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报作者凡夫

本帖最后由xpj2002于编辑

因果报


这是一个淫人妻女,妻女淫人,转辗果报的故事。

元朝有个大家子弟,姓铁名融,先祖为绣衣御史,娶妻狄氏,姿容美艳名冠一城。
那处风俗,贵宅大户,争把美色相夸,一家娶得个美妇,只恐怕别人不知道,倒要各处去卖弄张扬,出外游耍,与人看见。

每每花朝月夕,仕女喧闹,稠人广众,埃肩擦背,目挑心招,恬然不以为意。
临晚归家,途间品评,某家第一,某家第二,说到好处,喧哗谑浪,彼此称羡,也不管他丈夫听得不听得,就是丈夫听得了,也道是别人赞他妻美,心中暗自得意。
便有两句取笑了他,总是不在心上的。

铁生既娶了美妻,巴不得领了他各处去摇摆,每到之处,见了的无不啧啧称赏。
那与铁生相识的,调笑他,夸美他自不必说,只是那些不曾识面的,一见了狄氏,问知是铁生妻子,便来相知,把言语来撩拨,酒食来捧哄,道他是有缘有福之人,大家来奉承他。

所以铁生出门,不消带得一文钱在身边,自有这一班人请他去饮酒吃肉,常得醉饱而归,满城内外入没一个不认得他,没一个不怀一点不良之心,打点勾搭他妻子。
只是铁生是个大户人家,又且做人有些性气刚狠,没个因由,不敢轻惹得他,只好乾咽唾沫,眼里口里讨些便宜罢了。

古人两句说得好∶谩藏诲盗,冶容诲淫。

狄氏如此美艳,当此风俗,怎容他清清白自过世?自然生出事体来。

又道是“无巧不成话”,其时同里有个人,姓胡名经,有妻门氏也生得十分娇丽,虽比狄氏略差些儿,也真得是上等姿色,若没有狄氏在面前,无人再赛得过了。

这个胡经亦是个风月浪荡的人,虽有了这样好美色,还道是让狄氏这一分,好生心里不甘伏。

谁知铁生见了门氏也羡慕他,思量一网打尽,两美俱备,方称心。

因而两人互有欺心,彼此交厚,共识结纳,意思便把妻子大家一用,也是情的。
铁生性直,胡生性狡,铁生在胡生面前,时常露出要勾上他妻子的意思来。

胡生将计就计,把说话曲意投在铁生怀里,再无措拒。

铁生道是胡生好说话,可以图谋,不知胡生正要乘此机会营勾狄氏,却不漏一些破绽出来。

铁生对狄氏道∶“外人都道你是第一美色,据我所见,胡生之妻也不下於你,怎生得设个法儿到一到手?人生一世,两美俱为我得,死也甘心。”

狄氏道∶“你与胡生恁地相好,把话实对他说不得?”

铁生道∶“我也曾微露其意,他也不以为怪。却是怎好直话得出?必是你替我做个牵头,才弄得成。只怕你要吃醋捻酸。”

狄氏道∶“我从来没有妒的,可以帮衬处,无不帮衬,却有一件,女人的买卖,各自门各自户,如何能到惹得他?除非你与胡生内外通家,出妻见子彼此无忌,时常引他到我家里来,方好找机会,弄你上手。”

铁生道∶“贤妻之言甚是有理。”

从此愈加结识胡生,时时引到家里吃酒,连他妻子请将过来,叫狄氏陪着,外边广接名妓狎客调笑戏耍,一来要奉承胡生喜欢,二来要引动门氏情性。

宴乐时节,狄氏引门氏在里面内向外窥看,看见外边淫狎调情事,无所不为,随你石娃、木美人也要动火。

两生心里各怀着一点不良之心,多多卖弄情俏,打点打动女佳人。

谁知里边看的女人,先动火了一个,你道是谁?

原来门氏虽然同在那里窥看,到底是做客人的,带些拘束,不象狄氏自家屋里,恣性瞧看,惹起春心。

那胡生比铁生,不但容貌胜他,只是风流身分,温柔性格,在行气质,远过铁生。
狄氏反看上了,时时在内面露春情,越加用意支持窥看,毫无倦色。

铁生道是有妻内助,心里快活,那里晓得就中之意?

铁生酒後对胡生道∶“你我各得美妻,又且两入相好至极,可谓难得。”

胡生谦逊道∶“拙妻陋质,怎能比得尊嫂生得十全?”

铁生道∶“据小弟看来,不相上下,只是一件,你我各守着自己的,亦无别味。我们彼此更换一用,交收其美,心下何如?”

此一句话正中胡生深机,假意答道∶“拙妻陋质,虽蒙奖赏,小弟自揣,怎敢有犯尊嫂?这个於理不当。”

铁生笑道∶“我们醉後遁浪至此,可谓忘形之极,”

彼此大笑而散。

铁生进来,带醉看了狄氏,抬她下巴道∶“我意欲把你与胡家的兑用一下如何?”
狄氏假意骂道∶“痴乌龟,你是好人家儿女。要偷别人的老婆,倒舍着自己妻子身体,亏你不羞,说得出来,”

铁生道∶“总是通家相好的,彼此便宜何妨?”

狄氏道∶“我在里头帮衬你凑趣使得,要我做此事,我却不肯。”

铁生道∶“我也是取笑的说话,难道我真个舍得你不成?我只是要勾着他罢了。”
狄氏道∶“此事性急不得,你只要捧哄得胡生快活,他未必不象你一般见识,不舍得妻子也不见得。”

铁生搂着狄氏道∶“我那贤惠的娘子,说得有理。”

一同狄氏进房睡了不题。

却说狄氏虽有了胡生的心,只为铁生性子不好,忖道∶“他因一时思量勾搭门氏,高兴中有此痴话。万一做下了事被他知道了,後边有些嫌忌起来,碍手碍脚,到底是不妙。何如只是用些计较,瞒着他做,安安稳稳,快乐不得?”

心中真计己定了。一日,胡生又到铁生家饮酒,此日只他两人,并无外客。

狄氏在内往往来来示意胡生。胡生心照了,留量不十分吃酒,却把大碗劝铁生,哄他道∶“小弟一向蒙兄长之爱,过於骨肉。兄长俯念拙妻,拙妻也仰慕兄长。小弟乘间说说他,已有几分肯了。只要兄看顾小弟,先做百来个妓者东道请了我,便与兄长图成此事。”

铁生道∶“得兄长肯赐周全,一千个东道也做。”

铁生见说得快活,放开了量大碗进酒,胡生只把肉麻话哄他吃酒,不多时烂醉了。
胡生只做扶铁生进内来,狄氏正在边,她一向不避忌的,就来接手掺扶,铁生己自一些不知,胡生把嘴唇向狄氏脸上做要亲的模样,狄氏就把脚尖儿勾他的脚,声咳使婢艳雪、卿云两人来扶了家主进去。

刚剩得胡生、狄氏在内,胡生便抱住不放,狄氏也转身来回抱,胡生一手在前探捏趐胸,另一手向後抚摸隆臀。

狄氏也尽把那骚处往胡生的硬处厮磨。

胡生就求欢道∶“渴慕极矣,今日得谐天上之乐,三生之缘也。”

狄氏道∶“妾久有意,不必多言。”

说罢悉悉索索褪下裤来,就在堂中椅上坐了,翘起双脚,露出那润滋滋的骚穴儿,
媚目斜睨,不胜诱惑。

胡生也急急取出硬物,望住那白皮红肉的洞穴“滋”的一下尽根塞入。

那狄氏“喔”地一声,粉腿高抬,任胡生云雨起来。

可笑铁生心贪胡妻,反被胡生先淫了妻子。

胡生风流在行,放出手段,尽意舞弄。狄氏欢喜无尽,叮嘱胡生∶“不可泄漏,”
胡生道∶“多谢尊嫂不弃小生,赐与欢会。却是尊兄与我作伴多时,就知道了也不妨碍。”

狄氏道∶“拙夫因贪,故有此话。虽是好色心重,却是性刚心直,不可惹他,只好用计赚他,私图快活,方为长便。”

胡生道∶“如何用计?”狄氏道∶“他是个酒色中人。你访得有甚麽名妓,牵他去吃酒媒宿,等他不归来,我与你就好通宵取乐了。”

胡生道∶“这见识极有理,他方才欲勾引我妻,许我妓馆中一百个东道,我就借此机会,叫一两个好妓看绊住了他,不怕他不留恋。

只是怎得许多缠头之费供给他?”

狄氏道∶“这个多在我身上。”

胡生道∶“看得尊嫂如此留心,小生拼尽着性命陪尊嫂取乐。”

两个计议定了,各自散去。

原来胡家贫,铁家富,所以铁生把酒食结识胡生,胡生一面奉承,怎知反着其手?
铁生家道虽富,因为花酒色事费得多,把祖上的产业,逐渐费掉了。

又遇狄氏搭上了胡生,终日供应他出外取乐,狄氏自与胡生欢会。

狄氏喜欢过甚,毫不吝惜,只乘着铁生急色,就与胡生内外捧哄他,把产业贩卖。
狄氏又把价钱藏起些,私下奉养胡生。

胡生访得有名妓就引着铁生去风流快活,置酒留连,日夜不归。

狄氏又将平日所藏之物,时时寄些与丈夫,为酒食稿赏之助,只要他不归来,便与胡生畅情作乐。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