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漪梦[二]

红楼漪梦[二]

(二)    宝玉记起警幻前言,便上前问道:“这位想必就是可卿仙子了,幸得警幻之助,今日能够得识仙颜,真是三生有幸。”   可卿抬起头看了一下,随即又低了下去,却有两颗珠泪沿着玉颊滚落到罗裙上。   宝玉一生最见不得女人哭,尤其是如此的美人,忙问道:“不知仙子何事悲伤?”   她慢慢抬起头,只见泪痕犹在,更显得楚楚可怜。只听她道:“想不到你没下去几天,就将我忘的一干二净了,警幻倒是记得清楚,想必刚才已是重温旧情了。”   宝玉这才知她是在吃醋,笑道:“这姐姐可错怪我了,姐姐既知我已下界,以往仙界的记忆当然不复存在了。”   可卿道:“既是如此,你又为何知道警幻呢?以往你都是叫我卿卿的,所以我一听就知道你早就忘了我。”   宝玉道:“我刚来太虚幻境,以往的事都是刚才警幻告诉我的,所以知道她呀,而卿卿这种闺房密语她又如何知道呢?再说警幻对你可是姐妹情深,一来就告诉我今天是你的了。”   可卿闻言,脸上已有喜色,道:“原来是我错怪她了,还让你看到我这个样子……”   宝玉笑道:“姐姐这个样子更添风韵呀,不过这泪痕的确与姐姐的仙子身份不合,待我来帮个忙。”说着便搂住她的纤腰一同坐到床上,同时已轻轻地盖住了那小巧的檀口。   这是宝玉第一次和人接吻,以前虽有吃胭脂之举,但毕竟未解云雨,玩笑的成分居多,故而不敢多吻,不久便松了开来,却见可卿满脸飞红,娇艳无比。宝玉一见心下大动,便吻上了她的香腮,轻轻添去泪痕,然后再回到香唇。这次不再是蜻蜓点水,而是比翼双飞。   良久,宝玉发现手中挽着的娇躯渐渐地热了起来,鼻息也加重了许多,同时自己的玉茎也已挺硬如铁,想起警幻所授之事,心下不再迟疑,凑到她的耳旁轻轻道:“卿卿,我要来了!”她缓缓点了点头,却也羞得将头藏在宝玉的怀里。 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宝玉心中一荡,再度吻上了她的樱唇,经过前两次热身,彼此都已熟悉,她也放下矜持,热烈地回应着。两个人渐渐地倒在了床上,宝玉的手也不再闲着,而是轻轻地替她宽衣解带,不久手中已多了一对新剥鸡头肉,只觉温比玉、腻如膏,方知前人所云“软玉温香”诚不我欺也。   她身子一颤,但很快平息了,就在此时,紧黏着的双唇分开了,她呼了一口气,但马上就变成了轻吟,原来宝玉已经含住了那小巧的乳头。   宝玉含着吸着,更不时用舌尖舔着,很明显的,乳头大了起来,她的娇吟也是忽高忽低,却也动听迷人。宝玉的一只手在另一玉乳上揉搓着,而另一只却已来到了那世外桃源,此地果然名不虚传,已是流水潺潺,邀人早渡。宝玉派遣了大将一员作为前锋,几度寻幽觅胜,却觉水势渐大,只得暂时退兵,再作计较。   可卿已是凤眼迷离,娇媚无比,见宝玉停了下来,便用她那春葱般的玉手拍了一下宝玉的背,道:“到现在你还穿着这些累赘干什么?还不……”   宝玉连声称是,很快脱去全身衣物,只见那玉茎已是威武雄壮,斗志高昂。可卿看了,忙转过头去,宝玉便倒在她的对面,她刚想再转过去,却被宝玉拉住了,笑道:“好姐姐,又不是第一次见,何必如此呢?”   可卿道:“可是以前它好像没有这样可怕……”   “那是因为姐姐特别迷人呀!”   “你呀,就是这张嘴,才会将我们姐妹个个骗得服服贴贴,这会这么说,说不定待会跟警幻也是一样呢!”   “说到底姐姐还是酸酸的,好吧,看我拿出真心来!”说着便将她一双玉腿分开,那早已蓄势待发的玉茎毫不犹豫地冲进了她的秘处,冲击带来的快感使她的娇吟充满了整个香闺。   虽然已是湿润爽滑,但仍觉处处险阻,那里如同活物一般将玉茎紧紧包住,温暖却又充满刺激。下体传来的酥麻、还有些说不出的感觉,使得可卿完全忘记了以前独守香闺的寂寞,全身心地追求那一阵强过一阵的快感。随着宝玉冲击速度的加快,她的呻吟也越来越大声,感觉自己就如同风暴中的一叶小舟,不停的由波峰跌入谷底,然后又冲向另一个高峰。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就在这时,宝玉的手和嘴也来到了她的双峰,而同时抽插的速度也加快了许多。在这多重刺激之下,她已是高潮迭起,口中不断叫着:“好哥哥,你的本领越来越好了……啊……我……有好久……没这样快乐了。再……再快一点!”   “我也好快活,好姐姐……我今天会好好补偿你的……”   她那晶莹的玉体上已满是细小的汗珠,云鬓也随着不断的摆动而散了开来,铺在绣床之上,与那雪白的肌肤交相辉映,煞是迷人。   “我……我快……不行了,啊……啊……呀……”随着一声长吟,她全身直抖,阴精狂泄。   宝玉从龟头受到的冲击知道她已达到高潮,忙加紧动作,一面道:“好姐姐……我们一起来……啊……我……”终于宝玉也同样达到了高潮,大量的精华涌入可卿的花蕊,与她的混合后又从交接处流到二人的身下。   过了好一会,宝玉才抽出那有些软化的玉茎,与可卿并头躺下,笑问可卿如何。可卿含羞道:“或许是隔了好长时间,刚才真是舒服极了,你呢?”   “我可是头一次尝此温柔滋味,‘云雨巫山枉断肠’,果是人间极乐。”   “鬼才相信,难道太虚幻境的风流花主,到了下界便成了道学先生了?要的那样的话,刚才怎么会将我……”   “那是先得到了警幻的传授,我在下界时可是清清白白的。”   “你会那么好心,放过那些姐姐妹妹?骗人!”说着,她便抬起手来轻轻打了宝玉一下,却不料打在命根上。那玉茎受此刺激,又再度竖起,倒是吓了她一跳,道:“你……又想要了吗?”   “难道姐姐不想吗?俗话说,‘久别胜新婚’,莫辜负了这锦帐绣榻,美景良辰。”   接着又凑到可卿的耳边轻轻道:“何况我这一回去,也不知道何日才能与你重会,何不纵情欢乐一番?”可卿想想也是,于是便重整旗枪,再兴云雨,直至阳关三叠,这才云散雨收,相拥而眠。   次日二人起床梳洗完毕,齐往参见警幻。警幻见可卿那副慵懒的模样,便笑道:“宝玉,你昨晚可真努力呀,害得连我都差点睡不着了。”又转向可卿道:“好妹子,这会儿不会再说我骗你了吧!”   可卿红云上面,施了一礼道:“多谢姐姐成全。”   宝玉也道:“警幻姐姐,多蒙指点迷津,我也多谢了。”   警幻道:“今日时辰已至,下次还有相见之时。可卿,你先送他回去吧!”   可卿一直将宝玉送至初遇警幻之处,虽是缠绵缱绻,仍不免一别,不由得珠泪滚滚。   宝玉安慰道:“听适才警幻所言,想必不久便有再会之日,更何况将来我也会与姐妹们一起回这太虚幻境,便能日日厮守了。”   可卿道:“下界姐妹众多,恐怕你早就忘了我。”   宝玉道:“不会,我会牢记于心,常诵于口,不敢或忘。”   “我也自恨无法与你在人间逍遥,不过我听警幻说你们府上也有一个叫……呀,时辰已到,你快回去吧。”   “等会儿,可卿,可卿!”   宝玉只觉眼前一切全部消失了,耳边却传来了袭人的声音:“二爷,你作什么梦了,怎会全是汗水?”   却说秦氏正在房外嘱咐小丫头们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忽听宝玉在梦中唤他的小名,纳闷道:“我的小名这里从没人知道的,他如何知道,又在梦里叫出来?”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