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漪梦[七]

红楼漪梦[七]

(七)    宝玉见秦氏低头不语,心中却又想起了昨晚贾蓉和凤姐的事,有个这样的丈夫,恐怕会让她很困扰吧!于是便道:“可卿,你为何不说话呢?”   “……宝叔,我……”秦氏乍听宝玉已经改了称呼,不由得抬起头来。   “既然我已经叫你可卿了,你也不必再叫我宝叔了,就叫宝玉好了!”   “……宝、宝玉,我可以这样叫吗?”秦氏只觉得自己是在梦中,是宝玉正带我去重温他的梦境吗?   “当然。可是可卿,你是否为了某些事而烦恼呢?”宝玉在秦氏的眼中看到了惊喜,但同时也看到了悲伤。“我会竭尽所能的,如果这样能帮到她的话!”想到这儿,宝玉又不禁暗骂了贾蓉一声。   “……嗯,难道你都已经知道了?”这种事居然已被人发现,秦氏觉得非常羞愧,尤其是宝玉,这个自己一直暗中倾慕的人。   “这事是他做错了,可卿,你也不必太伤心了。我会找个机会劝劝他的,让他不要再这样错下去。”   “可是,他不会听你的。这些天他更是……我真的快受不了了!我……我简直快要疯了!”说着,可卿便伏在桌上低泣起来。 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宝玉看着她那微微起伏着的双肩,对她的痛苦有了更深的体会。警幻是怎么了,怎会让可卿是这么一种身份?但无论如何,宝玉知道现在自己应该做什么。   可卿的肩上多了一只手,耳边传来宝玉那温柔的声音:“哭出来吧!那样会好受些。”   她移过头去,迎接她的是宝玉那真挚的目光,在那目光的交汇中,双方的情意均了然于胸,不再犹豫,她扑入宝玉的怀中。宝玉紧紧抱着可卿的娇躯,任凭那热泪顺着肩部流到身上,但他感觉这泪是流到了他的体内,不,是流到了自己的心上。   泪,会是什么滋味的呢?宝玉突然想到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过了好一会,可卿才止住哭声,抬起头来。“梨花一枝春带雨”,这正是宝玉眼前所见到的,然而在可卿的眼中,悲伤已经消失了。“宝玉,谢谢你,我好多了,我想我已经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这一切!”仿佛重新取回了生命的活力,说这话时的可卿显得光彩夺目,连脸上的泪看起来都像是一粒粒闪亮的珍珠。   看到可卿如此,宝玉心中也是大是安慰,然而却莫名地有些心悸。就这样放开她吗?   不,心中有个声音说:你知道她的情意,了解她的意愿,你应该……   “不,我会给你更多的!”宝玉冲口而出。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看着宝玉的双眼,可卿明白了他的想法,她微微仰起了头,然后掩起那美丽的双眸。宝玉轻轻舔去她脸上的泪珠,还有眼睫上那尚未成形的。泪,原来是有点碱的!终于,宝玉吻上了可卿那小巧的红唇,先是轻吮,后是慢舔,可卿也渐渐学会了回应,两人的舌头也交缠在一起。直到快喘不过气了,两张唇才分了开来,然而很快的,它们又再度结合了。   “这是梦吗?我好怕张开眼它就没有了。”   “不,这不是梦,而是比梦更美好的。看着我!”盯着可卿那睁开的双目,宝玉道:“我就站在你的面前,而且还抱着你。我要你!”   可卿眼中闪动着泪光,而宝玉也再次占有了她的朱唇。在深深的口舌交缠的同时,宝玉抱起可卿,走向了那张昨日才睡过的绣榻。   随着可卿身上衣服的逐渐减少,一直隐藏着的美好玉体慢慢地显现出来,柳腰、酥乳,一切都显得那样动人。可卿也放开羞涩,将自己引以为傲的玉体完全展现出来,她要将她最美好的奉献给最爱的人。宝玉也感受到了她的这种心情,便除下外衫,与可卿面对着躺下。   “可卿,你梦见过我吗?”宝玉一边问,一边开始轻抚她那雪白的肌肤。   “……梦见过几次,可每次只梦到你亲吻我时就醒了……啊……你……”   “今天就不会那样了,我不但要亲你,还要……”宝玉用动作来表达了他的意思。他的双手已经开始在那丰满的双峰上活动,不时用手指去轻捏她那小巧的乳头。很快,乳头就变得大了一圈,连颜色也变得深了一点。   “……啊……啊……嗯……”可卿发出了声声轻吟,身体传来的感觉是陌生的,但同时也是美好的。以往无论是和丈夫贾蓉,还是那个令人作呕的“他”,那里都只有被抓、被捏所带来的疼痛,而这次,却能让她体会到多层次的美妙感受,随着宝玉手指的动作,她觉得全身都被加热了似的。   宝玉的一只手已经离开了山峰,向着溪谷挺进,而他的嘴唇则接替了手的位置,将之含入口中。他吸吮着长大了的乳头,似乎要从中吸出乳汁来,同时也没忘了舔弄那周围的乳晕。手指在茂密而湿润的森林中找到了入口,那里玉液正在不断涌出,似乎在欢迎客人的到来。宝玉试探着将中指插入那女性神圣的宫殿,而拇指和食指则在外面轻捏着那已经突出了的阴核。   可卿只觉得自己有些忙乱了,因为全身到处都传来了激烈的感受,让她不知去品味哪里的好。乳头上被宝玉轻轻咬了一下,然后用两排牙齿夹住轻磨,与此同时宝玉的另一只手移到了她那丰隆的雪股,而蜜洞中的手指也加快了进出的速度。   “……啊……啊……我……那里……忍不住了……啊──!!”随着那声拔高的叫喊,可卿的身子开始了剧烈的痉挛,宝玉的手指遭到了彻底的冲刷,同时那里紧紧地收缩着,持续了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   “感觉好吗?”待她的高潮完全过去了,宝玉才问道。   “嗯,我从没这样快乐过,那一刻,就像是升了天似的,我还是第一次有这种经历。”   第一次?也就是说她以前都没有达到过高潮了?想起贾蓉说的“不解风情,如同木头”等等,宝玉不禁为可卿感到可悲。   “我会让你再体会到的,甚至会更加美好!”说着,宝玉除去身上最后的衣物,将那等候多时的玉茎送入了它该去的地方。   “啊……啊……宝玉,我们终于在一起了!……”可卿紧紧地搂住宝玉,承受着他一次次的撞击,而眼中却有闪闪的泪光。   就这样,宝玉用自己所知道的所有技巧,来使身下的可卿有更好的体验,使她一次又一次地攀上了顶峰,而可卿也用她那热情但不太纯熟的动作迎合著,因为他们都知道,今天是第一次,但也是最后一次!终于,在可卿又一次拔高的呻吟声中,宝玉也射出了他火热的树汁。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