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漪梦[八]

红楼漪梦[八]

(八)    两人就这样互拥着躺了良久,这才起身收拾。宝玉道:“可卿,我要走了,免得被人怀疑。可是,你要为我而保重!”   “我会的,宝玉,今天真是要谢谢你,让我有了一个多么美好的回忆!”   “……可卿……”宝玉再度吻上了她那微微颤动的红唇,同时紧紧地抱住可卿,仿佛想让两人的身体合为一个似的。   打破记录的长吻终于结束了,两人都有点气喘嘘嘘。“……我要走了……”可卿轻轻点了点头,而眼泪却忍不住再度出现了。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宝玉突然有不祥的预感,难道这次离别竟是……?“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宝玉第一次感到那些不再是书本上呆板的文字,而是活生生的,是自己现在的感受。“我可以走吗?就这样丢下她一个人?”宝玉这样问自己,然而总不能一直在这儿呆下去,他只有自己安慰自己:这不过是暂时的,相距这样近,随时都能再来看看的。   “你去吧!有空的话过来看看我,虽然不能总在一起,但能看到你,知道你就在我的身边,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谁让我们是……”可卿似乎看出了宝玉的想法。   “那……你多休息呀!”宝玉终于走出了房门,然而在那时的回头中,他看到晶莹的泪珠滑过了可卿的面颊。   秦钟却在离门不远的走廊处靠着,见宝玉出来了,便招了招手,将宝玉带到旁边的一个小房间中。关好门后便笑道:“宝叔,刚才的滋味如何呢?”   “你一直都在外面守着吗?”宝玉想起当时秦钟的反应,显然,他是知道可卿对自己的感情的。 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当然,否则要是有人突然闯进来,那还了得?不过,姐姐今天很快乐呢,毕竟宝叔是……”   “可卿曾经告诉你了吗?”   “虽然没有明说,但她每次回家,跟我谈得最多的就是宝叔你了,我还会不知道吗?不过今天也多亏了宝叔,姐姐最近总是愁眉不展,我问她是什么事,她也不肯告诉我,我真怕她会憋出病来,现在总算是放下心了。”   “我也发现了,希望这样能帮上她。好了,我们到前面去吧,凤姐可能都快要去了。”那天气已是掌灯时候,两人出来又看她们顽了一回牌。算帐时,却又是尤氏输了戏酒的东道,言定后日吃这东道,一面就叫送饭。   吃毕晚饭,因天黑了,凤姐起身告辞,和宝玉携手同行,尤氏等送至大厅。二人回家,见过众人。宝玉先便回明贾母秦钟要上家塾之事,自己也有了个伴读的朋友,正好发奋,又着实的称赞秦钟的人品行事,最使人怜爱。凤姐又在一旁帮着说“过日他还来拜老祖宗”等语,说的贾母喜欢起来。凤姐又趁势请贾母后日过去看戏。贾母虽年老,却极有兴头。至后日,又有尤氏来请,遂携了王夫人林黛玉宝玉等过去看戏。   宝玉本意是想再去见见可卿,却不料可卿身体不适,正在房中休息,不便前去,心下闷闷不乐。虽是平时爱好热闹,此时也提不起兴致,想起近日薛宝钗在家养病,未去亲候,意欲去望他一望。   路上闲言少述,且说宝玉来至梨香院中,先入薛姨妈室中来,正见薛姨妈正打点针黹与丫鬟们呢。宝玉忙请了安,薛姨妈忙一把拉了他,抱入怀内,笑说:“这们冷天,我的儿,难为你想着来,快上炕来坐着罢。”命人倒滚滚的茶来。   宝玉因问:“哥哥不在家?”   薛姨妈叹道:“他是没笼头的马,天天忙不了,哪里肯在家一日。”   宝玉道:“姐姐可大安了?”   薛姨妈道:“可是呢,你前儿又想着打发人来瞧她。她在后面的房中,你去见她吧。”宝玉便依言去了。   来到宝钗房前一看,门却是关上的,正欲敲门,却听旁边有人轻“嘘”了一声,转身一看,原来是莺儿。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将宝玉带到旁边的房中,这才道:“宝二爷,你是来看小姐的吧!她刚刚吃了药,睡下了。”   宝玉道:“那你一个人呆在这儿,不闷吗?”   莺儿道:“我在打络子呢!”   宝玉道:“那你也替我打几根络子。” 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莺儿道:“装什么的络子?”   宝玉见问,便笑道:“不管装什么的,你都每样打几个罢。”   莺儿拍手笑道:“这还了得!要这样,十年也打不完了。”   宝玉笑道:“好姐姐,你闲着也没事,都替我打了罢。”   莺儿笑道:“那里一时都打得完,你还是说说打什么吧。”   宝玉道:“汗巾子就好。”   莺儿道:“汗巾子是什么颜色的?”   宝玉道:“大红的。”   莺儿道:“大红的须是黑络子才好看的,或是石青的才压的住颜色。”   宝玉道:“松花色配什么?”   莺儿道:“松花配桃红。”   宝玉笑道:“这才娇艳。再要雅淡之中带些娇艳。”   莺儿道:“葱绿柳黄是我最爱的。”   宝玉道:“也罢了,也打一条桃红,再打一条葱绿。”   莺儿道:“什么花样呢?”   宝玉道:“共有几样花样?”   莺儿道:“一炷香,朝天凳,像眼块,方胜,连环,梅花,柳叶。”   宝玉道:“前儿你替三姑娘打的那花样是什么?”   莺儿道:“那是攒心梅花。”   宝玉道:“就是那样好。”莺儿便理了理线,开始打了起来。   宝玉一面看莺儿打络子,一面说闲话,因问他“十几岁了?”   莺儿手里打着,一面答话说:“十六岁了。”   宝玉道:“你本姓什么?”   莺儿道:“姓黄。”   宝玉笑道:“这个名姓倒对了,果然是个黄莺儿。”   莺儿笑道:“我的名字本来是两个字,叫作‘金莺’。姑娘嫌拗口,就单叫‘莺儿’,如今就叫开了。”   宝玉道:“宝姐姐也算疼你了。明儿宝姐姐出阁,少不得是你跟去了。”   莺儿抿嘴一笑。宝玉笑道:“我常常和袭人说,明儿不知那一个有福的消受你们主子奴才两个呢?”   莺儿笑道:“你还不知道我们姑娘有几样世人都没有的好处呢,模样儿还在次。”   宝玉见莺儿娇憨婉转,语笑如痴,早不胜其情了,那更提起宝钗来!便问他道:“好处在那里?好姐姐,细细告诉我听。”   莺儿笑道:“我告诉你,你可不许又告诉她去。”   宝玉笑道:“这个自然的。”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