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绮梦另一版本[一]宝玉初明闺中事

红楼绮梦另一版本[一]宝玉初明闺中事

(一)宝玉初明闺中事    宝玉睡的正香被丫环唤醒:「二爷快起床了,老太太回来了。」宝玉一听马上穿好衣服向荣府大殿而来。当走到大观园门口时听到一阵女子爽朗的笑声,宝玉心想:「这定是凤姐姐。」不一会儿王熙凤来到近前对宝玉说:「宝兄弟为何起的这么早?」  宝玉说:「老太太回来了,我去给老太太请安。」  凤姐说:「我刚从老太太那来,老太太吩咐让你好好休息,不让你去了。」  宝玉道:「嫂子可知老太太几时回来的?」  熙凤说:「老太太刚刚回来,宝兄弟下午可有空?」  「我打算找迎春姐姐下棋。」  熙凤道:「我也会点,不如下午到蓼凤轩来咱姐俩下几手好吗?」  宝玉点头道:「嫂嫂的棋艺定是好的,下午我一定去。我这就去给老太太请安去。」  熙凤一摆手:「兄弟快去吧,下午我等你。」  宝玉刚进大殿门探春就说:「宝哥哥现在才来,定是又睡懒觉了。」  宝玉连忙解释:「没有我在门口碰到凤嫂子聊了几句。」  「算你有理。」探春回头向贾母请安告退。  宝玉给贾母请安,老太太笑着说:「快起来,我给你带来一个好消息,三个月后要举行科选,你要好好读书,考中了也好光宗耀祖。」  宝玉一听浑身不自在起来,贾母还以为他有些劳累便命他回去歇息。  宝玉心中有事抵头慢悠悠地回到大观园。觉得现在去蓼凤轩有些太早,就向紫菱洲走去。  宝玉一进大门就喊:「迎春姐姐,我来看你来了。」  迎春走出来拉着宝玉:「弟弟你来了,快进屋吧。」  俩人进门坐下宝玉就同他聊起来,过了一个时辰宝玉便告辞出来,临出门对迎春说:「我改天再来看姐姐,我还要劝说姐夫别再欺负你了。」  迎春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宝玉信步来到蓼凤轩厢房门口,但见屋内水汽腾腾心中暗想:「屋里出了什么事。」这时候里面传来凤姐的呼唤声:「小红,小红。」半天没人回答宝玉便应声道:「小红没在,嫂子有何事情让宝玉做吧。」「这丫头竟然私自跑出去。」屋里沉静一会儿就听凤姐道:「宝二爷,我正洗澡,小女子有不情之请,请二爷把桌上的衣服递给我。」  「原来嫂子正洗澡,」宝玉拿起衣服只觉的香气逼人:「也不知这衣服上熏的什么香。」一面想来到门口边伸手推门。刚刚推开门,凤姐便站在门口。只见她披散着湿润的长发,一只手将一条锦缎捂在胸前裸露出一弯雪白的膀子,乳沟清晰可见。锦缎只及大腿跟部,两条腿修长挺立,白嫩的玉足穿着一双红色缎鞋,凤姐身体微侧丰满的腰臀依然显露在宝玉的眼界里。宝玉目瞪口呆地站在门口,只觉的一鼓热血向上涌。  凤姐看到宝玉呆呆的样子,不禁暗暗好笑。但瞧见他隆起的档部便知道他已经成熟了。脸庞微微一红说:「宝兄弟快把衣服递给我呀。」正在想着嫂子身体的宝玉心理一惊连忙紧闭双目,伸手将衣服递过去,转身退倒客厅。  不一会儿凤姐穿衣出来,对宝玉说:「宝兄弟,我今天没精神咱们改天再下棋,好吗?」  宝玉忙回答:「好吧,嫂嫂就歇息吧,宝玉告辞了。」  宝玉从寥凤轩出来一边走一边想着刚才看到的那一幕,不禁面红耳赤。突然间有一个人向他请安,把宝玉吓了一跳。宝玉定睛一看正是家将包勇。那包勇请安道:「小的要出去办货,二爷有什么吩咐吗?」  宝玉想了想:「你尽管找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就行了。」  宝玉来到梨香院见到薛幡,俩人高谈阔论一翻。这时候进来一名丫头说:「太太请大爷赶紧过去。」宝玉告辞出来回缀锦阁。  宝玉一起来就到炼丹房见贾敬,贾敬一见宝玉不由一愣说:「宝玉你这两天将有一奇遇。」  宝玉不解地问:「请问叔父大人我会有什么样的奇遇呢?」  「此乃天机不可泄露。」贾敬摇头道。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那好吧,这次叔叔找侄儿来有何吩咐?」  「叫你来就是要教你一些炼制丹药的方法顺便谈论一点道法。」贾敬一面说一面让宝玉座下。  宝玉到下午才从炼丹房出来,想来想去就向紫菱洲走去,他想去看看迎春姐姐。  来道紫菱洲门口正碰到姐夫孙绍祖,他一见宝玉便盯着宝玉恶狠狠地说:「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我姐姐。「宝玉没好气回答。」「不行。」孙绍祖蛮横无理地叫嚷着。宝玉一听气冲冲地说:「为什么?」  「我就不让你去!」孙绍祖说着挥动拳头往外轰宝玉。俩人说着打在一起。宝玉身单力薄加上武艺不精,没几下就被打倒在地。孙绍祖得意的说:「在找麻烦我就更不客气啦!」  宝玉爬起身又扑上前又被打倒,知道不是对手便忿忿爬起身摇晃着回到怡红院。  宝玉回到怡红院,袭人和晴雯一见他大吃一惊,马上把宝玉扶进内室。晴雯忙找来金疮药给宝玉擦上。袭人给他换好衣服。宝玉在床上躺下心里想着迎春的事。袭人和晴雯在院子里议论宝玉身上的伤。这时候宝玉开门出来,俩人忙上前拦住他:「二爷还是歇会儿吧?」宝玉冲她俩摆摆手说:「你们忙去,我找柳大哥去。」  宝玉来到曲迳通幽处,见柳湘莲正在练武便走上前来,柳湘莲一见宝玉这班模样忙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宝玉就把被打的事说了一遍。柳湘莲听罢大怒说:「让我去教训教训他。」宝玉赶忙拦住他说:「这件事我自己办只求柳大哥能教我点武功就行。」  「那好说,兄弟每早来这里便是。」  「多谢兄长,宝玉先告辞啦。」宝玉说罢兴冲冲转身离开。  至此宝玉每天早上开始跟柳湘莲学武艺。  这天一早宝玉刚要去练武只见鸳鸯急急忙忙赶来。见到宝玉就喊:「林姑娘来了,在老太太哪儿呢。」宝玉一听忙跟随鸳鸯到老太太那儿。  一进屋宝玉就冲黛玉说:「林妹妹路上辛苦。」老太太说:「宝玉快来见过你的姑姑。」说着往身边的一名三十来岁的丽人一指。宝玉知道这是黛玉的母亲贾敏。忙上前见礼。贾敏把宝玉拉起来仔细端详了一番回头对贾母说:「真是名不虚传啊。」这时候丫环进来回报:「二老爷来了。」说这贾政进来。先给贾母行完礼。与贾敏兄妹相见,诉说别来之情。谈到林如海大家全都满脸泪花。贾母道:「敏儿一路劳累,先让她们母女歇息去吧。」  宝玉从贾母那里出来在大观园口又碰到了凤姐。凤姐一见宝玉忙满脸堆笑地迎上前说:「兄弟从那里来?今晚可有事吗?」宝玉道:「打老太太那来,林妹妹回来了。我今晚没事。姐姐有什么事要我做吗?」凤姐上前拉住他的手笑道:「我那敢有事劳动兄弟呢。只是我才得了一物要送与兄弟。这物想来只有兄弟才配要它。」宝玉连忙道谢:「我这先谢过姐姐了。」凤姐又是咯咯一笑:「不用谢啦,那晚饭后你在缀锦阁后面等我,我拿给你。」  就在这时一个小丫环来叫走了凤姐。宝玉觉得没什么事做一想不如去看看宝姐姐。便向梨香院走来。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刚一进门就见薛幡从院内出来,他一见宝玉就笑说:「才说去找你,可巧你自己却到了,来来我有些东西要送你。」  宝玉一听也笑了,今天怎么尽是给自己东西的。来到薛幡的书房,薛幡指着一捆书说:「这些是我替你找的,你拿去瞧吧。」宝玉一面道谢,就要打开书捆。薛幡说:「你全拿去吧,如果不愿意看再还我。」  「好吧,那就多谢薛大哥了。」宝玉便叫茗烟把书先拿会怡红院。自己又到宝钗那里玩了一会儿才回去。  走到怡红院门口,见包勇正站在那儿。见了宝玉连忙请安。宝玉笑着说:「你大概来给我送东西吧。」  包勇打千道:「回二爷,小的这次出门给二爷带回两样东西来。」说着拿出两个小盒来,对宝玉说:「一盒是《白花油》,另一盒是《葵花神油》。都是疗伤的好药。」宝玉接过来放在衣兜内。那包勇退了下去。  吃过晚饭,宝玉来到缀锦阁后面等凤姐。过了好长时间也不见她来。心想:「凤姐姐太忙一定是忘了,那我明天再找她去。」才要走又一想:「我怎么能走呢,天黑了,万一凤姐姐来了找不到我,那多不好。再等会儿,」又过了好大一会儿,只见凤姐一个人匆匆忙忙赶来。拿出一个小包递给他说:「这个给你,我还有事去老太太那儿。」不等宝玉道谢就又匆匆去了。  宝玉打开包袱,里面是一个巴掌大的小铜镜,一面写着四个篆字《风月宝鉴》。再看另一面光滑无比,什么也没有。宝玉心想:「凤姐姐给我一个小镜子做什么?」这时那宝鉴在月光照耀下隐隐约约显露出一个人像来,宝玉开始以为是自己的影子。但仔细一看原来是凤姐。就见镜中的凤姐微微侧身而立,赤裸裸的一丝不挂。白嫩的肌肤,高耸的一对乳房颤颤巍巍。一双美目风情万种的向前望着。优美的身段,娇媚的姿态让人想入非非,特别是隐隐露出来的一小点阴毛,更令宝玉血脉舒涨。  宝玉痴痴的看着那镜中的凤姐,下体的阳具硬的发疼。这时听到袭人的叫喊,赶忙收住心神。回到缀锦阁,袭人等服侍他睡下也就去休息了。  宝玉想着镜中的凤姐不由的肉棍又硬了,他用手摸着不一会儿就射出一股阳精。但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凤姐的丽影让他迷迷糊糊的自摸了好多次,宝玉的头晕旋了,人也疲惫了下来。这时候他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女子在叫她:「宝玉,宝玉。」  黑暗中见一女子向他招手呼唤,宝玉不由自主的跟那女子走了。来到一地猛然间大地一片光明,但见丛山翠柏,花鸟齐盛。好一片神仙境界。再看那女子,白纱罩体,云堆翠髻,笑靥如花,酥胸丰臀,嫩臂粉腿若隐若现。宝玉忙施礼道:「神仙姐姐,是你再叫我吗?」  那女子福了一福说:「淫君,你在下界已成年,我乃是放春山遣香洞太虚幻境警幻仙姑是也。今特来受你男女云雨之事。」  宝玉一呆说:「姐姐为何称我为淫君呢?」  警幻说:「你本是天界中人,世上众人都是女娲娘娘与伏羲兄妹乱伦所生,而你为长子而留在母亲身边。因你曾淫你的母亲女娲娘娘而被赶下界。」  宝玉更是迷惘:「我是这般无耻之人吗?」  警幻说:「世人都是你母所生,皆兄妹也,何以说无耻。只是世人数典忘祖,不知根本而已。今招淫君前来授予淫纵之情,回到人间作乱伦之事,为后人榜样。」  警幻说着领宝玉来到一处,见一石牌横建,上书「太虚幻境」四个大字。进一室内里面书册成堆。警幻言道这些全是记的世人的因果。宝玉乱翻了几本,有些不明所以,刚要请教警幻说:「天机不可泄,你日后自知。」  警幻把宝玉领到一间绣房内,对他说:「我现在就教你男女云雨之事。」说着将身上的衣服除去。裸露出雪白粉嫩的娇躯。  宝玉见到这羊脂白玉的身体不由一阵眩晕,只见她双乳高高耸起,像两个白白的小山丘,上面点缀着红葡萄般的乳头,腰肢纤细,不盈一握,肥大的屁股雪白圆润,双腿笔直修长,大腿根处长着金黄色的细毛。宝玉看的目瞪口呆,下体的阳具立刻直挺挺地立起来了。  见宝玉发呆,警幻叹口气说:「痴儿,还不快脱了衣服过来。」宝玉连忙脱光衣服来到警幻跟前。警幻伸手握住宝玉的大肉棒赞叹到:「真是雄伟无比,若再受我调教定能让世间所有女子欲仙欲死。」她来到床前躺下身子双腿分开,露出鲜红的小穴。一面让宝玉在自己身上抚摸一面详细介绍女子的身体。把个宝玉听的欲火万丈。  警幻问他想什么。宝玉念念说:「我想把我的肉棍伸到姐姐下面的小洞里。」警幻笑说:「真可教也。好我先教你《九九之道》,练好这九式你的功夫就算大成了。来咱们先练第一式《兔吮毫》。」说着警幻让宝玉躺在床上自己伸手扶好宝玉的阴茎腿一跨一蹲,湿润的阴户很顺利的就把宝玉的阴茎整根含入屈膝俯首上下套弄起来。警幻实在也是久旱逢甘霖感觉到宝玉的阳具变得又硬又热炙的她的嫩穴麻酥酥的。没支持多久,就将就将一股久藏的阴精一股脑的泄了出来。而宝玉仍没有泻,警幻说:「不愧是淫君转世。」  接着警幻又教了宝玉《龙翻》和《猿搏》两式。对他说:「今天就到这儿吧,我送你回去,过后再教你剩余的,学完后你就会成为天下第一淫人。但九式没学完之前你不能碰任何女子。」说着一挥手,宝玉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时又有人叫他:「二爷,二爷,醒醒了。」宝玉猛一惊,原来是晴雯在叫他。宝玉一看天已经大亮了。  晴雯要掀他的被子,宝玉想起昨夜流出的事物忙让晴雯住手。说让袭人来。晴雯出去叫来袭人,袭人帮宝玉收拾好被褥。替二爷更好衣,虽见一些异样但他也没问什么。  宝玉出的门来照例先到曲迳通幽处跟柳湘莲练了会儿武功,想起了贾敬的话他来到练丹房那贾敬并没在,宝玉有点纳闷,贾敬是不出练丹房的。宝玉在屋内转了两圈,见案上又一纸条,上写:「淫君转世,造福无穷。」  宝玉想起昨晚的梦境,想来那全是真的。再想到警幻娇嫩的身躯,不由脸上发烧。下面的鸡巴也硬起来了。宝玉感到肉棍同昨日不同,掏出来一瞧比先前更粗大。正这时屋外传来脚步声,宝玉赶紧整好衣衫,进来的正是贾敬,贾敬仔细询问了宝玉昨晚的情景后说:「此乃天机,只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其余你不能同任何人说,包括你的父母亲,知道了吗?」  宝玉连声称是,起步离开练丹房。他来到大观园门口碰到凤姐。想起《风月宝鉴》上赤裸的她,脸上一阵通红。凤姐一见宝玉娇笑道:「真巧,又碰到宝兄弟了,昨天给你的东西你可满意吗?」  宝玉忙道谢,凤姐问他:「你在镜子里看到什么了?」  宝玉的脸更加红了,不好意思地说:「看到凤姐姐了。」  凤姐的脸也微微一红,说道:「兄弟你喜欢吗?」  宝玉望着凤姐娇艳欲滴的面孔,冲口而出:「我好喜欢。」  凤姐闻言大羞,宝玉也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过了一会儿凤姐说:「我那儿还有点《杏花酒》,今晚你琏二哥不在,你到我那去,我们喝酒赏月好吗?」  宝玉心中高兴,随口答应了。  宝玉回到怡红院,想起昨天薛幡送给他的那些书还没瞧,就让麝月把书搬来。宝玉仔细的把这些书翻了翻,全是些《西厢记》《杏花天》和《金瓶梅》之类的。宝玉大喜,捧起一本《杏花天》细细看起来。直到晴雯叫他吃晚饭才晓得天黑了。  吃过饭,宝玉来到蓼凤轩找凤姐,进屋却没见人。宝玉在小院里等了一会儿,心想先到酒窖内看看《杏花酒》再说。他来到酒窖门口听到里面有响声,宝玉想可能是凤姐在弄酒吧。他悄悄走到门边往里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就见凤姐仰在一条长凳上,贾琏跪在她的两腿间,扛着她的两条大腿,屁股一耸一耸的,一条大肉棍在凤姐的小穴里用里抽送。凤姐嘴里发出一阵阵浪叫:「~啊~……喔……喔……~啊~……喔天啊~~好棒……我……好……久……没这样大力一点……操死我了。」宝玉是第一次真实的看到男女在一起插穴,看到二哥和嫂子干的天翻地覆的样子,宝玉的大鸡吧也硬梆梆的了。他一面偷看一面自摸着,不知不觉的向前挪动着。一下碰倒了一个酒坛,「咚」的一声,吓的宝玉连忙跑出来,一口气到了怡红院门口才停下来喘喘气。  宝玉回到屋子里,倒在床上,回想着看到的情景。这时晴雯近来说:「链二奶奶来了。」宝玉赶忙让她把凤姐请进来。  王熙凤进来面带歉意对宝玉说:「宝兄弟,对不起了,我没想到你二哥下午就回来了。让你白跑一趟。」  宝玉连忙说没关系并请凤姐坐下。凤姐坐到宝玉身边,两眼直勾勾看着他,宝玉玉树临风的样子让凤姐的眼里冒出一股欲火来。宝玉被看的脸通红,凤姐对他说:「刚才的事你都看到了?」  宝玉更是无地自容轻轻点了点头。凤姐靠倒在宝玉的怀里,伸手抓住他勃起的肉棒,虽然隔着衣物,但凤姐还是感到了肉棍的雄壮。并开始脱宝玉的衣服。宝玉想起警幻的话赶紧制止凤姐的举动。凤姐有点疑惑的看着宝玉:「兄弟你不愿意和姐姐……」  宝玉忙解释:「不不,现在还不行啊。」凤姐更加不解:「怎么?为什么?」  宝玉说:「我很喜欢姐姐,过几天我一定好好伺候姐姐,好吗?」  凤姐无奈的离开怡红院。  晚上宝玉期盼的警幻仙姑又来找他,望着警幻迷人的身躯,宝玉的羞耻之心越少,而情欲越加高涨。他紧紧地把警幻搂在怀里,口中乱叫:「好姐姐,想死我了。」  警幻芜媚的一笑:「宝玉,才一天没见呀。」  宝玉嘴里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一面把手伸到警幻穿的薄纱内握住她硕大的乳房揉搓。警幻被宝玉轻薄一阵后说:「我今天教你九式中剩余的六式。」  警幻和宝玉脱掉衣服来到床边,把剩余的六式《虎步》、《蝉附》、《龟腾》、《凤翔》、《鱼接鳞》、《鹤交颈》依次演练了一遍,那宝玉粗大的阳具在警幻窄窄的阴道里进进出出,干的警幻浪叫连连:「~~啊~……喔~~啊~~好宝玉~~太好了~~使劲啊……喔……喔……操死我啦……」宝玉一听警幻连这样的粗话都叫出来了,干的更加卖力,大鸡巴犹如一条长枪上下翻飞,足足插了她上千下才拔出来,警幻的穴里汪汪的流了一床淫水。  宝玉对正喘息的警幻说:「姐姐刚才为何说出那样的粗话呢?」  警幻白了他一眼:「你那样大力干人家,人家情不自禁说出来了,其实别看每个人都道貌岸然的,一赤裸裸上了床都会是这样啊。」  宝玉轻薄着警幻的私处,笑嘻嘻说:「好姐姐,我又想了。」  警幻说:「宝玉,时间不早了,我现在就教你男女调情的手法还有口交,肛交,乳交的法子。」  讲解完了这些,警幻说:「这只是沧海一粟罢了,还有很多象群交,男女同性什么的我就不说啦。我教你两句咒语,在月明之夜你念出来,这一切就能从《风月宝鉴》上看到。还有七粒《龙虎丹》给你,你用它不着,可以给你的亲朋好友,吃了它阳具会异常粗大,成为闺中良将。」  宝玉见状忙问:「姐姐什么时候还来呀?」  警幻见他恋恋不舍的样子无奈的说:「我们缘分已尽,不会再有相会之日了。」  宝玉闻言泪流满面,紧紧抱住警幻不松手,不得以警幻又给宝玉品了一回箫,吃了他一回精,那宝玉还不罢休又在警幻的后庭射了两次才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宝玉从梦幻中醒来,只觉得精神很好,他不敢想昨天的梦是不是真的,当他看到枕边的七颗丹药,又使他不能不信昨夜的梦镜。他感到下体潮湿不堪,定是又流了一大堆精液。  这时袭人进来,见宝玉醒了连忙上前服侍他起床。袭人说:「二爷越发精神了,定是昨晚睡的很好啊。」当她掀起宝玉的被子,看到那潮湿的一片,脸立刻羞的通红。宝玉见她温柔可爱的样子,一把把她拉到怀里,袭人大羞挣扎着要起来,无奈宝玉把她紧紧搂在怀里不松手,只得倒在床上靠在宝玉身上。  袭人问宝玉这两天被子怎么是湿的,宝玉便把这两天做的梦详详细细的说给她听,直臊的袭人钻到宝玉怀里不敢动弹。  宝玉想道自己已把警幻教的九式学完,已可以做闺中之事,再见袭人对自己言听计从,很讨自己欢心。心里暗暗想:「我今天就那拿她先开苞吧。」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