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啸九天[外传]第五章

风啸九天[外传]第五章

第五章    “哥,你不要走,”周绮拉着卫春华的手,哀求道。“你走我也要走。”  卫春华虎目含泪,望着远方,但见残阳似血,乱鸦群飞。这时他的心也正如杜鹃泣血,他深深知道江湖已是永无立身之地了。他转头看着周绮,说道:“妹妹,你也知大哥的为人,我一生没有做过对不起兄弟的事,而今大错铸成,我已无话说,但盼妹妹忘了这件事,愚兄要去了。”说毕,背起行囊跨上骏马,长啸一声奔驰而去。周绮泪眼迷离,但见一骑红尘渐渐隐没在斜阳草树间,她胸口一热,不禁吐出一口鲜血。  咸阳古道,有三骑正策马急行,其中一个脸如冠玉,长身玉立,正是红花会总舵主陈家洛,身边两人一着道装,一着红衣,正是红花会二当家的追命剑无尘道长和鸳鸯刀骆冰。此刻他们已知有一大阴谋已如一张渔网正向红花会罩来,而敌人要怎样下手却还不大清楚,不免感到有些被动。  陈家洛见骆冰满脸风尘,于是道:“咱们打尖吧,明日再行。”三人下马来,但见道旁的悦宾客栈人头攒动,煞是热闹。于是要店小二挑了两间较干净的客房。  不一会儿,有一劲装男子走了过来。双手在胸口做了个大红花的手势,说道:“属下西安分舵赵三立,拜见总舵主。”  陈家洛嗯了一声道:“原来是赵副舵主,李鲲呢?”但见赵三立双眼泛红,哽咽道:“李舵主昨晚在赶马场被人截杀,已经去世。”  无尘道长不禁站了起来,道:“李鲲一身横练功夫,是被毒害的吧。”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属下曾细细观察,当日李舵主说接总舵命令要赶往北京与十四爷会合,带了四个兄弟去。全部遇难,都是头盖骨碎裂,是很厉害的内家手法所致。”赵三立躬身道:“此刻尸体在分舵,总舵主要不要去看看。”  红花会西安分舵位于西安府东北,是个清幽之所,陈家洛等三人一进去,突然嗅到一股淡淡的异香,陈家洛和无尘已知不对,忙屏住呼吸,见骆冰已是摇摇欲坠,无尘叱喝一声,剑随声出,已将接踵而至的暗青子悉数挡出,却见赵三立手持短刃攻了过来。无尘大怒,长剑一劈,把剑当刀使,一招“力劈华山”猛地向赵三立头上招呼。这招迅如闪电,赵三立见势大惊,急忙一个獭猫打滚,却已是来不及了,一只臂膀已是被活生生的卸了下来。他惨叫一声,随即胸口中了无尘一记窝心腿,身子如一只脱线的风筝,摔在数丈之远。  那一边陈家洛一只折扇左遮右挡,单手扶着骆冰,仍是进攻多,遮拦少。但他深知再斗下去未免全军覆没,口中大叫:“二哥,咱们冲吧。”说毕,一把折扇如雪花纷飞,四周来敌见他在乱军之中仍是认穴奇准,不免心怯,陈家洛抱着骆冰劲往外冲,忽见门口站着一个人,不丁不八,如渊停岳峙,陈家洛心中一寒,停住了脚步。  但见那人虎背雄腰,一双眸子放着精光,腰间系着一个葫芦。只听得那人说道:“陈总舵主,幸会了,在下鄂北宝泰。”陈家洛一惊,此人十几年前乃是横行江北的独脚大盗,无恶不作,后来遭武林人士围攻,不知去向,却原来是投入朝廷做了鹰犬了。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无尘冷冷道:“李鲲是你杀的!”李鲲练就一身金钟罩的外家功夫,刀枪不入,却死得如此之惨,凶手很明显就在眼前。  “不错,李鲲与我斗了一百十三招,我们拳对拳,掌对掌,唉,我已经很久没有打得这样痛快了。”宝泰有些惋惜。“今日之势,你们已陷重围,我劝你们别做无谓之争了。”  无尘哈哈大笑道:“就算是在百万大军中,我也是独来独往。”  宝泰看了看陈家洛手中的骆冰,笑道:“你无尘老道固然可以豪气干云,她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