的江雪琴推进了房间里,并把门给关上了。

  一时之间,黑乎乎的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

  过了好一会,江雪琴才低低的说:「那就麻烦小宇了。」

  江雪琴突然想起了之前吴福打自己脸的时候,刘宇也是这般强势的挡在自己身前,保护着自己。于是在这种触景生情的状态下,江雪琴答应了刘宇,让他跟自己睡一个房间。

  「那就睡觉吧,小姨,已经很晚了。」

  听见江雪琴同意了自己跟她睡一个屋的请求,刘宇心中大喜,虽然睡在一起不代表他能做些什么,但是他心里就是很开心,跟心爱的女人能同处一室,对刘宇来说,已经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了!

  「嗯,那就睡觉吧。」

  江雪琴说完便拿出手机,借着手机微弱的光芒上了床,但是经过「治疗」那件事后,她的心态已经有些变化,对于如今两人独处一室的一幕,心里总是有一丝怪怪的,所以她躺在了床上,脑袋里却是在胡思乱想。

  刘宇也上了另一边的铁架床,将被子盖在自己身上,静静的呼吸着有江雪琴气息的空气。

  宿舍里,除了刘宇平稳的呼吸声,剩下的就是江雪琴不时转身发出的声音。

  「小宇,睡了吗?我打个电话会不会吵到你?」

  寂静的房间里,突然响起了江雪琴的声音,原因是她躺了十多分钟,一直有点慌张,于是干脆给丈夫打个电话,希望丈夫的声音能安慰一下自己。

  「不会,小姨你打吧。」

  刘宇暗暗猜测,应该是打给姨夫的吧,不过姨夫这会估计正在那个骚妇身上奔驰吧?

  听见刘宇的声音,江雪琴拿起手机,找到丈夫的号码,拨了过去。

  「嘟嘟嘟」响了很久,电话才终于接通,江雪琴还没开口,电话里就传来吴福冷漠的声音:「大半夜打什么电话?我累了一天困死了。」

  听见丈夫的声音,江雪琴的话一下卡在喉咙里,她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直到电话里传出丈夫不耐烦的声音,她才低低的说:「今天雪下的很大,我跟小宇今晚在宿舍住了。」

  「知道了,没事我挂了,累死了。」

  「哦……那拜拜……」

  江雪琴的话音未落,电话里已经传来嘟嘟嘟的声音,她本来想让丈夫安慰自己两句,把自己身上的寒冷以及那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念想驱除,没想到却迎来了丈夫的冷眼相对。

  这让还把手机拿在耳边的江雪琴两眼流下了一滴眼泪。

  而吴福真的累了吗?或许是累的,因为此刻他把电话挂了,在董艳红的娇笑中,将那根刚刚被董艳红的小嘴舔舐的沾满口水的肉棒,狠狠的肏进了淫水泛滥的肉穴里,在董艳红的浪叫声中,吴福犹如一位正在战场上杀敌的将军,正不知疲倦的冲刺着。

  刘宇听江雪琴打着电话,那两句失落的声音之后便是低低的啜泣声,刘宇明白,自己的姨夫肯定是把小姨的心又伤了。

  「小姨,姨夫可能是工作太累了,你别往心里去。」

  过了一会,刘宇开口安慰道。

  「小姨没事,睡觉吧,小宇,你也累了一天了。」

  听见外甥的安慰声,江雪琴摸了下眼睛,带着鼻音的声音让刘宇格外心痛。

  「小姨,反正睡不着,要不起来喝两杯酒暖暖身子吧。」

  不等江雪琴同意,刘宇从床上起来后,便直接出了宿舍。在温暖的被窝里待了一会,再面对屋子外的冷风,即使是刘宇,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去饭店里拿了2瓶啤酒和小瓶100毫升的二锅头,想了想,刘宇又拿上了几根蜡烛和一个打火机,才回到宿舍里。

  「小宇你真是的,那么冷还特意跑出去。」

  回到宿舍里,江雪琴早已经起来了,见刘宇身上有雪花,便帮刘宇将雪花从身上拍掉。

  「嘿嘿,不冷不冷,来,小姨,咱们喝两杯,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

  刘宇干笑两声,将蜡烛点燃后,把啤酒盖咬开,拿杯子倒了一杯,放在江雪琴面前。他自己则是打开二锅头,给自己先灌了一口。

  「爽!」

  「慢点喝慢点喝。」

  江雪琴看着外甥一下喝了一大口,忍不住提醒道。

  「没事,小姨,要不你也喝点白酒吧,挺暖的。」

  看着刘宇手中的白酒,江雪琴脸上闪过一抹红晕,自己要是真的喝了,岂不是与刘宇间接性的接吻了?

  想到这里,江雪琴急忙摇了摇头道:「小姨喝点啤酒就好了。」

  因为刚刚的那个念头,江雪琴有些心慌意乱,端起一次性的杯子就将啤酒一口喝了下去。

  姨甥俩简单的聊着天,都是跟彼此没有关系的事,但是细细品味之下,江雪琴也知道,外甥是在安慰自己。

  随着这瓶100毫升的白酒下肚,刘宇也有了一丝醉意,看着江雪琴在蜡烛的照印下,那喝了啤酒后带着红晕的小脸,刘宇忍不住开口说:「小姨,我好喜欢你,好爱你,不是亲情的爱和喜欢,是爱情的爱!小宇爱你!小宇要一辈子保护你!照顾你!」

  「姨夫太不负责任了,他对不起小姨你!小姨你还年轻,你有权享受幸福和女人应该有的温暖!」

  听见外甥这么大胆的话,江雪琴的脸上更红了,看着刘宇脸上露出的深情,以及话里的真挚的感情,江雪琴很感动,觉得这是她听过最好听的话。

  回想起这么多年以来,丈夫吴福对自己的冷暴力,江雪琴忍不住流下眼泪。

  早在几年前,江雪琴就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将生活重心全放在养育儿子,和照顾家庭身上,对自己的幸福她早就已经完全没有概念,日复一日的为了家庭而操劳,奔波。

  如今突然听见自己这个外甥,从自己的外甥口中,听见他为自己打抱不平的话语,让江雪琴心中的那根弦终于断了!

  江雪琴趴在桌子上痛哭,为什么自己的婚姻如此痛苦。

  「小姨,别哭,我在!我会一直陪着你!」

  放下手中的啤酒,刘宇脚步有点虚浮,走到江雪琴这边,将痛哭流涕的江雪琴抱在怀里,同时用手安抚着江雪琴的玉背。

  「呜呜……」

  外甥温暖的怀抱就是她此刻唯一的依靠,让江雪琴也伸手环在刘宇的背上,靠在刘宇的胸膛上,眼泪很快便打湿了刘宇的衣服。

  「小姨,我爱你,但是我不会做趁人之危或者令你为难的事,我只要能看见你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不管是什么事,我都愿意去做!那怕你要我离开,我也不会犹豫!」

  一手抱着江雪琴,一手安抚着江雪琴的玉背,刘宇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话里的决心,却能让江雪琴感受到他那份真诚的爱!

  「呜……」

  江雪琴没有说话,哭泣中的她只是将刘宇抱的更紧,仿佛要将自己跟刘宇融合成一体!

  渐渐的,江雪琴感受到背上的那只手不再拍着自己的玉背,她才收了哭声,泪眼朦胧的抬起头,才发现刘宇已经睡着了。

  「噗呲……」

  看着刘宇抱着自己睡着的模样,江雪琴心疼之余,又很感激刘宇为自己所做的事。她知道,这个大男孩,把所有劳心费神的活都抗在他自己的身上,只是为了能让她过的轻松一些。

  扶着刘宇从他宽厚温暖的怀里出来,小心翼翼的扶着刘宇上了床,看着刘宇熟睡中还嘟囔着我要保护小姨,小姨我喜欢你这些让人羞涩不已的话,江雪琴轻轻的娇嗔一声:「坏小子,还说保护小姨,自己却先睡了。」

  「哼,奖励你一下。」

  今晚很感动的江雪琴忍不住低下头,本想亲一下刘宇的额头,但是刘宇那一句句的我爱小姨,却让江雪琴忍不住在刘宇的嘴上亲了一下。

  然后仿佛做贼一般,心虚的回到自己的床上,用被子将自己全身盖住,把那羞红了的玉脸隐藏在被子下,想着刘宇的情话进入了梦乡。

  临睡前那一刻,江雪琴明白,自己心里已经是接受了外甥这份深沉又纯真的爱,但是她也明白,自己的家庭还有环境的因素,是绝不能允许自己做出惊世骇俗的事情。

  江雪琴决定,将外甥的这份「纯真而又珍贵的爱」放在心里,并且自己要用更多的关怀和爱,照顾好刘宇作为回报。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