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第三部[情色特别篇]1~3 5~9

《还珠格格》第三部[情色特别篇]1~3 5~9

第一章∶皇上与令妃春暖花开,又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好日子。京城,皇宫。清晨,一片静悄悄的┅┅自从小燕子和紫薇被接回宫,并且出嫁以後,皇宫好像是冷落了很多呢。不过还好,总算紫薇和小燕子还留在了皇宫里了,因为皇阿玛还是十分喜爱这两个格格的。寝宫之中,皇上和令妃娘娘躺在床上,还没有醒来。寝室里一片昏暗,很久才可以看清里面的事物。只见满地的凌乱不堪的衣服,有皇上的龙袍、龙靴,还有令妃娘娘的锦服与内衣┅┅龙榻上,两具赤裸裸的躯体正是皇上和令妃。只见皇上宽大的臂膀正搂着令妃那光滑的肩膀,两只手轻垂在令妃的乳房之上。令妃娘娘果然是三宫六院中的极品。只见她身体白如膏脂,腻而润滑;胸前的两对乳房更是大得惊人,并且尖挺而立;平滑的小腹,竟然像未处世的少女一般;两腿间那一片迷人的芳草地,更是令人不知魂魄了┅┅“皇上,皇上,您该起身上朝啦~~!”门外的小太监轻声的说道。“哦,朕知道了┅┅”屋内很久才传出皇上的声音。皇上已经醒来了,他轻轻地起身,在令妃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准备更衣上早朝。“皇上,您醒了?”这时令妃也已经醒了。“是呀,该到上朝的时间了。”“臣妾不让皇上走,您留下陪臣妾好吗?”令妃一把搂住皇上的肩膀,两颗硕大的乳房一下子压在皇上的後背上。“好啦,好啦,”皇上转过身,笑道∶“怎麽不懂事了?像个小孩子似的?朕上完早朝,马上回来陪你,好不好?”说着,皇上附下身,轻吻了一下令妃的乳房。“啊┅┅啊┅┅皇上,您亲得臣妾好舒服,臣妾真的想皇上留下来嘛┅┅”令妃娇媚的缠着皇上,并且双手开始伸向皇上的肉棒。“快别这样,不然一会儿朕上朝的时候会没有精神的┅┅哦┅┅哦┅┅不过令妃你的口技倒是越来越好了┅┅”皇上本想推开令妃,却谁知道被令妃看家的口技征服了,被迫再次倒在床上┅┅令妃不紧不慢地吸着皇上的肉棒,只见皇上的肉棒足足有┅┅三寸长?!原来皇上是天生的阴茎短小,并且是包皮过长的那种。还好皇上的肉棒够粗,不然真的会很没面子的┅┅∶D令妃的朱唇轻轻隆起,渐渐地推开皇上龟头上的包皮,露出鲜红的龟头来。“皇上,您的宝贝真的让臣妾喜爱呢。虽然短小,但是却更加显得玲珑呢,还有哦,好长的包皮呢,里面还有很多污垢呢┅┅”“别那麽多的废话了,赶快舔啦!”皇上这时候也已经欲火上身了,根本不能停下来的。“是,臣妾这就舔┅┅”说着令妃再次吞吐起皇上那硕┅┅硕┅┅硕小的肉棒来。肉棒在令妃的樱桃小口中进进出出,忙个不停,好像不知道累似的。但是皇上好像是支持不住了∶“令妃┅┅快┅┅快┅┅不要停┅┅使劲┅┅朕会┅┅好好┅┅宠幸┅┅你┅┅你┅┅你的┅┅”“谢皇上!”令妃张口说道。“不~~要~~停!!!”“是。”“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令妃┅┅快┅┅再努力┅┅朕┅┅要┅┅要┅┅射了┅┅别停┅┅快┅┅啊┅┅哦┅┅射了┅┅”一股白浊的精液从皇上那硕小的棒棒中喷出,射到令妃的口中、脸上,还有白嫩的胸脯上┅┅“┅┅呼┅┅累死朕了┅┅该上早朝了。”皇上这时像他的宝贝一样显得无精打采。“皇上┅┅臣妾┅┅臣妾还要嘛!还没有爽够呢!”令妃再次跑到皇上的肉棒前。“不来了,朕真的要上朝了。”皇上推开令妃∶“来人,更衣!”这时,门外走进来一队宫女,开始给皇上更衣。这些宫女每天早上都要给皇上更衣的。并且,这些宫女都是在令妃这里精心调教出来的,就是为了给皇上带来不同的享受。原来这些宫女都身穿着薄如蝉翼似的衣服,打扮的十分的娇媚。两个宫女用半温的毛巾开始为皇上擦拭全身,到擦皇上的肉棒时,两个宫女都十分的仔细。擦拭完毕,这时又走上来两名宫女,一前一後伏在地上∶“请皇上出恭!”原来这两个宫女是人工的马桶。皇上蹲在两个宫女中间,开始排泄。黄浊的尿液飞溅在前面宫女的口中,而後面的宫女则正在贪婪的舔食着皇上的大便。皇上排泄完,两个宫女又把皇上的屁眼和尿道舔乾净。最後走来的宫女把上朝的龙袍穿在了皇上的身上。“朕要上朝了,每人赏一个香吻!”皇上给令妃和那一队宫女每人一吻,便离开上朝去了。时辰已经过去很久了,大臣们已经在大殿上等的不耐烦了。福伦叫来一位小太监∶“请问公公,皇上他┅┅?”“福大人,皇上这阵子在令妃娘娘那里,一会儿就到的。”“谢谢公公了。”“福大人您客气了。”果然,正像小公公说的那样,皇上一会儿便到了。皇上在龙椅上坐稳,开口道∶“众位爱卿,实在是不好意思,朕今天身体不适,所以上朝晚了。”“皇上龙体金安,愿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其实众臣都十分清楚皇上来晚的原因。“众位爱卿,可否有什麽奏折麽?”“启禀皇上,”福伦大人走到大殿之中∶“今有从罗刹国(RUSSIA)供奉来的侍女五名,现正在殿外。”“罗刹国?”皇上想了想,问道∶“这罗刹国的侍女是什麽样子?”“回皇上,全是金发碧眼,鼻梁高挑。”“是吗?快!宣来见朕!”“喳!”太监昂首向外宣道∶“皇上有旨,宣罗刹国侍女进殿!”不大工夫,五名罗刹国侍女走进大殿。皇上此时眼睛都看直了,只见五名罗刹国侍女身穿异国服装,个个身材高挑、乳房硕大、屁股圆润。“好好好好!真的是太好了。朕收了。”皇上此时真的是很高兴。“皇上,”福伦问道∶“这些侍女已经供奉完了,不知道皇上还有什麽吩咐呢?”“众位爱卿如果没有什麽事情就请退朝吧,朕也是累了。”众位大臣纷纷走出大殿,各自回府去了。皇上也走下朝房,到後面仔细的欣赏那五位罗刹国美女去了┅┅单说福伦福大人。福大人退朝後,马上乘坐官轿回到府中。花园中,福晋正在和一群丫鬟散步。“春梅,你看,这些花真的是好美好美哦!”福晋对身边的丫鬟说。“是呀,真的好美。”“看起这些花,就让我想起当年的我来了。”附近双手捧起一朵花,幽幽地说道∶“那年,咱们家老爷到外面办事,在路上看到了我,那时侯,我还是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虽然身上的衣服破旧,但是却掩饰不住我美貌的面庞┅┅”旁边的丫鬟听後也不敢笑出声来,都纷纷低头使劲的咬住自己的嘴唇,尽量不发出声音。“老爷在街道上遇见我,那时侯我正在卖自己烧制的夜壶。老爷也许是看见我长的美丽,所以翻身下马,来到我的面前,问道∶‘你的夜壶要多少银子?’我不敢去看他,只好低头说∶‘只要三文钱。’老爷顺手拿起一个夜壶,看了看说∶‘这夜壶的口好像小了点,有没有大些的?’我急忙说道∶‘有的,有的,不过在我的家中。’老爷听後,对周围的官兵说∶‘你们先回去,我一会儿再回去。’一会儿,官兵都走掉了。我便和老爷回到家中┅┅”“那後来呢?”福晋身边的丫鬟春梅好奇的问道。“後来?┅┅後来老爷到我的家中都说我烧制的夜壶口太小,要我亲自给他做一个合适的夜壶。我只好答应了,便拿来尺子给他量┅┅宝贝┅┅”“福晋,‘宝贝’是什麽?”春梅问道。“┅┅你现在还小,等以後嫁人就会知道了┅┅”“┅┅那┅┅那後来呢?”“後来?後来我给老爷量宝贝时,看见果然是好大呢!叫我喜欢的不得了,我真的恨不得给他┅┅”“老爷回来啦!”只听到花园外管家大声的招呼着。这时,福伦已经走到花园中来∶“夫人,你在这里?”“老爷,你今天上朝怎麽这样的早?”福晋问道。“哦,皇上今天收了从罗刹国来的五名女子,现在正在‘欣赏’呢。所以就早早退朝了。”“原来是这样。”福晋点点头。“夫人,我们到屋里说话。”福伦扶着福晋慢慢走进里屋,对下人们说道∶“你们都下去吧,没有什麽事情不可以进来。”“是!”下人们都退出了花园。第二章∶福伦与福晋福伦的府中这时候很安静。虽然是白天,但是毕竟府中只有两位年岁高的主人,所以显得比较的安静。府中花园後面的房子紧闭着门窗,隐隐约约好像听到有人的呻吟与喘息声。原来,这间屋中,福伦与福晋两个人正在做着巫山云雨之事。只见福晋这时已经一丝不挂了。经常养尊处优的福晋皮肤依旧显得十分光滑,还很像少妇的皮肤;但是胸前的两对乳房却很明显的垂落到腹部,乳晕很黑,一看就知道经常被人吸吮;两腿间私密处上的阴毛也已经快脱落乾净了,依稀可以看见那条老沟。福伦大人身上的官服这时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只见他双手揉搓着自己的肉棒,并用淫欲的眼神看着身旁赤裸的福晋,很快那条肉棒就六、七寸的身高。“老爷,没有想到,您这样的年纪,这条老鸡巴还是那麽坚硬哦!”福晋贪婪的望去,恨不得马上舔个够。“人家都说,女人四十,如狼似虎。可是你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怎麽还是没有够呢?”福晋笑道∶“老爷,难道这样不好吗?您不喜欢奴家的嫩穴了?”“还嫩穴呢?我看像个老洞了!”“好啦!好啦!嫩穴也好、老洞也好,总之没有老爷这根老鸡巴,奴家就真的要死掉了啦!”说着福晋拉过福伦的老枪,就用嘴服务起来。“真的没有想到,当年你做的夜壶,最合适还是你这把呀!”福伦微闭着双眼,细细的品味。“那奴家这次就再当一回夜壶好啦?”说着,福晋张开嘴,双手托起福伦那根百战沙场的老枪。“好!就让你再当回夜壶!”福伦高兴的说道。只见福伦低哼一声,从尿道口射出一道黄浊的尿液,直向福晋的口中。“唔┅┅唔┅┅好喝┅┅唔┅┅老爷的尿液真的想琼浆┅┅唔┅┅”福晋一滴不剩的吞下福伦的尿液,并且舔舔嘴唇,一副回味的淫荡像。“夫人,这麽多年,你还是那麽的淫荡哦!”福伦笑道。“老爷~~”福晋娇媚道。“是呀,这麽多年,也就只有你才知道我的伤处啦!”福伦叹道∶“是呀,这些年也难为你为我舔屁眼,才能为我解除便秘的痛苦┅┅”原来,福伦得了便秘的毛病,只有通过舔屁眼润滑,才可以排出大便来。否则将会很痛苦。“老爷这是哪里的话?!奴家也真的很喜欢给老爷舔屁眼呢!”福晋依偎在福伦身旁,娇声说道。“真的?”“真的呢,奴家就是喜欢老爷屁眼那怪怪的味道。”“哈哈哈┅┅哈哈哈┅┅好!快舔!”说着,福伦扶着桌子,撅起自己的屁股,露出黑黑的屁眼。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福晋急忙爬过去,用手分开福伦的两块屁股上的肉,将屁眼露出得更大。只见福伦的屁眼好像是未开的菊花,紧紧的绻在一起。福晋用舌头轻轻的舔着福伦的屁眼,很认真的样子呢,并且舌尖努力的向屁眼深处顶去。“好舒服哦!福晋,快!用你的手指挖挖!”“是!”福晋急忙用唾液沾湿自己的手指,轻轻的杵进福伦的屁眼之中,慢慢的抽插起来。“哦┅┅哦┅┅啊┅┅哦┅┅好┅┅舒服┅┅福晋┅┅夫人┅┅哦舒服┅┅哦┅┅”福伦大人一边呻吟,一边美美的享受着。“老爷,您的屁眼好像开始蠕动了,估计快要好了啦!”福晋在福伦的屁眼处仔细的观察着。“是吗?再努力,让我的便秘能够排出大便吧!”“是!奴家马上来!”福晋再次用手指轻插着福伦的屁眼┅┅过了半个时辰,只听屋中一声闷响,福伦大人终於把今天便秘的大便排了出来,并拉在福晋白嫩的脸上。福伦转身走到福晋面前,只见福晋白白的脸上,躺着乾燥而又发黄的大便,并且还冒着微微的白气。这一切的景像使福伦的那根老枪再次挺立如斯。“夫人,来!让我给你通通老穴。”福伦一把按倒福晋在冰冷的地上,准备插穴。福晋急忙阻止道∶“不!不行!”“为什麽?”福伦大人有些不高兴的样子∶“难道你不相信我的老鸡巴?”“不是的!奴家相信老爷啦!只不过是在地上做会很冷的,我怕老爷的关节炎┅┅”“还是有老婆好!处处都在为老公着想。”福伦笑道,并抱起了福晋来到床上,分开福晋的大腿∶“夫人,你的肉洞还像以前那样呢,很鲜很红,一张一合的,好像要吃掉你老公我的鸡巴似的!”“老爷,奴家的穴不光要吃掉您的鸡巴,还要吃掉您的人呢!”“哈哈哈哈┅┅!你这个老婊子!福伦我一生就是喜欢婊子样的女人啦!哈哈!”福伦伏下身躯,将嘴唇凑近福晋的老洞口,舔了起来。“啊!┅┅哦┅┅哎呀┅┅哦┅┅老公┅┅”福晋这时候好像是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已经欲火中烧啦!她揉搓着自己的那对松弛的乳房,捏着自己那对黑褐色的乳头,并发出淫荡的呻吟声。“老婆,没有想到你的老穴还是会流出很多的淫水来的呀!”“这就是老树开新花,枯井又有水啦!”福晋真的很骚浪。“好!今天我就叫你开上花!”说着,福伦将自己的老鸡巴突然插进福晋的小穴中。“哦!好痛!”福晋痛得一身冷汗∶“老爷,你的老鸡巴也依然让奴家喜欢呢!真的好大!”“夫人,别怕痛,老枪也是枪,小枪也是枪,是枪扎人就会痛,还请夫人莫惊慌!”“嘻嘻┅┅老爷就会说些淫诗挑逗奴家。”“那麽┅┅你喜欢还是不喜欢呢?”这时,福伦开始在福晋的小穴中做抽插的动作了。“哦┅┅啊┅┅哎┅┅哦┅┅奴家┅┅哦┅┅喜欢┅┅啊┅┅啊┅┅哎┅┅真的┅┅喜┅┅”“福晋┅┅你┅┅这┅┅老骚货┅┅真┅┅真的┅┅让┅┅我┅┅喜欢┅┅的┅┅紧呢┅┅啊┅┅”“老爷┅┅你的┅┅鸡巴┅┅快┅┅快┅┅快插┅┅啊┅┅奴家┅┅痒┅┅痒┅┅”就这样两具肉身在床上翻来覆去,弄的床上一片狼藉。福晋脸上还有刚才福伦大人拉的大便,这时候也已经被弄得床上到处都是啦!床上到处都是淫水、尿液、粪便、口水,满屋萦绕着阵阵的淫声浪语。“老爷┅┅啊┅┅啊┅┅奴家┅┅不行┅┅了┅┅哦┅┅要升天了┅┅泄了啦┅┅啊┅┅”随着福晋的一声哀鸣,福晋射出了全部的淫水。福伦也在这次山洪中排出了自己的精液,瘫倒在床榻之上┅┅“老爷,您真的还是好能干!奴家喜欢呢!”“那麽,以後我们天天做好不好?”“那┅┅一切就都听老爷的吩咐啦!”“哈哈哈┅┅你这个贱人,我就是喜欢!┅┅”第三章∶漱芳斋的奴才们“五阿哥吉祥!福大人吉祥!~~”漱芳斋门口的小卓子小邓子远远就看见五阿哥和福尔康。“你叫我什麽?”尔康问道。“对了对了,应该改叫驸马爷才是。”“哈哈哈┅┅你小子,就会见风使舵。”尔康笑着,和五阿哥迈步走进漱芳斋。“老公!”“老公!”紫薇和小燕子都欢欢喜喜的分别扑到自己的爱人身上。“老公,你有没有想念我?”紫薇贴在尔康的胸前,两颗乳房正好挤在尔康的小腹上。“有!尔康当然有想你!”尔康突然凑到紫薇的耳边,小声说道∶“昨晚因为梦见我和你作爱,自己手淫了好几次,弄的鸡巴现在还很痛呢!”“尔康┅┅你┅┅坏┅┅”紫薇一下子脸就红了∶“你老是挑逗人家,弄的人家现在穴里很痒┅┅”“是吗?好,我们到後面,我给你止止痒。”“┅┅这┅┅好吧,那麽我也给你揉揉宝贝,看它还痛不痛了,好吗?”“好!”尔康欣喜道,拉着紫薇就往东厢房走去∶“五阿哥,我和紫薇去东面厢房,一会儿就请你和小燕子在西面厢房吧。”“好的!”五阿哥笑道∶“别把紫薇弄痛哦!不然做兄弟的可不能饶你!”小燕子也拍手笑道∶“尔康,你可要用功哦!昨天晚上我看见紫薇在用蜡烛插穴,说是练习一下。”“讨庆啦!小燕子!”紫薇这时候的脸更加的红∶“那麽┅┅那麽你不是跟我一样,也用蜡烛插穴练习!”“对呀,”小燕子点点头道,“我们这是‘扑哧扑哧’嘛!”一旁的尔康和五阿哥笑的前仰後合∶“小燕子,应该是彼此彼此。不然,我们还以为你们两个插的很爽呢!”“好啦好啦!我们真的要进去了。”尔康牵着紫薇的手走进东面厢房,关上了房门┅┅“小燕子,我们也到西面厢房里去吧?”五阿哥问道。“好吧,谁叫我的小穴不挣气,见到你就流口水呢!”五阿哥和小燕子也笑 的跑进屋,做起抽插的事情来了┅┅┅┅两个格格和自己的心上人都已经双双进屋插穴去了,大厅里只剩下小卓子、小邓子、明月、彩霞。“格格们都去那个啦!我们也该休息休息啦!”小卓子对小邓子笑笑。“是呀,我们去休息一下。”小卓子、小邓子刚要出门,却看见明月、彩霞好像很难受的样子。“明月、彩霞,你们怎麽了?是不是不舒服呢?”“不!没有。”明月摇摇头。“因为我们看见格格们插穴,心里真的很痒呢!”彩霞叹气着。“唉!可惜我们两个奴才是太监,要不然一定不会让明月、彩霞失望的!”小邓子也叹了口气。┅┅“对啦!我有主意啦!”这时小卓子一拍大腿,高兴的跳了起来。“什麽办法?”大家都凑了过来。“咱们格格不是做了一个叫‘跪的容易’吗?今天我小卓子就做它一个,叫‘插的容易’!!”“插的容易?”大家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哎呀!就像格格们一样用蜡烛、黄瓜啦,帮助明月和彩霞姐姐好不好?”“好呀!”小邓子笑道∶“小卓子,没有想到你还是很聪明的呢!”“哪里哪里!”说做就做,小卓子、小邓子很快的便找来两支蜡烛,走进刚才约定好的小屋内。这时,屋中的明月彩霞已经迫不及待的脱光了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焦急的等候小卓子、小邓子啦!小卓子小邓子一看见明月彩霞的裸体都傻掉了,都纷纷伸直了自己的胳臂。“你们伸直胳臂做什麽?”明月问道。“我们做太监的,进宫就割了鸡巴,看到明月、彩霞长的美丽,只好用挺直的胳臂代表我们那挺直的鸡巴啦!”“哎呀!你们两个坏死了!”彩霞笑骂道∶“我们赶快开始吧!”於是,小卓子小邓子便躺在地上,将蜡烛夹在两腿之中。明月彩霞骑坐在他们的身上,将湿滑的小穴对准蜡烛,一下子就插了进去。“啊┅┅哦┅┅啊啊啊啊┅┅哦┅┅舒服┅┅死了┅┅哦┅┅”明月、彩霞边活动腰身,边淫声浪叫着。“原来明月彩霞已经不是处女之身了?”小邓子问道。“是┅┅是的┅┅我┅┅我们┅┅是┅┅被五┅┅阿哥┅┅和尔康少┅┅少爷┅┅干过的┅┅啦!┅┅哦┅┅”“原来如此!”“小卓子、小邓子,┅┅快┅┅快吸吮┅┅我们┅┅的┅┅乳┅┅乳头┅┅快┅┅哦┅┅”小卓子小邓子急忙抱住明月、彩霞,吸吮起她们的乳头来。“哦┅┅哦┅┅啊┅┅受不了┅┅哦┅┅痒死了┅┅啊┅┅我们┅┅要┅┅飞┅┅一┅┅一样┅┅哦┅┅啊┅┅哦┅┅”“两位姐姐的乳头也好嫩呢。我们兄弟爱吃的不得了!”小卓子小邓子贪婪的吸吮着,很美妙的样子。“哦┅┅啊┅┅我们┅┅要┅┅哦┅┅出来了哦┅┅啊┅┅啦!┅┅泄┅┅掉了┅┅哦┅┅啊!┅┅”伴随着明月彩霞的高声呼喝,便相继泄出了自己的阴精,变的疲惫不堪了。小卓子小邓子的衣服上全是明月彩霞的爱液。“今天真的要谢谢你们两个啦!”明月、彩霞很感激的样子。“没有关系啦!只要两位姐姐想要,我们兄弟俩一定会让姐姐们满意的!”小卓子和小邓子都开心的笑道。┅┅“小卓子、小邓子、明月、彩霞!你们跑到哪里去了?”院子外面响起小燕子的呼喊声。“哎呀,原来格格们都已经做完事情了。”四个下人急忙收拾衣服。总算是收拾好了,但是小卓子和小邓子衣服上那明月、彩霞的爱液却没有擦拭乾净。四个人急急忙忙跑到院子里。“格格吉祥。”只见小燕子和紫薇两人的双颊都是红艳艳的,一看便知道刚才做过那些抽插之事。因为明月、彩霞的脸也是这个样子。尔康看了看这四个人,停了一下,转身对小燕子和紫薇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和五阿哥也该回去了。明天我们再来,好吗?”“老公!”“老公!”“好啦!好啦!”五阿哥笑道∶“我们明天还是会来的,何况我们还是舍不得老婆们的嫩穴呢!”“真的是怀死啦!”“紫薇,我有些事情要小卓子、小邓子他们办一下,一会儿你叫他们和我去好吗?”尔康面无一点表情地问道。紫薇倒是没有发觉什麽∶“好。”“那麽,我和尔康就走了,明天见!”“老公再见!”“老公再见!”“小卓子、小邓子你们跟着我。”尔康走到门口时,叫上了他们两个太监。第五章∶厨房会柳红这天大清早,小燕子便吵吵闹闹起来了。“不行啦!不行啦!我非得要出去不可!”小燕子大呼小叫着。紫薇一把拽住小燕子,问道∶“这又是怎麽了?”“唉!你可不知道,”小燕子神经兮兮地说道∶“昨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们曾经救过的那个卖艺的小姑娘小鸽子被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给奸了。”“所以你就要吵着闹着要出去,找我们的小鸽子,是不是?”紫薇笑道。“喂!紫薇,你真的是好聪明呢。真的一下子就猜到我的心事了!”小燕子高兴的说∶“那我们出宫去找她好不好?”“不好。”紫薇斩钉截铁的说道。“为什麽?”小燕子有些不高兴,撅起了小嘴。“小燕子,你要想想,我们的皇阿玛为了接我们回来,已经费了很大的心血了,如果我们再出去的话,会对不起皇阿玛的。”紫薇柔声说道。“唉!反正我也是说不过你。”小燕子生气的说;“还是你的嘴厉害!”“哪里呀!”紫薇笑道∶“我看,还是小燕子的嘴厉害。上次听五阿哥说,你把他的鸡巴吸的又红又肿呢!”“好哇!紫薇!现在连你也开始欺负小燕子了!”小燕子更加生气了。“好啦!好啦!对不起。小燕子!”紫薇笑 的说∶“如果你要是想念小鸽子的话,我们可以让柳青、柳红兄妹帮我们把她接来,不就是好了吗?”“嘿!紫薇!你真的是我的好紫薇呀!”小燕子听到这里终於破涕为笑了。“好啦!一会儿,我让尔康带个话到会宾楼,让柳青、柳红马上就动身接小鸽子,好吗?”“好!好的不得了!我现在简直快乐的想老鼠!”小燕子又跑又跳,真的是激动万分。┅┅在尔康去漱芳斋的时候,紫薇把小燕子想要见小鸽子的事情向尔康说了,尔康也答应一会儿就到会宾楼向柳青、柳红说。果然,下午的时候尔康便出现在会宾楼的门前。会宾楼好像越来越冷清了。尔康迈步走进会宾楼,厅堂的客人很少,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远处可以看到柳红正在算帐。“柳红。”尔康坐在一张桌子前,笑着向柳红吆喝着。“呀!尔康!”柳红一见是尔康,急忙放下手中的帐本跑了过来∶“尔康,怎麽今天有空来会宾楼?”“柳红妹子,你真的是越来越漂亮啦!”尔康笑了笑∶“是这样的,小燕子想见见我们上次救来的小鸽子,所以这次要麻烦你和你哥哥帮忙跑一趟了。”“没问题!我们一定会把小鸽子接回来的啦!”柳红点点头。尔康看了看四周,问∶“怎麽会宾楼现在的生意这麽不好?咦?怎麽这麽半天没有见到柳青和金锁呢?”“唉!不要提他们两个了!”柳红生气的坐在椅子上。“怎麽了?柳红?”“自从哥哥把金锁娶来,便天天和金锁在屋里插穴、操穴。他们现在连经营会宾楼的心思都没有了。哥哥和金锁嫂子还说,要是会宾楼再经营不好的话,就改开妓院,叫‘会春楼’呢!”“呵呵!我看这个柳青也是初成男人,刚刚接触女人,以後就会好的啦!”尔康安慰着柳红。“什麽初成男人?刚刚接触女人?”柳红生气的说∶“金锁嫂子还没有过门前,哥哥每晚都是和我插穴操我的呢!”“噢!~~柳红,原来你是在吃他们的醋呢!”尔康明白了。“我就是喜欢我的哥哥。”柳红低头红着脸说。尔康笑了笑∶“柳红,那麽别的男人的鸡巴,你喜欢不喜欢呢?”“谁的?”“我的。”说着尔康把柳红的手牵到自己的鸡巴上。柳红的脸一下子变的十分的甜蜜∶“尔康哥哥,快!你的柳红妹妹自从金锁嫂子嫁过来的时候,到现在都没有尝过鸡巴的味道了呢!”“柳红,不行呀!你看,会宾楼现在还有几个客人呢!”尔康为难道。柳红笑了笑∶“尔康哥哥,你先脱光衣服到我的屋里等我好吗?我打发了他们就回来。”说完,柳红从门後抄出一根木棍大声喊道∶“吃饭的都给我滚到外面去!”几个吃饭的客人看到眼前站着的母夜叉似的柳红,吓的拔腿就跑。转眼,会宾楼就变的安静极了。柳红关上门,转身一看,原来尔康没有走,还是站在那里。“尔康哥哥,怎麽没有到我的屋中去脱衣服呢?”柳红很失望。“柳红妹妹,我们到厨房去做好吗?”“哥哥你真的好坏!下流的要到厨房去。”柳红虽然嘴上这麽说,但却一直拉着尔康来到厨房。厨房里到处都是蔬菜和鱼、鸭、鸡、猪肉等等。“妹妹,我们开始吧。”尔康开始脱衣服,并且很快就已经一丝不挂了。“尔康哥哥,你的鸡巴好大好大哦!柳红喜欢。”柳红急忙捧起尔康那粗黑的鸡巴舔了起来。“好吃!你的大肉棒!”尔康靠在灶台上,尽情的享受柳红的口技。“柳红┅┅你┅┅的┅┅口技┅┅好┅┅棒┅┅哦┅┅”尔康一副陶醉的样子。这时,尔康看见厨房的盆中有几只拳头大的甲鱼,便捞了出来,让甲鱼咬住柳红那醉人的乳头。“啊┅┅哦┅┅啊┅┅”柳红经受不住这样的刺激,一下子吐出了尔康的肉棒。尔康借机将柳红按翻在地上,将一根洗好的黄瓜插进了柳红的阴道。“啊┅┅哦┅┅好哥哥┅┅哦┅┅黄瓜┅┅鸡巴┅┅舒服呢┅┅”柳红兴奋的乱喊着。“小骚货,原来你如此的淫荡呢!”尔康笑了笑,又将另外一根黄瓜插进了柳红的屁眼里。“哦┅┅亲┅┅哥哥┅┅柳红┅┅舒服┅┅死┅┅死了┅┅哦┅┅啊┅┅两根┅┅黄瓜┅┅插┅┅插的妹妹┅┅喜欢┅┅哦┅┅呢┅┅”尔康站起身来,看了看厨房,将一些做饭用的作料拿了来∶“柳红,咱们再玩更刺激的好吗?”“啊┅┅好┅┅哦┅┅只要┅┅能给┅┅柳红的┅┅穴┅┅止痒┅┅就┅┅好┅┅”“好的,这次保证柳红妹妹你从来没有享受的快感呢!”说完尔康将插在柳红阴道中的黄瓜取出,然後将一些辣椒面倒进了柳红的小穴中去,再把黄瓜又插进了柳红的肉洞之中。片刻,柳红有了反应了∶“哥哥,柳红┅┅现在┅┅的┅┅穴┅┅里┅┅又辣┅┅又┅┅痒┅┅哦┅┅”“柳红,快抽插黄瓜呀,这样会止痒的啦!”尔康在一旁笑看着。柳红这时候开始疯狂的抽插在自己穴中的黄瓜∶“黄瓜┅┅鸡巴┅┅哦┅┅痒┅┅啊┅┅穴痒哦┅┅啊┅┅啊┅┅尔康┅┅哥哥┅┅救┅┅我哦┅┅啊┅┅啊┅┅”又过了一些时间,尔康看柳红好像是已经不能在坚持了,於是急忙将黄瓜全部拿掉,插上了自己的粗黑鸡巴。“哥哥!还是┅┅你的┅┅大┅┅肉棒┅┅好┅┅舒服┅┅哦┅┅喜┅┅欢啊┅┅啊┅┅哦┅┅”这时的尔康开始疯狂的抽插,一百下、两百下┅┅终於,两个人在同时高潮的时候,纷纷射出了自己的精华。尔康拿掉仍然咬住柳红乳头的甲鱼,将自己的头依偎在柳红的胸上。“尔康,以後我们还会再这样的作爱吗?”柳红问道。“会的,只要你仍然喜欢你尔康哥哥的大肉棒┅┅”“我喜欢┅┅永远┅┅喜欢你的鸡巴┅┅”┅┅不知道两个人睡了多久,突然厨房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第六章∶再续旧情会宾楼的厨房门被推开了,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人,这时候,厨房屋中的尔康和柳红还没有醒来。那个人轻轻走到尔康的身边,低声的呼唤着∶“尔康┅┅尔康┅┅”朦胧之间,尔康挣开了双眼。“金锁?”尔康看清了眼前的人原来是金锁。这时,柳红也被叫声吵醒了∶“金锁嫂子,对不起,我们失态了。”说着,柳红急忙穿好衣服∶“金锁嫂子,我到厅堂去了,可能柳青哥哥在等我了呢。”“你快去吧,柳青是在找你。”金锁答应了一声。柳红很快就出去了。“金锁┅┅”尔康说着,就要穿衣服。“别┅┅先别穿衣服┅┅尔康,难道我┅┅真的还是┅┅让你讨厌吗?”金锁说着,眼眶已经湿润了∶“你都可以和柳红做那样的事情,为什麽却不愿意和我做呢?我嫁给柳青,虽然生活很好,但是心里依然是想念着你的呀。”“金锁┅┅”尔康顿了顿,“我其实也是十分的喜欢你的。你美丽、善良、眼睛大、奶子高、屁股圆┅┅但是我┅┅”“什麽都别说了,让我来服侍你一次好吗?”说完,金锁就扑倒在尔康的身上,揉搓着尔康的鸡巴。尔康一把推开金锁∶“金锁,听我说,现在不行。因为你老公柳青现在就在附近,而且刚才我也射精了,今天是没有力气了。不过很快柳青柳红就要出门去接小鸽子了。到时候我再插烂你的嫩穴好不好?”金锁听後觉得也有几分道理,便同意了。於是帮助尔康穿好衣服一起来到厅堂之上。厅堂上,柳家兄妹已经坐在一起了。“柳青!”尔康招呼着,忙跑了过来。只见柳青面颊黑瘦,两眼无神。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怎麽?柳青,你病了吗?”尔康关心的问道。柳青笑笑说∶“没有┅┅没有,只是┅┅房事过多而已。”“呵呵,柳青。我说你看来是真的很走运呢。要不是金锁那麽可爱,你也不会这麽用‘精’呀!”“是呀,金锁这丫头,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吸阳功’,弄的我都招架不住了。”“哈哈,她哪里是什麽‘吸阳功’啊,那是┅┅”尔康本来要说下去,但是却看见金锁正用生气的眼神瞪着他,於是急忙改变了话题,“柳青,我这次来是有事情求你了。”“尔康,什麽求不求的,你说好了。我柳青一定帮你办好。”柳青拍了拍胸脯。“好!小燕子和紫薇很想念那个咱们救过并留在贺家的小鸽子,所以还请麻烦你们兄妹帮助给接来。”“好说,好说!”柳青笑道,“我还以为是什麽大事,原来竟是这麽简单的事情。我们明天就动身去好啦!”“那真的是太好了!”尔康点点头,“时辰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希望你们能够早去早回。告辞!”尔康转身走出了会宾楼。“我们不送了。再会!”┅┅次日,柳青柳红兄妹一大早就前往贺家去接小鸽子了。不题柳家兄妹,单说尔康。中午的时候,尔康急匆匆的赶往会宾楼。会宾楼的大门被锁了,尔康从後门走了进去,金锁早就脱光光地在等待尔康了。一进屋,尔康便把所有的衣服都脱掉了∶“金锁,我的好宝贝。你的尔康哥哥来啦!”金锁那起伏不定的肉峰,像两个又白又大的馒头∶“尔康,你怎麽这麽晚才来?害得人家刚才手淫了好几次。”“对不起,我的好金锁。哥哥一会儿补偿给你。”“人家要罚你!在你┅┅在你的鸡巴上┅┅画乌龟!”金锁笑道。“好好好!画个大乌龟!”尔康说着把粗大的鸡巴展现在金锁的面前。“呀!好大!真的比柳青的肉棒要大呢!”“是吗?那我可要你试试了。”尔康想按倒金锁,准备插穴。“不行!”“为什麽?金锁?”“因为你还没有画乌龟!”“哈哈哈!好!画乌龟!”尔康大笑,急忙拿起桌子上的毛笔,递给金锁。金锁真的在尔康的肉棒上画乌龟了,一笔一划的,弄的尔康很痒。“好┅┅金锁┅┅好┅┅哦┅┅舒服┅┅啊┅┅你的┅┅画技┅┅太┅┅好了┅┅啊┅┅”尔康简直要舒服死了。金锁画好乌龟,放下笔说∶“好尔康哥哥!我们开始插穴,好不好?”“不好,尔康我来了画性!要给你的小穴画上山洞。一会儿叫我的‘乌龟’爬进你的‘山洞’!”尔康也拿起笔在金锁的肉缝上画出一个山洞的样子,小穴就是山洞啦!“尔康,我┅┅要┅┅要┅┅嘛┅┅!”“你要什麽呢?”尔康明知顾问。“讨厌!你好坏!我┅┅要┅┅乌龟!”金锁的小脸红的可爱。“乌龟?那好,我去河边给你抓乌龟!”尔康假装装傻的回答!“讨厌!我生气了!金锁想要尔康哥哥的乌龟嘛!就是你肉棒!”说完,金锁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扑倒尔康,将小穴对准尔康的肉棒一下坐了下去。“金锁!你┅┅真的┅┅是┅┅够骚┅┅够浪的┅┅哦┅┅尔康┅┅我┅┅喜欢┅┅最深的┅┅就是┅┅啊┅┅哦┅┅你┅┅哦┅┅啊┅┅啦!┅┅”“尔康┅┅我的┅┅山洞┅┅紧┅┅不紧┅┅呢┅┅哦┅┅?”“紧┅┅真的┅┅好啊┅┅哦┅┅紧┅┅呢┅┅我的┅┅乌龟┅┅都┅┅开始┅┅啊┅┅哦┅┅生气┅┅了┅┅”“那就┅┅让┅┅乌龟┅┅快┅┅快┅┅哦┅┅发脾气┅┅啊啊┅┅哦┅┅快┅┅啊┅┅!”“好!”尔康抓起金锁的玉腿,将自己的鸡巴狠狠的往金锁肉穴里送∶“操死你!┅┅干┅┅死┅┅干死┅┅你┅┅这┅┅穴┅┅”“好┅┅哥哥┅┅穴┅┅要烂掉┅┅啊┅┅哦┅┅啦┅┅哦┅┅”转眼一个时辰就过去了,尔康和金锁两个人也都快要到达高潮了。屋内一片淫声浪语。最终,尔康将滚烫的精液射进了金锁的小穴之中,两人双双倒在床榻之上。“尔康┅┅我喜欢你┅┅一直就是喜欢┅┅你!”金锁柔声的说着。“金锁,我也是!只是紫薇她嫉妒心太强,要不然我就真的把你给娶来了。真的!”“我知道,你是好人,你真好!”“你尔康哥哥不是好!而是色!呵呵┅┅”尔康说着再次将双手握住金锁那对肥乳。“你真坏!”金锁娇媚的笑着。“你看你!一会儿说我好,一会儿说我坏。看来尔康我得教训教训你啦!”说着,尔康再次提枪上马,开始第二次的扎金锁!第七章∶小枪初识女人味皇宫之中,皇后和容嬷嬷正在一起谈心。自从皇后她们和小燕子紫薇冰释前嫌後,便一直把自己关在屋中闭门思过,真的在也没有找漱芳斋的麻烦呢,容嬷嬷也是比以前收敛了很多。这天,皇后和容嬷嬷在一起聊天。“皇后,这麽长的时间里,皇上都没有到这里来了。”“是呀,皇上一定还在生咱们的气呢!”皇后幽幽地说。“再这样下去,皇后怎麽受得了呢?”容嬷嬷急道∶“只有奴才知道皇后是天天离不开肉棒的人呀!”“容嬷嬷你不要再说了,不是每天有你在帮助我吗?”容嬷嬷弓身道∶“皇后,奴才就是每天用手指、舌头、黄瓜再怎麽用力,也不如半个男人的肉棒呀!”皇后叹气说∶“可是皇上不来,哪里去找肉棒呢?这里全都是太监┅┅”“皇后您别着急哇!您忘记了?咱们这里有一个茶壶带把儿的人呀。”容嬷嬷笑嘻嘻地说着。“是谁?”“皇后您猜猜看!”容嬷嬷一副神秘的神情。“是┅┅是┅┅难道是┅┅容嬷嬷你的老相好?”皇后莫名其妙的问道。“皇后,您真的在和奴才开玩笑呢?!”容嬷嬷也乐了,说∶“这个男人就是┅┅就是┅┅”“容嬷嬷,到底是谁呀?你倒是说哦!大不了先让那男人和你做罢了!”“皇后息怒,奴才说的是您的儿子,也就是十二阿哥。”皇后一听,吃了一惊。半天没有说话,很久才叹了口气说道∶“不行啦!十二阿哥是我的骨肉哇,这样做是乱伦呢。不行不行!”“皇后,不要再犹豫啦!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呢!”容嬷嬷说∶“十二阿哥聪明伶俐,而且再过几年也会变成大人啦!到时候娶妻生子还不是一个样?!咱们就和他说,这是额娘在教他如何与女人相处、如何与自己以後的妻子相处不就行了?”皇后想了想,说道∶“容嬷嬷说的也有道理呢。也好,就叫十二阿哥早些知道男女之事吧!”“喳!奴才这就去找十二阿哥。”容嬷嬷答应着退了出去。这时候,十二阿哥正在和奶娘在花园中玩耍。年少的十二阿哥虽然显得很瘦小,但是却已经很有几分男人的味道了。“十二阿哥!十二阿哥!皇后有请您到她那里去一趟。”“容嬷嬷,我这就去。奶娘,你也和我一起去。”容嬷嬷拦住奶娘道∶“皇后吩咐了,只让十二阿哥去,奶娘,你就先去休息吧。”说完,容嬷嬷就领着十二阿哥往屋里去了┅┅屋中,皇后正躺在床上,盖着厚厚的被子。“皇额娘,您怎麽了?是不是生病了?”十二阿哥很关心的问道。“孩子,皇额娘没有生病。孩子,额娘想让你早些成为一个大人呀。”“皇额娘,儿臣现在就已经是个大人啦!”十二阿哥很得意的说道。“哟!是吗?十二阿哥果真成为大人啦?”容嬷嬷在一旁笑着问。十二阿哥点点头∶“是呀。”皇后也笑了∶“孩子,那皇额娘问你,你知道小孩子是怎麽生出来的吗?”“这个┅┅这个┅┅大概是拉大便拉出来的!”一句话,逗得皇后和容嬷嬷笑的前仰後合。“哎呀!十二阿哥,小孩是从女人的肉缝中生出来的啦!”容嬷嬷擦着笑出的眼泪说道。“那麽肉缝是在哪里的呢?”十二阿哥问。容嬷嬷一听,事情快到正题了,便说∶“十二阿哥,你皇额娘生你出来的地方,你想不想看看呢?”“想!当然想啦!”十二阿哥显得十分的兴奋。“来,孩子!脱掉衣服到皇额娘床上来。”皇后吩咐着。十二阿哥脱掉所有的衣服,只见光秃秃的肉棒四周还没有长毛。皇后撩开被子,露出自己的裸体,只见硕大的乳房,白嫩的皮肤,阴毛又粗又黑又浓密,两条大腿像两根白净的象牙似的。十二阿哥发呆的看着皇后的裸体。“十二阿哥,您就是从这里生出来的啦!”这时候容嬷嬷在床边举起皇后一条腿,露出皇后那有着黑褐色阴唇的肉缝来。“皇┅┅皇额娘,儿臣┅┅可以摸摸吗?”这时候十二阿哥的声音开始有些颤抖。“当然可以,我的孩子。”皇后点点头。十二阿哥用手轻轻的去触摸着皇后的外阴,很厚实,也感到很湿润,“皇额娘,为什麽有很多的水流出来?”十二阿哥不明白的问。“那是因为你皇额娘喜欢你呀!”容嬷嬷说道∶“喜欢你的女人都会从肉缝中流出水来的。”“那麽,容嬷嬷是不是也喜欢十二阿哥我呢?”“奴才当然喜欢十二阿哥您啦!”“好!你也脱掉衣服,让我看看是不是也很湿润呢?”容嬷嬷终於也等来这句话,於是急忙脱光自己的衣服,露出臃肿的身子和乾老的乳房。“孩子,我和你容嬷嬷躺在床上,你给我们舔肉缝好吗?”皇后问着儿子。“皇额娘吩咐做什麽,孩儿就做什麽!”十二阿哥倒是十分的听话。於是,皇后和容嬷嬷躺在床上,相互的吸吮着对方的乳房;而十二阿哥则在床边舔着皇后与容嬷嬷的肉穴。“哼┅┅哦┅┅啊┅┅唔┅┅哦┅┅乖┅┅啊┅┅舒服┅┅啊┅┅好┅┅宝贝┅┅亲亲┅┅啊┅┅哦┅┅啊┅┅啊┅┅”皇后和容嬷嬷在不停的呻吟着。十二阿哥的舌头在皇后与容嬷嬷的肉穴中出出进进,带出来的淫水弄湿了好大的一片床单呢!“好┅┅哦┅┅儿子┅┅快┅┅插┅┅娘┅┅的穴┅┅快┅┅啊┅┅哦┅┅快┅┅娘的穴┅┅插┅┅哦┅┅”皇后急促的吩咐着。“皇额娘,儿臣不会插穴呢!”十二阿哥显得手足无措的样子。“奴才帮助十二阿哥。”容嬷嬷坐起身来,一下子叼住十二阿哥的小鸡巴开始吸吮起来。不一会儿,十二阿哥的鸡巴就已经挺立起来,毕竟是初识女人的肉棒,当然膨胀很快呢!“十二阿哥,您就用您的宝贝去杵你皇额娘生你出来的肉缝就好啦!”容嬷嬷指示着十二阿哥。十二阿哥很听话,举起自己的小宝贝,对准皇后的小穴就插了进去。“儿呀!┅┅哦┅┅啊┅┅啊┅┅娘┅┅啊啊┅┅舒服┅┅哦┅┅死┅┅了┅┅啊┅┅哦┅┅快┅┅活动┅┅哦┅┅哦啊┅┅”十二阿哥在皇后的肉缝中进出着自己的肉棒,只有短短的几分钟便开了花。“皇额娘,儿臣的鸡巴已经口吐白沫了。”“唉!孩子毕竟是孩子。这麽快!”皇后有些失望∶“容嬷嬷,你再试试,看十二阿哥还能不能再立起?”“奴才遵命。”容嬷嬷答应着,再次吸吮起十二阿哥的肉棒啦!真的没有让两个贱女人失望,十二阿哥的鸡巴再次站立了起来,开始第二轮的攻击皇后的小穴。最後,十二阿哥还赏赐了容嬷嬷这条老穴一番枪法才丢尽而昏睡过去的┅┅这也算是十二阿哥初为男人的一天吧。真的不知道他怎麽受得了两个饥渴肉缝的折磨?!真的难为十二阿哥的鸡巴啦!第八章∶十二阿哥与小鸽子日子过得很快,这天柳家兄妹已经把小鸽子给接了回来。小燕子也长高了,变漂亮了,胸前的肉峰也可以微微的显露出来了。漱芳斋的花园里。小燕子和紫薇正在拿着一本春宫图正津津有味的看着。只见图上一个男人四肢分开,正在分压着一个也同时四肢分开的女人。“这个姿势有个名称,叫‘双燕齐飞’。”紫薇指着图告诉小燕子。“什麽什麽?这个样子分明是母燕子在驮着公燕子飞嘛!哪里来的什麽‘双燕齐飞’?简直就是‘母燕驮飞’!”“小燕子,这个姿势很适合你和五阿哥永祺呢!”紫薇笑道。“你在胡说什麽?永祺和我不适合这个姿势,倒是尔康和我比较适合这个姿势了啦!”小燕子笑道。“小燕子,你要是打我们家尔康的主意,我就不再是你的好姐妹了!”紫薇有点生气的说道。“好好好!我开玩笑的!我并没有在打尔康的主意嘛!”“真的吗?”“真的!君子一言┅┅”小燕子还说完,身後一个人却接了过去。“君子一言,八马难追。外加九个香炉!”“呀!是你!小鸽子!”紫薇和小燕子都感到很惊喜、也很意外呢。小鸽子此时也很激动∶“小燕子姐姐、紫薇姐姐,我真的好想念你们呢!我还以为小鸽子再也见不到两个姐姐了呢!”“哪会哪会?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我们现在不就已经见面了嘛?”小燕子笑嘻嘻的说着。这时,站在门外的尔康和永祺笑着说道∶“我们把小鸽子送来了,现在皇上召见我们。我们得走了。”说完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出了漱芳斋。紫薇和小燕子点点头,将小鸽子领到屋中说话。再说尔康和五阿哥永祺。两个人出了漱芳斋,便急急忙忙的赶往皇上的御花园。“永祺哥哥!尔康哥哥!”两个人听到身後有人叫,所以都停住脚步回身看。“原来是十二阿哥。”尔康拱手道。“你们到哪里去呀?”“皇阿玛要召见我们。”永祺回答说∶“我们不能耽误,得快些走了。你有空就到漱芳斋陪陪两个姐姐吧!对了,漱芳斋今天来了一个小鸽子,和你年岁差不多。你这回可有玩伴儿了!”说完,尔康和永祺急忙跑远了。十二阿哥这时也转身向漱芳斋走去。漱芳斋中,小燕子和紫薇正在给小鸽子洗澡。“小鸽子,这一路上你也是辛苦了。来先洗个澡!”小燕子招呼着。“哦!”小鸽子这时候已经脱光了所有的衣服,站在一边了。“来!让紫薇姐姐给你擦背。”说着,紫薇便拿起毛巾给小鸽子擦起背来。“那麽,你小燕子姐姐就给你擦洗前面吧!”小燕子也忙起来,用毛巾清洗着小鸽子那瘦小而柔嫩的胸脯∶“小鸽子,再过几年,你也会成为一个大姑娘的啦!”“┅┅那┅┅那是不是成为大姑娘就可以被男人抱啦?”小鸽子问。紫薇和小燕子大笑∶“这小妮子!这麽小的年纪就已经开始想男人了?”“不是不是,不是的!”小鸽子有些着急∶“是这样的!柳青哥哥和柳红姐姐接我来京城的路上,我就看到他们一直的搂在一起,还说什麽奶子、屁股、穴穴的事情,小鸽子不是很明白呢!”“他们还做了什麽?你看见了吗?”小燕子一下子来了精神。“有哇!”小鸽子点点头说∶“每天晚上我都看见柳青哥哥在和柳红姐姐在一起不穿衣服练功。我怕惊吓他们,怕他们走火入魔,所以没有惊动他们。”“原来是这样。”紫薇也笑了∶“原来柳家兄妹比我们想像的要风流多了!是不是?小燕子。”“是┅┅也许吧┅┅”小燕子神神秘秘的。┅┅这一切的一切,都被趴在窗户外的十二阿哥听到,连小鸽子洗澡的过程也被十二阿哥看到。想必,这个十二阿哥从小就有蹲墙根听屋语的坏毛病吧。因为几次的事情都与他十二阿哥蹲在屋外偷听而引起的。这时候小鸽子已经洗完澡,穿好了衣服。十二阿哥这才来到门口敲了敲门∶“小燕子姐姐,紫薇姐姐!快开门呀。”“哦!是十二阿哥!”紫薇听出了是十二阿哥,急忙打开房门。“咦?十二阿哥,怎麽今天跑到漱芳斋来做什麽?”小燕子笑 的问。十二阿哥看了看小鸽子白净的脸∶“两个姐姐,刚才我看见尔康哥哥和五阿哥了,他们说今天漱芳斋有一个小仙女下凡呢。是不是就是这个姐姐?”说着,十二阿哥就过去拉小鸽子的手。“你这个十二阿哥,怎麽今天和这个小鸽子一样,尽做些不适合你们年龄的事情、说一些不适合你们年龄的话来!”紫薇叹了口气。“哎呀!我说紫薇!你怎麽还是这麽婆婆妈妈的啦?”小燕子有些不高兴,说道∶“他们两个的年纪也不小了,总不能还像我似的,等到永祺像我表白的时候我才锒铛大悟吧?!”“是恍然大悟!”紫薇摇摇头∶“好吧!小鸽子,你和十二阿哥到外面去玩吧,我和你小燕子姐姐还有事情要做哦!”“是!”十二阿哥高兴的拉起小鸽子的手,两个人飞快的跑了出去。不提漱芳斋的事情,单说十二阿哥和小鸽子。两个年纪相仿的孩子很快就变的很熟识了。两个人一起船来到位於湖中央的瀛台上。这里一个人没有,而且也很少有人来。“小鸽子!我们来玩捉迷藏好不好?”十二阿哥问道。“好哇!听你的!”小鸽子点点头。“那我来藏,你来找!开始~~!”一转眼十二阿哥就跑的无影无踪了。於是,小鸽子开始在瀛台上找寻十二阿哥。此时的十二阿哥已经躲在一颗大石後面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等待小鸽子来找他了。小鸽子绕来绕去,终於来到了大石後面∶“呀!十二阿哥!你怎麽不穿衣服呀?”小鸽子十分的惊奇。“小鸽子,你看我的鸡巴肉棒棒,是不是很大呢?”十二阿哥在小鸽子眼前抖了抖自己那还未长毛的小肉棒。“十二阿哥,它真的长的很好呢,我看见以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呢!”“是不是觉得你的小穴里很痒啊?”“┅┅啊┅┅有点┅┅儿┅┅啦!”小鸽子这时候捂住了自己的肚子,想控制一下情绪。十二阿哥忙一把抱住了小鸽子∶“别!既然大家都激动了,就让我们在一起快乐吧!”“可是┅┅可是我还是┅┅处女┅┅呢!”小鸽子摇摇头。“我知道你是处女,要不然我还不喜欢呢!我们做吧,我会负责的。到了以後一定封你一个皇妃当当的!”十二阿哥连哄带骗的将小鸽子的衣服全部脱了下来。只见小鸽子的乳房才刚开始发育,两个乳头还是嫩红色;屁股已经有些圆润了;小穴上的阴毛也没有张出来,露出兴奋的肉沟!十二阿哥将小鸽子按在地上,用唾液将肉棒弄湿,然後又将小鸽子的小穴弄湿∶“小鸽子,我要开始了,你得忍耐一些。”小鸽子点点头,於是十二阿哥开始渐渐将自己的小肉棒送入小鸽子的嫩穴中去。突然,小鸽子一下子夹紧双腿,按住了十二阿哥∶“痛!┅┅十二阿哥!我的┅┅穴┅┅里┅┅很痛┅┅”“别急!我们歇一会儿。”十二阿哥於是停了下来。小鸽子见十二阿哥停下动作,也便放松了肌肉。突然,只听“噗~~”的一声,十二阿哥将肉棒猛然插进小鸽子的嫩穴中,痛的小鸽子一阵痉挛。养尊处优的阿哥,怎麽会考虑别人的死活呢?十二阿哥根本不顾小鸽子的哀号,而只顾着自己一味的抽插。一百下、两百下┅┅渐渐的,小鸽子开始感觉到自己的穴里不再是那麽的疼痛了,而是非常美妙的感觉,像飞在了天空中。“十二┅┅阿哥┅┅啊┅┅我┅┅哦┅┅美妙┅┅啊┅┅呢┅┅”小鸽子急促而又浪荡的声音萦绕在瀛台上∶“┅┅鸡巴┅┅哥哥┅┅穴┅┅烂┅┅啊┅┅啦┅┅哦┅┅喜欢┅┅鸡┅┅啊┅┅”“原来┅┅你┅┅这骚穴┅┅喜欢┅┅猛┅┅插┅┅哦┅┅”十二阿哥淫笑着,看着自己身下的小鸽子。“十┅┅二阿┅┅哥┅┅快┅┅快动啊┅┅小┅┅鸽子┅┅要┅┅哦啊┅┅要┅┅丢了┅┅哦┅┅啊啊┅┅”“小荡妇┅┅以後┅┅你┅┅可怎麽┅┅得了┅┅哦┅┅啊┅┅”十二阿哥也在努力的抽插着∶“看┅┅我┅┅今天┅┅啊啊┅┅不┅┅哦┅┅收拾┅┅你的┅┅啊┅┅”“插烂┅┅小┅┅穴┅┅哦┅┅才┅┅啊┅┅好呢┅┅”“我┅┅会的┅┅啊┅┅哦┅┅”┅┅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在瀛台上完成了他们的高潮,也表明他们又向成熟迈进了一大步了!第九章∶萧剑的肉剑剑法转眼,京城已经是冬天了。这天,大雪纷飞。天气很冷。紫薇和小燕子在尔康和五阿哥的陪同下出宫来到会宾楼。会宾楼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屋内,只有柳家兄妹和老板娘金锁,还有永远的客人°°萧剑。“怎麽?今天宫中的人都到会宾楼来捧场啊?”萧剑笑着迎了出来。“哥!”小燕子见到萧剑也是分外的高兴,一下子扑到萧剑的怀里。“金锁!”紫薇最思念金锁,所以一进门便拉过金锁,问长问短。这时候,大家都注意到金锁的肚子已经渐渐的隆起。很明显,金锁怀上了孩子。“恭喜恭喜!”大家都在为金锁道喜,柳青则陪在金锁身边傻笑。天知道这个顶大的绿帽子已经戴在了他的头上,金锁肚子中的孩子其实是尔康的种子呀。这时候,大家围坐在一起,喝酒聊天。“唉!会宾楼的生意快完蛋了。所以我和柳红还有金锁商量好了,过了冬天就改开妓院了。”柳青喝了口酒。紫薇突然打了个冷战,说道∶“还是不要了吧。上次我眼睛看不见被拐到妓院里是多麽的害怕呀。”“紫薇!开了妓院又不是让我们去当青楼女子,你担心些什麽?”小燕子劝道∶“柳家兄妹和金锁还要生活呀。不能让他们饿死呀!”“对对对!我看可以!”坐在一旁的萧剑终於开口说了话∶“我们可以像从前那样,小燕子卖艺、我们捧场;不过这回是妓院开张,我们男人来捧场罢了是不是?”一句话博得全屋男人的赞同。“吱呀~~”这时候门被推开了,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人,穿着十分华丽的棉衣,白嫩的面庞被风雪吹的娇红可爱。“晴儿?”大家看着刚进来的这个人。原来进来的这个姑娘是慈宁宫太后那里的晴儿。“怎麽是你?你怎麽到这里来了?”小燕子高兴的跑过去。将晴儿拉到桌子边坐了下来。“这是一个秘密,我告诉你们,你们可能和别人说呀。”晴儿很神秘的说。大家都纷纷的点头,表示绝对不会透露秘密。“好!既然大家愿意保密,晴儿说就说。其实,是太后让晴儿出来,给他买一个广东人事。(PS∶‘广东人事’即现在的按摩棒。明清时期称之为‘广东人事’,有史可查。)”“原来是这样!”大家点点头∶“太后早年丧夫,没有肉棒插穴也怪可怜的啦!”“就是!所以我就奉太后老佛爷的意思给她买广东人事。”晴儿说道。这时候,她突然看到坐在一旁的萧剑。自从他们两个人见过一面後,晴儿便久久不能忘记这个人,常常出现在梦里与自己相会,并抽插肉穴。“萧剑大哥!”晴儿害羞的打着招呼。“晴儿姑娘,你好。”此时的萧剑,也显得很窘。“噢!~~哥哥!原来你的意中人是我们的晴儿呀!你不早说!”小燕子和大家都已经看明白了∶“你要是早对我们大家说,你和晴儿现在早就是儿女成群了!”“小燕子!别胡说!我要生气了!”晴儿好像很生气的样子。柳青笑道∶“这样吧!反正会宾楼过了冬天就要改成妓院‘会春楼’了。我看不如今天就让萧剑和晴儿姑娘给我们大家练一练你这祖传的方家肉剑法呢?”“好!同意!”大家拍手起哄着。本来萧剑就很喜欢晴儿,所以假借着喝醉酒叫道∶“诸位!我萧剑今天要在大家面前练练肉剑了。”说完,萧剑迅速的脱下衣服,露出一条巨阳。好似乌龙一般!“哥!没有想到你的鸡巴这麽大!这回晴儿可要受不了了!”小燕子望着萧剑的鸡巴,贪婪的舔着嘴唇。晴儿此时被柳红和金锁怂恿着,也除去了所有的衣服。只见晴儿的肌肤白如汉玉,没有一丝杂点;乳房好似刚出炉的大馒头,让人见到就想咬;阴毛不是很浓密,但是却不是很凌乱;双腿修长,好似出水的莲藕┅┅“晴儿,你真的是好美!”┅┅“喂!大家不要发呆了,我们快把他们抬到桌子上去呀!”小燕子叫嚷着让大家动起手来。只见大家七手八脚的把两个人推倒在正中的桌子上。“表演开始啦!”晴儿此时羞愧的面颊绯红,但是内心的燥热却让她希望尽快能和萧剑融合。“萧剑,我们来吧┅┅我┅┅见到你後┅┅就┅┅一直┅┅在思念你┅┅”“晴儿,我也是!我们不能让朋友们失望哦!”萧剑说着将晴儿的双腿拉起来。“你要轻些,我受不了你的阳具。”“我知道,我尽量轻些。”萧剑慢慢的推动自己的鸡巴,渐渐插向晴儿的肉缝之中。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小燕子飞身窜到萧剑的身後,用力一推,萧剑的鸡巴就一下子插进了晴儿的小穴之中。“哦!┅┅痛┅┅啊┅┅痛死┅┅我┅┅了┅┅”晴儿哀号着。“小燕子!你这是干什麽?!”萧剑有些生气。“我在帮哥哥你呀!怎麽?你难道不喜欢?”小燕子解释着∶“我和永祺的第一次,他就是很快插进去了!”“你┅┅”“好了好了!别再吵了,还是看看晴儿怎麽样了吧?”这里面还是紫薇够细心。大家急忙凑到萧剑和晴儿接触的地方,只见晴儿的穴中流出了红色的血液。看来,晴儿姑娘今天这次是破瓜之夜了。“谢谢大家的关心,晴儿现在还支撑的住。”被萧剑压在身下的晴儿终於开口说话了∶“我现在的穴里很痒,你们让萧剑动鸡巴为我止痒吧!”大家点点头,都纷纷坐回原位,观看萧剑与晴儿的肉搏战。这时,萧剑深提一口气,开始活动腰肢抽插起晴儿的浪穴来。随着鸡巴的进出,带出来的淫水和血液弄湿了大片的桌布。“┅┅哦┅┅啊┅┅萧剑┅┅的┅┅快┅┅哦┅┅鸡巴┅┅啊┅┅哦┅┅我的┅┅穴┅┅烂┅┅哦┅┅哦┅┅啊┅┅”“晴儿┅┅宝┅┅贝┅┅哦┅┅啊┅┅你的┅┅骚┅┅样子┅┅真┅┅的放浪┅┅啊┅┅哦┅┅”两个人在桌子上尽情的表演,台下的看客此时也受不了了,大家都纷纷起身找地方尽情的淫乐呢∶尔康和紫薇在相互舔着彼此的私处;五阿哥永祺正在一旁用鸡巴捅着小燕子的屁眼;柳青、柳红兄妹一上一下,也在疯狂的抽插着;金锁由於有孕在身,所以没有机会让男人搞洞,只好拿着刚才晴儿给太后老佛爷买的广东人事玩耍。整个会宾楼一片淫乐的海洋┅┅晴儿的初夜奉献给了萧剑,这也是他们两个人所希望的事情。彼此的倾慕,终於在朋友的怂恿下成为了事实,这是多麽的美好哇!这时候,外面的雪也停了,会宾楼内的灯火依然在点燃着。不知道这群年轻人要快活到什麽时候?!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