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想泻火了

她坐到桌子跟前,拿起载龙留下的钥匙,放在手心里,看着,脑海里不免回忆起在鸡鸣村度过的美好童年少年时光,想起小时候载龙如何背她过河,陪她打猪草,逗她笑,无微不至的关心她,,比自己的亲哥哥亲姐姐更加体贴又周到,,,

原来,他竟然早就爱上她了啊?

那段金子般的乡村生活,此时回味起来,并不比繁华的北京城生活逊色多少。

万载龙出来后,独自走在天桥上,迎着风,看着桥下迷一离的灯火,心情即沉重又舒畅。

沉重的,是怕自己突然的表白吓到李青禾,她从此彻底退避他到三舍之外的地步,舒畅的,是自己终于不再是无根的飘蓬,竟然突然找到了亲爹亲娘,虽然这爹娘对他来说是如此陌生,陌生到他感觉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

接到赵眉眉的电话,问他现在在哪里?忙不忙?她玩够了,想回烁阳去了,问他什么时候回去?

万载龙这些日子发生的事他谁都没告诉,包括万美美和小婉她们。

薄世宗的身份毕竟特殊,作为他的儿子,他对他再没感情也不能连累他一世的声誉和地位不是?

除了李青禾全程见证了他复杂身世的水落石出,其他人他都不想告诉,只说自己近日繁忙,让她们不要打扰他,忙完后他自然回去。

这天晚上,万载龙心情潮涌睡不着,于是就答应赵眉眉去她入住的酒店,让她等着他。

打车路过一座高架桥时,几个流浪汗不知道为了什么正在混打,几声标准的营防镇土话被风传进了万载龙的耳朵里。

他吩咐司机停车,打开车门走向被围打的很惨的那个流浪汉。

他不想多惹事,用钱打发了其他的流浪汉,然后问那个说土话的人是不是营防镇的?

流浪汉惊恐地看着他,老泪纵横地说是,说他已经要死了,求他放过他,不要再迫害他了。

万载龙不明就里,但是知道事有蹊跷,就把司机打发走,自己拽着那流浪汉蹲到路边,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说他也是营防镇的,一定会帮他的。

这老汉起初以为他是别人派来欺骗迫害他的,后来听他说起龙吟山的野小子和万算子,这才将信将疑地打量着他,说,“你真的不是万发达派来害我的人?你真的是龙吟山上的那个野小子?

万载龙把随身带着的他爷爷亲手做的小孔芦苇笛拿出来吹了一段,那老汉这才信了,因为营防镇方圆几个村子的人都知道,只有万算子那老半仙会做这种芦苇笛,还能吹出好听的曲子来。

从流浪汉这里,万载龙掌握了万发达发家的秘密。

他不禁感叹万发达当年的心狠手辣,真是,资本的积累都掩藏着一桶看不见的血啊,打了电话招来随时候命的助理,让他妥善安排好这位流浪汉的住处,万载龙自信满满地去了赵眉眉下榻的酒店。

她已经洗好了澡在等他了,特意穿了一条性一感的蕾丝短裙,娇羞的露出半截酥一胸,似透非透,象含苞怒放的桃花,带着柔媚与娇俏。

万载龙一看到市长女儿这样乖顺地等着自己,内心就滚过一阵热流。

上前用力亲了她一口,说,“真乖,等着,我先洗个澡。”

三下五除二洗完了出来,赵眉眉体贴地给他端了一个果盘,让他先吃一点滋补一下胃,说他这些日子这么忙,胃里会有火的。

万载龙大口吃了几块蜜甜的果肉,就开始抱着她摸弄,还用满是果汁的嘴亲着她的小嘴儿,说,“胃里没火,就是小肚子下面有火了,嘿嘿,宝贝儿,你来给我滋补一下吧,,”

说着,就把柔软无骨般的赵眉眉压到了身下,手扒开她的睡一裙肩带,将那两座美好的翘峰露出来,扎上嘴去用力亲吮。

赵眉眉被他亲摸得顿时绵软无力,娇哼着说,“你这些日子一直没有女人吗?哎呀怎么这么急嘛,好坏好坏的嘛,”

万载龙一边抹上她的裙摆去侵犯她的腿间,一边继续亲咬着她的酥物,口齿不清地说,“唔,还真让你说对了,我这几天就当戒欲的和尚了,真的没沾过女人,,你想我了吧?”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