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番号-天天番号大全-2021最新韩国伦理无忧在线观看

原来她也是圈里人


t她是我身边多年的一个从客户发展过来的朋友,单身,离异,一家外贸公司的老总。平时干练,果断,说话做事比较专横的那种人,跟她接触以来从没有想过她是不是同好。

  一天下班6点多,她给我电话。

  她:穷鬼,吃饭没有。(平时接触的多,经常嬉皮笑脸的相互调侃)我:富婆,想请我吃饭呀?

  她:你想吃什么?今天本富婆请你吃大餐。

  我:哎,不知道这几天哪个倒霉的黑鬼又被你狠宰了一笔。

  (省略,以上只是想铺垫一个背景,她跟我性格比较相似,工作的时候一丝不苟,业余私下30几岁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她吃东西很挑剔,平常一个人都在星级酒店内堂食。那天两个人吃饭,她定了个包间。在等待上菜过程中,她给我递纸巾盒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我面前刚倒上的茶水,一杯茶水就这样倒在我的大腿上(夏天,幸好我闪的快,否则遭殃的是我裤裆的三角区域),我站起来不停的抖裤子,她也赶紧起身过来拿纸巾弯下腰帮我擦。

  我:吃你一顿饭,你舍不得就说,不用耍这种阴招吧。

  她:对不起,对不起,我又不是故意的。

  我:说对不起有用,那还要警察干嘛 ?

  她:那怎么办啦,已经都这样了。

  我:跪下!认错!(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一直盯着她,看她会有什么反应)她:.............(她的眼神怯生生的看看我,又看看包间门)我:跪下!(这次的语调不容她的质疑)

  她一直怯生生的弯着腰不敢直立,看看我,又看看包间门。

  我用力抓起她的下巴,把她的头使劲的往上抬,她的喉咙已经到了难以发声的程度。我一声:跪下 ! 她还是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我。我啪一个巴掌甩在她脸上一声:跪 !(当时完全不知道她是个M,从她看看我又看看包间门的眼神里我凭直觉认为她是个M。其实当时自己心里也在发憷:如果她真是个M皆大欢喜。如果不是M,可能连多年的朋友可能会止于今天这个饭局)她跪了下来(我也松了口气),她跪坐着,低着头。

  我:把裤带给解了,看看你干的好事。

  她就跪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我一脚踢在她的大腿上。她抬起头,挺起背解开我的腰带,慢慢褪下我的裤子,发现我的大腿已经红了一片。

  我:擦干 !

  她去拿纸巾,我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用嘴!

  她用嘴在我已经被大腿烫红的地方,轻轻的从上往下舔舐着。舔到最下面,回上来要重新舔舐的时候,我从她嘴里听到了一句:主人,对不起。(由此我已经完全确认她是个M,是个同好)就在这个时候包间门响起了敲门声,她慌张的想站起来,我一只手按住她的头,另一只手顶住包间门对着门外说:请稍等一下。我撩起桌布,看着她。她明白了我的意图,顺从的爬进桌子底下。我放下桌布,提起裤子,打开包间门。服务员进来可能感觉气氛有点诡异,而且我还提着裤子。我对服务员说:不好意思,刚不小心把茶水倒在大腿上了。服务员说:原来是这样,要不要帮您拿条冰毛巾,您可以敷一下。我眼睛滴溜溜一转,对服务员说:这样吧,你帮我拿一桶冰块过来,就可以了,然后上菜快一点。

  菜很快上齐,我要的冰块也拿上来了,我跟服务员说:麻烦您跟外面的服务员说一下包括你,我没叫你们,你们不要进来,我需要拿冰块敷一下,免得互生尴尬。服务员说好的。

  坐下脱掉外裤,鞋子。把手伸进桌底下抓住她的头发,拉过来在她的口中塞进一个冰块,按到刚刚被烫的位置,她顺从着用冰块给我敷着。给自己倒上冰啤,开始享用这餐意外的盛宴。

  鼓起的裆部在这种环境场合下带给了她无尽的心理刺激,她跪在桌底下,右手撑着地,左手却轻轻的放在了我已经坚挺的小DD上揉了几把,我抓住她的手把她拖出桌底,让她跪在一个角落上。手里拿了两双筷子,让她伸出左手,用力的打在她的手心上。告诉她:我允许你这么做了吗?你这样做是会被惩罚的你不知道吗?她抬起头,笑嘻嘻的带着戏谑的表情给我来了一句:一点都不疼!(筷子太短了,使不上劲)让我抓狂!

  我环顾了下四周,向窗口走去,回头看了一眼她(后来她告诉我说这个眼神很完美恰到好处:不妖不孽,不冷不漠)。我打开窗,夏天燥热的热风一下子涌进包间内。然后拿起遥控器把空调给关了。掀起桌布,看着她。她明白了我的意图,嘴里一个劲的说:我错了,我错了,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我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她终于在我无声而又强势下的姿态下,默默的爬进了桌子底下。她在桌底下跪了几分钟,我把我脱下的板鞋踢到桌下。丢给她一句话:垫在膝盖上!

  基围虾,是她的最爱。一只脚踩在她的腰上,桌上面剥着基围虾,然后故意bia ji bia ji吃的很大声,偶尔来还来一句:嗯,今天的基围虾不错,新鲜。比以前来吃的时候新鲜多了。

  吃了几个,听到桌子下面说:穷鬼,我饿,我想吃虾!

  我说:你叫我什么? 再说一遍。

  她:穷鬼,我想吃虾 !

  不理她。

  她:我饿,我就想吃虾嘛。

  不理她。

  沉默了一会:主人,可以给我吃虾嘛?

  我剥好一只虾,蘸好蘸料,擦了擦手,把她带过来。看到她满头大汗,汗水、头发,都粘在了一块儿。抓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头,把剥好的虾,慢慢的放到她嘴边。她张开嘴,我抓着她的下巴的手甩了她一个巴掌,迅速把虾塞进了自己的嘴巴。她或许感到了巨大的耻辱,开始嘤嘤的哭泣。我摸摸她的头,挑了几只最大的基围虾剥好给她吃。

  宁波人喜欢吃海鲜,她也不例外。她是个吃虾很疯狂的家伙,她吃着吃着开始有点嘚瑟了,吃完最后一个带着调皮的语调带着挑衅的语气跟我说:谢谢,穷鬼!

  我把她从桌底下拉出来,让她跪在桌边,让她崛起PP。她看到我拿了几双筷子抓在手里,她带着挑衅语调说:打吧,打吧,反正我不疼,哼!(让我内心抓狂)我恶狠狠的跟她说:看我怎么收拾你!站在她的身后,解下自己的腰带,对折,拿在手中。双手抓着腰带的两端用力一松一紧,腰带在手中发出渗人的啪啪响声!每啪的一声响,趴在地上撅着屁股她的身体就一次颤抖。

  我把她的连衣裙推向她的腰间,她穿着肤色的网纱小内裤,抚摸她的PP偶尔滑过她的下体,她的身体一颤一颤的。我问她喜欢吗?她不声,挥起腰带甩在她的PP上,啪一声响带来她一声沉闷的哼唧声。啪。啪。啪。连着抽了4下。她喘着气,尽量控制着自己发出的呻吟声,生怕被外面听到。

  她双腿之间的内裤底部的颜色深了一块,贱货,告诉我你的内裤为什么湿了一块? 她不出声,在她的PP上又连着抽打了好多下。她的内裤湿润的范围慢慢的在变大。贱货,告诉我!她不出声。我刚要挥起手抽下去,她迅速抓过餐桌上的毛巾咬在嘴里。一把夺下她咬在嘴里的毛巾,丢到角落。扒下已经被她淫水浸湿的内裤塞在她嘴里。

  随着挥动的腰带不断的落在趴在地上她的PP上,她喉咙深处通过她的鼻腔发出低沉的嗯嗯声,她的身体不停的在扭动,一滴晶莹的汁液慢慢的顺着她的阴毛流到末端停留在哪里,显的格外漂亮格外淫荡。我怕动静太大引起外面的服务员突然闯入,我严肃的告诉她:保持这个姿势。过去拉过一把凳子,用凳子的靠背顶住包间门的拉手。这样从外面就无法开门进来。顶住门后,我走到她面前,抬起她已经是满头大汗的头,摘下塞在她空中的内裤:告诉我,你的下面为什么会有水流出来。她不出声,我挥起腰带抽在她的腰上,她哼唧着说:快感总是伴随在每一次痛感降临的左右。

  我让她跪起来,挺直腰板,让她自己提着连衣裙的裙摆,问她:刚问你为什么不说? 她不坑声。她可能不好意思说出来。腰带轻轻的在她的PP上不断的划过,问她:你自己说,再打几下。她说:5下 ! 我说:10下!她说:那8下!我说:16下。她不在讨价还价。我说:自己数。1,2,3,4,5(嗯).......什么?刚数什么,是5还是嗯?(宁波话5跟嗯发音有点接近)。她说:5 。我说:口齿不清,重头再来。1.............16。每一次鞭打,她虽然咬着牙齿在坚持着,但为了避免再次挨打她口齿伶俐的一口气从1数到了16。当数到16,我的腰带停止挥动,她整个人瘫了下来,我拦过她的头抱在怀里,轻轻的抚慰她被腰带抽打已经凸起变成暗红色的的伤痕上。

  快感总是伴随在每一次痛感降临的左右。我想这句话她应该思考了很久,我想她刚不张嘴告诉我应该在脑海里思考着怎么来形容怎么来表达她内心的真实想法。而这一句话正是完美的表达了她内心的真实感受。

  后来她在开车,我坐在副驾驶上问她:你什么时候入的这个圈子。她红着脸,不说话,专注的开着车。我说:你要是不说,我现在就把你的连衣裙给扒了。她笑嘻嘻的带着挑衅的语气说:来啊,来啊,有本事你来啊。我加了一句:然后我会把车窗放下来。(她的车,贴着深色的膜,外面看不进来)她可能知道这下我不是闹着玩的了,我可能真会这么做。她告诉我:她其实入圈好多年了,以前也被调教过,但感觉不舒服,已经很久没玩了。

  她把我送到小区门口,我下车。她也跟着下了车。我问她:你下车干嘛? 她走过来拥抱了我一下说:以后不许这样虐待我了,行吗。我说:不行。她说:我都抱你了。我说:不行!她跺跺脚,说:那我再抱你一下好了嘛。我说:不行。

  她到家后在微信上给我发来一句:坐在床上,感觉皮肤有被撕裂般的疼。我回:擦点药膏,会好的快。她说:皮肤上给她带来火辣辣的感觉,她内心的欲望也被填的满满的,很享受这样的的感觉。我回:骚货。她发来三个害羞的表情。

  第二天早上接到她用办公室座机打来的电话,直呼我的姓名,说遇到了点状况,马上去她办公室救急。到了她办公室,她依然是一丝不苟的老总,我依然是在为我的客户服务。似呼,昨天晚上的事情,未曾发生过。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