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谪仙录

天外谪仙录

天外谪仙录(第一回)         「蜀道之难难如上青天」,在这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高险之势的蜀道上,两人正不顾蜀道之艰险而疾行。「长霄,你所得到的消息是否当真?」後方书生装扮的少年轻功也甚了得,一边行进一边对话之馀,其身形并未因此而有所迟缓。「这次我们不知何处得罪鄂北的双城霸王,他竟然要在仙翁的五十大寿时──血洗仙境!」前方这位被唤作长霄,身披披风的男子头也不回地继续前进。「据我所得知的消息,双城霸王只是襄樊一带的土霸王。我曾暗中试过他的身手,在十招之内还未能胜我,还妄想要血洗仙境?」「还是不要轻敌的好。」那位书生觉察在这一来一往的谈话之间,又落後了长霄两尺,心有不甘之馀,随即提气狂奔。「据说双城霸王找来几位中原高手助阵,万万不可小觑!」「松柏兄说的是,我们快回到仙境,将此事禀告仙翁吧!」在话说完之後,长霄与松柏更是加紧了脚步飞驰着。仙境全名五行仙境,位於瞿塘峡一带,四面尽是重林峭壁,峻岭云影,果然是一如其名,堪称人间仙境。由於人烟罕至,眼下仙翁只得七名弟子,所幸鲜有人欲泄指仙境,在当世仙翁之祖觅得此仙境四十年来,可说未经一役。这也难怪此次双城霸王之举,令长霄等人视为死生之大事。仙境乃是由当今仙翁之祖所创。遵奉天地五行之术,为中原人士眼中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外道。仙境主人自封仙翁,有超然於天下之意,然而其功力在中原人士眼中,宛如江湖郎中,令人嗤之以鼻。不仅在规模上根本称不上是个门派,连仙翁的修为都称不上是一门之主。自这群弟子加入仙境以来,仙翁未曾传授任何武艺,他经常挂在口中的一句话乃是「习敌之长技,方能制敌」,也正因为这句话,仙境内的诸位师兄弟成天就是切磋武艺,以得截长补短之效。也不知走了多久的山路,终於看到了一块「仙境」的石碑。两人在此稍作歇息。「这仙境真是俊丽啊!」在解下腰间的皮囊,喝了几口水之後,长霄若有所思地转身看着松柏。只见松柏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一股不安的情绪油然而生。「长霄,虽然你小我十岁,但你的修为早已远胜过我,真的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在擦拭过了脸上的汗珠之後,松柏疲惫地坐在石碑旁,面露敬意地抬头看着长霄。「也难怪你年方二十有一,即登上我们仙境的天将之位。」「松柏兄,你万万不要这麽说!我打从心里还是很尊敬各位师兄的!」长霄大惊,整个人跌坐了下来,惊慑地看着眼前的松柏。虽然松柏的脸上并无怒容,但他唯恐伤害到松柏的自尊。「起来吧!别要自责,有你这样武功超卓的师弟,也是我的光荣啊!」松柏面带笑容将长霄扶了起来。「太阳快要下山了,我们快回去禀报仙翁吧!」在两人起身的同时,後方的草丛突然有所动静,一条蓝色小蛇倏地狂奔而出,朝着松柏突袭。只见松柏拔出腰际两把长剑的其中一把迎击,小蛇的攻势顿时转攻其面门。面对此般险境,长霄不仅袖手旁观,毫无助阵之意,相反地,他还面带微笑地看着松柏的行招。「许久未见松柏兄的『仙隐剑法』,今天又可大开眼界。这下可要看看他的剑法是否又有所进境了。」不知是过於轻敌,抑是对自己的剑术胸有成竹,松柏竟以桃木剑对付这只小蛇。一招「独善其身」坚守周身所有要害,这只小蛇在攻杀了数回合之後,竟未能伤及松柏。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不料在松柏将小蛇向其右翼逼开之际,另一条绿色的小蛇竟乘隙绕过松柏的剑芒,朝其左胁下狂噬,而蓝色小蛇又转攻其右腿,此时松柏双面受袭,情势颇为凶险。「从未看过松柏兄拔出第二把剑,真不知他是否有何双剑其出的剑招。看来师妹这招果真厉害,如果松柏兄不拔出第二把剑,势必难以挡格师妹的攻势。」难道说,这两条小蛇,是长霄的师妹的「兵器」?「长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麽。想看我的『第二把剑』,门都没有!」松柏退了两步,避过双蛇的攻势後,立即凝神向草丛大喊,「涟漪,别再躲在草丛了,尽管攻过来吧!」「真是乏味,被识破身份了!」草丛里的师妹纵身一跃,狂舞着双臂。仔细一看,原来方才朝松柏狂袭的两条小蛇,是师妹手上的两条长鞭。「松柏师兄,看我的『浊浪排空』!」这位师妹名叫涟漪,是仙境的最小弟子。她的拿手功夫是手上的双鞭,蓝鞭名为怒海,绿鞭名为静湖。「水仙鞭法」是她的拿手鞭法。松柏自忖与涟漪交手数次,未尝败果,未料此番涟漪的起手式之伶俐,与以往的柔劲大异其趣,极有可能是强招初成,想拿他试招,顿时收起笑容。「涟漪,既然你新招初成,我也以我新创的招式来跟你过招。看我的『三拜茅庐』!」「如果松柏兄执意以他的『兼善天下』来接涟漪这招,不知是否可以挡下涟漪的『浊浪排空』?不过涟漪这招招式之凌厉,恐怕不是『兼善天下』所能望其项背的。虽然松柏兄的功力较我略逊一筹,然而他的临战经验绝非我所能比拟。看来我还是有很多东西要向松柏兄学习的┅┅」面对涟漪的鞭法有如浪花般阵阵来袭,松柏不惧怒海静湖的攻势,冲入鞭浪之中。「涟漪,记住这点!你的鞭法绝不能让人欺进,要在远距离外就击中对手。如果让人接近,你就必败无疑!」话方说完,松柏便攻抵涟漪的三尺之内。「糟!不快将师兄逼离三尺之外,我就输定了!」随即怒海静湖便以回马枪攻其背门。「我就知道你会变招,该我展现我的新招了!」松柏转身劈开怒海静湖,「两拜已过,看我的第三拜!」自知胜券在握,松柏回过头来将剑搭在涟漪的颈上。「涟漪,你输了!」「师兄果然厉害,我认输了!」涟漪收回双鞭,颓然低头,眼泪即将夺眶而出┅┅「啊┅┅这┅┅我好像展现得太过火了┅┅」「师兄,我到入门以来的战果是如何,你知道吗?」涟漪强忍住泪水,抬头看着松柏,「零胜六十七败,我从来都没有胜过┅┅」话刚说完,她的头又垂了下来。将刚刚的过招过程反覆寻思,松柏突然心生一念。「涟漪,你今天会得到第一胜!」他面带笑意在涟漪耳边叮咛着∶「长霄,你过来!」「我?」长霄一时反应不过来,不知松柏葫芦里到底卖了些什麽药。「你跟涟漪过招吧!」松柏拍了拍长霄的肩,「不过我不准你让她。如果你胆敢让她,那你就是在侮辱她!不要让岳师兄知道,不然会有你受的!」岳师兄是仙境的大师兄,也是诸位师兄弟中,功力唯一胜过自己一位,在岳师兄的面前,诸位师弟妹绝对无人敢造次。「涟漪师妹,让我领教你的『浊浪排空』吧!」「六师兄,得罪了!」话方说完,涟漪立即祭出「浊浪排空」。「看我的『长空破』!」「长空破」是长霄在入门前所习得的掌法。除了「长空破」之外,他又在入门之後悟得另一套掌法「日月经天」。这套「日月经天」掌法只有仙翁与岳师兄曾经与其对招过,因此长霄与涟漪并未得知长霄的这套掌法。「给我跃起来!」一反方才与松柏对战的守势,涟漪不停地舞动着静湖鞭,面对涟漪如此强横的猛攻,长霄一时乱了分寸,避得颇为左支右绌。「没想到她的鞭法竟然变得暴强,显然她已经拿捏住用鞭的要诀了。看来我真的不能轻敌。就用空山灵雨吧!」心念一起,长霄纵身一跃,举起了双手准备以空山灵雨击脱涟漪手中的双鞭,不料在他准备出手之际,一道蓝色的锋芒从涟漪手中向他疾射而出。这道锋芒正是涟漪手上的怒海鞭,此时长霄在空中避无可避,肩头被狠狠击中,「空山灵雨」根本无法成招,在一时错愕之间,长霄极其狼狈地回到地上。「涟漪,你表现得很好,我认输!」长霄按着方才被涟漪击中的右肩,心悦诚服地认输。「这次太轻敌了!如果方才以『日月经天』行招,涟漪绝无胜望。以後绝对不能大意轻敌┅┅」「我┅┅我终於赢了天将云长霄┅┅」方才因为败给松柏而强忍住的泪水再也无法忍住,从她的眼眶流了出来。「两位师兄,我要去向岳师兄报告了,仙隐楼见!」「长霄,你这次太轻敌了。」松柏望着跑远了的涟漪,拍了拍云长霄的肩膀。「你知道她这招为何要取名为『浊浪排空』吗?自己好好想一想吧!」「浊浪排『空』?难道她┅┅一开始就是以击败我的『长空破』而努力吗?」「你可不要以为你以六师弟的资格,夺得仙境天将的称号,便有什麽可说嘴的。仙境天将这个头衔,是对你的武艺的肯定。希望你能好自为之,不要侮辱了这个头衔。」松柏向前走了几步,语重心长地说道。「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作,你可不要忘了,走吧!」「长霄多谢师兄教诲,绝不会忘了师兄这段话!」看着落日前的松柏的背影,他这番话造成云长霄心中极大的震撼。在云长霄入门以来,成天醉心於掌法,疏忽了许多事。其他师兄也只是和他切磋武艺,并未向他提及这些道理,只有松柏会向他提到这些。以往云长霄还对松柏这些狗皮倒灶的道理嗤之以鼻,不过经历过今天这一败,他似乎已经有些体会了。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仙隐楼内┅┅「木行使宋松柏,天将云长霄参见大师兄。」「启禀大师兄,长霄有事要禀报仙翁。」仙翁在仙境的地位,相当於一般门派的掌门人。不过除了练武之外,仙翁更沉迷於丹药之术,因此方已仙翁自称。「长霄,仙翁目下正在闭关,二日之後方会出关,有事告知我便可。」大师兄岳巍,是仙境之中的地将。其武功为仙境七位师兄弟之冠,平日鲜少涉足武林,因此江湖中对其可说是不见经传,名气甚至不如其师妹江涟漪。他专精於枪法,他的手中兵器「百里封喉」,乃是仙境中唯一得到当今兵器谱中「中原十八雄兵」雅号的当代神兵。这麽一把神兵为何会在他手上,而拥有这柄神兵的枪手却又为何不愿过问江湖事呢?「这事果然非同小可,你们立即召回丹鼎、炯烈以及在堂,会商对策。」襄阳,与对岸的樊城合称襄樊。襄樊这个地处鄂北要冲的军事要城,在武林之中并不如其军事地位般重要。由於其军事的重要性,襄阳往往是历代重兵驻守之地,武林中人自是不敢在此地捻虎须,除了此地最大的一支势力──双城霸王。双城霸王的根据地──霸王府内┅┅「禀霸王,快马来报。『乾坤坎离』四煞已抵达仙境南境,仙境天将与木行使亦已归境,请霸王指示尔後之行动。」「将这封密函交到『乾煞』手中,他知道该怎麽做。下去吧!」「玄宗,好戏才正要上演,等着瞧吧!哈┅┅」天外谪仙录(第二回)翌夜,仙境议事堂中┅┅天将云长霄、木行使宋松柏与水行使江涟漪三人一言不发,面色凝重地痴痴望着地将岳巍。不论是年纪、武功或是江湖经验、岳巍都是个中之冠,因此每当仙翁闭关之时,总由岳巍统理仙境大小事务。在这面临死生之际的当头,仙境诸人不由得对岳巍翘首盼望。岳巍出身河北武林名家「岳家堡」,乃是岳家堡堡主岳擎天之第三子。武林有云∶「刀称南宫,枪云岳家」,论及枪法,武林首推河北岳家堡,可见岳家堡枪法之非凡。对於岳巍为何愿意抛弃岳家堡的庇荫,只身投靠名不见经传的五行仙境,他总是矢口不提。一言以蔽之,他的一切都是不足以外人道的谜团。岳巍今年三十有七,目光如炬炯然有神,蓄着一脸美髯,身着灰色长袍,神色与武圣关云长有几分神似。身长八尺的岳巍,枪法虽远远不及其父,却也足以名列高手之林。自入仙境以来,长霄等人从未见过岳巍使枪,只缘於岳巍的一句「百里封喉一出,夺命封喉方休」,足见「百里封喉」的死亡气息。大敌当前,金火土三行使却音讯全无,岳巍只得扬弃一己之坚持,重拾百里封喉。「怎地他们三人都没了消息?」在饮下一盏龙井之後,宋松柏难掩其不安,不耐地问道,「难道他们并未收到飞鸽传书?」二师兄宋松柏,江湖人称「松柏居士」,虽然年已三十有一,容貌却一如十七八岁的翩翩美少年。「不太可能!我昨夜已经发出传书了。」云长霄以右手托着下颚,寻思各种可能发生之情状。「目下较令人担心的,是丹鼎师兄的行踪。自从三年前那件事发生之後,丹鼎师兄便离境出走,音讯杳然┅┅」「长霄师兄,你就别要再说了┅┅」云长霄一语未尽,江涟漪一脸愠怒,砰的一声站起身来,打断了云长霄的话。「对不起,各位师兄,涟漪先行告退。」话方说完,立刻转身愤然离开。「诸位师兄,长霄绝非有心提起『那件事』的,请原谅长霄一时失言。」「长霄,大师兄命你立刻出去向涟漪解释清楚!」「是的,大师兄!」云长霄随即追了出去。岳巍与宋松柏在长霄退下之後,继续讨论因应的对策。三年之前,金行使金丹鼎投身仙境甫满一年,曾与江涟漪私下切磋武学。金丹鼎当时年方十九,较江涟漪年长二岁。金丹鼎之父生前乃道士出身,对炼丹之术颇有见地,在耳濡目泄之下,金丹鼎在此道自然亦有些根柢。早年因父亲仙逝,家道中落,遂以皮毛之医药炼丹之法,经营江湖郎中之业。金丹鼎虽在医术小有所成,武学上却宛如三脚猫,丝毫搬不出台面。其功力为五行使之末,连师妹江涟漪都可轻易胜他。虽在初次练武中,金丹鼎以江湖之历练,唬退武功在他之上的江涟漪,却仍心有不甘,遂於行医之幡缘襄上数柄利刃,此即为日後他的随身兵器「华陀刀幡」。半月之後的对练中,金丹鼎以华陀刀幡误伤江涟漪之左臂。金丹鼎自知酿成大祸,自断左手三指之後仓皇逃离仙境。话说练武之间,皮肉之伤本为家常便饭,竟因此造成仙境痛失一使,仙翁遂命旗下弟子,练武之时不得伤及对方之身。诸弟子谨遵其教诲,往後之武功虽奇招迭出,杀敌之猛劲却全然尽失。仙翁的一念之间,竟造成仙境日後武学停滞不前,这也是当时仙翁所料未及之事。仙境水月湖畔┅┅「涟漪师妹,你在哪儿啊?长霄师兄说错话了,请你原谅师兄一时失言。」云长霄追至水月湖畔,举目所望尽是湖心树影,何来涟漪之影?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白影突然从湖心鱼跃而出,有如浪里白条,这道白影正是师妹江涟漪。江涟漪年方十七,乃仙境之水行使,江湖人称「水仙儿」。身着白袍,肩披长发,出淤泥而不泄,宛如水中的幽莲。深谙水性,水性为仙境之冠,据称水仙鞭法若於水中行招,将有如鱼得水,相辅相成之效。经过几个鱼跃,在一起一落之间,江涟漪飘然登临湖畔,落在云长霄之前。她的发梢上仍点缀着点点水珠,在皎月的照耀下,有如衬托着晶莹的宝石,从天境悄然下凡的仙女。去年中秋佳节之时,仙翁亲眼目睹此般美景,特称此为「天仙下凡」,亲笔题为仙境美景之一,至今仍为仙境诸师兄弟所津津乐道。「长霄师兄,」江涟漪脸上的怒容已消弭大半,「关於丹鼎师兄的事,涟漪五内也感到万分遗憾。不过,涟漪真的不愿长霄师兄旧事重提┅┅」「长霄绝非有意恼怒涟漪师妹,只是一时心急,所以┅┅」「涟漪知道,只是我一直为丹鼎师兄之事感到内疚。丹鼎师兄为了误伤我一事,竟自残己身,斩落自己三指。」提及往日憾事,江涟漪若有所失,转身坐在湖畔,遥望着湖心的涟漪与倒月。「我绝不可能会因为这点皮肉小伤便怪罪丹鼎师兄,谁知他竟然┅┅」「现下丹鼎师兄孤身浪荡江湖,身子又有所残缺,又与仙境失去音讯,我好生担心┅┅」「涟漪师妹无须为此介怀,丹鼎师兄吉人天相,上天会保佑他平安无事的。」云长霄拣了江涟漪身旁的草地,坐了下来。「涟漪师妹,这些日子我到鄂赣一带,一切可好?」「托诸位师兄的福,除了日子闷了些,一切无恙。」「涟漪师妹,你可知道?在我得知双城霸王一事的当下,脑海却是一片空白。一向自认内心坚定不移的我,却闪过了一丝罕有的迷惘。」云长霄长长吁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当晚我反覆思索着,在这死生之际,我究竟想要什麽?我究竟害怕失去什麽?经过了一夜辗转反侧,一切终於有了结果。」「我心里最挂念不下的,是──你!」「你」字一出,江涟漪心中震惊不已,一时不知如何是好。「长霄师兄,我┅┅我不知道┅┅」江涟漪耳根一红,整个人羞地低下头来,「我只知道,诸位师兄之中,就属你和我年纪最相近,也最谈得来,最能令我欢喜的,也是师兄你。」「涟漪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拿捏对师兄的情愫。师兄在我的心中,绝不仅止於师兄妹那麽平凡。」江涟漪强忍住心中那股少女的娇羞情怀,低声呢喃着,「不过,我害怕这样的感情,是仙翁与诸位师兄所不容许的。师兄,我好怕!」「涟漪,无须惊惶!」云长霄温文地捧起江涟漪不胜娇羞的脸,「我相信,仙翁应该不至於反对我俩的感情。我心里是很欢喜涟漪师妹的,不知涟漪师妹是否也欢喜我呢?」「我┅┅我也很欢喜长霄师兄,只缘大敌当前,涟漪不敢醉心男女情爱之事。」一语方休,江涟漪浑身绽放出情不自禁的少女情怀,头又低了下去。「我明白。等到危机一过,我立即禀明仙翁,请仙翁成全我俩,不知涟漪师妹意下如何?」「一切依师兄就是了。」此刻云长霄再难抑制内心的悸动,轻拥着眼前的江涟漪,吻上她的樱唇。阵阵少女的幽香朝着云长霄袭来,令云长霄心神荡漾,身子一热。面对心仪师兄之吻,江涟漪又羞又喜,双颊登时显得泛红,轻闭的双眼一如水月湖般柔润。直至吻毕,两人犹不舍收手,依旧悄然相拥。一对璧人,一道美景,一场死战的前夕,一幅诡谲的画面。「长霄,时候不早了,该回议事堂了。」第一次由江涟漪的口中直呼其名,令云长霄窝心不已。在仲夏夜的微风吹拂中,两人信步返回议事堂。仙翁五十大寿当晚┅┅原先喜气洋洋的日子,只因双城霸主意图泄指,仙境上下蒙上一股不安的肃杀气息,仙境上下不时屏息以待。此时一道红影由议事堂外闯入。「对不起,大师兄,火行使焦炯烈返境来迟,请大师兄降罪!」焦炯烈为仙境之火行使,今年二十有八,功力为五行使之首,由於未曾与天地双将切磋武学,尚不知三者之间孰优孰劣。话说江湖之中,擅於火技之人屈指可数,焦炯烈正是其中一人。除了火技之外,焦炯烈的刀法亦堪称一绝,「十殿阎王刀」在江湖中薄有杀名,江湖中人自是不敢小觑。佩刀「判官」虽排不上「中原十八雄兵」之林,却也是难得一见的神兵。焦炯烈在江湖中有「阿鼻判官」之名,足见其武艺之杀绝。今日焦炯烈得以及时赶回仙境,对於仙境而言又多添几分胜券。「炯烈无须自责,平安无事就好。大敌当前,务必同仇敌忾,抵御外侮,以保仙翁与仙境永世太平。」「永世太平?痴心妄想!」一道粗豪的怒吼从外面传了进来。「今天便是仙境蒙尘之日,你们──全都得死!」只见议事堂前多了三个人。「各位便是江湖人称『四煞鬼』的『乾坤坎』三煞吗?」大敌当前,岳巍不愿在气势上输去一阵,「不愧是地将岳巍,虽鲜少涉足江湖,对江湖事还是了若指掌。不错,我们正是四煞鬼。」「四煞鬼名震江湖,远非双城霸王可比,且与仙境无恩无怨,四位为何甘愿受双城霸王之托,老远前来寻衅?」云长霄早在双城霸王府得知消息,心想既然劲敌以杀至仙境之内,亦无须拐弯抹角,遂开门见山挑明着讲。一语既出,坤坎双煞未料云长霄竟深知其受何人之托,不禁感到诧异,惟独乾煞不以为意。「想不到仙境竟然对我们是受双城霸王之托前来,都了若指掌。那就开门见山吧!」「你们到底打什麽鬼主意?」「废话少说,将『天外谪仙录』交出来,或可免你一死。」「『天外谪仙录』?这是什麽物事?」「天外谪仙录」究竟是何许物事,仙境诸人皆前所未闻,心里莫不充满迷惘。「什麽『天外谪仙录』?仙境没有你们要的物事,请各位尽速离去,切勿自误,否则休怪岳巍『百里封喉』不客气!」面对三煞的咄咄逼人,岳巍已无暇顾及待客之道,百里封喉猛然跺地,枪头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大师兄,堂外有人放火!」宋松柏忽见门外红光满面,烈焰四窜,火速警告岳巍。「是谁敢在我火行使焦炯烈面前班门弄斧?」焦炯烈一向以火技为傲,目下竟有人在他面前展现火技,不禁大怒。「正是我,『离煞』!」远处传来震天怒吼。「四煞已全数到齐,看来今日之战果然棘手!在堂行踪成谜,丹鼎又毫无音讯,他们八成是无法赶来驰援了。眼下只有尽力支撑到仙翁出关了┅┅」「妈的,待我以『十殿阎王刀』将你煎皮拆骨!」目睹有人胆敢在其面前展现火技,焦炯烈登时技痒难熬,判官刀一横,并步冲了出去。「仙翁尚未出关,大伙儿务必死守仙境┅┅」在岳巍意图鼓舞师弟妹之际,忽有物事挟带火势飞入议事堂。原来是一具焦尸,焦尸手上赫然紧握着──判官刀。情势丕变,仙境众将莫不军心大乱,展露仓皇之色。离煞在转瞬之间杀败焦炯烈,且是以焦炯烈最具自信的火劲杀败他,武功自是不凡,想必其馀三煞之武功应不在离煞之下。仙境此番遭逢凶险,可有生机?(待续)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