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花行[13]

采花行[13]

原来这呻吟声是发自於花姨的口中!俊虎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一时呆在石屏风上。只见花姨的衣裳半卸、玉乳微露,双手一上一下探入半开的衣内,迅急的动作著。 俊虎这下可明白了!原来花姨在 自摸 啦!心中微一琢磨,心想还是不要现身撞破的好。虽然俊虎心中实在是非常想现身一解花姨的饥渴,但是他知道,绝大多数的女人都会不好意思被人瞧见这种场面的。况且他也想看看,一个女人是如何来满足自己的欲望! 花姨继续忘情的抚慰著下体,揉捏著挺起的乳头。俊虎也目不转瞬的瞧著。 花姨陡一转身,身上那半开的衣裳忽的滑下来。那迹近完美的躯体,惹得俊虎的小弟高高胀起。俊虎完全忘记花姨的年龄了,此时他眼中的花姨只是一个在 自摸 的大美女。不过基本上俊虎也不太在意年龄,也不太有仁义道德观念,否则在此之前他怎会和他义母共享人间至乐呢。 由於衣服已经滑下,俊虎可以很清楚的观察花姨的每一丝动作。 花姨的右手指头轻轻的揉搓著微微外翻的阴唇,间歇地将手指头插入小穴中。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划圆圈的抚摩著阴核。每一次指尖滑过阴核,都可以明显的看到花姨下腹的收缩。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左手也没闲著,如同豺狼攫取猎物似的,不断的 咬著双峰。乳尖高高耸立,像是在指引指尖的灯塔,引领著指尖探寻欢愉的源头。 指尖的动作有如在弹奏乐器一般,轻盈优雅,有著特殊的节奏。任何一个微小的变化,都会有著意想不到的效果。而花姨显然是个中高手,对於自己的身体相当的熟悉。因此每一个音符都能勾出最深层的快意,高潮迭起、佳作连连。而身体正是最好的听众。每当有佳音流泻身体便忠实反应、产生共鸣。 花姨的动作愈来愈快、愈来愈大。丰满的秘穴已经吐露出渴望的汁液,沾在指头上、阴唇上闪亮著。口中发出的不再是呻吟,而是阵阵急 的喘息。胸口、双颊已经现出红潮,双乳也胀得微微发亮。 就像是『十面埋伏』的曲调,花姨已经弹到最紧要的一节。十指如珠雨般洒落全身,汇聚到快乐的巢穴。珠雨激起的涟漪,层层叠叠,慢慢的叠成了波浪。一次又一次的拍打著岸石,激射出超越浪峰的水花。 终於,在一声惊雷後,花姨忘情的呐喊,四肢有如满弦的弓箭般绷紧著,夹杂著一阵一阵的抽 。 俊虎看得目瞪口呆!他从未看过,一个人所能承受的快感竟然能如此的畅快淋漓,无与伦比。 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间,花姨才慢慢的回过神来,将泄了一床的淫水擦乾,穿回衣物。俊虎忙施展轻功回到稍远的地方,才踢踢踏踏的走回来。 回到洞口,恰巧花姨整理好走了出来。俊虎装傻的打过招呼,回到洞中。其实花姨满脸红潮未 ,一脸惊疑都一一进入俊虎的眼中。花姨见到俊虎微微一怔,心想不知是否被瞧见刚才的好事。不过俊虎脸色如常,心中虽有点怀疑,不过既然俊虎不提,她当然也不可能问喽。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俊虎回来後没多久,洞外响起了一串细碎的脚步声。待这脚步声转过石屏,俊虎眼光陡然一亮。原来是一天不见人影的梅剑,她端著一个托盘,上面是俊虎的晚餐--一碗白饭,三样小菜一个汤。 梅剑仍是一身红色服饰,不过却不是以往的大红色,而是淡粉红色。看起来更凸显出她优美的身段、粉嫩的肌肤。腰间配著一块火红的鸡血石,用红色的绳子结成一个如意垂在下方,相当醒目。 梅剑自进洞後,眼光一直低垂著躲著俊虎的眼光。放下晚餐後就要转身出去,俊虎忙拦在洞口。两人对峙了一晌,俊虎打开僵局说:「你···可好?」 梅剑默然无言。蓦地一滴眼泪划过脸颊,击打在胸前的衣服上,留下一个淡淡的勃格 俊虎看到可慌了!他这辈子最怕女人哭,只要女人一哭他就没辄了!俊虎手足无措的看著梅剑哭。梅剑却愈哭愈起劲,哭得胸前的衣襟全湿透了。俊虎想安慰她却不知从何安慰起,只好看著她哭。还好,渐渐的梅剑收 起泪水,微微啜泣,然後停了下来。 俊虎见哭过的梅剑双肩颤抖著,便伸出双臂将梅剑环抱起来,拍拍梅剑的背。柔声问道:「好梅剑,你为什麽要哭呢?我可没欺负你呀!」 梅剑闻言猛的抬头,说道:「就是你啦!还说没欺负我!」 俊虎丈二金刚摸不著头脑,非常用力的想,想他到底哪里欺负梅剑了,不过就是想不出来。梅剑见他一脸茫然,伸手敲了俊虎额头一个爆栗子。说道:「笨喔!都不知道。」 俊虎苦笑道:「好梅剑,你就告诉我吧!」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