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啸九天[外传]第六章

风啸九天[外传]第六章

第六章    文泰来醒来时,已是日照当午。他虎目环视,身处一间木屋,四周吊着些弓箭和虎皮之类的东西。显然他是在一个猎户家里。  只听得木屋门哐啷一声,走进一个黄衫女子,体态婀娜,明眸善睐,他不禁叫了声:“霍姑娘!你怎么在这儿?”进来的正是翠羽黄衫霍青桐。  霍青桐笑着道:“四哥身体真好,受了那么重的内伤这么快就醒了。”然后接着说,“我发现你躺在山下,此地伏牛山,这是林虎的家。”说完指了指一个刚进门的矮壮男子。文泰来忙欠身要起,霍青桐按住他道:“四哥先躺着吧,你先将这药喝了吧。”说毕就走了出去。  文泰来将养几日耐不住,吸了口气走了出门。但见山势陡峭,林木葱茏,他顺着山路往下走。只听得有流水声,他就沿着流水声慢步前行。  他突然惊呆了。但见水中有一女子,身材曼妙玲珑有致,一对椒乳在水中显得更是晶莹剔透。如果说骆冰象一只熟透了的桃子,那眼前的这女子就是一朵含葩待放的幽兰,透着一股清香。文泰来只觉恍如身在仙境。水声哗啦,那女子长身而起,但见她的下身白皙,更是诱人。文泰来此时已然识得这个女子正是霍青桐,他忙把目光移开,但心下坠坠,这景象从此深入脑海,挥之不去。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心砚在钟楚雄的家里将养数日,伤势痊愈。  这日闲着无事,踱出房间,外面阳光明媚,鸟语花香,他心情大悦。走着走着就到了钟家的后花园,却见几个女子在荡秋千,其中一女更是长得光彩照人,长发飘逸,语声妩媚。心砚心中一荡,多日不曾亲近女色,他未免有些意马心猿。是夜,听得猫头鹰叫得响,已是深夜了。心砚悄悄从床上起身,着上一身夜行服,如狸猫轻步,一溜烟的已到了钟家的内屋。  白天他已经观察清楚地形,此刻轻车熟路,顺着长廊他已是悄立在钟楚雄的大女儿钟家宜的闺房窗下。  心砚轻点钟家宜的睡穴,然后轻轻褪下她的睡衣。但见双乳挺立,丰满柔嫩,摸上去如抚奶脂一般,温暖滑腻。他不禁凑上嘴去吸咂了一番。  那钟家宜虽已被点穴,但生理上也不知不觉起了反应,不一会儿,面如火炽,裤裆里那条缝亦有些许晶莹润滑。但见那阴部鼓崩崩的,粉白粉白,就似那荔枝剥壳露出的那粉膜瓣细腻。一对阴唇轻覆着一道缝儿,隐约可见。  心砚早已神魂游荡,裆下那条阴茎已是不听话的涨了起来,他把那阴茎颠了两颠,对准那缝儿,浑身用力,往里一顶,噗的一声就猛的插了进去。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钟家宜乃是处子之身,虽在梦中仍是眉头一锁,微微一颤,下身紧缩,把那心砚的家伙夹在里头。心砚的龟头被紧紧的包着,只觉得魂儿飘荡,他将阴茎往外一抽,再猛往里插,几个回合后,钟家宜渐渐的在他的身下婉转承欢,发出了销魂的呻吟声。  心砚抽了百来抽,觉得阴茎在阴内连跳不止,根部那囊儿连连收缩,知是将泄,遂双手把她紧紧抱住,使力一耸,纵意大泄。心砚悄悄用手巾擦了擦钟家宜的下身,但见手巾上落红片片,一片狼籍。他把衣服给她穿上,看看没露出什么破绽。身子一晃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里。  次日,心砚若无其事的约钟楚雄去楼外楼喝酒。而钟家宜虽然感到身体有些儿不对,却也不敢跟人说,一整天闷闷不乐的,好似昨晚做了场春梦。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