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绮梦1-18

红楼绮梦



红楼绮梦(一)

***********************************我最早起了写艳情版的红楼的念头,是玩了智冠的「红楼梦之十二金钗」之後。智冠的图片还画得不错,不过还是文字有更多的想像空间,网上的情色文学虽多,但一来没有写红楼的,二来我也怕看到有人将红楼写得很恶心,那可真是无法忍受。想来想去,还是自己动手写吧!

开始是以游戏为底稿,添加人物和过程,但正如我在「建议」一文中所说,感觉跳不出框框,写了不少(大约十来个人吧),最终还是放弃了。现在打算再起炉灶,推倒重来,今日先发一小节,看看反应再说。
***********************************
话说当日宝玉在可卿房中午睡,刚合上眼,便惚惚的睡去,犹似秦氏在前,遂悠悠荡荡,随了秦氏,至一所在。但见朱栏白石,绿树清溪,真是人迹希逢,飞尘不到。

宝玉在梦中欢喜,想道∶「这个去处有趣,我就在这里过一生,纵然失了家也意,强如天天被父母师傅打呢。」正胡思之间,忽听山後有人作歌曰∶
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寄言众儿女,何必觅闲愁。

宝玉听了是女子的声音,歌声未息,早见那边走出一个人来,蹁跹袅娜,端的与人不同。宝玉见是一个仙姑,喜的忙来作揖,问道∶「神仙姐姐不知从哪里来,如今要往哪里去?也不知这是何处,望乞携带携带。」

那仙姑笑道∶「吾居离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乃放春山遣香洞太虚幻境之警幻仙姑是也∶司人间之风情月债,掌尘世之女怨男痴,因近来风流冤孽,缠绵於此处,是以前来访察机会,布散相思,今忽与尔相逢,亦非偶然。此离吾境不远,试随吾一游否?」

宝玉听说,便忘了秦氏在何处,竟随了仙姑,至一所在,有石牌横建,上书「太虚幻境」四个大字,两边一副对联,乃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转过牌坊,便是一座宫门,上面横书四个大字,道是∶「孽海情天」。又有一副对联,大书云∶

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

宝玉看了,心下自思道∶「原来如此。但不知何为『古今之情』,何为『风月之债』?从今倒要领略领略。」便随了警幻来至後面。但见珠帘绣幕,画栋雕檐,说不尽那光摇朱户金铺地,雪照琼窗玉作宫。更见仙花馥郁,异草芬芳,真好个所在,但不知如何,竟有些熟悉似的,心下不禁讶异。

警幻见他有些出神,便笑道∶「宝玉,是否觉得曾经来过?」

宝玉一怔,道∶「正是如此,当初见林妹妹时也是……呀,仙姑是如何知道我的名字呢?」

警幻笑道∶「进去後再慢慢告诉你吧。」说毕,携了宝玉入室。但闻一缕幽香,竟不知其所焚何物。

入座後,小丫鬟捧上茶来。宝玉自觉清香异味,纯美非常,但疑团在胸,忙道∶「还请仙姑告知先前之详情,这些与林妹妹有何关系呢?」

警幻点点头道∶「你一不问香,二不问茶,对妹妹倒是念念不忘,果然是我辈中人。好吧,我就告诉你实情。你本是女娲娘娘炼石补天时多出的一块,後来炼成人形,号神瑛侍者,在这太虚幻境你可是唯一的……」还未说完,她便轻笑了起来。

宝玉悟得她言中之意,脸上不由一红,却仍追问道∶「那林妹妹呢?」
警幻道∶「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得你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始得久延岁月。後来既受天地精华,复得雨露滋养,遂得脱却草胎木质,得换人形,号绛珠仙子──也就是你的林妹妹了。」

宝玉心下一震,道∶「原来如此!那林妹妹为何要下凡呢?」

警幻用手点了一下宝玉的额头道∶「明知故问!还不是你自己闯的祸?」
「我?!为什麽?我……」

「都是你思凡下界,绛珠说还有欠你的眼泪没还,便跟着去了。不仅如此,其他人也走得差不多了──都怪你四处留情。看看现在,我这里冷冷清清的,你说,怎麽补偿我?」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