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难系列之《孤城万仞》

独孤难系列之《孤城万仞》

(一)  虽然没有风,但仍然可以感觉到空气的寒冷,我裹紧身上的皮袄,缩了缩脖子。我感到冷说明我还没有复原。以前在西域,比这冷的多的天我们都经历过,并没有觉得怎么样。看来闭气术实在是对身体损伤很大。但这没什么,毕竟我活著出来了。  大政赶到我身边又往我身上加了件斗篷。  “大人,走了两天还没碰到吐蕃人,看来老天真是保佑啊。再有两天的路就可以到小孤城了,虽说是河西道的军队驻守那里,但他们离西州近,一切都靠我们,不会为难我们。我们得在那里休整一下,穿过大漠就可以直接到高昌了,到了那里谁也奈何不了我们。”  大政安排的路线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们现在基本上不用担心追兵了。即便杨国忠反应过来,也不会到吐蕃的地盘上来追我们了。  天已近黄昏,我们决定休息,因为担心吐蕃人发现,我们不敢点火,大伙只有挤在一起相互取暧。  “大人,有烟!”顺著李子义手指的方向我们都看到了一缕几乎看不见的轻烟从地平线下升起。  “约莫有五十里,烟不多,最多不过二十人。”阿史那眯著眼睛说到。  “李子义,胡风。过去探一探,不管是什么人,都不得惊动,快去快回!赵烈你带几个人四周警戒,其他人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吃点东西。”  “得令!”众人显得有些兴奋,疲倦之态一扫而空,毕竟这是出长安以来我第一次下命令。  ……  天黑后,李子义回来了,但是只有他一个人。  “大人,胡风被抓住了。”李子义连滚带爬的到了我跟前。  “怎么回事,对方什么来头?”  “我们到了那里,对方十二个人,十一个吐蕃和尚,一个女人。我们正要回来,一队吐蕃骑兵约三十多人突然从我们身后杀来,胡风的马中了箭,人被吐蕃兵捉住了。”  “你怎么跑出来的?”  “那队吐蕃骑兵把那几个和尚围住了,没有来追我。”  “兵打和尚干什么?”赵烈在一旁自言自语道。  “不管他们有什么恩怨,现在我们的弟兄被人抓了。得救他出来,弟兄们,上马!”  ……  夜晚寒冷的高原上,围绕著一堆篝火形成了两层圈子。  里圈,僧人形成一道环形防线,手中的长刀向外。  外圈,四十名吐蕃骑兵将僧人围成一团,但并没有急于进攻。一名军官前出喊话:“明王,你跑不了了,还是跟我们回去吧。我们大法师不会为难你的,只不过让你向赞普说实话,你们佛家的东西不如我教。”  内里的胖大和尚却不为所动,围著一个很大的斗篷,只露出个头,而他的背后鼓起一个大包,看来是个驼子。他静静的坐在篝火边,一个女人依偎在他的身边。  “明王,你可不要找死……”军官下把下面的话硬咽了回去,因为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那个女人盘上了被他称为明王的身体,前后活动著臀部,伸出香舌舔弄著尚的脸和颈。接下来竟褪去了自己的裤子,裸著下身躺贴在明王的怀里,亲吻他。而她的手也将明王的下半身从斗篷里解放出来,一手握住他的上下搓揉,还瞟了外围的吐蕃骑兵一眼,淫荡的坐在明王身上。  “妈的,受不了了,给我杀了这些秃驴”受到淫邪场面刺激吐蕃骑兵,没有射箭,冲向了内圈。  两个圈子合在了一起,随之迸出了鲜红的血花。手执长刀的蕃僧虽然竭力抵抗但是众寡悬殊,很快被突破了。而明王和女人仍在旁若无人的进行著他们的交媾,一名吐蕃士兵冲到了他们面前,举刀要砍了。  明王宽大的斗篷下动了一下,一支握著刀的手从斗篷的缝 伸了出来,那吐蕃士兵一顿,似乎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但他说不出来了,一支箭从背后穿过了他的身体,他向前扑倒在地上嘴里还想说些什么。  正在战斗的吐蕃士兵,看到了同伴的倒下,回过头才来发现他们的外围又多了一道圈子。(二)  西突厥被苏定方攻灭后,大唐虽在西域直接或间接的与大食发生过争战,但是在西域的主要对手还是吐蕃。不仅是西域,吐蕃还从河西、陇右、剑南三个方向形成对大唐的威胁。两国有过两次和亲,但更多的时候却是以战为主。而且我们大唐是胜少败多,当年的薜仁贵将军都曾被吐蕃杀的全军覆灭。  自从我们从吐蕃的手中夺回西域后,与吐蕃的征战几乎没有停过。安西军与吐蕃军队的手中都沾满了对方的血。安西军只要一和吐蕃的士兵交手可以说是毫不留情。  一阵箭雨过后,吐蕃士兵就垮了,面对突然出现的唐军本身就处于劣势的吐蕃骑兵完全没有招架之力。战斗很快就结束了,我们甚至没有人受伤。四十名吐蕃士兵,只有六个半死不活的了。  可是,我们找到的胡风已经身首异处。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我沉默著,紧咬著牙齿,没有发话。李子义发狂了,提著刀奔向几个吐蕃伤兵,活生生的开始一截截的剁去他们的四肢,其他人很快加入了他的行动。一时间惨叫声不绝于耳。  我没有加入他们,也没有制止。转身向几个吐蕃和尚望去,刚才的战斗中他们死了七个人。还活著的几个,连同那被称作明王的胖大和尚在内,正席地而坐口中念念有词,好像是做起了法事。那女子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注视著眼前的杀戮。  蕃僧们的法事随著杀戮的经束也停了下来,一个瘦高和尚走到我面前双手合什道:“多谢贵军的援助,我们明王大法师和明妃向将军致谢。”  和尚居然还有老婆,不过刚才那场春宫我们也看到了总算有了点心理铺垫。  那明王和明妃不愿意和我们说话,远远的躲在一旁。说不出来为什么,我和弟兄们好像隐隐当中对这有些邪门的和尚有种说不出的敬畏。也难怪,弟兄们大多信佛。  那瘦高和尚自称贡却罗布,是明王的弟子。明王来自吐蕃以南的泥婆罗,是法力无边的活佛,明妃是与之双修的女菩萨,来自南诏。明王平日里很少面见凡人,这次入吐蕃却被吐蕃苯教的巫师和信仰苯教的吐蕃北方 主截杀。  我问他们有什么打算,贡却罗布说要从西域绕道天竺回国。虽说我觉得这和尚有些邪门,可既然和我们同路,那也只得请他们一起上路了。  一路上高大怪异的明王骑在马上一言不发,而我有些情不自禁的瞄著明妃,她是个南诏女人,和我们汉人的长相一样,古 色的皮肤,眉眼间泛著一种高傲的媚态。按说宽大的斗篷和皮袄应该把她的身体藏的很严实,可是我总觉得能我的眼神能透过她的衣衫,看到她婀娜的身躯,那浑圆的双臀似乎正为我摆动。  她并没有看我一眼,可我总觉得好像被她勾去了魄。我觉得有些不对,收心闭目,用摩洛教我的方法镇定心神。感觉好多了,再睁眼才发现不少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著明妃。暗道不妙,不由的后悔和这些人同行。  我一声喝道:“弟兄们,加快速度,小孤城就在前方!”  队伍的心收了回来,速度也加快了,向著西北方前进。  ……  小孤城地处祁连山与沙漠交界处,向南是吐蕃人的地盘,向西是千里大漠;北面和东面不远处就是山脉;商路就在山的北面。  这里说不上是要道,商队如果从这里过,就要越过大漠才能去西域,一般来说没人会走这条路。如果仅仅是为了防卫吐蕃,大可以将城建在山上。但是这绵绵千里的山上却偏偏没有水,山上山下只有这里有那么一眼井。  于是就有了小孤城,也就有了黄德孝和他的三十名驿兵。  他们一来就要呆上一年,一年以后才能轮换。平日里白天只能兵看兵,晚上就只有数星星。一年到头很少能看见生人,今天他们运气好,不但来了友军,而且有友军之中还有一个女人。(三)  祁连山的夜是寒冷异常的,好在我们已经到了小孤城。看来这里的官兵还是很会生活的,把屋子弄的很暖和,裹著羊皮袄子的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而黄德孝和一班驿兵却如坐针毡,今天来的那个女人实在是有些邪门,可以说远在十几里外的时候,他就已经和弟兄们闻到了这个女人的味了。也难怪,距上次出去打猎抓住了那个牧羊女,到现在已经半年了。  他还记得那个吐蕃女子,虽说风霜和烈日没有给她留下好皮肤,但必竟是个小姑娘。他也忘不了她的叫声,当他第一个挺入她的身体时的叫喊声。那是他听到过的最美的声音。他原本是想把她多留些日子的,可是手下的那帮弟兄实在是……那么一个小姑娘,怎么经的起他们那样折腾!  想到这里他又从怀中掏出了那细腻的皮囊,多么光滑的皮,底下还有那凸起的蓓蕾。半年来,他就是用这来抚慰自己,熄灭自己心中的火。弟兄们也一样,那女子至今仍活在他们中间,他们每个人都有一块这样的皮。  可是今天晚上她失去了效用,黄德孝满脑子里都是那个和吐蕃僧人一起来的女人,他看到那女子的皮肤,那才是女人,手中的皮囊让他感觉到 心。  入夜,黄德孝又闻到那女子的气息,越来越浓,他悄悄的爬起身来……  不知为什么,吐蕃僧聚在一间房中,明王活佛也里面。于是那被称为明妃的女子今夜就是一人独居了。  出人意料的是明妃没有睡觉,她在等待著什么。这反倒把黄德孝吓了一跳,但旋即就被欲望所淹没。明妃几乎都没有看进来的是谁,就脱下了她的衣服,黄德孝顿时惊呆了,她的乳房又白又大,就像家乡的葫芦一样,骄傲地挂在胸前。他迎上前去,紧紧抱住她,在她那两片猩红的嘴唇上狂吻。明妃也紧紧抱著他,同样用火辣辣的嘴唇紧贴,然后,用舌头在他的嘴里一拱一拱的,并发出极响的声音。  黄德孝欲火上逼,俯下身去 住了她的乳头,在那里吮吸。她发出快乐的呼叫,她一边呼叫,一边把手伸向他的裤子……  黄德孝一边抽动著,一边用手 住她的嘴巴,生怕她的叫声惊动了别人,同时不停地在里面搅动。  明妃却爱抚著黄德孝的后颈和头发,虽被 住了口,但从 中哼出的声调却那么特别。很快就让黄德孝迷失了自我。  突然,山洪爆发,二人的身体停顿下来……  发泻过后的黄德孝回到了自已的营房之中,目光却是呆滞的。他掏出了那皮囊,望了又望,突然的放声哭了起来,不停的打著自已的脸……  这一切都落入了大政的眼中。  我听了大政的报告后,越发的心中不安。这些吐蕃僧人倒底是什么来头,总觉得他们很邪门。留他们在身边实在是让人不放心。  “大政,我们一起去看看黄德孝,看看他中了什么邪。”(四)  当我和大政来到黄德孝的屋外时,我们就闻到了血腥味。  我们没有迟疑,抽出刀来,大政在前我在后,相互错开半个身子,一脚踢开门。  当我们进入房间时,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已看到的一切。  打了多年的仗了,什么血腥的场面没见过。但是那天黄德孝干的事至今仍让我胆战心惊。一个人无论对敌人怎么残忍都不奇怪,但打死我也想像不到一个人如何能剥掉自已的皮。  黄德孝还没有死,但他离死也不远了,血流的满地都是,他胸前的皮已经完整的从颈部被剥到腹部,他已经没有力气了,否则还会继续下去的。我们的动作惊动了弟兄们和驿兵,所有的人都被这场面震惊了。  驿兵中有人不停的在嘀咕:“索命鬼,是索命鬼……那女娃来索命了。  突然,一个驿兵惊惶失措的跪在地上向四周胡乱磕头,不停的说著:“怨有头债有主,不是我干的,我可没扒你的皮啊。”  一时间,大家都人心惶惶,连我也感到似乎真有阴风阵阵。不行,得安定军心。我转头大喝一声:“什么索命鬼!你们长官是被那个明妃害死的,待我去把她抓来。”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黄德孝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以肯定,这和那个明妃有关系。打从一开始见到这帮吐蕃僧人,我就奇怪。说他们是僧人,可是言谈举止、衣著服饰都和我见过的大唐、西域、天竺和尚完全不同。而且还有个女人双修,分明是妖僧。  不管他们干了什么,先拿下再说。  我正要前去抓人,却被赵烈拎著一个马桶挡住了,“大人,既是妖僧。须得防著他们用妖法,把兵器用屎尿浸过就能破他们的妖法。”他这一说还当真有许多人信他,众人纷纷将兵器放在马桶中搅了搅,也不嫌污秽。我却不愿这样脏了我的刀,没去凑这热闹。  这时候,吐蕃僧人似听到了,出了房间拦在明妃的门前,却没有见到明王。  我一个呼哨,大家把他们围在中间。  “叫明妃出来,她使了什么妖法把人害成那样?”  贡却罗布迎上前来,“独孤大人,明妃完全是一番好意,要超渡黄大人,让他放下屠刀,怎奈黄大人入魔已深,已经救不回来了。”  我轻蔑一笑,“你以为我会信你们这些胡说八道吗?”  “信与不信自在你们,我派行法虽与大唐佛家不同,但都是佛门弟子,我又怎会害他?”说话的是明妃,众僧闪开一条道,明妃款款而出。天寒地冻之中,她却只著一件薄衣,豪乳丰臀若现若隐。眼花缭乱之下我不禁一阵迷离,又一股异香飘过。  轰的一下,我的脑子就不作主了,只觉得欲火上冲,手脚一软,刀掉在了地上,此刻我只想要……  ……  人群里发出一声可怕的狼号般的号叫,向明妃扑去,无数的手臂摸到了她身体,令她向后倒入淫邪的人群中。  几十支手遍及她的全身,在她小腿、大腿、膝盖、臀部、小腹处摸来摸去,无处不在。只要摸著她柔软的大腿或是丰满紧绷的臀部就已经足以让大多数的男人非常兴奋。  然后他们开始组织起来,其中两个男人各将一支手紧紧地握在明妃背后,支撑著她的身体,另一支手玩弄著摆放在他们面前的奖品。每个人握著一个乳房,将乳头塞入他们的嘴,狂热地挤压、爱抚著巨大的圆球。  终于,一根阳具进入她的蜜壶。  战斗了,但是新的兴奋浪潮压倒性地充满她的全身。一个干完了换一个,然后又是一个,再一个,一支手接一支手握紧她的乳房,一张嘴又一张嘴吸吮她的乳头,一个又一个的阳具……  我没有加入这场战斗,因为我还知道兄弟们中了妖法。我凭借摩洛教我的办法,抵抗著诱惑。但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五)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周围似乎安静了下来。我以为我挺住了,我实在无法想像如果我也被她迷惑,会不会事后像黄德孝一般的剥掉自已的皮。可是我的弟兄们呢?  我睁开眼,怎么倒处都是雾气,看不见别人,只有她在,她只是微微一笑,一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瞧著我,目光中似有一股诡异的磁力,牢牢锁著我的眼睛,教我无心他顾。我迷迷糊糊地看著她的眼睛,一颗心儿飘飘荡荡,如升云端,不觉置身何处。  忽然之间,一股火焰从小腹窜出,熊熊升至胸膛,刹那间,感觉全身血脉迅速扩张,小腹彷佛就要爆炸般火热紧张,胯下涨至铁一般硬。  那一刻,我只想抱住那美丽女子将她按倒在地,插入她的双股之间,为满身欲火寻找一个发泄的出口。  我拼命的在舌尖上猛咬一口,那一瞬间,力量彷佛从什么地方回到了我的身体里。  刀,就在身边。我不再作他想,拾起刀大吼一声冲向那鬼魅般的女人。刀锋从半空中划过,迎向那闪亮著诱人光泽的颈部……  “铛”的一声脆响,刀锋撞上一支短矛,一个高大的身影拦在我面前。明王耸著肩背,穿著那怪异的大袍,一手一支短矛。  “这个妖僧,我杀了你!”在狂吼之中我又和明王斗在了一处,这明王动作看似有些迟缓,但出手很准,力道也足,几下交手后,我的刀竟险些被他震掉。我不禁一惊,心中有些发怵。可别从千军万马中冲了出来,却把命交到一个妖僧的手中了。不怕,这妖僧力气虽大,但转身慢。  我虚晃一招,一个旋身已经来到明王身后,对著他那高耸著的肩背狠狠的劈了下去。他死定了。  但是,那大袍子却突然自已挑了起来迎向我的刀锋,“铛”的一响,竟然是兵器。我连忙后退,再看那明王,他身上的大袍已经割破落下,露出了一直高耸的“肩背”。  那里竟然长著另一个人头和两支紧握短矛的手!天哪,难道他真的是佛?  看到我吃惊的样子,明王的四支手将兵器一丢,四手两两合什,宣一声佛号:“阿弥陀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我惊呆了,这一天来我已经见到了太多的不可思议的事情,手一松,刀掉到了地上。“你到底是人是佛还是妖怪?”  “贫僧只是个僧人。”  “你,还有那淫妇,为什么要害我们?”  “将军救了我们,我们谢还来不及。何来谋害之说,明妃是用我派之法为各位解除心魔。”  “你胡说,佛家作法哪有行苟且之事的?”  “《大日经》云: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本,方便为究竟。要成佛就要不拘小节,男女之事是十分快乐的,作是法时得妙快,乐无灭无尽,男女之事是神圣的,汝今当知彼金刚杵在莲华上者,为欲利乐广大饶益,施作诸佛最胜事业。男女之事能调伏一切众生,由此出一切贤圣,成就一切殊胜事业。又怎能是苟且之事?”  这大和尚的一番高论倒真的把我说的迷迷糊糊,原来男女之事有这些作用!但是……“那我倒要请教了,作法怎么会把黄德孝作成那个样子?  “人人心中都有魔 ,明妃与人交媾,是用大慈悲去感化。无奈黄德孝入魔太深,无法从恶行中解脱出来。”  “那他们呢?我的其它弟兄们呢,他们怎么样了?”  “他们就在我们身边,你看不到他们是因为你尚未除魔,将军身上的杀戮之气虽不重,但是有怨气,怨气不除遗害无穷啊。”说完就转身走入了迷雾之中。我想追上去却发现身体中的力量又消失了。(六)  又来了,那种感觉又侵入了我的身体。一阵香风飘过,竟是那明妃出现在我身前,她又那样瞧著我,目光中那股诡异的磁力锁著我的眼睛,不,是锁住了我的心。我迷迷糊糊地看著她的眼睛,如升云端,不知置身何处。  我渐渐把持不住,一把拉过使她平躺著,雪白的身躯上耸立两座小山,放著两粒粉红的乳头。  我的手移至她的下体,手掌伸进轻抚。平滑而结实的大腿上端有簇漆黑光泽的阴毛,半遮著她交欢的开口,我的手抚遍全身,最后停于她的下体。我只想插进她,蹂躏一般地和她的体壁摩擦。  她亲了我 子一下,转身坐起身来为我脱衣。她用前胸贴住我的背脊,手掌上下迅速抚摸我胸膛,说著∷“来吧,你怎么想就怎么做吧。”终于我迷失了,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我进入后的快感是那么强烈,但不是来自我的下身,而是从我的头顶传下来的。那种快感就好像夹在一壶纯香的酥油中从我的头顶灌下,后来我常常想那也许就是和尚们说的醍醐罐顶。  接著我就感觉飘了起来,似乎我已经离开了地面离开了身体。我到了哪儿?沙漠的边№,是流沙镇,是伊斯莉,她正被突利压在身下,痛苦而软弱地扭动著身体。  “伊斯莉!突利,你这个混蛋,住手!”我大叫,但他们似乎看不见我。  突利不疾不徐的在她的大腿上移动著,舔著她的小腿、大腿,满嘴的口水就在雪白大腿上,留下了一道道屈辱的痕迹。  伊斯莉并没有放弃任何的反抗,我听到了她的衰 ,她努力的踢开伏在她胯下的男人。但无奈双腿被男人紧紧的控制住,使她美丽的曲线完全凭男人的舌头肆虐。  突利那张丑恶的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享受这一切。他开始用牙齿在伊斯莉的腿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齿痕,一道接著一道。伊斯莉的痛苦完全的表现在脸上,只看见她一脸的泪容,一颗颗斗大的泪珠从眼角落下。  突利大口大口的咬噬著伊斯莉性感的腿部曲线,不一会,两条大腿上出现了瘀痕,还有被牙齿啃咬的痕迹。接著将那血盆大口对著伊斯莉傲人的乳峰狠狠的咬了下去……  “呀!…”我痛苦的号叫著,却发觉我又来到一座奢靡的庭院。这是哪儿?好像来过,对,是虢国夫人杨怡的家。  那里,那房内有女人的声音。  “不要这样了,我今天是要和你说清楚,这丈夫已经回来了……”  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不行,我不可以再背叛我老公。说什么也不行……”越听越熟。  声音是从对面房内传出来的,我向内一望。只见一个男人正低头去注视著一个女人赤裸的躯体,脸几乎已经碰到她的身体。但就是看不见面孔,这时他正用嘴巴吸著女人粉红色樱桃般的乳头,一支手直接伸去摸著下面,女人将两腿夹紧不让他的手去摸,但是男人反而将手指插入了女人。  “啊,不行……”女人的声音呜咽著,让我又觉得不敢肯定是不是听过这个女人的声音,这时女人是完全被征服了,两腿不再夹紧,反而慢慢的打开让男人方便的去探索。  女人这时闭著眼睛,享受男人对她爱抚所产生舒服的感觉。而男人这时也已经把他自己的衣服脱的光光的,露出他那只硕大的分身的挺立著,也抬起了头,是裴 。那女人,我看清了,是她,对,就是她,我的妻子——嫣然。  一瞬间,那种曾经有过的感觉又来了,胸口似压了千斤大石。  再次跌入黑暗……这又是……是我的家。  是姑夫,他正推门而入,他看到了什么。“奸夫淫妇!”他大叫著,抽出了剑,冲进房内,很快的他又从房内退了出来,倒在门口,颈部已经被剑割开。  裴 一边穿著衣服一边从房内出来跨过了姑夫……  我从口中,不,从心中、从丹田中爆发出痛苦的号叫。伴随著振聋发聩的叫声,我好像在一个女人的身上发泄了出来。  ……  我这是怎么了,在哪儿?天已亮了,我正躺在自己的房间里。我翻身起床,感觉身上充满了力量,再没有使用闭气术后的不适。我推开门,却看见弟兄们有说有笑,三三两两的正在生火做饭。那么昨夜……  “大人,起来了。”大政跟我打招呼。  “哦,对了,大政。”  “什么事,大人?”  “那吐蕃和尚呢?”  “明王和明妃今天一早就走了,独孤大人想必是累了,一觉就已经睡到中午了。”有人在我身后说话。我转过头却惊的合不拢嘴——是黄德孝!  “……独孤大人,独孤大人……这是怎么话说,我老黄难不成头上长角?”  我缓过神来,转头看看大政。  大政却说:“大人,这是黄德孝大人啊,昨天不是见过吗?”  是他们把昨夜的事都忘了,还是我……  “黄……大人……你还好吧?”  “好,可好了,你们来了,我是见到亲人了,我昨晚睡的那个香啊…哈哈,你们多留几天吧,我们还有些粮草。”  “啊?……啊,不了,不了,我们还要赶路。吃了饭就上路。大政,吩咐弟兄们准备一下。”  大政似有些不解,但对我的命令向来是说一不二的。  走吧,快些离开这里。昨夜,难道只是一场梦吗?可是为什么我的身上还有一股吐蕃酥油的纯香呢?                《孤城万仞》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