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绮梦[二十五]

红楼绮梦[二十五]

(二十五)    宝玉安慰了袭人和麝月几句,她俩止住哭声。宝玉让秋纹和碧痕弄点水来给她们洗个澡,自己就回屋内躺到床上休息了。宝玉睡了一会儿,天已经黑了下来宝玉胡乱吃了点东西就来看袭人和麝月。  袭人和麝月早就安静下来了,宝玉看她俩哭的红肿的眼睛很是心痛。二女一见宝玉忍不住又要掉泪,宝玉赶紧劝说:“好了、好了,你俩别太伤心了,就当什么事都没出就行了。”  袭人内疚地说:“我们是二爷的身边人,现在让东府太爷污了身子,还有什么面目伺候二爷啊。”  宝玉听了这话,轻轻笑了起来,宝玉的笑让二女大惑不解。宝玉就给他俩讲自己如何和可卿、李纨、凤姐在一起的事情,还给她们讲了在贾珍那儿是怎么、怎么样群奸群宿的。把袭人和麝月听的浑身颤抖目瞪口呆。  宝玉说完问她俩:“怎么样,你们俩还为这事伤心吗?”  袭人幽幽地说:“我们知道二爷在外面找女人,没想到竟是这样啊。难道二爷不在乎我们被别人……”说到这袭人也说不下去了。  宝玉把手伸到她的衣内抚摸她的嫩嫩的双乳说:“你俩别太伤心了,我不在乎这件事,你们也别在乎好吗?你们知道薛大哥的仙慕楼吧,说不准我还领你们去里面享受一番呢。”  宝玉的话让袭人和麝月都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宝玉看她们一脸娇羞的模样心里一动说:“好了,你俩也别再为这事发愁了,来,今晚我陪你俩睡好吗?”  说完让袭人给他脱衣,麝月把床整好,三人互相搂抱着睡去。  宝钗早知道宝玉从城外回来了,可一连好几天都不见他过来,她心里犯开嘀咕,她怕宝玉一直在萧湘馆和黛玉在一起,这样一想再也不能让她心安。一早起她就去找宝玉。  宝钗顺着大观园的小道一直走,刚过了曲迳通幽处就碰到了姨夫贾政。宝钗赶紧上前请安,贾政笑呵呵地拉住宝钗说:“好了,别多礼了,你母亲好吗?”  宝钗说:“多谢姨夫关爱,我母亲很好。”  贾政闻到宝钗身上的香气,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他见宝钗容貌娇美,举止落落大方,一身薄衫遮不住健美的娇躯,真是丰乳肥臀曲线毕露。胸前衣襟低垂暴露出一片雪白的嫩肌。小小的抹胸紧抱着大大的乳峰,有一条深深的乳沟呈现在贾政眼前。  原来宝钗去见宝玉,她故意穿的那么单薄。一来天热,再一个就是要引起宝玉对他的注意。贾政伸手托起宝钗的下巴,仔细看着宝钗嘴里赞到:“好美的人儿!”  宝钗赶紧说:“姨夫夸奖了。”贾政听了哈哈大笑,他拉着宝钗来到小树林里。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宝钗知道贾政要做什么了,她略一迟疑也跟着贾政进了树林。宝钗一心想当上宝二奶奶,她知道自己的竞争对手是黛玉。自己的母亲虽然和王夫人是亲姐妹但黛玉的母亲和贾政是亲兄妹。而且贾政时常到萧湘馆去,说不定早和黛玉有染了,因为贾政和大儿媳李纨有一腿自己是知道的。现在见贾政想操自己正是巴结他的一个好机会。  贾政一进小树林,他就抓着宝钗的手放到自己隆起的双腿间。宝钗不在犹豫她伸出又红又白的小手给姨夫解开裤带,让他的阴茎蹦出来。宝钗双手握着贾政的肉棒套弄着,并伸舌舔着圆滑的龟头还不住的称赞:“姨夫的阳具好大啊,宝钗好喜欢。”  贾政听了得意洋洋,他抓着宝钗的双乳慢慢地揉搓着。由于心情激动他的肉棍不住地一蹦一蹦的,一不注意就从宝钗的手中脱出来蹭到她的脸上。宝钗为了讨好贾政抓着他的肉棍用龟头在自己的脸上划来划去。  贾政色迷迷地对宝钗说:“外甥女好身材啊,让姨夫看看行吗?”  宝钗也不管现在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她毫无顾忌地脱光身上的衣服,赤裸裸地把整个身躯暴露在贾政面前。  贾政贪婪的盯着宝钗娇美的身子,双手在她光滑的肌肤上游动着。他的手揉着宝钗的那对大奶,肥肥的、嫩嫩的,而乳头却是硬硬的。贾政的手从宝钗那对滑腻的乳房上游下来,一直摸到她的双腿间。  贾政怀抱着浑身雪白、朝气蓬勃的青春肉体,闻着她身上少女温馨的体香,特别是他的手抚摸着宝钗最神圣、最神秘的花园,他有点陶醉了。他的手指已经开始探索宝钗那神秘的洞穴了,手指被温暖的、湿润的嫩肉包裹着,既滑润又紧固。贾政的另一只手伸到宝钗的身后,让宝钗使劲靠在自己身上,她的两个乳房挤在自己胸前,格外地柔软。而他的手顺着宝钗屁股浑圆曲滑滑下来,手指在她的臀缝里滑动了几下后开始扣弄她的后庭花。  宝钗下体的两个穴都被贾政的手指站住了,她感到一阵阵地难受。好再贾政只扣摸了一会儿就住了手才让她喘了口气。贾政停下手后抓着自己的鸡巴伸到宝钗面前,宝钗知道姨夫是让自己咬他的肉棍。其实宝钗早快忍耐不住了,但她不敢过分的表现出来。现在贾政让她咬鸡巴正是她求之不得的。  宝钗俯下身把贾挣的鸡巴吞进嘴里,她尽量的往下吞,一直让贾政的龟头穿过自己的喉咙进到食道里。宝钗的舌尖勾着贾政的阴囊,在上面往复的翻滚与撩勾。贾政很满意宝钗的口交技术,他双手扶着宝钗的头,大佳巴就象操穴一样在她的口腔里进进出出,每次的插入他的龟头都能进入宝钗的咽喉深处,这样贾政整个大鸡巴就都能塞进他的嘴里。  宝钗呜咽着,贾政的鸡巴塞满了她的嘴,使她发不出消魂的呻吟声。宝钗把腿分的更开点,圆圆的屁股又往高翘了翘,她想让贾政去爱抚她那潮湿的阴唇。  宝钗晃动了几下白白的屁股,见贾政没有动静,她忍不住吐出贾政的肉棍向他哀求:“姨夫,我下面好痒啊,求姨夫给宝钗扣扣吧?”  贾政暗暗喜欢宝钗那种骚劲,但他不能明说出来,他一边继续把阴茎插进宝钗的嘴里,一边开始伸手扣挖她的淫水淋淋的小穴了。贾政特意地在阴蒂上逗弄宝钗呻吟不止,穴儿口一塌糊涂,淫水顺着她修长滑嫩的大腿向下流着。  贾政的大鸡巴在宝钗的小最里抽插多时,宝钗的口腔都快麻木了,但更让她难受的还是下体的麻痒,她现在真渴望一个巨大的鸡巴能毫不怜香惜玉地狠狠操她。这时就听贾政的呼吸更加急促了,他的鸡巴猛往前一挺,一股浓浓的精液流进宝钗的嘴里。  宝钗仍含着姨夫的肉棒没有吐出来,阴茎里射出的精液全被她咽进肚里了。  宝钗感到姨夫的肉棒在射精后开始有点发软,她身上正难受的很,如果肉棒软的不行了,她会受不了的。宝钗开始摆头上下吸吮肉棍,用嘴唇努力的圈着鸡巴套动,贾政又爽又乐,愉快的继续挖宝钗的淫穴而他的鸡巴又变的粗硬了。  宝钗看姨夫的阴茎有大了,她放开鸡巴说:“好难受啊……姨夫快插插外甥女吧。”  贾政也是欲火焚身了,他让宝钗转过身扶着树,他站在宝钗的身后,提着被宝钗得硬梆梆的阳具,对准阴唇磨了两磨,就要刺入。贾政的鸡巴刚碰到宝钗的穴儿口,宝钗往后一弓身,那光滑的龟头进探进宝钗湿润的骚穴中。贾政跟着一挺腰,正个鸡巴就全塞进她的阴道里,龟头直插子宫口,粗大的阴茎把阴道撑的满满的。  宝钗感到特别的确舒服,她一面淫叫一面扭动白嫩的屁股:“哦┅┅舒服起来了┅┅啊┅┅对┅┅啊┅┅好爽啊┅我┅┅我要浪死了┅┅要泄了┅┅啊┅啊好啊┅┅求求你┅┅干死我┅┅啊┅┅我要你┅┅插深点┅┅啊┅┅啊┅”  贾政抚摸着宝钗弹性十足的臀部疯狂的抽动着他的肉棍,宝钗毫不顾忌的高声浪叫对他是莫大的鼓励。他真不能想象宝钗竟敢在大白天这种环境下狂喊乱叫看着她疯狂扭动的娇躯,他不能不强打精神来应付这个小骚女。  贾政在宝钗的淫穴里插了一阵子,宝钗的欲火被缓解了不少。贾政一掰她的小屁股,那圆圆的屁眼暴露的清清楚楚,在贾政的推动下,屁眼一张一合的让贾政看了心里发痒。  贾政用手指在屁眼上捅了两下,宝钗身子颤动的更厉害了。于是贾政从宝钗的阴道里拔出湿淋淋的鸡巴对着她的屁眼插进去。  也许是宝钗的菊穴太小了,贾政赶到鸡巴插进去很紧很紧的,连抽动起来都不很容易。宝钗全身酥麻,她尽情享受姨夫给她的快乐。在贾政猛烈的操穴中,宝钗除里淫叫,再也不能做什么了。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宝钗一身汗水地回到家,她喊来莺儿让她准备好洗澡水。宝钗脱掉身上的衣服,躺在澡盆里闭目休息,莺儿则在一边给她搓着身子。当宝钗从澡盆里站起身时,就听到宝玉的说话声:“好一幅美女出浴图啊。”  宝钗一看宝玉正靠在门边瞧着自己,她赶紧蹲下身双手捂在胸前喊到:“宝兄弟你先出去啊。”  宝玉笑了起来:“宝姐姐怎么今天转了性了,怎么让我出去啊?”  原来宝钗刚刚让贾政操完,乍一见宝玉很有点不好意思,因此显得惊慌失措她又不能下个月宝玉说出真象,只能蹲在澡盆里低头不语。  宝玉说:“姐姐刚才出浴真是美极了,我觉得我的画技进步很快,现在我就给姐姐画一幅出浴图吧。”说着就让莺儿去拿文房四宝来。  宝玉给宝钗专心致志地画了一幅美女图,莺儿看了叹服地说:“宝二爷,你画的真好啊,比我们姑娘画的还好呢。”  宝玉看了她一眼说:“有什么样的小姐就有什么样的丫头,没想到宝姐姐身边的丫头也有这样高的眼光啊。”  宝钗已经没了刚见宝玉是的尴尬,她顾不得穿上衣服就来到宝玉身边看画。  见宝玉把自己画的美貌非凡,虽然身上一丝不挂,但仍显端庄高雅。她也连夸宝玉画画技术高超。宝玉听了得意洋洋,宝钗却有说:“你画的虽好,但比起惜春妹妹来还是差一点儿啊。”  宝玉听了笑道:“我这是画着玩呢,改日我一定向惜春妹妹请教请教。”  宝钗胡乱披上一件衣服,让莺儿收拾屋子,自己陪宝玉去见母亲。薛姨妈一见宝玉来了高兴的了不得,她拉着宝玉问长问短。宝玉和宝钗就坐下来陪她说话薛姨妈见女儿头发还是湿的而且身上的衣服穿的也很零乱,并不象她平日的作派还以为他俩刚行过周公之礼。  想到这薛姨妈感到浑身躁热,她的下体也开始微微发痒。谈话间不经意就转了话题:“宝玉啊,你和宝钗是不是刚刚乐完了才来看我啊?”  这句话一出口,宝钗就羞的不得了了,她埋怨母亲道:“妈,看你说的,我们今天根本就没做这种事啊。”  薛姨妈笑着对女儿说:“没什么吗,宝玉也是听话的好孩子,咱们三个又在一起弄过,有什么好害羞的。”  宝玉本是风流的种儿,听了薛姨妈的话,他也说:“对啊,还是姨妈说的对咱们还有什么瞒着的。想怎么样都行啊,想说什么也行啊。”  宝钗白瞪了他一眼说:“我就知道你不怀好意,你现在想什么我很明白。”  宝玉追问道:“宝姐姐,那我现在想什么啊?”  这一句话把宝钗说愣了,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薛姨妈笑了起来,她拉着女儿的手说:“好了,我知道宝玉现在想操我们,反正宝玉也是好几天没来了,我现在也憋的难受了,咱们就来一回吧。”  宝玉立刻兴奋起来,他上前抱住薛姨妈深深地一吻:“谢谢姨妈成全。”  宝玉动手帮姨妈脱下衣服,扑到她的怀里啃咬她的那对豪乳。薛姨妈的乳房虽然略微有点下垂,但摸起来还是柔软滑溜的。宝钗在一旁慢慢吞吞的脱光了,她从宝玉的背后搂上来,用她那对丰满的乳房在宝玉的背上磨擦着,她的手从宝玉的腿后伸过去轻揉他的阴囊。  薛姨妈是旧旱逢甘霖,她手爱不释手的抓着宝玉的玉茎玩弄着。宝玉的龟头红红的,鸡巴上的青筋鼓鼓的。薛姨妈忍不住把宝玉的肉棒含进嘴里,而宝玉也把头伸到姨妈的阴户上舔她的小穴。  冷落在一旁的宝钗心也痒痒了,她也伸过头来和母亲争甜宝玉的肉棍。宝玉索性仰面躺在床上,让薛姨妈和宝钗二人轮流给自己口交,而他的手分别扣摸着母女二人的小穴。  三个人越玩越来劲,所有的伦理羞涩都跑的无影无踪了。薛姨妈和宝钗搂抱在一起,她俩的乳房对着乳房,宝玉的肉棒在四个嫩奶中间上下穿梭。薛姨妈和气喘嘘嘘地问宝玉:“宝玉,你舒服吗?你还想怎样,姨妈都依你啊。”  宝玉手上动作加快,他的指头已经伸到薛姨妈和宝钗的嫩穴里面挖着她俩的花心了,宝玉嘴里出着长气说:“就这样┅┅好姨妈┅┅好宝姐姐┅┅再蹭啊,我要射了。”说话间宝玉的精液象喷泉一样从龟头里向空中喷去,薛姨妈和宝钗赶紧张开小嘴接着,阳精一股股落下来,有的落到她们的嘴里,有的则落到她们的脸上、胸上。  薛姨妈和宝钗互相把对方身上的精液舔干净,又把宝玉的肉棒舔了又舔。薛姨妈的情欲高涨,她一面舔宝玉的鸡巴一面说:“好外甥,快那你大大鸡巴捅捅姨妈的浪穴吧,里面痒的不行了。”  宝玉让姨妈和宝钗69式互相舔着对方的小穴,他用肉棍来回猛插姨妈的淫穴宝玉的肉棒每从姨妈的小穴里退出来一次都能带出来很多的淫水。这样薛姨妈的淫水全都流进了女儿的嘴里。  在宝玉和女儿的夹攻下,薛姨妈淫态百出浪叫连连:“啊┅┅好啊┅┅宝玉好粗好长的肉棒┅┅使劲啊┅┅用力啊┅┅你┅┅你狠狠地操姨妈吧┅┅我┅┅好想你的┅┅你的大┅┅大鸡巴啊┅┅啊啊┅┅乖女儿啊┅┅你舔的妈妈好┅┅好舒服啊┅┅你们操死我吧┅┅啊┅┅”到后来薛姨妈在宝玉粗壮的鸡巴猛冲猛攻下连呻吟声都没了,她只是使劲地舔着女儿的嫩穴,她的舌头象泥鳅一样往宝钗阴道里钻。  宝玉还狠狠的插着,他感到一阵阵热浪从下体传来,看姨妈已经不能支持了他便不失时机地松开了闸门,一股滚烫的热流冲击着薛姨妈温暖的子宫。薛姨妈身子一颤一颤的,嘴里开始胡言乱语起来:“好啊┅┅射吧┅┅都射进去┅┅姨妈给你┅┅给你生儿子好┅┅好吗?”  宝钗的嘴唇紧贴在妈妈的阴唇上丝毫不放松,并用舌尖在宝玉抽动的肉棍上轻轻地滑动,她受到的刺激太大了。当宝玉射精后抽出阴茎后,宝钗张开嘴把妈妈的阴户整个含住,她的舌跟着伸进妈妈的阴道里,连同妈妈的爱液和宝玉的精液一同吃下去。  就在三人气喘嘘嘘的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香菱推门进来,她一看床上的景象赶紧转过身说:“太太、姑娘,家人来报说大爷办的货到了。”  薛姨妈听了对香菱说:“我知道了,你先去看看,我在大厅等他们。”说完让宝钗给她穿好衣服,在宝玉、宝钗陪同下来到大厅。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