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番号-天天番号大全-2021最新韩国伦理无忧在线观看

农村性娱乐


我又来到了上次的农民房,经过一条黑暗的小走廊里,已经有很多小姐问我要不要,有一些直接拉着我的手放到她奶子上说她很饥渴,要哥哥满足她,另外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小姐冲上来,拉我另外一只手摸她的阴部,问我要不要双飞。

  说实话,她们都足够漂亮,我很心动,也谢谢给我免费摸,但是我来的目的是找宫圆圆,最终三个小姐缠着我,我一边走一边争脱终于走到了农民房的门口,但是里面的楼梯间,又有一堆打份漂亮又性感的小姐围着我(故事完后那个地方我已经来过无数次,多是年轻的女孩,样子好身材又要好有大奶翘股的一般700- 900元,往下就是500- 600,300- 500的性价比最高,这个价钱都是一些年轻丰润少妇,很丰满但不肥,床上功夫一流,动作要求任意做任意玩,文章完毕后我会特意写出名字感谢她们!)。

  她们围着我,让我不停的抓她们的乳房、阴部,说这是验货如果满意挑好往楼上有房间做,其实我并不想做,但是从走廊一直摸到2楼,都给我摸了十多位小姐,大约15分钟了!本来不想做现在变成很想做!你来了不可能不消费!!!

  太诱惑了!还是往上爬争脱她们。

  我没有很粗鲁的推开,因为她们也不容易,一直尊重。终于来到了5楼,衣服差点给她们扯掉,来到上次跟宫圆圆见面的房间,里面传出隐约的叫声,有人在里面做,不能打扰他们,我一直站在门口抽烟等待中,在房间里的淫叫声让我难受,我不想让喜欢的人给了别人搞,可以听到宫圆圆的浪叫声和对话。过了一会儿,门打开了,一个瘦哥出来,房间里的宫姐姐看着我宫「帅哥过来啊!怎么站在门口呢?」我进去关门,她正在穿上胸围

  我「宫姐姐,其实我今天是想跟你谈谈的」

  她看了我一眼,晕!她不是宫圆圆,是另外的小姐我「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小姐「来错了,是因为我们有缘,这次是上天安排的,来嘛!我会好好侍候你的」她脱掉了衣服和胸围,哇!真的不错,这女孩皮肤冰清玉洁,气质高雅,乳房很白很挺!乳头粉嫩的,她站起来把内裤也脱掉,阴毛乌黑整齐,目测20岁左右吧!(这个女孩叫刘玉婷,是我印像最深刻的小姐之一,有后文)她抱着我亲我的脸我「不好意思,我真的来找人,你认识宫圆圆这个人吗?上次我们在房间玩过」小姐「不认识,这里的小姐是流动的,不是固定房间,你这么专一吗?跟她玩了,还想要她,我不好吗?」小姐一直摸我的裤子,我推开她

  我「不是你不好,我真的有事才来的,说真的你很漂亮,我下次一定找你」小姐「那记得下次找我哟!第一次8折」我「好的!」

  我离开农民房,心想这样是没法找宫姐姐了,这里这么大或者她今天没来呢!

  我在村里随便走,这里的性生活还很丰富,按摩,洗头,KTV等等……我来到了一家很隐蔽的小场所,以前是给一些民工在里面看A片的,现在是在台上表演真人做爱,有一哥主动走前来给了这次小姐的图片给我看,很不错的少妇,她带着面罩,奶大很大!皮肤白皙,身材丰满,我心动了,入场费70元,进去看看,带我去到地下室,打开门里面很吵闹。

  我进去后门就锁起来,我看了里面空间不算小,大约有五十多人在里面,那些大音箱正在播放迪士高,台上就有个小姐在跳艳舞,虽然舞姿一般,但是很丰满,她穿着半透明蕾丝胸围,乳头隐约可见,下身穿着小丁字裤,那个屁股又圆又大,几乎没有豆豆或黑点,很白,玉腿也算修长了,在中国来说已经不错。过了一会儿,音响的音量调小。

  后面来了一位全身裸体的男人,看起来很健壮,他是个男技师,那个肉棒虽然没有拨起,但可以看得出很大很长,帮少妇带好迷你麦克风,嘴一个,下体一个,在后面抱着少妇抓着大白乳,台下的观众嗨了起来,观众「脱掉!脱掉!脱掉!脱掉!」男技师把胸围拉上,一双大白乳弹出来,真的很大,又挺,少妇马上用手臂挡着乳头少妇「啊!!!!!!怎么会这样的」

  观众「奶子好大啊!」

  她的说话经过麦克风传到音响,说话被扩大,我看那少妇的表现不太愿意,而且那句话好像被骗了?接着男技师解开胸围扔到台下,那些人争着抢男技师抓住她的手拉开,乳房露了出来,把她拉到观众面前,一屁股坐下,在后面抓起她的腿大大的张开!那条半透明粉红色蕾丝丁字裤,小布纳得紧紧的包着鼓起的阴部,布很小,大阴唇两侧露了出来,丰润的玉腿再两侧很嫩白!蕾丝里可以看到阴毛和一条黑缝,观众们争着往前移近距离看着,少妇用手挡着阴部,这时人越来越多,比我进来的时候明显多了少妇「啊!!!!不要!之前说的不是这样啊!」她很想把腿合起来,但是男技师手臂很有力,抓着玉腿张开着,而且还打得很开!在后面紧紧的拉起来,看到菊花是给丁字裤的小带纳着观众「把内裤也脱了!」少妇「不要!不能这样!」

  大音箱里把她的声音扩得很大,很有穿透力。当男技师想把她的丁字裤脱掉时她趋机往后台跑掉了台下的观众很不满意,吵着要退票,之后有个男人在门口拦着在骂她,之后她低着头双手挡着乳房缓缓走在台上,站到了观众面前,男技师抓着小裤往下一拉!黑色的阴毛露了出来,把小裤扔到台下,大家争着抢,她依然低着头挡着乳房和阴部,男技师再次把她坐下,在后面抓着腿再张开,阴部全露,这少妇的阴部很像馒头,又白又肥,大阴唇的阴毛剃得很干净,只留下倒三角形,只见一条黑缝,她用手马上挡着阴部,男技师「把手放开!快点放开!哪有你这样不听话的,小心把你的相片传给你老公!」原来她受到恐吓,她的慢慢的移开小手,大家的脸朝着同一个方向,盯着她的阴部,观众「瓣开!瓣开!瓣开!!!!!!!」

  她侧着脸往左边望,不敢看着观众,

  男技师「快把你的骚B瓣开,给大家看看少妇的B是什么样的」少妇雪白的玉手移到阴部,用两指把肥厚的大阴唇分开,原本黑缝里的神秘,现在完全暴露出来,里面很嫩,粉红色的,保养得不错啊,少妇「你们这么多人看着我那里,很害羞啊!不要这样行吗?」上面有一支大射灯照着少妇,自觉得张开玉腿,瓣开自己的小穴给大家看清楚,大家往前挤近距离色咪咪的看着被瓣开的小穴,少妇「看够没有」男技师「想给我操了吗?」

  少妇「……」

  男技师把她躺下,这时不知道哪里把她的脸具碰掉了,观众「长得不错啊……很漂亮的少妇」宫「我的面具掉了,给我带上,这样不行啊」

  男技师把面具踢到另一边,我一看,是宫姐姐啊!原来她来了这样表演,来这里做这样的事,为了什么?我越来越看不懂这女人,她躺在台上张开腿,男技师把B瓣开,滋吱!滋吱!滋吱!的舔穴,宫「啊……啊……啊……啊……啊……」

  由于阴部贴着一个无线的迷你麦克风,音响发出舔穴和宫姐姐的淫叫声,所有细节都听得清楚,我看着他用舌头不停的舔着里面的嫩肉,我也有反应了男技师「少妇的穴很嫩,好漂亮!保养得不错,好香,她开始流出淫水了,淫水咸咸的,好干净穴啊」台下的人看得津津有味

  男技师把大阴唇大大的瓣开「你们看,她流出淫水了。给大家说说为什么你的B里会流出淫水」宫「……不……不知道」

  男技师「你再不合作点,我叫老公板马上来处理,我从来没有见过好像你这样的,接下来你要合作点,这么多人看着你,听到没有!!!!」宫「因为她想要了……」男技师「她想给我干了?」

  宫「嗯!」

  男技师「小穴想要了,是什么的感觉?」

  宫「里面又麻又痒,很想用硬物塞进去,把……把她塞满」男技师「回答得好,我来帮你」他把宫圆圆拖到台边,就在观众面前,把她的玉腿张开,用两根手插进小穴里,一边抽插一边在里面打转,音响里发出滋!滋!滋!的声音,效果很好,观众目不转睛看着被玩的穴宫「啊……啊……啊……这么多人看我那里被玩……啊……啊。啊……不要这样弄那里……啊……啊……啊……」宫姐姐开始发骚了,这个女人真的深不见底,技师开始用往上抠穴,嗒!嗒!

  嗒!嗒!的发出声音,她皱起眉头看着小穴给手指破坏技师「怎么样?什么感觉了」宫「啊……啊……啊……啊……不要……太刺激了……这样弄受不了……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啊……好……好热……」小穴里发出嗒!嗒!嗒!嗒!响起,很快姐姐雪白的皮肤变红,她皱着眉张开小嘴淫叫,好像很辛苦的表情,这时我看到了小穴里涌出水,很多!流在台上,哥猛抠十多下双指拨出,小穴里喷射出一道清泉,洒向观众,我看到前几个的衣服都湿了技师「哈哈哈……她潮吹了,怎么样,少妇的水是什么味道的」观众「没啥味道,无色无味」技师「少妇,给我玩得爽吧?」

  观众「再来!再来!再来!再来!」

  两指插进穴中,再次抠起来

  宫「啊……啊。啊……不要……不要……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啊。啊……啊……啊……」我看着姐姐的阴部被抠得震动起来,很快第二道泉水喷出,她张开腿躺下不停的喘气技师「我搞得你这么爽,轮到我了,起来帮我吹」把宫姐姐拉起来,把半拨起的大肉棒塞进小嘴里吹,肉棒很大,把她的小嘴撑得又圆又大,他双手抓着她的头固定,肉棒在她的小嘴里来回的抽插,捅深了她很难受,给插到脸红,这时小嘴里发出滋啾!滋啾!滋啾!的声音。

  在音响里放出来,感觉整间房都是,她一直去吸,小嘴里不停的流出口水,肉棒不停的狂操着小嘴,技师抓着她的头一棒深喉捅进去停留着,她的脸慢慢变得很红,最后她受不了,用手推开他,肉棒从嘴里拨出,她有点想吐,嘴里一大团唾液流出,不停的喘气,他粗壮的肉棒沾满了唾液不停的滴下,肉棒在她脸前上下的晃起来,好粗状!我第一次在现场看到这么粗的肉棒技师「怎么样?我的大肉棒好吃吗?想不想把他塞进你这么狭窄小穴里?」宫姐姐一直低下头喘气,技师用大肉棒拍打她的脸,啪!啪!啪!

  技师「想!不!想?」

  宫「想!」

  技师「那你应该怎么做?」

  宫姐姐躺下张开玉腿,把小穴完全露出来,摆好体位准备被干,我看着这么大的肉棒是如何进入这么小的肉穴里,他握着肉棒,用龟头在缝里上下的摩擦,这样看上去肉棒有阴部这么宽,大得可以把阴部完全遮挡,这么大的家伙可以把阴道完全扩张,扩张起来有阴部这么大,她受得了吗?会痛吗?

  技师「想给我插进去吗?」

  宫「想!很想!」

  技师「小穴想干的时候是什么感觉的?」

  宫「小穴很想充塞,把里面塞满,很渴望进来」技师「把B瓣开,你们快来看看我是如何进入少妇的B里」宫姐姐用两指瓣开,她盯着粗大的肉棒准备进入体内,我们目不转睛的看着肉棒插进去,龟头碰到紧闭小穴口,慢慢一点一点的推进去,把紧闭的小穴口撑开含着半个龟头,再继续,整个龟头进入,这时大阴唇被撑开,形成一个0形宫「啊……好……好大啊……啊……他进来了……啊……真的好大……轻点……轻点干……啊……」技师「小穴现在是什么感觉?麻烦你要一直解说下去」宫「下体有入侵的感觉,明显一涨,感觉到他一点一点的进入体内,会有种献身或是被占有的快感。好大……那里被你撑得好涨……」肉棒一下子整根插进去!

  宫「啊!!!!!!里面被塞满了,整条阴道给你扩得很大,你的真的好大」技师「很想要吗?」宫「要……好想要……里面舒服极了」

  肉棒开始来回的抽插,我们看到小穴被巨棒扩得圆圆的,原来被这么大的东西干,她会很舒服技师「好捧!这少妇的穴好嫩又窄,不想是小姐啊!小穴肯定是比较干,喂!

  少妇,你老公不干你吗?」

  宫「啊……啊……啊……啊……他……他不需要我了」技师「他不需要你,我们需要,要的时候找我。好捧!里面好舒服,继续说一下被干的感觉」宫「啊……啊。啊……啊……阴道感觉有个粗东西在里面摩擦,阴道壁感觉特别刺激、舒服,尤其那个大龟头,更能明显感觉来回刮磨阴道壁……啊……啊。

  啊……啊……你碰到了……你碰到我的子宫……啊……啊……啊……啊……你干得很深……我的子宫给你顶凹进去了……」技师「我顶到了……子宫口好像个软球,很有弹性」宫「啊……啊……啊……啊……我憋不住了……啊……啊……啊……啊……我……我……给你干得……好舒服!好舒服!」技师「很想要吗?」宫「要……要……要……要……不要停……」

  技师「干死你」

  他把玉腿张开向下压,肉棒疯狂的在里面摩擦,她被干得失去理智,已经没有之前那么保守,不愧是技师啊!把宫姐姐干成这样,我看她的样子很享受,嘴里咬着手指淫叫,技师「你当着这么多人面前做爱,还叫得这么浪,这么舒服!你一定是性欲极强的人」观众「好骚,她快感很强」

  音响里响着淫叫声和小穴被抽插的声音,回荡整个房间,技师停止抽插,躺在台上,一根肉高高的拨起,宫姐姐站在上面分开腿蹲下,小手握着粗大的肉棒对准自己的小穴,慢慢的坐下,她不敢一屁股坐下,因为内棒太大了,开始弹跳起来,我看着小穴不停的吞吐着巨棒,这时更清楚看到,巨棒真的有阴部这么宽,我用透视的想象着整条收缩起来的阴道给巨棒从门口到尾端的扩张,收缩,扩张再收缩的运动着,这样的运动让小穴得到无比的快感,让姐姐觉得下体很舒服,这种快感实在太强烈,让人失控,假如突然停止,会让她很渴望,苦苦的哀求,这种快感论为第二,第一是X毒的快感,滋啾!滋啾!滋啾!滋啾!的响起来,技师「大家看看,她的骚穴好多白浆,我的肉棒也沾满了」宫姐姐浑身是力,越干越起劲,那双大白乳上下的晃起来,技师用手撑起她的大屁股,用肉棒向上抽插小穴,这个动作不是一般人能做到,太有力量了,小穴被撑得很大,肉棒疯狂在里面摩擦着阴道壁宫「哇……啊……啊……啊……啊……太……太厉害了……我下面……太舒服……太激烈了……啊……啊……啊……我……我来高潮了!!!」卜!肉棒突然从肉穴里拨出,屁股被双手撑起停在空中技师「还想要吗?」宫「要啊……我还要」

  技师「你看看下面的肉棒,高高的拨起,你的小穴对准肉棒,你最想是什么」宫「我很想一屁股坐下去,把你的肉棒吞未,全部塞到我穴里!」技师把手放开,啪!姐姐一屁股的坐下去,整根巨棒被吞没,宫姐姐已经走火入魔,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什么人,需要得能让她说这样的话,这样的表现!她可是一身衣冠楚楚的银行工作服,相貌堂堂,正经贤淑啊!女人如果性欲很强,极需要的话会很疯癫!继续在上面弹跳起来,没多久她累得停下了,技师把她躺下技师「把腿张开给下面的人看一下,你的穴变成什么样了」她对着这么多人面前把大白腿大大的张开,阴部已经沾满了淫水和白浆,连阴毛也糊成一团,看上去很脏,小穴口的位置已经红了,技师指着小穴口「把B瓣开!这样才看到里面」姐姐自己把小穴瓣开给一大班人看技师「你这么淫荡,你把腿打得这么开给这么多人看你的穴,你不害羞吗?」宫「我把最神秘的地方给大家看,好暴露」技师「如果你很想要了,你老公不给你,怎么办?」宫「我……我……我把自己的穴给别的男人捅」技师「把B大大的瓣开,把洞口打开,大大声的说出来」宫「老公不给我,我把自己的穴给别的男人捅!!!!!!!!」观众「哇……这少妇……太骚了」技师指着黑色的洞口「给你们捅进这个黑洞里!」观众「好啊!!!!!给我,我来」宫姐姐已经给技师洗脑调教,她现在已经切底变成了另一个人,从一开始进场到现在,大幅度的变化!或者叫变态,给技师玩弄。她躺下张开腿想给技师继续干,他抓起肉腿继续操她的骚穴技师「你给我操得这么舒服,是不是多谢我」

  宫「谢谢哥哥!」

  技师「这样吧,我把肉棒插到底部,再整根拨出来后你说谢谢」宫「嗯!」滋!!!!肉棒插入,卜!!!!整根拨出,「谢谢!啊!!!!!」,肉棒对着穴口冲进去,再拨出,「谢谢」,插进,拨出,「谢谢」技师「好玩吗?你说谢谢越快,我会更着你的节奏操穴,速度是由你控制,想快就快,想慢就慢」宫「谢谢!啊!!!!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我看着宫姐姐给技师这样玩弄,糟蹋着小穴,很难说出滋味,一棒一棒的抽插着,干得姐姐浪叫起来,啪!一棒深深的插进底部,姐姐马上啊!!!!!!!

  了一声

  技师「感觉到我的龟头顶到你的子宫吗?」

  宫「顶到了!你把我的子宫顶得凹进去,有点痛」技师「我感觉到龟头的马眼已经进入你的子宫口,如果我这样把精液喷射进去,会怎样?」宫「不……不行啊……很危险的」

  技师「我里面存着半个月的精子,我的蛋蛋已经很涨,如果我大力的对着子宫口喷射,那里面会怎么样?」宫「那你会把精液射进我的子宫里面」

  技师「有试过吗?」

  宫「……有」

  技师「射进去是什么感觉」

  宫「子宫里面会有一股暖流填充」

  技师「那我想跟你说,我想把存了这么多的精液全部射进你子宫里,把里面射满、淹没,子宫被我占有」宫「不要……不能这样……」

  技师「如果你不愿意,可以交换条件,这个条件是给下面的哥哥捅你的穴」宫「不行……我有你就够了」技师「你刚才不是大声说要给别人捅你的穴吗?那你自己想想吧!我一边干你,你一边想选哪个」他抓起玉腿张开狂干小穴,我看已经给技师玩了近一个小时,这么狭窄的小穴给巨捧长时间撑得这么宽大,并摩擦了这么久,让姐姐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技师狂在她身上干,双手抓着大白乳,肉棒疯狂的抽插技师「想好了没有……我要射了」肉棒一个劲的在小穴里摩擦,宫「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射在里面……真的不要,求求你」他抓着姐姐狂捅……卜!肉棒拨出来,一大团精液一下一下的射到她肚子上技师「好爽……真喜欢干少妇,性欲强,小穴不紧不松的,太爽了!好了!

  我没有射在你里面,那就是说你要给别的男人干你小穴」老板在后面的门走到台上「800元干一次,要的话上来报名」宫姐姐已经累得躺在台上一动不动的喘气「不要……不要……不要……不……」我看着有6个男的上去报名并给钱,这样的高强度工作,小穴受得了吗?

  老板「谁先报名的谁先干,排队」

  第一个是穿着红衣服的男人,他把全身的衣服脱掉,他抓着姐姐的玉腿张开,没有拨起的肉棒在湿滑的阴部里摩擦,让肉棒拨起,拨起后老板让他带套,插进姐姐的小穴里,很猴急的插穴宫「啊……啊。啊。啊……啊……啊……」

  红衣男「给我吊得很有感觉了?」

  他又让姐姐扒下,动作是个小母狗,红衣男在后面拉开小穴口,一棒插进去,抓着大肉股拼命的抽插起来,她对着观众张开口淫叫,那双大白乳不停的晃动,这时我已经被推到第一个位置上,正对着姐姐,距离只有两米远,她对着我淫叫,这时她发现了我,我们互相对望着宫姐姐对我摇了摇头,皱起眉淫叫,对着我说「啊……啊……啊……啊……不是这样的,之前说的不是这样……我被骗了……啊。啊。啊……好猛……他停不下来了……」宫姐姐马上又回到饥渴状态,她张开小嘴很享受的淫叫着,我一直看她小嘴,好性感,我在台下看了这么久也有反应了,我很想把肉棒插进她的小嘴里,后面的哥一直抓着她的肉股来干,迟迟都不射,最终在穴里抽插二十多分钟就停下来。

  接着下一个,把她躺下张开玉腿,肉棒插进穴里压在她身上直接干起来,在她身上不停的乱摸,揉着大白乳舔起来,宫姐姐的性欲不是一般的强,她好像憋了很久没有做爱,饥渴难忍,一次过把体内的性欲释放,一个男人只把她的性能量减少一点,接着下一个再减一点……她的欲火要多个男人才能把她消化,后面的人排着队来干她,每一个都如饿狼,很猴急,小穴几乎是不间断的抽插,一个一个的狂捅着,直到第四个她累得一动不动的躺下,但哥们抓着被张开的大白腿疯狂的抽插小穴,完全没有理会姐姐的感受,不要说被干一个多小时,我现在站了一个小时腿都累了。

  第四个干完,我看到宫姐姐张开腿一动不动,她的小穴已经被操红,后面的哥猴急的带上套,将肉棒插进小穴里猛干,宫姐姐被推得一前一后的晃动,依然闭上眼睛,我害怕了,她没事吧?

  宫姐姐在台上经过二个多小时的轮干,最后她被最后一个操醒了,那个强壮哥很用力,啪!啪!啪!啪!一棒一棒的插进底部,小穴受到了这么强的冲击,她突然醒过来宫「啊……啊……啊……啊……」她起来看着下体,一根大肉根在操自己的小穴,他强有力的双臂用力抓着玉腿大大的张开捅着小穴哥「少妇给我操醒了,我在后面等了很久了,我已经饥渴难忍」哥全身是劲,好个腰力相当强劲,他是用腰力去捅穴,姐姐又被干得兴奋起来,我看着她雪白的皮肤变红,小穴里的快感涌向全身,啪!啪!啪!啪!

  宫姐姐不停的摇头,双手抓着自己的大奶,皱起眉张开口淫叫「啊……啊……啊。啊……好强……啊……啊……啊。啊……不行……不行……啊……啊。啊……下面给你干得太猛了……太猛了……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啊……啊……啊……我……我来高潮了……来了……来了……啊!!!!」哥继续在里面抽插了几十下停了下来,他射了,他看着宫姐姐张开小嘴不停喘气和呻吟,把肉棒拨出来,套子脱下,里面装着一大团白色的精液,沉甸甸的!

  套子对着她的张开的小嘴,把里面的精液倒进嘴里,我看着姐姐张口开给喂精,她全部吞下。

  这场表演宣布结束,人们慢慢的散去,宫姐姐躺在台上一动不动,玉腿依然保持180度张开,小穴对着我,我看到黑缝下面的小凹穴已经擦红,整个阴部看起来红白红白的,沾满了很多白浆,看上去非常脏,台上流了很多淫水、白浆还有精液,这是小穴给7人轮干的高强度折磨!

  她的肉体已经非常疲劳,躺着不动,老板拿来了湿巾,我上前去接过来,我表示了我是她的朋友,由我来处理,他同意了,我用湿巾把她阴部一大团白浆清好,我瓣开小穴来看,一个大黑洞格外明显,这是因为门口的嫩肉无力收缩起来,里面本来是粉红色的,现在已变红,小穴被捅成了一个大黑洞,清楚看到洞穴里还有很多白色的液体,我把她的小嘴上的精液抹掉,扶着她坐起来,给水她喝。

  宫「谢谢!」

  我「为什么要这样?」

  宫「呜……」

  她抱着我哭,我帮她穿起衣服离开现场。你们可能觉得这样的表演很夸张,其实真的是这样,我看了好几场,这是其中的一场,印象很深刻,非常激烈的,老板为了赚钱,一开始说得很好,只是在台上表演现场做爱,女孩子的提成多,吸引了很多少女少妇来做,因为你在台上做一次,好过你在房间里做多次!一晚就能赚几天的钱,但是她们都没想到,进来表演原来这么大强度,而且这么多人看着你做爱,看着你被操的表现和淫叫,有些女孩子可能刚刚出来做小姐,还是很保守,她脱光衣服,技师要她张开腿给台下一大班人看着,她很尴尬和害羞,她不愿意瓣开小穴给他们看,强逼下她张开腿把自己的私处打开给这么多人看,她的表情很不自然。

  「不要,这么多人看我那里,我没试过这样的」,还有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技师操,一开始很不自然,最后都憋不住,要把她最神秘,最不想给别人看到的,全部要暴露出来,这个小女孩经过这一次练胆后,她还来了第二场……第三场……我抱着她离开现场后,在车上给她买了面包和水,把车开到水库边,我们坐在水库的凳子上我「怎么样没事吧?」宫「没事,谢谢你」

  我「其实,我很多问题要问你,你为什么要做这个?你有正规职业,有老公,钱也不缺,你看上去不像这样的人啊!」宫「抱着我哭起来!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我……我很崎岖」我「慢慢说,一定有原因」宫「我是婚后没有性生活的人,他已经很久没有跟我房事了,完全的不理我!

  我……我很想要……我看着老公电脑里的A片,我情不自禁的自己玩起来,没有性福,没有人跟我解决」我「这张坤太不负责了!你这样的性欲,我知道很难受」姐姐大哭起来「他不跟我做,不要紧,他在外面搞小姐染了性病,他……他抱着一个女人在我家床上做了,我打开门看着他们在做爱,他骂我:你看不到我们在做吗?还看什么?快滚出去。小姐:别生气了老公,快!来干我」我「没看出他是这样的人」宫「我当场崩溃了,伤心透,我很想去自杀,自己一个人去喝酒,喝得很醉,走到街上迷迷糊糊了,走到黄贝岭城中村,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男人问我多少钱,他以为我是小姐,之后拖到角落处在我身上乱摸,我喝得烂醉没有反抗。他把我抱到农民房里干了,就是上次遇上你的那里」我「那你没有报警吗?」

  宫「没有。第二天醒来,我全身裸体在房子里,想起了昨晚老公做出这样的事,我崩溃了,在房间里哭了很久,我觉得我已经废了。你变了,我也变,回不去的以前,最熟悉的变得最令我心痛。」我「那你为什么出来做小姐?」

  宫「自从那天给红衣男干了后,最讽刺是,这是让我久等的做爱,久等的男人味道,婚后两年没有房事,就是那天晚上让我肉体得到快感,我老公找小姐解决,我一样可以找男人来解决,我决定用自己的肉体来报仇,让他带绿帽,他找这么多小姐,我要找更多的男人,我狠死他,我要报仇。」我「你这样何必呢?你跟他离婚吧」宫姐姐激动的说「不!我要他带绿帽,他对不起我,我做出更多对不起他的事」我「你的第一单,是什么时候?你跟别的男人做,一开始怎么能接受?」宫「那天喝醉酒是第一次跟别的男人做爱,就这么过去了。有一天晚上,那个狗杂种很晚才回家,肯定又在搞别的女人,我问他这么晚干嘛去了?他发脾气说不关我事!我很生气的离家出走,想起了他搞女人,我就冲出去给别的男人搞,我穿着睡裙走到黄贝岭的山边(着名的二奶村黄贝岭,当时的色情事业很旺盛,有一座小山,那时山上有很多工厂妹妹在那里打野战,地上全是纸巾,我跟同学偷看无数次)那时穿得很性感,像个小姐了,在路上遇上两男人跟我搭讪。

  之后把我拖到小树林里对我乱摸,睡裙一下子就掉了,全身裸体躺在草地上给他们轮干,在被干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肉体给别人入侵,但是想起那个狗杂老公干别的女人这么爽,我也要在别的男人身上找快乐,我任意给他们抽插着下体,终于得到了高潮,这么久,我连高潮的滋味也忘记了。他们给了600块,我说不用给了「我「那你总不能这样啊!你玩得这么晚,张坤不生气吗?」宫「我给那两个男人完事后,我走出了小树林,没走多远又有人问我,可能我穿着太暴露了,里面没有穿胸围,睡裙很薄,我往看下,乳头尖尖的突起,引起了很多男人观望,他又带我去小树林里,沿途遇上很多男女在做,我就觉得想解决就这么简单,那个男人再次让我高潮,我很满足的说谢谢!他给400元,我说免了。你们男人在我身上得到快感,我一样也可以被你们干到有快感,其实只要安全,只要我想要,我随时都可以找到人帮我解决」我「那天你几时回家?」宫「大约三点多,回到家他生气的问我去哪了,大声的说找别的男人爽了,他以为我开玩笑。之后,只要我想了,我就去黄贝岭,一个不够就接着第二个……第三个……我发现我的胃口越来越大了,一次高潮没法满足,一个晚上能找4- 6个左右就差不多了」我「你不怕别人不干净吗?」宫「都有带套的,但是我发现不带套不只是他舒服,我也觉得很舒服,我里面给那层胶摩擦得很不自然,还是肉棒的皮肤好些,逐渐有人要求不带套的,我要捡查一下他的男根,我会同意,如果遇上之前技术好的,我是指他控制能力好,第一次能顺利拨出射,第二次我也会同意,我也想找一个技术好的人长期不带套进入我里面,这样我和他都舒服,那个第一次外遇的红衣男子,他……在我身上不带套的很多次,每次都默认了,他知道我不收费后,他天天留意着我」我「这么便宜给他」宫「无所谓了……只要……舒服的话,我不是为了钱。之后我觉得越多男人使用我的私处,我就越满足,报仇的欲望才能释放,因为我要用自己的肉体做更多对不起他的事,我要比他多更多!」我「宫姐姐,你变了另外一个人了,当初认识你不是这样的。而且你平时相貌堂堂,很贤淑,不像这样的人,我……我看到你在台上,被技师弄得,你完全变了另外一个人」宫姐姐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是……是吗?我发情起来是很那个的,只是你没见女人发情,就等于你们的男人很想要的时候,失控的表现,不像平时这么正经」我「宫姐姐,其实我……我一早就喜欢你了,只是你是有夫之妇」宫姐姐「嗯!

  你在介绍银行这份工作给我的时候,我就体会到了,你……现在还喜欢我吗?」我「喜欢!当然喜欢了」她对着我闭上眼睛,小嘴微微张开,我一下子吸着她的嘴唇吻起来,我们抱在一起接吻,舌头入侵她的嘴里,吕偿着里面的甘露,手伸到胸前抓着一只乳房揉起来,感觉她的奶很大软绵绵的,一手覆盖不了,我们的舌卷在一起,互相吸纳着,解开胸前扭扣,把乳罩向上翻,我偷看了一下姐姐的乳房,又白又大的,好像一只木瓜。

  手马上抓着姐姐的大奶,感觉手上抓着一大团温暖的脂肪,掌心摩擦着乳头,这时她吻得更激烈,乳头很快硬起来,大奶已经刺激成功,接下来就是她的小穴,伸进裙子里摸她的大肉股,感觉摸到很大的肉球,好滑有弹性,不停在屁股和大腿之间滑动,27岁满丰少妇,肉感十足但不肥,宫「我湿了……」我把手伸进内裤里,里面已经湿成团,连内裤都湿了,我的手不停的摸姐姐的B,用中指纳进沟里,整只手紧贴在阴部上下的摩擦,我看着姐姐给我摸得很享受的样子,呻淫起来,我对宫姐姐的身材很感兴趣,摸着她重要部分满足我的好奇心,我「姐姐,我……我想进入你体内可以吗?」宫「好!我很想要了」我望着周围的环境,晚上1点多的水库完全没人,静悄悄的,但是地方太空旷了,没有任何遮挡物,在这里做不安全,我拉着她的小手,向着树多的地方走去,她没有扣扭,一双大白乳露了出来,走起路会弹跳,我看着受不了,抱着她的小腰抓着乳房向小树林走去,里面黑得不见五指,来到木凳停下来,她马上伸进裙子里把内裤脱掉,坐到木凳上张开玉腿,我只见到她的阴部很白而且肥,想个馒头,小树林太黑,很多细节看不到,我猴急的脱掉裤子宫「棒棒起来了吗?」我「嗯!够硬了」宫「来吧!快点!」

  宫姐姐把腿张得更大,方便给我进入,我握着半软的肉棒偿试找洞穴,但太黑了,半天都没找到,宫姐姐伸出小手,握着我的肉棒,对准某个位置停下来,他对我点一点头宫「啊!!!!!!!!!!!!」滋!!!!!!我的肉棒进入小穴里,肉棒的皮肤给湿润的嫩肉包围着,好温暖!那个感觉让我体会到姐姐神秘的地方是什么感觉的,我充满好奇感受着女性的小穴,因为第一部也提过,其实做爱我只是门外汉,不是老师机,23岁没有过女朋友,跟小姐做过不超二十次,都是带套干的,我对女性的性器官充满好奇,特别是不带套插进姐姐的穴里,不带套才试过几次,有两次是姐姐给的。

  我开始偿试在肉穴里滑动,小穴里滋啾!滋啾!滋啾!的响起来,她小嘴里发出轻微的淫叫,姐姐的小穴不紧不松的包纳着肉棒,在里面滑动时,肉棒的皮肤感觉到里面湿滑温暖的肉壁,互相摩擦起来,当肉棒插到深处时,里面会震动的收缩,太舒服!女性的小穴太奇妙了!我性不自禁的开始在里面抽插,想得到更大的满足宫「啊……啊……啊。啊……小刘……姐姐里面舒服吗?这样的体位可以吗?」我「好舒服啊!我……我想多体会一下姐姐的小穴」宫「我也是,很舒服!我里面好多水了,你会自由在里面滑动……啊……啊……啊……啊……我的深处收缩了,会不会压痛你」我「不会……里面紧紧的包着龟头」宫「那你冲过防线吧……可以再用力点……把肉棒插得再深点……啊……啊。

  啊……对……对……就是这样……啊……啊。啊……」我把姐姐干得张着小嘴淫叫,她很舒服,我很有满足感、成功感!我双手抓着她的大白腿往下压,肉棒加快的抽插,这时她的淫叫声突然变得急起来,特别想要。真的好舒服!肉棒光着皮在里面充份的抽插,快速的摩擦肉壁,快感无限!

  宫「啊……啊……啊……啊……好舒服……我……我流了很多水……小刘,不要停啊……千万别停……我……我好舒服……啊……啊。啊……啊……」她皱起眉头淫叫,只要她一来了快感,整个人不会保守起来,完全跟平时不一样,变了另外一个人,我也是!太舒服,让我放弃了斯文,只会往快感的方向走,我很喜欢听她干得爽时说出的淫语,我也不客气,撕破脸!

  我「姐姐!你的淫穴给我干得很爽了,不停的流出淫水」宫『啊……啊。啊……好爽快……小刘,把里面塞满了,我里面好满足。你知道吗?你这样一棒插到底,我的密穴会瞬间塞满,她会很满足,一时的渴望得到了解决……啊……啊……啊……啊……「没法比啊!她更会说,更会说出感觉,我觉得自卑了,还是不说了。

  宫「啊。啊。啊……啊……小刘,从后面干我」我拨出肉棒,她起来,变下腰双手撑着木凳的扶手,我看到了她又圆又大的肉股,双手不停的摸起来,她故意把肉股抬高,让我更容易的进入,我看着肉棒对准股间,龟头顺利的插进小穴里,宫「啊……啊……啊……啊……小刘,你要握着我的腰或抓着我的屁股来干,这样会借到力……啊……啊。啊。啊……对……对……啊!!!!好舒服……你插得很深……舒服死我了……啊……啊。啊……」我抓着圆得想球的肉股,她的屁股肉又大又厚,相比之下我的肉棒就小了,看上去是一条小棒在干大肉股,啪!!!啪!!!啪!!!抽插起来,我打到肉股上,肉股给我撞扁,而且肥肉不停的震动!很好看!我不停的干着大肉股,这时上面的月光通过树把光照到她身上,月亮的光是白色的,照着她的肉股上显得格外大又白。

  这时我发现了她漂亮的曲线,宽大的大白股,一条向内的弧线慢慢收细到腰间,再向外到胸部,直到她的头部,就好像一个漏斗,A4腰大玉股,丰满雪白的皮肤,给我干着大白股,很是诱惑。我握着小腰,啪!啪!啪!啪!打到肉股上宫「啊……啊……啊……啊……我给你操得双腿发软了,好舒服!」这时姐姐被干到全身是汗,背上的白色衬衫,半透明的贴在皮肤,湿滑的大白乳,随着晃动,把汗水甩在地上,她的腿慢慢的曲起来,股位越来越低,我双手抓着小腰向上抬,股位与肉棒平衡,感觉她越来越没力,整个人向下沉,我用力一撞打肉股,啪!!!!!!!!把她整个人推到地上我「对不起!我太大力了」宫「啊……啊。啊……啊……太舒服了,小穴的快感让全身发软,我的腿发软站不起来」我「我们还是在凳子上吧!」

  姐姐坐到凳子上张开腿,滋!!!!一棒插到底部,我抓着大白腿拼命的干穴,她抱着我接吻,这时我感觉到有点射意,更用力的去干宫「啊。啊。啊。啊。

  啊……你干得很快很猛,要射了吗?」

  我「是……是啊!好爽」

  宫「啊……啊……啊……啊……全射出来吧!」我的肉棒变得很硬如发动机的活塞,在密穴里快速的摩擦着嫩肉,我为了给她好印象,不射在里面,真的有点想射了,我拨出肉棒,用手握着肉棒打着,滋!!!!!

  龟头喷射出一大团精液,射在大奶上,她看着肉棒一下一下的把乳房浇湿宫「啊……啊……哇!你好多!我的乳房全是你的精液,我想用嘴接着,但你很快就射出来了」我「对不起,把你弄脏了」

  宫「没事,怎么样?舒服吗?」

  我「好棒!很久没这么爽了,真多谢你让我不带套,JJ在里面摩擦很舒服,原来以前的感觉都是错的」宫「嘻嘻!是的啊!我也是哦!套子在里面摩擦弄得我不太自然,小刘,辛苦你了」我「是辛苦你了,姐姐……我……我们以后能这样吗?」宫「你是指以后能不能不带套子跟姐姐玩吧?好啊!我愿意」我「其实,我真的喜欢你,我不想看到喜欢的人跟别的男人爱爱」宫「你不想我跟别的男人做爱是吗?这只是为了报仇的,我老公找了这么多女人,我用自己的肉体找更多男人爽,大家公平」我「不要理他了,你没必要为了他这个狗杂种生气,他是个杂种啊!你用自己的身体跟杂种较真,不是很傻吗?」宫「那……我想要的时候,怎么办?」

  我「如果你不嫌气的话,弟弟以身相许」

  宫「谁以身相许了?是我吧?你对我很感兴趣吗?」我「我还没有认真的看过呢」宫「嘻嘻!你这个色狼,找机会吧!姐姐给你看个遍」我「那你答应我不要再出来做了,姐姐是弟弟的」宫「那要看你表现了!」已经是凌晨二点多,我抱着宫姐姐离开小树林,我开车送到她家附近,怕在家门口给她老公看到,她下车之前抱着我吻了起来,我们互抱着激吻,我的手还是很想摸摸她软绵绵的大奶,伸到乳罩里揉起来,之后再摸摸她的大白腿再到阴部,这时我的手直接摸到阴毛,内裤呢?

  我「姐姐,你的内裤呢?」

  她把裙子翻开看说「可能在小树林里太忙了,忘了穿,随便吧!那条内裤很脏了,里面有很多液体」我记得在凳子下面,是一条粉红色的蕾丝内裤,看看谁捡到了。我到家后不久,她发短信来:「你回到了吗?」我「回到了!你还不睡觉?」宫「我刚洗完澡,我一个人在家」

  我「别想太多了,你就当作没这个人或者这人已经死了」宫「呵呵……你好毒哦!不过,我真的很想让他倒霉」我「他怎么样也不关你事,这个存在或不存在对你没关系」宫「他玩他的,我玩我的」我「对!早点休息」

  宫「你也是!88,亲吻」

  我「亲吻TOO……」

  这时我觉得乐滋滋的,就如刚刚有了喜欢的女朋友,我完全不觉得干了别人的老婆,因为宫姐姐本来就没有他,只是之前的想法错误了,不能用自己的肉体来报仇,不过,我觉得她找别的男人做爱,也是为了快感。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