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漪梦[六]

红楼漪梦[六]

(六)    过了半晌,宝玉这才从刚才的迷乱中清醒过来,想到发生的事,不禁叹了口气,便下床穿衣。凤姐此时也恢复了不少,见宝玉要走,忙道:“宝玉,你……你这就走了吗?”   “还不走,留在这干什么呢?凤姐,我昨晚虽然看见了,又不会说出去,你又何苦……唉……”   “宝玉,那也是因为你琏二哥哥出去了那么长的时间,我一时忍不住,才会被那死蓉儿骗了的。他说他媳妇可卿虽然长得美貌,却不解风情……”   宝玉陡然听见“可卿”二字,不由一震,忙打断道:“可卿?贾蓉的妻室名叫可卿?”   “是呀,我和她向来亲厚,不过要不是蓉儿说起,连我都不知道呢!只知她是秦业因老来无子,向养生堂抱的,不料秦业至五旬之上竟得了个儿子秦钟。”   “秦钟?我上次也听她讲过,据说人品俊秀,只恨无缘一见。”   “秦氏与她的小兄弟的感情却是极好的,你要见秦钟,跟她说一声不就行了吗?对了,昨儿珍大嫂子请我今日去逛逛,你正好与我一同前去,也就算我向你赔礼道歉了,如何?”   宝玉想想也好,便道:“好吧,我回去换件衣服后再来。”说着便拿起桌上的荷包,贴身藏好,又回头道:“这两天的事,我们就算没发生过,大家都忘了吧!”没等凤姐回答,便走出门去。   宝玉心事重重的走着,偶一抬头,却发现一个人正转过走廊,向外去了,背影倒是很熟悉,但一时也想不起来。宝玉也无心追查,就这样回到自己的房中。   晴雯看见宝玉这副模样,笑道:“昨儿是落荒而逃,今儿却是没精打采,二爷,你这两天是和二奶奶是怎么啦?──去了这么久,我差点就去找你了……”似乎觉得说漏了嘴,她赶紧停住了。   “我……这两天的事,你也都忘了吧!去给我找件衣服,我要和凤姐去东府那边。”   “好、好吧,我这就去。二爷,你没什么事吧!”   “没事,你去吧!”这些事实在是不好说,尤其是对晴雯,宝玉更是难以启齿。晴雯应了一声便去了,然而在她的眼睛里,宝玉却分明看出了担忧和关心。   宝玉与凤姐一同乘车去东府,两人都是满怀心事,因此一路无话。 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一时进入宁府,早有贾珍之妻尤氏与贾蓉之妻秦氏婆媳两个,引了多少姬妾丫鬟媳妇等接出仪门。那尤氏一见了凤姐,必先笑嘲一阵,一手携了宝玉同入上房来归坐。   秦氏献茶毕,凤姐因说:“你们请我来作什么?有什么好东西孝敬我,就快献上来,我还有事呢。”   尤氏、秦氏未及答话,地下几个姬妾先就笑说:“二奶奶今儿不来就罢,既来了就依不得二奶奶了。”   宝玉因问:“大哥哥今日不在家么?”   尤氏道:“和蓉儿出城与老爷请安去了,要天黑才能回来。可是你怪闷的,坐在这里作什么?何不也去逛逛?”   秦氏笑道:“今儿巧,上回宝叔立刻要见的我那兄弟,他今儿也在这里,想在书房里呢,宝叔何不去瞧一瞧?”   凤姐说道:“何不请进这秦小爷来,我也瞧一瞧。难道我见不得他不成?”   秦氏便出去带进一个小后生来,较宝玉略瘦些,眉清目秀,粉面朱唇,身材俊俏,举止风流,似在宝玉之上,只是怯怯羞羞,有女儿之态,靦腆含糊,慢向凤姐作揖问好。   凤姐喜得先推宝玉,笑道:“比下去了!”便探身一把携了这孩子的手,就命他身傍坐了,慢慢的问他:几岁了,读什么书,弟兄几个,学名唤什么。秦钟一一答应了。   宝玉见秦钟人品出众,秦钟见宝玉举止不凡,两人自是一见如故,你言我语的,十来句后,越觉亲密起来。一时摆上茶果,宝玉便说:“我两个又不吃酒,把果子摆在里间小炕上,我们那里坐去,省得闹你们。” 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秦氏笑道:“宝叔既是爱清净,便到我房中如何?你侄儿今天不在,也没人会吵着你们。”见宝玉点了点头,秦氏便叫了个小丫头领他二人去了。   此时既然只有二人,说话便也随便得多。宝玉道:“素闻你俊秀不凡,今日一见,果然如此,简直使我自惭形秽了。”   秦钟道:“姐姐曾多次讲起宝叔的风采,今日见了,才知闻名不如见面,正是名不虚传。”二人惺惺相惜,于是相约明年一起读书。   正是融洽之时,秦氏推门进来,宝玉便问何事,秦氏道:“你侄儿虽靦腆,却性子左强,不大随和此是有的。我恐他顶撞了宝叔,特地来请你千万看着我,不要理他,却不料你们却无需我多说了。”   宝玉笑道:“我与他只恨今日才相见,何来顶撞之语呢?不过,你不用陪凤姐吗?”   “二奶奶她们正在玩牌呢!我因身体不适,便先回来了……我有一事不明,还请宝叔解我谜团。”   “是何事呢?”   “……嗯……”   旁边秦钟见秦氏有些迟疑,便道:“适才与宝叔来此时,见厅外的梅花开得正艳,待我去赏鉴赏鉴。”说着便出去了,还顺手带上了门。   秦氏见秦钟已走,便道:“上回宝叔在我房中午睡,醒来时却叫着可卿,不知这是何人?”   宝玉忆起了当时可卿所说,既然警幻知道,想必秦氏也是太虚幻境的人,便道:“我做了个梦。”   “梦?那可卿是……”   “是你。在梦中与我相会的就是你!”   “宝叔,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   “你的名字难道不是可卿?”   秦氏低头不语,为何要问出来呢?在心底收藏一个小秘密不是更好?不过既然已经问了,就只有面对这结果,再说没有人支持一下的话,自己恐怕真的无法再忍受了。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