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风云

侠客风云

齐衍回来了,熟悉的大麦田,依然生长的蓬勃而有朝气,颓圪的茅草屋也还是耸立在那里,破败的随风摇曳着那窗 。九年了,齐衍离开九年了,这儿却还是一点都没变,纯朴的农家村落,散居着十来户殷实的人家,靠着辛勤的耕作,过着安逸平稳的生活。从他一进村口,数十道目光就一直跟着他,惊讶的表情与惊叹的声音,此起彼落的交织着。他夹紧了马腹,马儿略为加快了它的步伐,直往村里那间大宅落骑去,这间用泥砖搭盖的屋子,看来是这村子里最像样的,齐衍停了下来。屋子里的老妇人,犹疑的走到门前盯着齐衍,手上的水瓢「匡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她眼眶泛着泪水,脚步沉重的往齐衍走去。齐衍看到了老妇人,一个翻身下马,随即就跪了下去∶「姥姥,小齐子回来了┅┅」齐衍跪着向老妇人磕着头。「你可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老妇人老泪纵横的抚摸着齐衍的头∶「快进屋子里来,给你祖先与爹娘烧柱香┅┅」老妇人拉着齐衍进屋子里去。老旧的家俱、简单的陈设,突显了生活的清苦与贫乏,厅堂里的供桌上,摆放着齐家的祖先牌位。老妇人一声严厉的跪下,齐衍身子一矮便跪了下去,老妇人嘴里念念有词的声音,搭配着齐衍沉重的磕头声,袅袅的清香飘散在屋里每个角落。这该算是齐家的大日子了,因为九年前的那场血债,将因为齐衍的归来,而得以讨回公道。九年前圣箭会在这关外掘起,以支支晶亮狠准的神箭,剽悍的横扫这方圆三百里的地盘,不愿向他们龙头老大「冷血神箭」常老八臣服的人,皆被无情的歼灭。而齐衍的父亲便是因为这样而惨遭圣箭会的报复,除了躲在水井的姥姥与小婶之外,其馀一家老小十六口皆惨遭圣箭会的毒手。齐家的供桌上摆满了牌位,有齐衍的父母亲和两个哥哥,大伯一家六口、二伯一家五口、以及刚成婚的小叔的,这深重庞大的血恨,让齐衍的眼框里闪着泪水。他手执清香,在死去的家人前发下宏愿,他将一肩挑起为齐家复仇的责任,誓言血洗圣箭会。「小齐子,这九年来你过的可好?」姥姥关切的问着齐衍。「姥姥!小齐子过得很好┅┅」齐衍回答着。老妇人忽然握紧齐衍的双手,带着哽咽的说∶「菩萨保佑,你是我们齐家所剩的唯一男丁,齐家的血泪得以一雪,齐家烟火得以延续,这下我也能跟祖宗交待了。」老妇人流着泪。「小齐子,那你讨媳妇了没?」老妇人擦了擦泪水,又问。「姥姥,小齐子这九年来,心中只有报仇血恨的念头,除了一心练功之外,小齐子心中没有任何杂念。」齐衍一脸冷峻的应着。是了,齐衍这九年来,全心一意的在刃剑山庄苦练着复仇的绝技,没有一丝懈怠,他的天赋资质与超凡毅力,让他的学武历程虽艰苦,却也成就非凡,刃剑山庄的三套独门绝学在他手里,简直比庄主赵群飞还要舞得出神入化。说起刃剑山庄,在江南可是吓吓有名的四大家之一,庄主赵群飞一手诡谲的剑法,在江湖上可是独步武林倍受尊崇,可是这麽一个江南名家,怎麽会跟关外务农的齐家扯上关系呢?原来是因为齐衍的父亲在年轻时曾救过赵群飞,那段因缘际会说起来,还真是让人感动。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那年齐衍父亲正在田里忙着干活,忽然一阵轻微的咳杖声,吸引了齐衍父亲的注意,待齐衍父亲前去察看时,才惊讶的发现满身血迹的赵群飞。当时赵群飞身受重伤,咳血不止,在齐衍父亲的协助下才捡回了一条命,但当时追杀赵群飞的仇家,还持续搜寻负伤的赵群飞,於是齐衍父亲冒着危险,把赵群飞安置藏身在谷仓里,但是田地里残留的血迹,也让齐衍父亲遭受到仇家的一阵毒打拷问,在齐衍父亲坚不吐实的保护下,赵群飞才得以保存住性命。两个年轻人一见如故,便结为兄弟。在赵群飞疗伤的岁月中,齐家全体大小更是殷勤呵护,这让赵群飞一待就是半年有馀,只是没想到在齐衍父亲需要帮助时,赵群飞却来不及伸出援手,待赵群飞赶到时只见一地的尸首,还好在溪边发现身中一箭的齐衍,负伤躲在草丛中。为了替义兄留下香火,赵群飞便快马加鞭的将齐衍送离圣箭会的地盘,带回江南抚养。「娘!我回来了┅┅」一个扎着辫子的姑娘,进了大厅。齐衍被这呼叫声给惊醒,忙从回忆中站了起来,入眼这姑娘该有些年纪了,看来大约三十出头,黝黑的脸庞还带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穿着一身粗布衣裳,却也难掩她健美的身裁。她不算美,皮肤太黑,鼻子也塌了些,是那种会让你一看就知道是农家姑娘的样子。「玉兰,你回来啦!快来,你瞧瞧这是谁在我们家呀?」老妇人难掩兴奋的向玉兰介绍着。玉兰放下了手上的青菜,直瞪着眼前这个英挺的小伙子,他看来该有二十来岁,修长的身躯穿着一套白色的劲装,两眼闪闪有神,那俊俏的神态好熟悉,可是她就是想不出来他是谁。「小齐子,她就是你的小婶玉兰呀!你记不记得啊?」老妇人转身跟齐衍说着。齐衍一听姥姥这麽说,脑中忽地就开始组合印象中的小婶,在他小时候最疼她的小婶,好像不是长这样呀,没这麽黑也没这麽苍老嘛,可是他渐渐发现到相似的神韵。他往前来到玉兰面前∶「小婶,我是小齐子┅┅」齐衍带着腼腆的神情。玉兰不敢置信的抓住齐衍的双臂,一阵摇晃∶「小齐子真的是你┅┅真的是你耶┅┅」玉兰兴奋地叫了出来。家是温暖的,亲情更是不可分的,齐衍就在姥姥与小婶的热情款待中,享受了一顿温馨的晚饭,他们高兴谈着彼此这段分离时的生活点滴,老妇人看着这个家似乎又有了生气,不自觉的落下泪来。这段温馨的闲话家常,一直聊到了大半夜,老妇人才要玉兰赶紧去把後面的房间打扫乾净,让齐衍能永远住下来,老妇人欢喜的看着这分离九年的孙子,心情的激动是可以想见的,但这会儿她老人家心中,却有了另外的念头。在刚刚与小婶的谈话中,有两件事让齐衍特别在意,一个是齐衍刚刚才知道他还有一位小他两岁的妹妹齐如,并没有在那晚的尸骨中,也就是说齐如可能还活着。这让齐衍激动异常,因为齐如是与他差距最近的兄妹,从小他们就感情最好,原本齐衍以为她也遇害,没想到齐如还有可能活在人世,这让他决心要寻回妹妹来团圆。另一个比较特别的是,圣箭会非常清楚当晚还有姥姥与小婶,是没遭毒手的落网之鱼,但却没再来斩草除根,这让齐衍百思不得其解,而且还每月派人送来一些银两或食物,这就更令齐衍困惑。不过反正已经回来了,这些疑虑应该可以调查出来。小婶俐落的手脚,没一会儿就把房间打扫好,房里还放着一盆清水与毛巾,让齐衍能好好梳洗休息一番。齐衍也真的是累了,小婶离开了之後,他便幽幽的睡了过去。可是大厅里姥姥却还没睡,她老人家跟玉兰似乎在谈着什麽,只见玉兰低着头,脸蛋像涂了胭脂一般红,这是怎麽回事呢?看着玉兰那娇羞的样子,不晓得老妇人倒底跟她说了些什麽?一阵强烈的哭闹声,惊醒了沉睡的齐衍,没想到齐衍一觉竟睡到了大响午。他俐落的跳下床从窗口望去,村口正围着一群人,拉扯着一位村里的妇人,那群人身上都穿着土黄色的劲装,背上背着一副大弩弓,腰上挂着一牛皮箭囊,这熟悉的样子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们就是圣箭会。齐衍顿时冲出了房门来到厅堂,姥姥与玉兰也正倚着门,看着村口的吵杂。「小齐子,你起来啦?」老妇人问着。「是呀!姥姥,外面是怎麽一回事?」齐衍关心的问着。「那是圣箭会,它们来村里收租来着,村口的王大婶他们今年收成不好,圣箭会要把他们拿来过冬的粮食都取走,这会儿王大婶正死命的护着她那只猪,看来圣箭会是不会罢手的┅┅」小婶解释着。齐衍摸了腹中一把,他那支软剑正服贴着缠绕在腰里,他缓步走向村口,心中也燃起了熊熊的复仇怒火。「你还不放手?再不放手,等下我们四爷发怒了可不饶你!」一个满脸横肉的圣箭会喽罗在那吆喝着。「求求你们,你们都拿走了,我们一家老小怎麽过冬啊!四爷,您可行行好啊┅┅」王大婶哭天呛地的哭喊着。马上的李四,一副獐头鼠目的嘴脸,他跟马旁的圣箭会喽罗们挥了手势,大夥儿便冲了过去,把王大婶给踢倒在一边,拖着猪与满地装袋的谷子,就准备要走┅┅这时王大叔拿着把菜刀,从屋里就冲了出来,「我跟你们拼了,你们这群吸血鬼┅┅」王大叔嘶吼着冲向李四。圣箭会也不愧是个大帮会,那群喽罗们训练有素的拿箭拉弓,瞬间就射出了十来支,飞快的箭簇眼看就要贯穿王大叔的胸膛,一阵耀眼的黑色亮光,在王大叔跟前屏幕般的伸展开来,那十来支飞箭全被扫翻了四散断落。这没由来的转变,可把马上的李四给吓了一跳,但圣箭会毕竟是圣箭会,反应迅速的又射出十来支箭,这时更分向王大叔与王大婶两个目标而去。齐衍眉头一皱,右手往前一伸,黑色剑身的软剑抖出了朵朵剑花,他使出了他独门的绝学「刃叠千吟」,黑色的剑花幻化成千朵层层交织的光影,向圣箭会的喽罗们飞奔而去,剑花弹开了那十来支飞快的箭簇,更在每一位圣箭会喽罗们的脖子上,绽放出朵朵的血花。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连哀号声都来不及,那十来位圣箭会喽罗们便倒卧了一地,个个被切断了喉管,遍地血迹泄红了村口的黄土地。李四惊恐的愣在马上,不敢妄动,他还没搞清楚刚刚到底是怎样发生的情形,为什麽只见满天飞的剑花,而他的弟兄们就个个倒卧身亡?「回去告诉你们的龙头老大常老八,这村的租不用来收了,我齐衍会帮他送去,叫他好好等着┅┅」齐衍走到李四跟前,就着李四的裤子抹净他剑身上的血迹。「不用收租┅┅好┅┅好┅┅你会送来┅┅好┅┅我会转告┅┅」李四强自镇定的说着∶「那┅┅我┅┅可以┅┅走┅┅走┅┅了嘛┅┅」李四神情紧张的问着齐衍。「可以。但是把这一地的垃圾也一起带走!」齐衍命令式的说着。其馀剩下的七位圣箭会喽罗们,赶紧听了齐衍的命令,赶紧把尸首搬到马背上,栓起了每一匹无主的马,头也不回的跟李四拖拉着马匹,狂奔而去。村里的村民都欢呼的迎向齐衍,热络的跟这齐家子弟称赞着,尤其是王大叔与王大婶更是感激涕淋。齐衍打发了村里的邻居们,回到家门前,姥姥老泪纵横的向齐衍说着∶「小齐子,小齐子喔┅┅你的功夫这麽要得,一下就把那些个畜生给打跑,真是姥姥的好孙子!」姥姥激动的说着。而一旁的玉兰更是眼中吐露着迷蒙的眼神,那种微弱的心里反应,她收敛的很好,但她心里却蕴开了道道涟漪,怎麽会这样呢?她可是齐衍的婶婶呀!午饭时,满桌的菜肴非常可口,这小婶的手艺真的不错,齐衍一连吃了三碗才罢手,但奇怪的是小婶却没来一起吃,而姥姥好像又欲言又止的没专心吃着。齐衍开口问姥姥∶「姥姥,你想跟我说什麽嘛?您有事可别闷在心里喔!」齐衍想让姥姥开口。「小齐子,姥姥是有话要跟你说┅┅」姥姥语重心长的说着。「我们齐家就剩你一个了,你又要为我们齐家讨回九年前的那份血债,这报仇血恨的路可不好走,姥姥担心你有个什麽闪失,那我如何跟祖先们交待?」姥姥继续说着。「你小婶算是可怜,嫁过来我们齐家没三个月,你小叔就走了,她一个寡妇照顾我这个老太婆,一晃也快十年了。你还没娶媳妇儿,姥姥是希望你能让你小婶帮我们齐家留个後,这样将来她老了也有个照顾,你说好不好呀?」姥姥期盼的看着齐衍。「姥姥!你是要我娶小婶做老婆?」齐衍手心冒汗的问着。「姥姥没那意思,姥姥老了,也管不了你喜欢什麽个准,姥姥只是想让你小婶帮我们齐家留个後。」姥姥期盼的神情依旧。这可难倒齐衍了,义父什麽都教给了齐衍,唯独这生孩子的本事,可没传授给他。虽然也在刃剑山庄听过那些家丁们说些个床上的男女趣事,但这会儿姥姥要我真枪实弹的来做,这可是要怎麽做呀?「姥姥!你要我┅┅我跟小婶┅┅可是我不会呀!」齐衍艰难的说着。「小齐子!你别耽心这档事儿,你小婶她会┅┅她会教你的。」姥姥高兴的说着。说完姥姥起身回了房,把齐衍一个人留在厅里。这会儿不知姥姥她打什麽主意?齐衍想着想着就头皮发麻,赶紧也回了房,打算把行李给整理整理┅┅没想到回到房里,齐衍所有的行李都被整理得井然有序。这是谁做的呀?那答案很清楚的浮现在齐衍的脑海里。一声轻微的敲门声,让齐衍的心跳了一下,打开了房门,一身红衣打扮的小婶就站在门外,刻意装扮的小婶,呈现出了成熟女人的风韵。她走进了房里还顺手带上了房门,她手里拿着一条白色的手绢,里面不知包藏着什麽。她害羞的坐在坑上,从手绢里拿出一本薄薄的书递给了齐衍∶「小齐子!今儿个就麻烦你了┅┅」她低着头害羞的说着。他翻开了那本书,体内血液好像都冲到脑中,全身忽然就燥热了起来,那是一本画满春宫图的画册。齐衍头一回看到这春宫图,整个人马上就坐立难安了起来,他偷瞄了小婶一眼,小婶正也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小齐子!我们都是为了齐家,不然小婶也不愿做对不起你小叔的事。现在娘希望我们能帮齐家添个後,她老人家的心愿我能理解,小婶长你个几岁,讨个先,就请你帮个忙┅┅不要嫌弃小婶。」小婶柔细的说着。「小婶!小齐子怎会嫌弃你呢?只是┅┅只是┅┅」齐衍只觉口乾舌燥的说不出话来。「那什麽都不要说,你过来。」小婶吩咐着齐衍。齐衍走到了小婶面前,小婶解开了她的上衣,露出了里头雪白的内衣,她没停下手的把内衣也一并脱了下来,齐衍只觉裤裆里饱涨得难受,小婶粉红色的肚兜包裹着她高耸的乳房,她牵起了齐衍的手,引导着他放进了肚兜里。齐衍的手碰到了小婶的乳房,触手的柔软让齐衍呼吸急促了起来,齐衍禁不住冲动,便与小婶一起倒卧在坑上,两个滚烫的躯体缠绕了起来┅┅玉兰现在是充满着激情的,她与齐衍的小叔同床三月,正开始初尝行房的滋味时便守了寡。这九年多来她的心中,隐藏了多少的无奈,这会儿就如同油灯里满满的灯油,她要一次就燃尽它┅┅小婶的热情如火,让犹是童子之身的齐衍当然招架不住,小婶粗糙的手伸入了齐衍的裤裆,紧握齐衍的宝贝上下的滑动着,那手茧的摩擦与小婶身体女人的香味,让齐衍纵有一身上乘的功夫,也心慌马乱的立即就交出了成果。玉兰先是一愣,就马上笑了起来,她把手从齐衍的裤子收回来,看着她手里沾满着白色的粘液,开口说∶「小齐子!小婶心急了点喔┅┅这给娘知道了,她准把我骂死。真是浪费了!」小婶说了一堆齐衍都听不懂的话,还一直频频笑着。那当然是浪费了嘛!那玉兰手里可是有多少齐家的子弟喔!小婶让齐衍休息了一下,她藉这机会也指导齐衍认识女人,让齐衍实际看着小婶的身体,了解了人生重要的传家功夫。姥姥可开心着呢,她在房门外偷窥着房里齐衍与玉兰。他们两个从正午就进了房,到现在太阳都下山了,还能听见玉兰柔媚的喘息声,姥姥心里可明白着,齐家就要有後了┅┅(待续)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