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绮梦[二十四]

红楼绮梦[二十四]

(二十四)    尤氏问宝玉想把妹妹说给谁,宝玉说:“这人嫂子你也是知道的,就是柳湘琏柳大哥。”  贾珍听了拍手叫好:“好、好,我家三姐一身武艺,那柳湘琏也是英雄豪杰他俩真是天造的一对啊。”  尤三姐早就知道柳湘琏,荣、宁二府的人对他都是交口称赞,现在宝玉想把自己说给柳湘琏,使自己终身有靠,心里不禁对宝玉十分感激。尤氏也连连称好  宝玉说:“柳大哥说出去办事,再过些日子就会回来,等他一回来我就去找他说说。”  贾珍送宝玉出来,管家赖升上前行礼说:“太爷命小的请宝二爷去一趟,说是找二爷有事商量。”  宝玉一听是贾敬找踏步敢怠慢赶紧跟赖升去了。宝玉一进贾敬的炼丹房,贾敬让他席地而坐,道童端上茶来。宝玉向贾敬一抱拳问道:“伯父找宝玉有什么吩咐啊?”  贾敬没说话,他仔细端量了宝玉一会儿,然后不紧不慢地说:“宝玉你现在是艳福无边啊,每天是巫山云雨,良宵无度吧。”  宝玉脸上一红,他不好意思地说:“宝玉太过分了吗?”  贾敬说:“那里、那里。你明白自己的身份,你如果不这样那你就不太正常了。”  宝玉点点头,他知道这贾敬修炼快要大成了,他的话没错,以前自己梦到的太虚幻境的事恐怕是真的了。  贾敬继续说:“你别太顾忌你现在做的事,所有的女人只要一让你碰到都会情不自禁向你献身的,什么贞节廉耻都没用的。因为你是天界的淫君下凡,是专门来占用这些女人的。”  宝玉本来偶尔会为自己的荒唐自责过,但每次见了这些姐姐妹妹甚至自己的母亲和姨姨都忍不住要操她们,而她们对自己从没拒绝过,好象她们天生就是自己的女人一样,现在听了贾敬的话方知原来如此。但宝玉还是有点事不明白,他问贾敬:“伯父,我上了这么些姐妹,如果有一个因二而受孕那岂不是糟了。”  贾敬笑了笑说:“你别怕,你非凡人啊,这些女孩没一个人能承受你的阳精而受孕的,除非是你至亲之人。”  宝玉说:“那还是有啊,我至亲之人?谁啊?”  贾敬说:“一个是生你的亲生母亲,另一个则是你的嫡亲的姐妹或你亲生的女儿。”  宝玉点点头,想了想又问他:“那我三妹探春呢?她能不能啊?”  贾敬说:“她和你同父非母,恐怕不行的。”  宝玉道谢说:“多谢伯父的教诲,宝玉记住了。”  贾敬摆摆手说:“我今天找你来不是为了给你讲这些,我想求你一件物品,希望你别吝啬啊。”  宝玉说:“伯父有命,安敢不从,只要是宝玉的决不吝惜。”  贾敬说:“我修练多年,快要功德圆满了,你父亲说你有天赐神药《龙虎丹我想向你讨一颗,有了他我的修练就会事半功倍了。”  宝玉说:“真的吗?那我就恭喜伯父早日得道成仙了,那药不在我身上,宝玉现在就回去给伯父去取。”  贾敬听了很是欢喜,他连声说:“那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宝玉从贾敬那儿出来回到怡红院,他拿出一粒《龙虎丹》让袭人叫锄药他们给东府太爷送过去,袭人说:“二爷,你不在那几天老爷发了话,这园子里不让任何男仆入内,违者家法惩治。”  宝玉拍了拍手说:“这可怎么办啊?”  袭人看他着急的样子,就说:“这样吧,天色还早,我和麝月去一趟吧。”  宝玉就把丹丸交给袭人,袭人拿着药叫上麝月去给贾敬送去。宝玉才说躺下歇会儿,秋纹进屋说:“二爷,琏二奶奶让人找你好几回了,说有碍事找二爷商议,二爷还是去蓼凤轩一趟吧。”  宝玉叹了口气说:“我又不管家里的事,找我能有什么事情啊?”说着让秋纹给他更衣去蓼凤轩找凤姐。  宝玉一进凤姐的屋里,见凤姐正靠在床上闭目养神呢。凤姐看上去好象是刚刚洗了澡,她只是在胸前穿着一个大红兜兜,露出一弯雪白的膀子。那对高耸挺立的乳房把兜兜撑的鼓鼓的好象要把它撑破一样,深深的乳沟清晰可见。丰满的腰臀格外诱人,红兜兜下面的一角正好盖住了凤姐双腿间的阴毛,一双修长晶莹的玉腿让宝玉看了心跳加剧。  宝玉打量着凤姐,忍不住在她鲜红欲滴的樱唇上轻轻一吻,凤姐猛的一睁眼一看是宝玉笑了起来:“原来是宝兄弟啊,你吓了我一跳。”  宝玉坐到她身边,手在她的嫩白的大腿上摸索着:“姐姐找我有什么事吗?  好几天没见姐姐了,我很想你啊。“  凤姐呸了他一下说:“你还想我,这么长时间也不来看我。我找你没什么事只是想找你说会儿话。”  宝玉说:“那我就好好陪姐姐聊聊天,姐姐,琏二哥没在吗?”  凤姐的脸一沉说:“你陪我聊天,问他干什么?”  宝玉说:“如果二哥看见我和姐姐这样他能高兴吗?”  凤姐笑起来:“宝兄弟你和女人在一起玩也有怕的时候?告诉你,他不在出门了,就是他来了又怎么样,他还敢管我?好了,别说他了,兄弟你看天这么热还不快把大衣裳脱了凉快凉快。”  宝玉把身上的衣服一脱,他光着上身,下身只穿一条白纱薄裤。凤姐看着宝玉细光的皮肤,其玉润光滑不在女人之下,她伸出纤纤小手在他的胸前抚摸着。  宝玉投桃报李他的一只手顺着凤姐光洁的大腿游到她的腿根,手指轻轻的抚弄着那撮黑黝黝的阴毛。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凤姐伸过头去用舌舔着宝玉的乳头,她的舌极赋挑逗性的在宝玉的胸膛上滑动着并慢慢地往下游荡。宝玉的阴茎早就硬的不得了了,那粗粗的肉棍把白纱裤顶的高高的,当凤姐的舌尖在那顶帐篷上舔了几下,宝玉的热血沸腾了。他的一只手在凤姐的阴户上揉弄,指头也探进她湿润的阴道里。另一只手在她光洁的脊背上轻柔她的嫩肤,并顺手解开了红兜兜的带子,让她那对白腻的乳房跑出来透透气。  凤姐是一名敢想敢干的女人,只要她愿意她什么都敢做。凤姐索性把宝玉的纱裤脱了,抓住他的鸡巴放进嘴里大嚼起来。宝玉在她耳边轻语道:“凤姐姐,门还开着呢。”  凤姐摆了摆手继续用力吞吐着宝玉的肉棍,宝玉也静下心来揉搓凤姐的乳房扣捻她的阴户。正当俩人忘乎所以地调情的时候,一个幼嫩的女孩声把宝玉吓了一跳:“母亲、宝二叔,你们在做什么啊?”  宝玉往床下一看见是凤姐九岁的女儿巧姐。巧姐看样子象是刚刚洗了澡,她也只穿一个兜兜,头发还是湿湿的。凤姐一看是女儿,赶紧起身问她:“你洗干净了吗?”  巧姐仍呆呆地看着他俩说:“娘,我洗好了,你和宝二叔在做什么?”  宝玉的脸立刻红了,他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孩子的话。凤姐对宝玉说:“宝兄弟,你把巧姐抱上来。”宝玉一伸手把巧姐拉上床。抱着巧姐细嫩的身子看着她玉雕粉琢的样子,心想这孩子将来一定是个极美的美人。他也是着实喜欢巧姐的玲珑乖巧,抱在身上又哄又颠,弄的巧姐“咯咯”直笑。  巧姐问母亲:“娘,你刚才咬宝叔什么了,好吃吗?”  凤姐脸一红说:“小孩子家别瞎问了。”宝玉呵呵一笑说:“巧姐,妈妈在吃二叔的棍棍,你摸摸好玩吗?”说着拉着巧姐的手让她抚摸滑润的龟头。巧姐的手在龟头上摸了摸说:“它好滑溜啊,真好玩啊。”  宝玉说:“不光好玩,还好吃呢,不然你母亲怎么会咬它啊。”巧姐瞪着眼问母亲:“是吗,娘。真的好吃吗?巧姐能吃吗?”  凤姐赶紧说:“巧姐,你别听二叔瞎说,他是骗你的。”  宝玉哄着巧姐说道:“二叔不骗你,是真的,不信你试试啊。”  巧姐不在问什么,她低下头用小小的嘴巴含住宝玉的龟头。宝玉的龟头比鹅蛋还要大,把巧姐的小嘴撑的满满的。凤姐使劲地瞪了宝玉一眼,宝玉伸手在她的奶头上捏了一下,冲她微微一笑,凤姐顿时泄了气。  凤姐悄声问宝玉:“你想把我女儿怎么样?”  宝玉说:“我想要她,你同意吗?”  凤姐吃了一惊,她摇头说:“你的鸡巴那么大,孩子还要啊,你会害死她的这样不行的。”  宝玉揉着她的奶说:“姐姐放心,我不会让她有事的。”凤姐拗不过宝玉,她只好点了点头。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巧姐吐出宝玉的龟头,她不解地问宝玉:“二叔,你这怎么和妈妈的不一样啊?”  宝玉把巧姐的兜兜解下来,手指伸到巧姐的两条小嫩腿中间揉弄着说:“是啊,二叔是男人啊。所以不一样啊。”  巧姐还是追问为什么,宝玉的一只手分开凤姐的双腿让她的鲜红的嫩穴暴露出来,对巧姐说:“二叔长着的这个肉棍棍就是要塞进这个洞洞里去的。巧姐和妈妈一样是女人,也长个洞洞让二叔塞啊。”  巧姐问宝玉为什么,宝玉说:“那样你会很快乐啊,不信你问问妈妈。”  巧姐疑惑的望着母亲,凤姐只好按宝玉的意思给巧姐说。这时宝玉左手的两根手指已经伸到凤姐的淫穴里了,而右手的一根指头也拨开了巧姐幼嫩的阴唇扣弄她尚未发育好的阴道。  巧姐感到身上有一股说不出的难受,当宝玉的手指一点点在她细小的阴道里向前推进的时候,她感到一丝疼痛。宝玉轻声安抚她:“巧姐乖,二叔不会把你弄疼的,二叔把肉棍棍插进巧姐的小洞洞里好吗?”  巧姐说:“插进去真的很好玩吗?那二叔给我插进来吧。”  宝玉听了巧姐的话,立刻行动起来,他先把大鸡巴插进凤姐的小穴里猛地抽动一回,让凤姐阴道里的淫水把肉棍泡的湿湿的,然后他拔出阴茎,心中默运玄功,宝玉的鸡巴立刻变的很细小但更坚硬。  宝玉用沾满凤姐淫液的阴茎挑开巧姐两片紧贴着的小小的阴唇,在淫液的润滑作用下宝玉的鸡巴很滑溜地慢慢深入到巧姐的嫩穴里。巧姐只感到了微微的疼痛,但随着宝玉的小肉棍在自己的小小的嫩穴里慢慢活动,那点疼痛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宝玉把巧姐放到凤姐的身上,让她躺在母亲的肚子上,头枕在母亲的双乳间宝玉的肉棍在巧姐的小穴里越动越快,而他的肉棍也越来越大,把巧姐的下体撑开了,巧姐只能使劲往外叉着腿。  巧姐躺在母亲身上,双眼紧闭,白嫩的小穴竟然溢出透明的液体。宝玉没想到巧姐这样幼小的年纪竟然让自己给操出了淫液,真是兴奋的了不得。他看着巧姐的爱液一滴一滴的掉到凤姐的阴毛上,而凤姐玉腿双分,淫穴外露并一张一歙的抖动着。宝玉从巧姐的嫩穴里拔出肉棍来插进凤姐的阴道里。  当宝玉的鸡巴以常人的大小插进巧姐小小的阴道时,小女孩的肉穴被操得嫩肉一翻一阖,嘴里只能:“啊┅┅啊┅┅嗯┅┅嗯┅┅”的哼叽着。巧姐的脸上又是痛苦又是欢娱,稚嫩的脸庞显得妖艳而又诡异。  巧姐毕竟年纪幼小,没几下她就受不了,嘴里叫喊起来:“嗯┅┅嗯┅┅想尿尿┅┅我想尿尿┅┅啊┅┅”巧姐好像也达到了高潮,抬高细瘦的纤腰,双眼白翻,小腿乱蹬:“尿尿┅┅尿来了┅┅尿出来了┅┅啊┅┅”  当巧姐闭着眼昏迷过去后,宝玉挺着沾满巧姐淫水和处女鲜血的鸡巴插进凤姐早已饥渴的骚穴中,这次宝玉没了顾忌,他放开自己所有的约束,拿出自己最大的努力,一次次强有力地冲击着凤姐的淫穴。  刚才宝玉占有巧姐这样一个小小的幼女,让他俩感到心中有一股莫名其妙的不安。俩人全都疯狂了,他们在竭力发泄自己内心压抑的犯罪感,宝玉的肉棍变的更粗壮了,它在凤姐的阴道里每一次进出都代出来大量的淫水,把紧裹着肉棍的阴唇弄的水淋淋的,就连床单也湿了一大片。  凤姐在宝玉的狂操下变的淫荡无比:“啊……宝玉……使劲操啊……大鸡巴操……操死我了……啊……啊……把我的……屄操烂吧……好啊……大鸡巴……  啊……好壮啊……好有劲啊……小穴让你使劲操……我……我不行了……啊……  快啊……啊……啊……啊……啊…………“  当宝玉的一股阳精喷进凤姐的子宫里时,俩人都疲惫不堪地瘫软在床上。  宝玉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怡红院,一进门就听到女人“呜呜”地哭声,他一愣赶紧跑进去看,只见袭人和麝月趴在床上痛哭着,晴雯和碧痕在一旁不住地劝慰。宝玉忙问是怎么回事,晴雯就把袭人和麝月给贾敬送药的遭遇讲了一遍。  原来袭人她们一见了贾敬,把丹药献给他就要离开。贾贾敬独自修炼久了很少有女人来,他本是爱女色之人,每隔十天半月贾珍让老婆或儿媳妇可卿来给他解解饥荒。这阵子宁府挺忙乱的没人来了,他憋的有点受不了,现在看到袭人和麝月这两个小美人他岂能放过。  贾敬受好丹药说:“你们俩先别忙着回去,先坐一会儿,我有事要让你们去做。”  袭人和麝月不敢怠慢,赶紧问贾敬:“太爷找我们做什么事情啊?”  贾敬说:“没什么,只是让你们陪我乐一了,来来,先给太爷宽衣吧。”  袭人和麝月吓的花容失色,袭人战战兢兢地说:“太爷要得大道,怎能在近女色啊。”  贾敬爱说:“那是我的事,你们就别操心了。”  麝月壮着胆说:“我们是宝二爷屋里的,是宝二爷的人。”  贾敬听了满脸不高兴,他沉着脸说:“那又怎么样,你们来时宝玉没吩咐你们吗?没说过要伺候好我吗?”  袭人和麝月摇了摇头,贾敬说:“那我就命你们伺候我一回吧。”说着抓住她俩人的手放在自己的隆起的裤档上。  说来也怪,贾敬的手一抓袭人和麝月,她二人就象着了魔一样乖乖地听从了贾敬的话,二女替贾敬脱下下衣,轮流吸吮他的肉棍。贾敬得意地说:“怎么样我的家伙比你们二爷的不小吧。”  二女忙乱的点着头,但谁的嘴也不肯离开他的鸡巴。贾敬把让二女脱的象白羊一样,他看着二女光洁的肉体心里是热血汹涌,挺着大鸡巴狠狠地插着二女的嫩穴。  贾敬的阴茎又粗又长,二女随说让宝玉超出常人的大鸡巴插惯了,但在贾敬的肉棒猛操下也是高潮迭起,淫叫不断:“唔┅┅好┅┅棒┅┅哟┅┅你┅┅你┅弄得┅┅我┅┅好舒服┅┅唔┅唔┅┅唔”  贾敬这时候也不知不觉地加快速度抽动着大肉棍,而且就在二女快要进入高潮的时候,他居然射了出来!而且是毫不保留地把精液完全地分别射入二女子宫深处。然后他又把丝毫没有疲软的阴茎插入袭人和麝月的后庭里干了一回才算是心满意足。二女在他干完后,默默的穿好衣服回到怡红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