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公关

美女公关


武斗听到了开门和关门的声音,他知道叶红跟刘区长来了,武斗在电话里安排好了,不让刘区长进来,只是把叶红领来就行,当他听到门锁的咔吧声时,知道刘区长走了,他慌忙脱了裤子,看着电视屏幕,下身突了起来。武斗是想让叶红看看他的伟岸,然而当他一切都准备就绪时,外屋却没有了声音,这使他纳闷,叶红会不会溜走,如果她走了。就前功尽弃了。叶红进了武斗的办公室,发现没人,她便局促不安了起来,在临进来时刘区长再三嘱咐,让她在房间里等着武矿长。无论如何也不能离去,叶红也为武矿长不再,当刘区长临走时把房们关上了,这咔吧一声关门声,使叶红一惊,她突然恐惧起来,从这古门声使她浮想联翩。叶红不知道武斗找她干什么,但她知道除了性不会是别的。她早就腻烦了这个流氓,虽然他是矿长,但在她心里她鄙视他。“叶红,你进来。”武斗在里屋喊道。叶红正在想入非非,突然被武斗的喊声吓了一大跳。她没有想到武斗会在里屋,自从叶红进来就没有听到有什么声音,原来这的老流氓隐藏在里屋。叶红只好服从命令,向里屋走去,叶红身着一件白色的裙子,白色的高跟鞋,浑身上下洋溢纯洁的气息。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喀哒声,这种声音像踩在她心上似的,令她窒息。武斗在里屋听到了叶红的高跟鞋的声音,他便塌实了,心想叶红没有走,他在期待着叶红的到来。次刻武斗听到叶红的高跟鞋声感到非常的美妙,没承想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是这么动听,怪不得女人都爱穿高跟鞋呢?叶红带着忐忑的心情往里屋走去。她的心里很像揣个小兔子狂跳不止,紧张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叶红在慢慢的向屋里挺进,就好像要被刑罚似的恐惧。但是她还不能不进去,假如前面是火海,她也得进去。当叶红走进了屋里,突然震惊了,武斗居然赤身裸体的站里在她的面前。那个东西恬不知耻。耀武扬威的向她展示着它的强悍。就在叶红楞住的时候,武斗上前搂住了她,叶红质地很好的裙子在武斗赤裸的肌肤上摩擦着,使武斗感觉非常的美妙。“你干啥,”叶红慌乱的在武斗怀里挣扎着,“你松手。”“宝贝,我想你都想疯了。”武斗将叶红搂的更紧了,伸手抓住叶红的手,就往他那个东西上放,说,“你看看它想你都想得要发狂了。”叶红摸到他那个热辣辣的东西上,慌忙将手缩了回来。她像被电了一下,心突突的跳,顿时脸红耳热了起来。浑身突突的乱颤。武斗看到她在拒绝便使劲的抓住她的手又从新的摁在那个东西上,叶红耳鸣心跳,浑身倏的一下,被无数个电流击了一下,浑身血液倒流,她感到全身很软,倒在武斗的怀里,虽然叶红极力想拒绝武斗,但她已经身不由己了,因为身体不再听她的使唤,叶红口干舌燥,呼吸急促起来。这时叶红听到了女人的呻吟声,她一惊觉得非常奇怪,这房间里就她跟武斗咋样这种声音。叶红便四处踅摸起来了,这时她看到电视屏幕有一对男女正在性交。叶红顿时目瞪口呆,武斗在叶红迷茫之中,将她摁在床上,淫荡的一笑,说,“你看他们多么疯狂,”武斗薅着叶红凌乱的头发,让她看电视屏幕上那些性交的镜头。叶红被电视屏幕上那些不要脸的男女所震惊,她是第一次看这样的镜头,也就是说,她第一次看A级片,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无耻的人。这使叶红大开眼界,她的体内像波涛一样的汹涌。浑身酥软不能自己。武斗看到叶红是眼睛定在电枢屏幕上,心里非常惬意,他抓过遥控器,将电视的音量调大了,让那些淫声浪语更加清晰的充塞进耳畔,从而更加刺激他的欲望。武斗的下身像旗杆一样的耸立起来,他恬不知耻的向叶红炫耀它的长度,使叶红心惊肉跳了起来。“录象好吗?”武斗不怀好意的问。叶红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比红布都红,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武斗撩起叶红月白色的裙子。伸手薅掉她那红色的三角内裤。此时的叶红已经周身麻木,而且软的没有力气,任由武斗的摆布。武斗对付像泥一样倒在他怀里的叶红,心里无限豪迈。心想女人不过如此,再刚强的女人也经不起诱惑。武斗很粗暴的扯去她那红色的内裤,露出了雪白的臀部,武斗将叶红顶在床沿上,也不再脱她的裙子,想从她的身后进入她的身体,他用大腿将叶红的大腿分开,对着正在播放的黄色录象,挺了进去,叶红身子一颤,但很快就适应了他的冲撞。她也像录象里面那些女们的尖叫了起来,这是武斗没有预料到的。他没有想到。一贯一本正经的叶红也会这么的淫荡。叶红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堕落,大概是受录象的影响,有谁能抗拒住这种强烈的刺激啊。她也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武斗很轻松的占有了叶红。叶红欢快的像个鸟儿一样的鸣唱。彭川卫还没有从阿香的离走中解脱出来,武斗却邀请他出国,这使他的心情有了高转,他立即就想到花娟,要想忘记一个女,就要再找个女人替代。这是人生法则。于是,彭川卫就想用花娟来代替阿香走后给他带来的空隙。于是他打着花娟的主意。算计着如何才能把她弄上床?这个问题不是他一时冲动的想,而是他想了很久了,就是没有办法实施。现在机会来了,他想在国外把她拿下,彭川卫有事没事就往煤矿跑。想接触花娟。好找更多的机会。花娟昨天跟陶明性福一宿,来到单位忙完以后就有些犯困,就趴在桌上睡着了。彭川卫进来时花娟并不知道,她依然陶醉在美妙的梦乡里。彭川卫悄悄的来到财务室。看到花娟这美丽的睡姿。砰然心动。他望着花娟。没敢轻易下手。当前的情景使他想起前些日子的场面,那时也是在花娟睡觉时。他来到花娟的办公室。也是这个姿势,生活中有很多清洁都是重复和再版的。那天的情景彭川卫依然历历在目,花娟也是穿着跟现在一样的红色短裙,光彩照人的趴在办公桌上。花娟美腿从裙子里探出来,使彭川卫产生了想要摸摸的愿望。但他不敢,他跟花娟已经产生过颇多的尴尬。他不能轻举妄动,彭川卫拿过一把椅子,坐在花娟身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性感的睡姿,十分惬意。花娟裸露的如同白玉般的胳膊,放在桌上,将她的头埋了进去。浑身的曲线性感莱哦人,让人产生想入非非。雪白的颈项,和修长的大腿是那么的动人。彭川卫看直眼了。这时一股风从窗户吹了进来,花娟身上的馨香飘进了彭川卫的鼻端。使他心猿意马,魂不守舍起来。彭川卫太想把花娟拿下了,只可惜花娟并不是随便的女人,这使他下手很难,现在机会来了,可是这样的机会要凭运气,如果花娟再不从,那他的面子就丢大了。彭川卫望着眼前的肥肉无从下口。急得他团团转。便认真的看着花娟,心想饱一下眼福也很爽。花娟动了一下身子,然后又睡了过去,彭川卫悄悄的把手放在花娟那飘逸的头发上。他不是摸,而是捏,也就是说用手指捏着花娟的头发,这样不会让花娟有所感悟到。彭川卫心惊胆跳的抚弄着花娟,他向花娟的脖颈望了过去,由于花娟趴在桌上,裸露出大面积的雪白的颈项。彭川卫屏住呼吸,向她低领处张望。花娟皮肤像奶一样的精白细腻。彭川卫心想,花娟简直是精面的,白的无可挑剔。白的有些不真实。花娟昨天太激情了,所以很疲惫,即使彭川卫这么近距离观察她她都没醒。这要的在总公司,又要受到下岗的威胁。看来还是煤矿这儿好。彭川卫的眼睛在花娟身上不够使唤了。又向她的下身望去。尤其是花娟那双丰腴的大腿,非常曼妙的从她的红色的裙子里伸了出来。彭川卫看呆了,花娟太性感了,他不住的咽着吐沫,只可惜这么美妙的女人却不属于他。这使他很悲哀,做为公司的董事长什么样的女人不能征服,就是花缓他征服不了。这真是一件憾事。这时候花娟身子一动,醒了。她睁开惺忪的眼睛就看到彭川卫,便一楞。“你咋在这儿?”花娟慌忙整理头发和裙子,“你来多久了?”“来了很久了,看你睡的正香,就没打扰你。”彭川卫小心翼翼的说,他真不知道花娟会在这个时候醒。因为彭川卫正在专心致志的浏览花娟那美妙的春色,没想到花娟却在这和时候醒了。弄得彭川卫很尴尬,“花娟,听说你要出国?”彭川卫没话找话的说。“你听谁说的?”花娟惊讶的问。“这还用听谁说的。”彭川卫很豪迈的坐直了身子。“你可知道,我是董事长,公司里的决策人,啥事都得通过我。”“哦。”花娟心不在焉的哼了一声。“你出国的名额还是我给你要的呢。”彭川卫讨好的说。“没有我你能出国吗?”“这么说,我还要谢谢你了?”花娟问。“那到不必。”彭川卫尴尬的一笑,“只是你以后不要跟我横眉冷对就行。”“没有啊。”花娟说。“但你不能欺负我。”“我咋欺负你了,你不欺负我就不错了。”彭川卫说,“你找我有事吗?”花娟正色的问。“没有,只是过来看看。”彭川卫说。“那你忙吧,我走了。”“再见。”花娟说,彭川卫从财务科出来,心情非常郁闷。他想找武斗,跟他找个消遣的地方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于是他便来到了武斗的办公室的门前,他刚想推门,发现门是从里面锁上的。心想不是没人,就是武斗在屋里弄女人呢。彭川卫趴在门上,屏住呼吸听着屋里的声音。屋里似乎很静,彭川卫侧儿聆听,希望能听到点啥声音。然而,却听不到。但是就在彭川卫想放弃时,似乎听到了屋里有女人的呻吟声,这使他大喜过望。武斗原来在办公事里搞女人,如果他进去能不能也让他爽一下?他带着这样的心情等待着他们结束。彭川卫本想敲门来的,但一想他们做的正在热情上,不好打扰他们,等他们完事他再进去,可是他们啥时候完事,这个他不清楚。他想等他们开门出来时再进去。彭川卫向走廊四周望了望,走廊里很静,他掏出了香烟。点燃一支。抽了起来。武斗一边看着黄色录象一边跟叶红做着,叶红也受了黄色录象的鼓舞。非常欢实起来。“叶红,没有想到你也这么淫荡。”武斗在她身上大幅度的动了一阵,叶红很夸张的叫了起来,使武斗非常的爽。“缺德,你得了便宜还卖乖。”叶红将屁股往他跟前送了送,并且做了个猥亵的动作,十分风骚和淫荡。武斗十分惬意的抱住了也红,一顿猛动,叶红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使门外的彭川卫都听到了。“你真是个妖精。”武斗一边做着一边说。“还跟我假装正经,现在咋不了?”“你再这样说我不让你玩了。”叶红突然的抬起了屁股,使武斗从她身体里出来了,“累得我腰直疼,你还说风凉话。”物斗正做在兴头上,却被她无情的驱了出来。这使武斗非常难受,他抱住叶红又从正面把她摁倒,在正面的进入她的身体。因为叶红体内早已经蓄满了大量的荷尔蒙,武斗的进入没费吹灰之力,很快武斗又跟叶红做了起来。室内的黄色录象仍在上演,那上面的男女更加疯狂,叶红惊讶的望着电视屏幕,问,“这些人咋这样啊,真是的。”“这样咋的了,”武斗把叶红的身子挪了挪角度,是想找个更好的角度,一边欣赏录象一边跟着黄色录象上面学着性交。这里不能用做爱这个词汇,因为他们没有爱可做,只有性没有爱可做。武斗选好了角度,他俩一边看着录象一边做了起来。这种美妙的事他们还是第一次的他体味到。别看武斗精通风月,但这黄色录象他还是第一次看。并且还有女人对着录象里的动作跟他做,这种事真的太他妈的爽了。武斗有些兴高采烈了起来。彭川卫在外面等了很久,也没见武斗开门,他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想去敲门,可是他到了门前又有些犹豫。彭川卫还是向门里聆听。他听到了他们做爱的声音,这种声音使他的下身像旗杆似的耸立了起来。尤其是无里传来女人杀猪般的嚎叫声,彭川卫心想这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这么欢实,他也想上这个女人,他在花娟那遇到的不快,都被眼前这种性事挑拨起来了,他想发泄,因为他太郁闷了。于是,彭川卫敲响了武斗办公室的门。彭川卫敲门,屋里顿时没有了声音。这使彭川卫有些着急。他忙喊了起来。“武斗开门,是我,我是彭川卫。”彭川卫喊着,室内依然没有声音,这时彭川卫才想了起来,他顺手掏出了手机,给武斗打了过去。武斗正做到兴头上,子弹已经压上了枪膛上,就要射击了,这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把他吓了一大跳,慌忙停了下来。他用手示意叶红。不让她出声,等敲门声没有再说,可是门起、敲了一会儿,却不响了。接下来的是武斗的手机响了,他拿过手机一看,原来是彭川卫打来的电话。他不敢怠慢慌忙的接了这个电话。“大哥啊,你在那?”电话接通后武斗问。“在你门前。”彭川卫说。“你开门啊。”“啥,你在门外?”武斗问。“我不信,你到底在那?”“笃笃,”又传来了敲门的声音,“这敲门的声音就是我,这回你相信了吗?”武斗跟叶红面面相觑,不知道是不是给彭川卫开门。武斗不想开门。彭川卫却把电话打了过来,看来不开门是不行了。武斗给叶红使了个眼色……“你钻进被里别动。”武斗压低声音的说,“你不用出去,我把他打付走了。”“那他进来咋办,我没穿衣服?”叶红担惊受怕的说。“没事的,他不会进来的。”武斗安慰着说。叶红拿着她的衣裙和乳罩,内裤钻进被里,她耍了个心眼,如果这些东西不藏起来,彭川卫进屋就会看到里屋这些饰物,那就会引狼入室。武斗慌张的穿上衣服,就出去了。“大哥,你找我有事吗?”武斗打开房门就问迎面进来的彭川卫。“咋的,不欢迎我来啊?”彭川卫瞪了武斗一眼。直接的走了进来。“那里。我咋不欢迎你啊。”武斗点头哈腰的说。“我这破嘴,一着急不知道说啥了。”彭川卫坐在沙发上,他没有坐在武斗的大板台上,坐在沙发上正好能看到里屋的一隅,这是彭川卫故意选择的角度,因为在他进来之前,他听到屋里有女人的声音,他要看看武斗玩的是什么样的女人。“大哥,你抽烟。”武斗拿过来香烟,给彭川卫递过来一棵。并且用打火机给他点上。“大哥出国的事,你准备咋样了?”武斗没话找话是想排解眼前的尴尬。“就等着你了。”彭川卫抽了一口烟,一边吐着烟圈一边说。“一切都准备好了。”“那就好。我让刘主任筹划这件事了。”武斗说。“很快就有结果了。”“哦。兄弟这屋咋有一股女人味呢?”彭川卫嗅嗅鼻子。“兄弟有啥好事可别忘了我,”“不会的。”武斗讨好的一笑。“咋能忘了大哥呢?”“兄弟,最近我郁闷死了,你也不找我出去玩。”彭川卫埋怨的说。“我发现这屋里的女人味越来越浓。你这里是不是有女人?”彭川卫站了起来,想往里屋去。武斗慌张的拦住了他,“大哥,你干啥?”“我进去看看。”彭川卫故作轻松的说。“咋的,兄弟还有啥猫腻?”话说到这份上,武斗还有啥好说的,只好任彭川卫自由走动了。叶红在里屋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她紧张了起来。如果彭川卫进来咋办?她连衣服都没穿,那不是羞死人了吗?她紧张了起来。慌忙往被里面钻,甚至将头都用被蒙上了。彭川卫还真的不客气的往里屋走去,武斗紧跟着身后,他不能再拦彭川卫了,如果再拦就非常假了。“大哥,屋里属实有女人。”武斗耳语道,“是吗?”彭川卫意味深长的笑了。“我就知道你小子有猫腻,说吧,那个女人是谁?”“我的一个朋友。”武斗遮遮掩掩的说。彭川卫并不因为武斗屋里有女人而止步,而是步履坚定的向里屋走了进去。武斗想拦又不好拦。只好任凭彭川卫横冲直撞的进了里屋。叶红看到彭川卫进来了。吓得慌忙起来了,她用被蒙着了头。“哈哈,想不到我兄弟金屋藏娇啊。”彭川卫伸手拽住了被的一角,用力一掀。就把被给掀了起来。没有穿任何饰物的叶红赤身裸体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叶红大声尖叫。想找的东西遮挡身体都没有,显得非常狼狈。彭川卫看到四处乱躲的叶红,觉得非常有趣。便哈哈大笑了起来。“你咋这样啊?”叶红红着脸说。“流氓。”“是吗?”彭川卫嬉皮笑脸的凑了过来,“我是流氓吗?”“你别过来。”叶红慌忙说,她用双手护住自己的下身,两个坚挺圆润的乳活蹦乱跳的似乎在欢迎着彭川卫。“武矿长,你管不官?”武斗只是在脸上挤出一丝僵硬的笑,边不再言语了。彭川卫望着这香艳的肉体,在他面前扭捏着,非常动人。他太想上她可,这么美妙的女人,可是他得跟武斗说,这着咋跟武斗说呢?武斗说,“大哥,你这是?”“兄弟,让大哥解解谗,大哥实在是受不了。”彭川卫哀求的说。“那好,大哥这个女人就给你了。”武斗慷慨的说。“那我出去了。”武斗就要往外走,被彭川卫拦住了。“出去干啥,一起来。”“一起来?”武斗有些懵懂,不解的问。“啥,一起来?”“这个女人啊。”彭川卫说。“咱俩一起上她,咋样。”叶红听说他俩要一起来,惊恐的直往后退。“不可以你俩不能这样。”“来吧宝贝,”彭川卫冲了上去,抱住正在瑟瑟发抖的叶红,“这么美好的野味我早就想吃了。”叶红像一只待宰的羔羊,被彭川卫控制住了,彭川卫急匆匆的脱去衣服,就要上叶红。这时候武斗喊道。“大哥,你等一等。”彭川卫刚想上叶红,却被武斗给喊住了,他一楞,以为武斗想变挂了,有些不悦的望着武斗。“大哥,我有好玩意给你助兴,”武斗兴奋的说。“你包准喜欢。”“啥东西?”彭川卫问。武斗打开影碟机和电视机。电视屏幕上还快就出现了刺激的镜头,伴随着女人淫荡的呻吟声纷至沓来。“兄弟,你从那弄来这个玩意?”彭川卫手舞足蹈的问。“这个东西太好了,这几天正好阳痿,用它试试咋样?”“大哥,这个东西我刚弄来,”武斗诡秘的说,“真的挺好,要是咱们天天像这片里的男人似的生活该多好啊。”“就是,天天换女人,”彭川卫附和着说。“简直是神仙过的日子。”这时候叶红悄悄的下地,她拿着她的衣裙就往外跑。“叶红,你回来。”武斗追了出去。“摸这身往那跑啊?”彭川卫也追了出来,望着赤身裸体的叶红,心情无限的豪迈。叶红抱着衣裙蹲在地上,雪白的大屁股十分撩人,使彭川卫的眼睛都看直了。武斗抱住她就往里屋拖,叶红挣扎着,很快将怀里的衣裙抖搂掉了,它们像一朵落叶一样飘落在凄凉的角落。叶红像到了屠宰场的白条猪,浑身没有一丝皮毛的瘫在那里。武斗将她抱起,他很有点吃劲。彭差卫过来帮忙,借机彭川卫在她那儿很淫荡的拧了一把,叶红发出很性感的尖叫。这使彭川卫非常开心武斗跟彭川卫左拥右抱的把叶红弄回里屋,室内的影碟仍然在上演。电视屏幕里,一个男人正在添一个女人的私处,女人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非常刺激,“摸俩先干,我看着。”彭川卫淫荡的笑道。“看比干过瘾。”“是吗?”武斗问。“这些日子我有点不行。”彭川卫说。“你俩先玩着,如果把我勾引冲动了,我再上。”武斗将叶红摁在床上,叶红挣扎的蹬着大腿,不让武斗找准方向。这使武斗非常急迫,彭川卫过来,摁住叶红那两条张狂的大腿,叶红不被驯服的乱蹬乱踹。最后彭川卫一使劲就掰开了叶红的大腿。武斗不失时机的将叶红的大腿抗在肩头,找准位置放了进去,叶红啊的一声呻吟,但很快的就适应了。室内弥漫着女人好似兴奋而又痛苦的呻吟声。彭川卫看着武斗跟叶红做的热火朝天的,他的下身突然的矗立起来了。像个旗杆一样,迎着大风猎猎作响。武斗激情豪迈的跟叶红做着,他俩都到了兴奋点,可是这时,彭川卫却把武斗推了下去。这使叶红十分惊讶,她还没有明白过来是咋回事,彭川卫就进了她的肉体,跟她做了起来,叶红一边痛苦的呻吟一边说,“你俩简直是牲口。”“就是,”彭川卫一边做一边说。“只有牲口才有这些野性。难道你不喜欢像牲口一样的男人吗?”“无耻。”叶红不知道咋样跟他们理论。想并拢大腿不让他进入。然而彭川卫却像蛇一样的无孔不入,使叶红并不上大腿,只好任他玩弄。彭川卫跟武斗论番做庄。把叶红弄得骨酸肉痛。最后彭川卫跟武斗都射在她那里,他俩这种可耻的行为使叶红非常恼火。“你俩太肮脏了。”叶红愤怒的清理他们留给她的垃圾,将手纸扔了一地。“禽兽不如,没见过你们这样的男人。”彭川卫无耻的笑了。“这样做才爽吗?”“跟你妈做更爽。”叶红边穿着衣裙边说。“回家找你妈去。”“叶红,你他妈的放尊重点。”武斗说。“他可是董事长啊,是你随便糟蹋的吗?”“董事长咋的了?”叶红依然气咻咻的说。“董事长就可以随便糟蹋人啊,还有你,你也是男人?那有你这样的男人,我真是开了眼界了。”“我这样咋的了?”武斗不服的问。“你不是人。”叶红气得浑身颤抖,“那有你们这么牲口的对待女人的?”“这咋的也比阳痿的男人强。”彭川卫说。“那不一定,”叶红说,“阳痿的男人是身体阳痿,你们是精神上阳痿。”彭川卫和武斗被叶红说得面面相觑。陶明的出租车公司正试运营了起来,陶明雄心勃勃,想要垄断全市的出租车这个行业,但是他没有那么多是钱,这就要贷款,就凭现在他是资格要想贷个百八十万的是一件很轻松的事。可是要想把全市的出租全部垄断过来,没有几千万的资金是不可能的。于是陶明又跟陈文联系上了。想要通过陈文贷这笔款。“老兄啊,你现在当上了老板就不想着哥们了。”电话接通后,陈文有些埋怨的说。“那里。我不是忙吗。”陶明在电话里说。“我咋能忘了你啊,没有你这位财神爷,我陶明能有今天吗?”“你知道就好。”陈文在电话里说。“今天咋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啊?”“今天晚上我请客,”陶明说。“但是请谁你说的算,我的任务就是埋单。”“你这是?”陈文不解的问。“我在最难的时候,是你帮了我,现在我起来了,咋能忘了你啊。”陶明对着电话说。“以前光咱俩在一起了,你在外面给我打点,现在我的事业就算成功了吧,也该让你风光一次,请请你的上级以及跟你有过瓜割的相关人员。一切费用全是我的,地方由你定。”“陶明,这才够朋友呢?”陈文在电话里面说。“那你就等我的电话吧。”放下电话陶明长出了一口长气。其实陶明有他的打算,他并不傻,他这是放长线钓大鱼,他在惦记那几千万的贷款。“李晴,晚上你跟我出席一个宴会。”陶明把李晴叫到他的办公室。对她说。“你好好打扮一下。”“啥宴会这么重要?”李晴问。“公关,”陶明诡秘的一笑。“你最合适。”“你不会让我去做坏事吧?”李晴不安的问。陶明哈哈大笑,然后说。“你想那去了。你多想了。我只是出席。一次宴会,需要一位女伴,我看你长得漂亮,而且有气质。”“是吗?”李晴问道。“你不会把我但成炮弹吧?”“什么话?”陶明说。“你把我看那去了?”李晴嫣然的一笑,说,“好吧,晚上我同你一起赴宴。”陈文请了很多人到凤凰酒店,其实有银行的领导等都是有头有脸的人。陶明跟李晴如期而至。李晴打扮的花枝招展,光彩照人李晴的到来给这个宴会增添了喜庆的氛围。虽然陶明把李晴向大伙介绍过。但陈文还是跟陶明耳语问李晴的情况。陶明明白,他是被李晴迷住了。这次宴会办得很成功,虽然陶明没有说出他这次请客的意图,但他却让所有人证实他有事,大伙都会帮忙的,这就够了,商人以利益为主。陶明是商人,他也如此,这个宴会给他以后贷款埋下了很深厚的浮笔。“李晴,今晚你真风光。”在后去的路上,陶明一边驾驶着汽车一边说。“是吗?”李晴莞尔一笑说。“我有啥风光的。无非我打扮的新潮点,前卫点。”李晴这么一说,陶明到认真的打量起来李晴了。虽然夜色很浓了,车里也很黑暗,但从车窗照进来的一闪而过的路灯,还是时不时的使车里明亮起来,陶明望着副驾驶室里的李晴,路灯的灯光在不停的切割着她那张美丽的脸颊,使她非常艳丽妩媚。李晴身着一条绿色的连衣裙,裁减合身的裙子,将她的曲线勾勒的错落有致,楚楚动人李晴身上脂粉的香味扑鼻而来。使陶明非常惬意。李晴明亮的大眼睛在黑暗中扑闪着,十分动人,这个女人真是尤物,是女人之中的极品。陶明有些心猿意马,但他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他得摆正他跟李晴的关系。“李晴,你觉得咱们新成立的公司好吗?”“挺好的,”李晴的大眼睛在黑暗中明亮的闪动着。“董事长,你咋这么问?”“哦,”陶明说。“我是随便问问。李晴,那烟给我点上。”李晴拿起放在驾驶事上的烟盒拿了过来,从里面抽出一支烟,送到陶明的嘴巴前。由于陶明开车腾不出手来拿烟。所以这项工作都由坐在副驾驶室里的人来完成,陶明叼着李晴帝过来的烟,李晴点燃了打火机,陶明将脸凑了过来,李晴给他点燃了香烟。“董事长,今天这些都是银行的,你是不是还想贷款啊?”李晴说,“本来这件事我不想问,但我是关心你啊,看你这么劳累,我想帮你分一下忧。”“谢谢你。李晴。”陶明问。“你能帮我啥?难道你能帮我跑贷款吗?”“这个可没准,也许我有这和能力。”李晴莞尔一笑,说,“你没看到这些色狼对我很感冒吗?”李晴的话使陶明大吃一惊,这个貌似清纯的女人,很不一般,很会察言观色,而且很会抓住商机。看来陶明得另眼相看李晴,她要比韩雨,精明多了,陶明在为有这么个好助手而欣慰。“是啊,”陶明干脆把车停在一个僻静的角落。说。“李晴,现在我想把全市的出租车全部垄断过来,缺一笔资金。”“多少?”李晴问。“三千万。”陶明说。“这是初步计划。”“好,给我点时间,我一定帮你把这贷款拿下来。”李晴信誓旦旦的说。“你?”陶明有些不相信的问。“对,就是我,帮你搞定这项大的业务。”李晴嫣然一笑说。陶明似乎不认识李晴似的,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李晴说的话不是空穴来风,因为今晚她看到这些贪婪的眼睛,她读懂了他们眼睛里的商机。要利用这个商机。于是;李晴就想试试自己的价值。“你行吗?”陶明问。“不试试咋知道行不行?”李晴反问道。“李晴,这件事如果你能办成我提你为经理,并且给你二十万的奖金。”陶明激动的说。“说话算数,”李晴撒娇的说。“当然啊,”陶明说,“我是董事长,说话一言九鼎,”彭川卫跟武斗轮奸了叶红,觉得非常的爽,“兄弟,这样的玩法太好了。”彭川卫等叶红走了对武斗说。“就是,”武斗附和着说。“这个矿里有多是美妙的女人,”“真的?”彭川卫问。“那给我找几个玩玩,我正郁闷着呢。”“大哥,有个女人非常性感。你包准喜欢。就是长的不好看。”武斗说。“兄弟,你逗我呢?”彭川卫说,“我是捡破乱的”“大哥,我知道你喜欢性感的女人,”武斗讨好的说“这个女人非常性感,你可以不看她的脸,从后面干啊。”“这个女人你上过?”彭川卫望着武斗问。“滋味如何?”“非常美妙。”武斗意味深长的一笑。“我是从后面上的她,以前我还以为她是美女呢,在后面你绝对看不出来她是个丑陋的女人。无论从身材到曲线都恰倒好处。十分曼妙。”“让你这么一说,我到想试一试,”彭川卫有些动心的说。“女人麻,就像菜一样,”武斗继续煽动的说。“大哥,你不能总吃一样的饭菜吧,就是天天让你吃饺子,你也会有吃腻的时候,女人也是如此,再漂亮的女人,你天天玩也会腻的,只有不停的换口味,才有趣。”“还是我兄弟高见。”彭川卫说。“不愧为情场高手啊。”“这美女和丑女都得试试,各有风味。我说的对吗,大哥?”武斗问。“那你快把她找来,我要试试。”彭川卫说。“她是干啥的?”“矿灯房的女工。”武斗说。“我这就打电话,你等着大哥。”彭川卫说。“一个女公有啥搞头,浑身皮肤是跟树皮一样粗糙。”“刚才那个女人也是女工,粗糙吗?”武斗问。“大哥,不是挺爽吗?”“武斗,你咋堕落到玩女公的地部了?”彭川卫问。“大哥,你连这个都不懂,这叫享受低级欲望。”武斗说。“现在流行这种玩法,”“你小子竟噶心眼。”彭川卫高兴的说。李晴给陈文打电话,在宴会上她跟陈文互交了手机号码。现在正好派上用场。“你好,是陈文吗?”电话接通时李晴问。“你是……”陈文问。“我是李晴啊,”李晴撒娇的说。“你连我的电话都不知道,你这么见忘,最起码你没有在意我。”“对不起,李晴,我一时间蒙住了。”陈文歉意的说。“不是我不把你放在心上,而是我太忙,这些日子把我忙得交头乱额,;;;李小姐咋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我想请你吃饭。”李晴说。“你啥时候有时间?”“还是我请你吧。”陈文说。“那有男人让女人请客的?”“我请你有事。”;李晴说。“啥事?”陈文问。“见面再说。”李晴说。“你就直说了,我很愿意为李小姐效劳。”陈文说。“不行,必须见面说,显得庄重。”李晴说。“那就依了你,等我下班给你打电话。”陈文说。武斗打电话给刘区长,让他把月季找来,放下电话后刘区长想,我成啥人了,咋总给领导找女人来了,而且领导咋还就盯住了灯房了,这个不起眼的地方咋这么招风?牢骚是牢骚,领导的事不办不行啊,于是他又打电话给党房班长,让她把月季找来。叶红回到矿灯房,月季就来到她的房间,看到叶红满脸蕴怒,就知道事情的一二了。“叶红,刘区长找你啥事?”月季来到叶红身边,轻轻的抚弄叶红有些凌乱的头发,关切的问。“他们找我还有啥好事?”叶红有点委屈的说。“如果,让你去就好,最起码你喜欢这个,”其实叶红说的有点恶毒。她把月季看做啥人了。月季也觉得叶红的话有些损,但是都是好姐妹。再加之月季比较含糊,虽然叶红的语言尖刻,但是她还是能容忍的。“这么说你让人干了?”月季心想既然你拿我开涮,她也不客气。如果叶红急眼,就当她跟叶红开玩笑呢。“说啥话呢?”叶红不满的白了月季一眼。“这是好事,你咋不高兴啊。”月季说。“如果换了我。我会美死的。”“月季。知道这样让你去了好了。”叶红说。“不如你自己送上门去。咋样。”月季羞了一个大红脸。说。“这还有上赶的>;”“你看你,你不是想吗?”叶红说。“所以应该主动出击。”“我你的。”月季说。这时候班长风风火火的过来了。“月季,你咋跑这个窗口来了,让我好找啊。”“有事吗?”月季惊慌的站了起来,她以为有工人来领灯,因为她不在耽误了,便心急火燎的往后走,她这种行为属于脱岗。月季回到自己的窗口,发现并没有人来领灯。正在惊讶时,班长进来了。月季慌忙问。“人呢?”“啥人?”班长反问道。月季凝望着班长,不知道班长找她干啥?“刘区长找你。”班长说。“你去区里,我帮你看着这个窗口。”“刘区长找我?”月季有些莫名其妙,刘区长找她干啥?是不是她犯啥错误了?“去吧。”班长说。“快去快回来。”月季在来到区长室的这一路上,就寻思了一路。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芳了啥事了,要不然区长不会找他的。当她敲开刘区长的办公室门时,刘区长对她很热情。说。“月季啊,咱俩现在就去矿上,武矿长找你,一定有好事。”月季听说武矿长找她,她不觉想起了那天的事,那天那种美妙的感倏的像无数只蚂蚁似的爬遍她的全身。她的脸莫名其妙的红了起来。刘区长仔细的端详眼前这个丑陋的女人,说什么也不能跟性联系在一起,每当武矿长让她找他区里的女人,一般的都很有姿色的女人。没想到武矿长却找这么丑陋的女人,也许武矿长找月季不是为了性,有可能有别的的事。“走吧,快点去,去晚了武矿长就不乐意了。”刘区长催促道。月季跟刘区长匆匆的向矿长办公室走去。李晴跟陈文在浪漫情怀酒吧坐下。酒吧里的灯光很暗淡,也很柔和,他们找的是一个靠窗户的洲子。桌子上放着一盆盛开的玫瑰。玫瑰美丽的花瓣美丽了人们的心情。“这玫瑰太美了。”李晴惊叹着道,并且凑到花前嗅了嗅“真香啊。”“小姐。”陈文喊服务小姐“你过来一下。”“先生,有何吩咐?”小姐微笑的向陈文袅袅婷婷的走来。“你去给我弄一大束玫瑰来。”陈文吩咐道,“好的。”小姐款款而去。“谢谢你。”李晴说。“我非常喜欢花。”“鲜花送美女。”陈文说。“你是这个城里最美的美女。当然我要送给你鲜花啊。只要你适合玫瑰,这种花非常绚丽。”“你别忽悠我了。我咋是最美的女人,比我美的女人有都是。”李晴说。“真的,我说的是真的。”陈文说。“你的气质和长相都是最美的。”李晴端起了酒杯。“陈大哥,咱俩别光说话啊。来喝酒。”“好。”陈文端起了酒杯,跟她碰了一了杯。然后喝了一口。说。“能跟你这样是美女在酒吧里相聚真的很浪漫啊。”这时厅里响起了音乐,是一位艺人在演奏着萨克斯。《回家》悠扬的曲调使陈文和李晴陶醉。他俩情意款款的陶醉在这种醉人的氛围之中。服务小姐捧着一大束鲜花向李晴走来,花朵的颜色,照红了李晴那张妩媚的脸,使她的脸颊看上去更加红润。“先生,你要的花,”服务小姐微笑的把那束鲜花递给了陈文。然后转身离开。“李晴,这束鲜花送给你。”陈文将鲜花送给了李晴,说。“希望你像花一样的美丽。”李晴慌忙的把鲜花接了过来。“陈大哥,真的很感谢你啊,我太喜欢这束鲜花了。”“既然你这么喜欢鲜花,那么从今天开始,以后我天天送你鲜花咋样?”陈文说。“我怕把你送破产了。”;李晴嫣然的一笑。有些调侃的说。“我是财神,你忘了?”陈文问。“对啊,我想起来了。”李晴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接着说,“你不说我到忘了,既然你是财神你就帮帮我好吗?”“帮啥,你说。”陈文端起了酒杯,向李晴做了个暗示,示意让她也跟着喝酒。“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很愿意替你效劳。”“我公司刚刚成立,想要做得再大一点,但资金有点短缺,”李晴说,“想让陈哥,你来帮忙。”“这事,应该陶明找我。”陈文点了一支烟,抽了一口,吐出长长的烟雾。“陶明现在是董事长。我是经理,”李晴说,“当然这跑业务的事就得由我来干了。你是财神,当然离不开你的支持啊。”“行,你明天找我。”陈文很慷慨的说。“我给你办。”“陈哥,你真爽快。来我敬你一杯,”李晴端起酒杯“谢谢你对我工作的支持。以后我求你的时候多着呢,到时候你别推辞啊。”“那当然,既然美女这么的看重我,那是我的荣耀,我咋能推辞呢?”陈文说。“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你真会说话。”李晴嬉戏的说。“嘴巴好像抹了蜜,”“是吗。我咋没觉得,”陈文说。“你是不是很会勾引女人?”李晴说。“要不你不能这么圆滑。”“对了。”陈文似乎想起了什么的问。“你想贷多些?”“三千万。”李晴说。“啥?”陈文惊讶的问。“贷这么多?我以为你贷百八十万的呢,没想到你贷这么多,贷这么多干啥?”陈文惊出一身冷汗,他掏出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我公司想扩大出租车的队伍。”李晴说,“但是由于我公司现在没有这么多的资金,所以就得找银行的帮助,”“但是,你贷的资金太大了。”陈文说。“这样银行担着很大的风险啊,”“风险和机遇并存的。”李晴说,“银行贷款给我们,银行会收到很高额的利息,如果这个贷款能如期的还给你们,咱们的双赢的。”“你的花没错。”陈文说,“不过现在不良贷款很多。这是银行的损失,”“所以我说风险和机遇共存。”李晴滔滔不绝起来。“我们公司马上就要垄断出租车这个行业,陶明的胃口很大,这一点你是了解的。他有气吞山河的气魄,是个真正干一番事业的男人。你也知道他是雄心,不干则吧,要想干就干大的。”“是啊,”陈文说。“这一点我了解陶明,陶明的野心很大,这一点是毋庸置疑。之所以敢贷款给他,也正是我看中了他这一点上,陶明的将来不可小视。”“既然,你也这么看陶明,那为啥还不想给我贷这笔款呢?”;李晴问。“不是不给你贷,”陈文说,“只是这个数目太大了。”“高风险,就有高利润。”李晴莞尔一笑说。“这是市场规律,我说的对吗?”“你真是个好的外交家。”陈文赞叹着道,“而且,很精明。”“我还精明,”李晴说。“得了吧你。”“李晴,你在陶明那干,真是陶明的福分啊。”陈文说。“可惜我不开公司,如果我开公司,我也会聘请你做经理的,因为,你真的很适合公关。”“陈哥,你越说越不像话了。”李晴娇嗔的道。“啥公关。公关这个名字多难听啊?”“我是比喻,说你很有办事能力的意思。”陈文解释着说。“不是啥坏话,你误解了。我怎么能说你坏话呢?你这么能干,而且美丽。”“你就因为我美女才跟我交往的吗?”李晴问。“这么说你拿我当趁了花瓶了?”陈文没有想到李晴却是这么是伶牙俐齿的不饶人。便慌忙陪笑说。“那里。李晴我想冒昧的问一句,你的私生活行吗?”“你啥意思?”李晴白一他一眼,使他打消了想要往更深成次了解她的愿望。“我只是随便问问。”陈文说。“李晴。你别往深处想。”“我的贷款意向咋样?”李晴问,“你啥时候答应我?”“这个……我得回去跟我行长商量。我自己做不了主,因为这毕竟树木太大了,我说的也不算。”“你这是有意推辞。”李晴说。“这脚事其实就你说了算。你痛快说。到底给不给贷?”李晴露出期盼的目光。似乎在迫切的等待着他的信息。“李晴,办事不能这么急啊。”陈文说。“毕竟这个是小事。牵扯到银行的生存的问题,所以要慎重。我是银行的一个职员,那有这么大的权利啊。”“我出去一趟,”李晴起身,往下抻了一下裙摆,李晴今晚穿了一条红色的连衣裙。裙子裁减的非常和体,勾勒出她性感的曲线,使她非常妩媚。雪白的臂膀和大腿出裙子里探了出来。十分美妙。楚楚动人。陈文在李晴站起来身来的一霎那,简直被眼前这个尤物给迷住了,他的目光像磁铁似的粘在李晴的身上。李晴远去的背影,使陈文心猿意马,女人的离去给他留下一片芳香,使陈文不住的嗅了嗅鼻子,觉得非常的赏心悦目。他在期盼着。她早点回来。李晴来到卫生间,拿出手机,就给陶明打了过去。“董事长吗?”李晴说。“我跟陈文谈得挺顺利。他已经答应给我贷款了。”“那好,一定抓住这条大鱼,不让他跑了。”陶明在电话里说。“不过,他答应的不是那么多,他说只能贷百八十万的。”李晴说。“贷三千万很难,还得跟行长商量。”陶明沉默了。“要不这样,咱们先贷八十万,”李晴说,“剩下的慢慢来。”“只有这样了,”陶明说“要不先把这笔款贷下来再说。”“好的,”李晴说。“你放心吧。我懂咋样掌握分寸。”第142章,开始堕落李晴从卫生间返回来时,陈文早已经坐立不安了。当他看到李晴袅袅婷婷的走来,心情陡然明亮了起来。“咋去这么久?”陈文的语气里带着关心的责问。;李晴嫣然一笑,“闲时间长了>;”“那到不是。”陈文有些拘谨的挠这个头。“来来快坐。”李晴撩了一下子裙子,坐了下来,在她撩裙子的那一刹那。陈文看到了她裙子里的那修成雪白的大腿和那肉色的内裤,搭眼一看,似乎里面啥也没穿,这令他产生了暧昧的想法,同时撩动了他那颗驿动的心。“李晴,你太美了,简直是女神。”陈文赞美道。“你别太夸张了。”李晴说。“对了,我想问问你,如果不用找别人,只找你,你最多能给我贷多少钱?”“这个……”陈文说“你想贷多少?”“越多越好。”李晴说。“那有你这样贷款的,”陈文说。“好吧,明天我回去商量商量再说。”“咋还商量啊?”李晴问。“这么点钱还用商量?”陈文哈哈笑了起。说。“李晴,你以为这银行是我家开的?我想给你贷多些是多些。”陈文往李晴身边挪了挪。嗅到她身上那绵长的香气。使他沉醉。他的手情不自禁的放在李晴的大腿上。摸到她那丝质的袜上,感觉特别奇妙。他的手很冲动的向里面挺进。身体同时向;李晴倾斜了过去。李晴慌忙用手拦住他的手,娇嗔的说。“陈哥,你干吗?”“李晴,你太迷人了,我受不了了。”陈文干脆抱住了李晴。腾出受来在她身上乱摸了起来。“陈哥,你放手。你不能胡来。”李晴乱了手脚。手忙脚乱的忙乎起来。陈文将李晴抱了起来,将她放在椅子上。椅子很窄,勉强将李晴放下。李晴在椅子上坐不实,身体不停的摆动着。“李晴,你太让我爱了。”陈文将他的嘴巴凑了过来。李晴黄忙别过脸去,使陈文很没面子,陈文悻悻的放下了李晴,李晴慌忙的整理凌乱的衣裙。李晴看到陈文的脸色不好看,慌忙的说。“陈哥,你真坏。”李晴的这句话,像尘封一样吹得陈文的心暖暖的。将陈文一裤绝望的心又吹拂的复活了。使他产生还想把她搂在怀里的冲动,但当他看到她那冷酷的眼神,又放下了他的冲动。月季来到矿长室,武斗让月季背过脸去,此时彭川卫正在里屋看黄色录象。他是想用黄色录象里的种种禽兽交配的动作来刺激自己已经委琐的欲望。室内弥漫撩人的叫春声,这些声音出自理想里面女人们的夸张的叫声,尖锐起伏,淫荡无耻。“月季,一会你进里屋不要抬头,”武斗吩咐道。月季会意的一笑,说,“知道了。”武斗牵着她的手来到里屋,幸好彭川卫眼睛一眨不眨的的盯在电视屏幕上,月季进来就低下了头,但是电视里那重奇妙的声音使她浑身燥热,她偷着向电视瞟了过去。一幕不看入目的镜头灼伤了她的眼睛,使她面红耳赤。电视屏幕上一男一女正在交媾,女人撅着肥硕雪白的屁股,男人像狗一样的从后面趴在她的身上,将他那壮实的东西放了进去,也许这种录象是用特殊方式拍的,将男女交媾的动作拍摄的淋漓尽致,非常细节。设置照不到的地方都清晰的浮现在电视屏幕上。月季没见过这样的录象,她混身燥热了起来。她看着看着,周身倏的一下,似乎被强烈的电流击了一下,感到自己很软,如果没有人扶着似乎就要摔倒。她顿时感到口干舌燥了起来。“大哥,你看这个女人性不性感?”武斗对着彭川卫的耳朵轻声的说。彭川卫被电视里的清洁吸引住了,对于月季的到来不屑一顾。可是武斗的话提醒了他,他抬起头来。看到一个女人美妙性感的身影,女人的曲线太迷人了,这个女人一定是个尤物,彭川卫在心里想。“挺好的。”彭川卫赞不绝口。他就想月季凑了过去。月季感受到了男人的气息,她知道有个男人向她靠了过来,但是她不敢抬头看那个男人,因为武斗嘱咐过她,再因为她怕把那个男人吓跑。所以她一直低着头。彭川卫摸了过来,他将月季的身子往下压,月季感到后颈部有男人热烈的气息,彭川卫的喘息正吹到她的脖颈上,使她浑身酥麻,体内涌动着蓬勃的欲望和冲动。彭川卫在月季的屁股上抚摸了起来,月季穿了一件很薄的红色的八分裤。裤子很窄,将她饱满的大屁股撑得浑圆。似乎要把裤线绽开。就在彭川卫上手的那一刻,月季浑身战栗起来,周身像通了点一样,倏倏直抖。彭川卫并不着急扒光她,而是在她身上抚摸起来。摸得月季口干舌燥。体内涌动着大量的荷尔蒙。自从那天月季被武斗色了一次,她幸福了好几天,这种滋润是她期待已久的,自从她老公将她这几亩土壤肥沃,水质丰沛的田地撂荒以来,还从来没有把人耕耘过,那天武斗做了她的帮工。使她非常感激,从那次以后她天天盼着被武斗滋润,就是武斗从没有找过她。这之她非常着急。机会终于来了,当她听刘区长说武矿长找她,她是心快活的似乎跳了出来。武矿长终于可以滋润她了。月季无比欢喜的来到矿长室。月季没有想到今天跟她做的不是武矿长,却是另一个男人,不管是谁,只要有人肯碰她就行。彭川卫在月季屁股上抚摸一阵。然后往下扒她的裤子,月季任凭彭川卫往下扒,并不拒绝他。她甚至渴望他扒。彭川卫没费吹灰之力就扒光了月季,月季浑圆性感的屁股强烈的刺激着彭川卫,使他委琐的物件,又一次的耸立起来了。彭川卫并不对月季温柔,他怕时间上了他不行,找准位置很粗暴的闯了进去。月季痛苦的尖叫了一声。月季的叫声更加刺激着彭川卫的神经,他血脉贲张,气喘吁吁的做了起来。室内弥漫着淫声浪语,录象里的叫声伴随着月季的叫声充斥着彭川卫和武斗的耳畔,使武斗也兴奋起来,他俩轮番的在月季身上趴上趴下,像动物交配一样的从后面进进出出。这场激烈的肉搏持续了很久,直到最后彭川卫和武斗瘫在那为止。“大哥,咋样,这个女人够味吗?”武斗气喘如牛的问。“好,太他妈的好了。”彭川卫情不自禁的在月季的屁股上使劲的拍了一下,将她的屁股派的啪啪的响,并且在她那雪白的屁股上留下几道红懔子。月季冲他们下贱的一笑,非常丑陋。一下子坏了他俩的胃口,他俩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在那里。“你一笑咋这么呵碜?”彭川卫问。月季当时就不笑了。其实彭川卫的话很伤她的心。她也是是人,也有人的尊严,可是彭川卫把她当趁啥了?“月季,以后你不许笑,你听到没?”武斗命令道。“恩。”月季很顺从的点了点头。但她心里却痛苦的在流着泪。李晴在陶明的办公室里,向陶明汇报工作。“董事长,这个陈文很圆滑,是一条老油条了。”李晴说,“他明明说话了给我贷款,可是我去找他,他又变了。”“跟他们办事都这样。”陶明贯尔一笑,说。“你可别把他们说的话当真,那样会吃亏的。这帮人我太了解了。”“那也不能说话不算数啊?”李晴天真的问。“这是官场里的规规则,你得尽快的熟悉他们的规则,才暖游刃有余的掌握。他们的命脉。”“看来我还得跟你学,董事长。”李晴小鸟依人的说。陶明怔怔的打量起李晴来了。李晴身穿红色的短裙,十分艳丽。十分性感。她像一团火把陶明点燃,陶明的心如烈火般的燃烧了起来。“李晴,你很能干,”陶明鼓励着说。“你是我公司未来的希望。”“谢谢董事长对我的信任。”李晴嫣然一笑说。“我一定要把这贷款攻下来。我就不信拿不下他陈文。”“你可要小心点。”陶明嘱咐着说。“陈文这小子很好色,你可要加倍小心,如果失身了就得不偿失。”“知道了。”李晴羞红了脸,非常妩媚,十分动人,使陶明心情陡然美好了起来。“李晴。中午我请你。”陶明说。李晴坐在陶明办公室的沙发上,短裙由于坐着。更加缩短了,两条迷人的大腿撩动着陶明的欲望,他时不时的向她那丰腴的大腿上瞄上几眼,虽然她的大腿非常动人。但是陶明不敢在她那上面长期停留,怕被李晴发现,如果被李晴发现他将多么的尴尬啊。所以陶明就显得很委琐,甚至有些贼头鼠脑。但是李晴那两条性感的大腿太诱惑人了。使陶明不得不向她的大腿望去。李晴没有穿丝袜。两条大腿光洁又性感,李晴的大腿太白了,甚至可以看到上面纵横交错的蓝色的血管。陶明看直了眼睛,没看过谁的大腿上的血管是蓝色的,这个女人的大腿太办了,白的有些晶莹,不真实。“说话啊,你傻了?”李晴撒娇的问,“你说,你为啥请我,不说出理由我不去,看你现在这傻样,特别可爱。”“哦,你最近为公司跑业务非常辛苦,难道我,做为了一个董事长,难道请你还不应该吗?”陶明跟李晴找了一接比较肃静的饭店坐了下来,他们坐在包间里,李晴的位置靠着窗户,“李晴,你喜欢吃啥菜?”陶明将菜谱递了过来。“你点,我随意。”李晴嫣然一笑的说。“你点啥我吃啥。”还是女士优先吗?陶明又把菜谱帝了过来,他无意中看到了李晴桌底下的大腿,大腿几乎全部裸露出来了……因为李晴怕把裙子压出褶皱,所以她偷着把裙子拉了上来,绿色的内裤同时也裸露出来,十分暗昧。这两条大腿在暗色的桌子下面熠熠生辉。十分打眼。“董事长,你今天咋好像总走神啊。”李晴问。“是不是有啥心事?能说说吗?”“我能有啥心事,”陶明莞尔一笑说。“可能见了你这位美丽的女人心里有些紧张,美有的时候也是一种震慑人的东西啊。”“是吗?”李晴温柔的笑着。说,“董事长真会开玩笑。照你这么说。是你怕我了。虽然你的官比我大,可是因为我长的美丽,所以有一定的震慑力是吗?”“你会滑头。”套明说。“你在个小机灵鬼,一般人鬼不过你。是吗?”“我咋鬼了。”李晴白了陶明一眼,十分可爱,陶明感到心里暖暖的,爱惜的望着她,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就在他们打情骂俏的时候,李晴的手机响了一下,她知道,那是短信提示的声音。李晴慌忙的从包李拿出手机,按着上面的腱子,短信是陈文发来的。上面大概意思是,如果李晴想获得这笔可观的贷款,就让她在今晚七点在广茂宾馆见面,那个房间好是。8865。如果她想去给他提前发个短信或者打个电话。看完短信李晴的心情陡然沉重了起来,看来陈文让她去广茂是别有用心,他不准保是不怀好意。他在打着她的主意,不知道她去还是不去?“谁的短信使你这么慌乱?”陶明关心的问。“没啥,朋友的,”李晴不想把这个短信告诉陶明,她还在决定去不去,不去损失就大了,去呢,还不知道陈文给她设下了肃杀样是陷阱,这个世界上充满陷阱。这顿饭李晴和陶明吃得很是沉默,而且无滋五味。十分没劲。陶明感受到了,自从李晴接到了条短信后就变的沉默寡语了。这使陶明产生了兴趣。他要探听到这个短信的秘密。是啥短信扰乱的李晴的心。看来这条短信对于李晴很重要。到底是谁给李晴发的短信?陶明有些不忍,他想一定弄要弄清楚是谁给她发的短信。李晴接到陈文的短信,心就像长草了一样。十分急促。李晴回到接里,庸懒的躺在床上。她在琢磨着是不是去赴陈文给她设计的这个鸿门宴?为了这么大的利益,李晴得去,但为了自己不被玷污,她应该拒绝这个约会。他她带着无限愁思的给陈文发了短信。一切照旧,她想去广茂。很快陈文就回了短信。“好的,我等你,你会为这次决定,骄傲一生的,这是你人生的十字街头,就看你咋样选择了。”李晴去了卫生间,把自己泡在浴缸里,浴缸里温热的漫过她的全身,她感到无比舒服,她将自己放松,几乎将自己全部的打开,在水里绽放。泡在水里的李晴觉得非常舒服,她现在啥也不想,想的是如何放松,如何才能有钱,变成这个城市最有钱的男人。泡了很久,李晴恋恋不舍的从浴缸里出来,她来带卫生间里一个大镜子,对赤身露体的自己的身体打量起来了。李晴本来性感是身子就很曼妙,现在经过温水一泡。身体更加光滑红润了。她那细腻的皮肤更加光彩照人。李晴对着镜子打量起自己了。;李晴是身体太艳丽了,别说异性了,就是她的同性见了也会动情的。一对饱满的乳房,像两朵正在绽放的莲花一样的绚丽的开放。顺着乳房往下看,平坦的腹部。一眼划过,望到她那迷人的会山角,在那的地方熠熠生辉,李晴自己都惊愕感叹自己的身体是如此的香艳和美丽。她静静的凝视着它发呆。这时后李镜卧室里的声谱机就响了起来,李晴慌忙的披上浴巾,浑身精湿的往卧室跑去。李晴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手机还在唱着,李晴拿过手机一看,手机上屏幕上闪烁着陈文的电话号码。显然陈文在催促李晴。“你咋还不离开啊。”电话接通后,武斗就劈头盖脸的问。“你来不来?”李晴说,“你着啥急啊。快了。”撂下电话,李晴的心才稳定下来的。她决定跟着陈文去他们约定的那家宾馆。巨大的经济诱惑是那么的强大,使她最后沉沦,堕落。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