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绮梦[二十一]

红楼绮梦[二十一]

(二十一)    尤氏姐妹被贾珍父子强行奸污,姐俩抱头痛哭了一阵,尤三姐不堪羞辱就要寻死觅活的。这时候尤老娘进来了,姐妹两个扑到妈妈的身上又放声大哭起来。   尤老娘泪流满面地劝慰着俩女儿。   尤三姐从地上拾起宝剑要去找贾珍拼命,尤老娘吓的赶紧拉住她说:“孩子啊,你可别太死心眼啊,人家财大势大,咱怎么能惹啊,你要是再有个好歹娘今后靠谁啊?”   听了母亲的话,尤三姐愣在了屋当中。尤老娘拉着她说:“孩子,任命吧,谁让咱现在靠人家呢。”   尤三姐哭道:“他们不是人啊,我怎么能咽下这口气啊。”尤老娘百般劝慰尤三姐才稍微平静一点。尤二姐只是爬在床上抽泣,母女三人一宿没睡,就这样互相安慰着坐到天亮。   第二天天一亮就有丫头送来好些衣服和崭新的绫绸。尤三姐上前便用剪刀剪碎,撕一条,骂一句。尤老娘上来阻拦,尤三姐说:“妈妈,他们这么作践我们姐妹,现在我也要作践他们。”从此尤三姐开始在宁府要吃要穿,见贾珍父子稍不顺眼就是一顿大骂。弄的宁府没一点安宁,让贾珍很是烦躁。   这天贾珍去给贾母请安回来,还没进门就碰到贾琏。他把贾琏让进客厅,就把尤三姐的事给贾琏说了,让他帮着想个办法。贾琏笑道:“大哥怎么转了性了象这样的婆娘很好治啊,你不会让她变的温顺一点不就行了。”   贾珍叹口气说:“我要是能让她温顺起来就好喽。”   贾琏说:“怎么不能啊,你看不论多三贞九烈的女子一但进了青楼不都变的老实的不行,靠打没用的,那是因为让太多的男人给操的,不信你多操你的那两个姨妹几次,让她们的自尊心没了还不老老实实地听你的话吗?”   贾珍听了贾琏哈哈大笑起来,连声说:“好、好。兄弟你可真有主意啊,来来、来,咱们先吃饭,完了咱哥俩一块去。”   贾琏一听有乐可寻也是非常高兴,他赶紧道谢:“原为大哥效力,不行再叫上蓉侄儿,人越多越好。这样就能不让她死人就让她死心。”贾珍叫下人去找贾蓉来,三个人吃过饭就往尤三姐屋里来。   尤三姐一看进来的是贾珍父子,脸立刻沉了下来。她放下手中的活说:“你来干什么,给我出去。”   贾珍笑嘻嘻地说:“我来看看三妹你啊,对了我给三妹介绍一个人。”说着贾珍指着贾琏说:“这是荣府的琏二爷。”   尤三姐喝道:“听到没有,我不想知道什么琏二爷,你们给我出去。”   贾珍说:“我知道三妹你还在生上次的气,姐夫我现在给你赔理还不行吗?   尤三姐站起身来,拿起一个棒锤要打贾珍,贾珍顺势抓住她的手说:“别这么凶吗,姐夫这阵子还挺想妹妹你呢。”嘴里调笑着,手开始在尤三姐身上毛手毛脚起来。贾琏和贾蓉也在一旁凑趣。   尤三姐是又羞又气,但她被贾珍制住挣脱不得。贾珍的手已经伸到尤三姐的衣服内摸索她丰满的乳房了,尤三姐惊惶起来,她嘴里呼喊叫骂着。贾珍在她耳边笑着说:“三妹你喊也没用啊,就是有人听到了又能怎么样,没我的话谁敢进这间屋子。”   尤三姐的喊声立刻就停止了,她知道自己今天免不了要被侮辱了,两行泪水从眼中流下来。她不再挣扎,紧紧闭上双目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   贾珍对贾琏说:“你们俩怎么还不动啊,快来啊。”贾琏和贾蓉也上来帮贾珍一起把尤三姐放到床上。   三个人七手八脚地把尤三姐扒光,看着她晶莹剔透的肌体仨人的阳具都硬梆梆的了。面对这样一个娇嫩无比的玉体,三人的手开始在上面贪婪地游动着。尤三姐的躯体承受着三个淫魔的抚摸,从玉葱般美丽的足趾到白瓷似的小腿,从雪嫩的大腿到软滑的臀部再滑向苗条的腰腹。最后男人的手停留在她高耸的乳峰和柔软湿润的小穴上。   贾珍等人一面肆意践踏尤三姐粉嫩的躯体,一面用淫秽的言语对她身体的各部位进行品评。尤三姐感到万分的屈辱,在男人的污言秽语中她那极强的自尊心一点点消失了,她努力控制着的身体也在逐渐失控。欲火在心中升起,更让她倍感羞辱的是她的小穴里慢慢发痒,淫水也一滴滴流出来。她内心开始渴望男人的肉棍插进来。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贾珍的手不断地在尤三姐的嫩穴上扣摸,手指伸进阴道里搅动着。尤三姐的爱液顺着他的手指流出来,贾珍兴奋地说:“哈哈,你不是贞洁烈女吗?怎么也这样骚啊?”   贾珍的话犹如重锤一般打碎了尤三姐的心,她痛恨自己的身体不争气。那三个男人都是调情的高手,就是毫无性欲的石女也经不起这三人同时出手。尤三姐虽然能勉力忍耐嘴里不出声音,又怎能控制自己身体毫无生理反应?当她在也忍不住的时候,她索性把心一横不在约束自己。立刻尤三姐的淫水四溢,娇躯扭动嘴里发出“啊、啊”的呻吟声,就差出言哀求了。   贾珍一看尤三姐的欲火高升,他示意贾琏先上。贾琏也不客气,双手抓起尤三姐柔软的双足,将她修长的双腿高高举起,巨大的龟头轻轻摩擦着她湿润的阴部。当龟头沾满她的淫液时贾琏腰部冷酷的用力,粗大的阳具一下子压入湿润粉红色的花瓣裂缝中。   尤三姐“啊”的一声,发出绝望的长叫。贾琏感到自己的肉棍被尤三姐的阴道裹的紧紧的,里面温暖湿润,彷佛要将他融化似的。贾琏舒舒服服地抽动起自己的肉棍,他不愿意在贾珍父子面前露出无能因此操起来格外狠命。尤三姐痛苦地呻吟声刺激着贾珍父子,他俩在一旁抚摸着尤三姐的身体,把自己的阴茎在她的身上划来蹭去。特别是贾蓉把自己的肉棍放在尤三姐的脸上,并不时把龟头放在她的嘴唇上,但他还不敢把肉棍塞进她的嘴里,主要是怕尤三姐急了给他咬坏了。   贾珍父子在尤三姐身上的蹂躏还不算什么,最让她受不了的是这父子俩一面羞辱她的身体一边用不堪入耳的淫荡的话对她进行侮辱和诱惑。这让尤三姐的自尊心倍受打击,同时激起她内心潜在的情欲。   贾琏很好地控制着自己的欲火,他现在要做的并不是满足自己的情欲,而是让尤三姐能成为男人的俘虏。要想让她变成一名淫乱的荡妇,首先要让她能享受到性爱高潮快乐。当他看到尤三姐就要达到高潮了,他把自己的肉棍从尤三姐肥嫩的小穴里拔出来。   尤三姐一下子就从天堂坠落到地狱了,她没有一点羞耻感,开始想放荡的淫妇一样乞求着:“啊……不要离开啊……啊……快点啊……快让大……大鸡巴进来……进来啊……人家好……好难受啊。”   看着急不可耐浑身扭动着的尤三姐,贾珍把她的双腿又撇了撇然后用肉棍狠狠地捣了进去。贾珍粗壮的鸡巴一下下地触在她的子宫口上,疼的尤三姐一股劲地“啊、啊”直叫,但叫声中透着满足和快乐。   就在尤三姐浪叫的时候,贾琏握着鸡巴对着她的脸一阵套弄。贾脸的阴茎一翘翘地喷出精液来,一部分射到尤三姐的乳房上,但大部分都流到她的脸上。还有一点掉进她正张着的小嘴里。尤三姐根本没能注意到贾琏射精,在高声的浪叫中流如她嘴里的精液被她不经意得吞了下去。贾琏一看尤三姐竟吞食了自己的阳精,心里非常兴奋,他顾不得许多乘兴把自己的肉棍强塞进尤三姐的嘴里。   尤三姐在他们三人的轮暴下早就是高潮迭起了,但三个人仍没尽兴。他们变着花样干她,直把尤三姐操的晕过去好几回才心满意足地离去。   尤三姐昏昏沉沉地醒过来,她睁眼望着屋顶,真是欲哭无泪。她真想不到贾珍他们竟如此无耻,而自己一名小女子寄人篱下只能任他们摆布了。她找出手巾把自己脸上、胸前和阴部沾的精液擦干净,后一头扑在床上轻声抽泣起来。   贾琏借口贾珍这有事情要做,也不回荣国府了。一连三天,每天晚上都和贾珍父子一起对尤三姐彻夜地轮奸,把她弄的死去活来。尤三姐在他们三个人的不断轮奸下失去了内心的自尊,她开始破罐子破摔变的象荡妇一样。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这次贾珍他们又去奸污尤三姐,贾蓉说:“父亲、二叔,三姨现在很听话了不知道二姨怎么样?”   贾珍一想:“对啊,咱们把二姐也叫来,把她们姐俩一快整服了。”他吩咐丫头去把尤二姐叫到尤三姐那儿,自己又向贾琏说了说尤二姐长的如何如何美。   贾珍他们一进尤三姐的屋,尤二姐也来了。贾珍他们在床上坐下,贾琏仔细端详了尤二姐一番,果然正如贾珍所言,那尤二姐温柔妩媚,漂亮可人。贾琏处次相见就打心眼里喜欢起尤二姐了。   贾珍对三姐说:“三妹妹,先给你姐姐表演一下吧。”   尤三姐莫莫来到三人跟前,一一给他们解开裤带掏出他们早以粗硬的肉棍含在嘴里,贾珍父子兴致勃勃地看尤三姐给他们三轮流进行口叫,而贾琏却盯着一脸彷徨的尤二姐。   尤二姐没想到性情刚烈的三妹竟变的这样无耻下流,她用颤抖的声音喊了妹妹一声:“三妹,你……”尤三姐回头看了二姐一眼说:“姐姐,这很快乐啊,姐姐也一块来吧。”说完又抓着男人的阳具大嚼起来。   贾珍的手伸到尤三姐的衣服里抓着她的那对白嫩的乳房,嘴里还不住地称赞她:“三妹妹,才几天,你的口技就有这样的长进,真让姐夫越来越喜欢了。”   尤三姐抬起头说:“这还不是姐夫调教的吗。”贾蓉在一边催促道:“三姨快来给我舔舔啊,我都受不了了。”尤三姐眉花眼笑地拍了贾蓉挺起的大鸡巴一下说:“看你急的,也不看三姨累不累。”说着含住他圆圆的龟头用牙轻轻咬了一下,疼的贾蓉“嗷嗷”直叫。   尤二姐看妹妹和姐夫他们淫乱不堪的样子,浑身颤抖不已。她紧闭着双眼,想离开这却有迈不动脚步。贾珍看尤二姐内心激动,就想先给她点刺激。他拉起尤三姐说:“三妹,你还是先去照顾一下你姐姐吧。”   尤三姐点点头,她来到姐姐身前伸手把姐姐抱住,她的嘴也随着紧贴在姐姐的柔软的双唇上。尤三姐的舌头也挤进姐姐的嘴里一阵猛搅。尤二姐感到妹妹的嘴里带着一股男人阳具的腥味,让她感到很不舒服。尤三姐开始给姐姐脱掉衣服尤二姐挣扎了两下,但柔弱的她根本挣不过妹妹,只得顺从地让妹妹把她脱的象白羊一样浑身上下光溜溜的。   三个男人坐在床边上,一面套弄自己的阴茎一面欣赏着这姐妹俩进行同性间的抚慰。他们满口的污言秽语,用极其下流的言语对这姐妹俩评头论足。   在贾珍他们不断地鼓励和刺激下,尤三姐迷失了本性,她象饿狼一样在姐姐身上疯狂起来。她拼命地亲吻着姐姐的乳房,舌头在两颗粉红的乳头上不住地缠绕着。她的手指拨开姐姐两片柔软的阴唇,轻轻捻她的那粒花生米。   尤二姐欲火高涨,她被妹妹弄的受不了,嘴里开始呻吟起来,她的手也在妹妹身上游走并有一根指头探进妹妹的阴道里扣弄。姐妹俩在也支持不住了,她们身子一软搂抱着滚到在屋中央的地毯上。   尤氏姐妹在屋中间翻滚着,贾珍他们也是欲火高升。他们来到这对姐妹花跟前快速地套弄着自己的鸡巴,一股股浓精从阳即中喷出来散落在她俩人的身子上   尤三姐放开姐姐爬起来给贾珍把肉棍舔干净,尤二姐也不甘示弱也学着妹妹那样给贾琏舔着。当她俩把男人的阳具都舔干净后,有搂抱着互相舔食起来。看这她们姐妹如此淫荡不堪的样子,三人的鸡巴立刻又硬了。   贾琏抢先抓过尤二姐来把她摁到在地,他的大肉棍急不可耐地捅进她的蜜穴里。贾琏弓着身子,嘴里咬着尤二姐那对嫩乳,阳具还不停地在她的阴道里抽动着。贾琏用尽了力气,把大鸡巴用力向穴心顶,又把鸡巴整根拔得快到穴口,再猛烈地向里干下去。如此往复不断,尤二姐被整得连喘气都要喘不上来了,她无助地扭动着娇躯,嘴里发出淫浪地呼叫:“啊……插破我的小嫩穴了……好麻┅我舒服死了,小穴这回……吃到……好东西……哥哥……插死我算了……啊……   再用力啊……这回死定了……我的花心……要……要……淌了出来……”贾琏感到龟头一股热热的,他知道尤二姐已射出阴精,就将大鸡巴顶在花心上,也不在抽动了,他用手搂着她的白屁投,在她的身上抚摸着,并用嘴吸吮着奶头。   俩人歇了一会儿,尤二姐的高潮也过去了,她的小穴又开始痒痒了。她哼哼着扭动起身子,贾琏知道她又要要了。贾琏抬起她的两条玉腿,鸡巴在她的小穴里由慢到快,越来越狠地抽插起来。尤二姐的双腿紧紧夹着贾琏,并且她的浪叫声越来越大:“大鸡巴……好哥哥……好好唷……会插穴的亲哥哥……我的花心让你插坏了……啊……好哥哥……你的劲愈大……我就愈舒服……狠一点……对再使劲啊。”   贾琏猛抽狠顶,让尤二姐的淫词浪语不断。当他看到尤二姐又支持不住了,他就把鸡巴死死地顶在他的子宫口上,龟头里射出的阳精迎着里面淌出的阴精直冲进子宫内。   在一旁的贾珍和儿子贾蓉也把尤三姐夹在一起。贾蓉抬着她的确一条嫩腿把鸡巴伸进她淫水横流的嫩穴里。而贾珍则站在她的身后把龟头在她的穴口沾上淫水后慢慢的塞进她的菊穴里。   尤三姐的肛门还没被鸡巴捅进去过,当贾珍粗大的龟头一插进去,一阵钻心的疼痛从屁眼传来,就连贾蓉的鸡巴插入小穴也没任何感觉了。随着贾珍的鸡巴一点点地往里钻,尤三姐是越来越难受了,她张着大嘴喘息着,身体无力的软在贾蓉身上。当贾珍的的肉棍全部进入到她的菊穴里以后,尤三姐就感到下体憋涨异常,虽然疼痛减轻了,但这股说不上的滋味更让她心慌不已。   贾珍和儿子贾蓉开始抽动起肉棍,由慢到快。尤三姐对贾蓉的鸡巴没什么感觉,她就感到贾珍的肉棍在自己火辣辣的屁眼里进进出出。随着贾珍的肉棍的抽动,尤三姐的屁眼也越来越润滑了。她感到后庭的痛苦在减轻,随之而来的是酸麻、憋、涨。这种难受的感觉让她渴望贾珍能用力很插自己的肛门,她忍不住开始在浪叫声中哀求起来:“啊……姐夫……求求你了……快点啊……快啊……好还难受啊……妹妹好……难受啊……让……让你的大鸡巴……使劲插死我吧……   对……对……就这样啊……再用力啊……蓉哥你也用力操我啊……好啊……我真的舒服死了。”   尤三姐的浪叫极大地刺激了贾珍父子俩,他俩用里的挺动着自己的阳具,最后他俩互相抓住对方的肩膀使劲把尤三姐夹在中间。当他俩同时达到高潮在尤三姐的前后穴中喷出阳精时,尤三姐双眼翻白就不醒人事了。   且不说贾珍父子在尤氏姐妹这儿昼夜宣淫,却苦了尤氏和可卿婆媳二人。一连数日她们的丈夫都不在,把她俩都憋的受不了了,只能靠自慰来解闷。这天可卿实在是忍不住了,她来找婆婆让她来劝劝自己的丈夫。   可卿一见尤氏就诉了一番苦处,尤氏叹了一口气劝慰她:“算了吧,你忍忍吧,男人都这样,再说了我们能找别的男人,他们就不能找别的女人吗?”原来尤氏早和可卿的弟弟秦钟有一腿,贾珍是知道的,但他强奸了儿媳可卿也就不好意思说妻子什么了。   可卿听了尤氏的一番话忍不住泪流满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