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任逍遥

江湖任逍遥

第二章(第一节)我躺在柔软的床上,享受打了个哈欠,脑海中却想着这一个多月来的神奇经历,从九死一生到获传绝学,从光棍一个到手拥佳人。想到淫奴,我不由得意地看看床边,此时的她一身母狗打扮跪在床边,狗环上的绳索拴在床脚上,两腿微微张开,可以隐约看见小穴中插着一只硕大的木头阳具,双手反捆在身後,而小嘴则忙着吞吐着我的肉棒。我拍了拍她的头,笑道∶“淫奴,够了!”淫奴飞快地又将我的肉棒舔了一遍才抬起头来,眼前的这张小脸依旧是秀丽可人,在羞涩中洋溢着性感的神态。我稍稍抬起身,伸出手将她胯下的阳具抽了出来,阳具被小穴紧紧地咬住,宛如拔出瓶塞般发出“砰”的一声轻响。木头阳具已经全部被打湿了,糊满了淫水。按照调教的习惯,淫奴张大了嘴巴,低下头将阳具横着咬住,我随即用绳索将阳具捆在淫奴的头上。因为欲求没有得到满足,淫奴的眼神中充满了欲火,我故意笑道∶“淫奴,晚安!记住明天早点叫我!”对於她,一定又是个难以入眠的夜晚。我闭上了眼睛,唉!一天的美好生活又过去了,人生至此,夫复何求。此时我已经用不着在催眠状态下使用淫奴了,这一切既可说是我强迫的,从另一个角度也可以说是她自愿的。这一切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当我和淫奴被赶出山谷时,她的脑海中显然还是一片混乱,尚未从谷中的生活中清醒过来,对我依旧是言听计从,不敢违背。我带着淫奴朝山下走去,一身丫鬟的装束仍旧遮不住她明艳动人的容貌,在徐徐山风的吹拂下款款生姿。这麽美丽的丫鬟哪儿找去?我不由叹息着,恐怕到山下会太显眼,这可不妙。当我问到有没有面具什麽可以遮挡的东西时,还真有,月奴想得很周到,在淫奴的包裹中有一顶轻纱环绕的软帽,戴上後虽遮掩住了绝世的容颜,但却更增加了几分神秘感,在凹凸有致的身材衬托下,更让人想入非非。唉!两害相权取其轻,也只能如此了。从未在如此艰难山路上行走过的淫奴,过不了片刻便走不动了,聪明的她也不开口,只是用她美丽的眼睛哀怜的看着我,勾起我泛滥的同情,居然让身为主人的我一路背着她下山,命苦呀!果然在山脚下的小镇中,纵然淫奴美丽的容貌被遮掩得严严实实,但她动人的仪态依旧引来人们的好奇,人们好奇揣测着拥有如此可人丫鬟的是何方神圣,这既让我得意,也让我对这种容易招惹是非的事情苦笑不已。我带着淫奴走进了这个小镇最大的客栈也是唯一的客栈“有间客栈”,客栈不怎麽样,生意似乎还不错,进出的人来来往往,好不热闹。我租下了个雅致的庭院,左右两间厢房,和主房围绕着一个小院落,稀疏的栽有几株应景的花草,倒也清净,别有一番风味。我随手扔给小二十两银子,去准备一桌最好的酒菜送过来,剩下的给他当小费,乐的他连番作揖拍马屁。也难怪,这种小地方,一桌酒菜最多不过四、五两银子,剩下的足抵他一年的工资了。淫奴进了房便将帽子摘了下来,明丽的眼睛看着我眨呀眨的问道∶“今天我就在这里休息吗?”脱离了老头的阴影,她似乎变得活跃起来。我笑道∶“不是我,而是我们!奴隶当然要服侍主人啦!”淫奴自然明白我所说的服侍是什麽意思,羞怩地低下头。有钱能使鬼推磨,没一会工夫,小二就送了酒菜过来,但当小二看到淫奴的脸时,钱的诱惑就降低了许多,以至於我想用银子将他砸出去时,他色迷迷的眼神毫不受影响,而口中更是本能的滔滔不绝,惹得淫奴笑个不停。直到我将他强行推出门外时,他才清醒过来旁边还有个活人。当我关上门回过身时,淫奴仍在低头轻笑。我坐在椅子上,桌上的酒菜还算精致,淫奴也坐了下来,我看着她道∶“站起来,倒酒!”淫奴登大眼睛道∶“为什麽?你又不是没手!”我微笑道∶“别忘了,你是我的奴隶,要服侍主人的起居饮食,当然还有欲念!”淫奴沉默下来,好半天才道∶“你也别忘了,我是位公主,只要我将身份说出去,你有几条命?”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我得意的笑道∶“只要你说出来,大夥就都知道你曾做过我的奴隶,你的名声、你父王的脸面都丢光了,恐怕你父王说不定会让你自尽。你的命来换我的一条小命,很算啊!”明朝最重礼法,女子失贞便会被认为无颜苟活。“你┅┅你胡说!”我的话显然说中了她的担忧,她结巴地辩斥着,但大滴大滴的眼泪却暴露了她心中的恐慌。我将她拉入怀里坐下,温柔地揩去她面庞的泪水,柔声说道∶“做我的奴隶有什麽不好?你应该感觉到我是多麽的喜欢你,只有最喜欢的人,我才会让她做我的奴隶!”“可是,可是我失贞於你,也只能委身於你,最多我只能做你的┅┅”她说着说着,声音便越来越小得听不见了,羞红的脸显示出她想说的话来。“我是不会有妻子的了!”我倒了杯酒,十年女儿红,还不错。我淡淡的说道∶“像我这样的人,哪配得上有妻子?”一股狂暴的伤感和仇恨涌上了我的心头。淫奴感受到了我心中的哀伤,乖巧地她将头紧紧的贴在我的胸前,我抚摸着她漂亮的长发,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我摇了摇头,努力地摆开这不愉快的感觉,我将酒杯端到淫奴的唇边,柔声道∶“尝尝看,这酒不错!”淫奴看着我温柔的面容,眨了眨眼睛,乖乖的凑到酒杯边轻轻地抿了口,柔和的酒滑进她的喉咙,还是让她呛得满脸通红,胸脯也剧烈地起伏着。我笑道∶“要徐徐的下咽,不要太急了。”淫奴撒娇的看了我一眼,道∶“你真坏!”我笑道∶“再尝一口。”淫奴摇了摇头,道∶“不要了!”我看着杯边的残红,一口将残酒含在口中,吻住她的小嘴,她的身躯已经很熟练地和我结合在一起了,双手紧紧地抱住我的脖子。我将美酒慢慢地渡过去,在我半强迫的方式下,淫奴小口小口的吞咽下去了。当我口中的美酒喂完时,淫奴似乎还沉浸在其中,小嘴仍吸吮着我口中的汁液,我一直吻到淫奴喘不过气来,才松开她的小嘴。她的脸上早已绯红一片,小嘴急促地喘着气。我的大手早已滑进了淫奴的衣襟里,轻松地握住她柔软的胸脯,虽然不能看到,但高耸的尖端还是让我心中一荡。我的魔手让她亢奋起来,酒为色之媒,藉着酒力,淫奴主动地吻向我,丁香暗渡,我的双手更是大肆在她的衣裙内活动着,最後嫌衣裙碍事,索性扯开了她的上衣,欺霜压雪的玉肩裸露在了外边,可爱的玉乳半掩半现,更是添加了无穷的媚态。(第二节)微微的凉风惊醒了淫奴的醉意,她按住我的胸膛,支撑着坐了起来,看见自己趐胸半露,连忙拉起了衣襟,羞涩的低下了,不敢看我的眼睛。我由衷地赞叹道∶“淫奴,你真美!”淫奴只看着自己的小手,不敢与我答腔。我端起她的小脸笑道∶“今天晚上的时间长得很,我们还是先满足肚子,再满足别的需求!”淫奴听见我调戏的话语,轻轻啐了一声。我夹起一筷菜放到她的嘴边,笑道∶“既然你不伺候我,只有主人来服侍你哪!”淫奴抬起头了,看着我笑了起来,张开口不客气的吃了进去,然後如情人般地亲昵也夹了一筷菜来喂我,道∶“我也来伺候你!”我没有纠正她的说法,不愿打搅此时的和谐。酒菜在我俩亲昵的喂食中慢慢地用完了,但酒基本上是我喝了,淫奴说什麽都不肯再喝了。我感受着轻微的醉意,让自己的感觉在天空中飞翔,我用力地抱住她,狂暴地扯去她全身的衣裙,而淫奴也放开了昔日的矜持,放肆地拉扯着我的衣物,她也迫切地需要我。酒醉中的我不再注意她美丽的身躯、雪白的肌肤、高耸的乳房、细细的蛮腰和神秘的阴部,急切地插进了小穴中,只有沉浸在性欲的狂潮中,才能让我逃避人世间的一切,才能感受的这真实的一切。没有任何的前戏,没有爱抚,我粗鲁地进入了她,女人的本能使她容纳了下来,小穴分泌出大量的淫液,滋润着我的肉棒。在我狂暴的动作下,淫奴尽情地迎合着我,任心中的欲火驱使着身躯去追逐每一分快感,口中已不是细细的呻吟了,而是大声的浪叫着,我能感觉到她细嫩的手指在我的背上用力撕抓着。我顾不上背上的刺痛,每一次都像要将她刺穿一般,让淫奴发出着快乐的哀叫。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小穴中如溶炉般的火热,肉壁在慢慢地蠕动,一股巨大的吸力牵引着我的肉棒。在一阵急促的抽动後,我终於和淫奴一起踏上了快乐的颠峰,而肉壁还在慢慢地蠕动,挤压着我的肉棒吐出最後一滴精液。我和淫奴都在这场狂风骤雨中筋疲力尽了,淫奴温顺地趴在我身上,头贴在我的胸膛上,静静地听着我的心跳。突然她俏皮地伸出舌头舔掉了我胸膛上的汗水,随後轻轻地舔着我的乳头,一股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我猛的搂住她的腰,笑着大声叫道∶“小妖精,还不满足?我们再战一场!”淫奴连忙抬起身来,惊叫道∶“不要了,不要了,人家还没缓过来!”一双圆润的玉乳在我的面前荡来荡去,让我心痒痒的,松开一只手来一把握住,淫奴没有阻止我,乖巧地将头搁在我的肩上。我缓缓地爱抚着她,温柔的凑到她耳边小声的道∶“我爱你!”淫奴半闭的眼睛睁开来,惊喜地看了我一眼,但立刻低下了头,我能感觉到一股忧郁的神情充满了她的眼眸。我轻轻地在她的耳边说着动听的话语,但美酒和疲倦最终征服了我,我沉沉地睡熟了过去。当我醒过来时,房内的红烛仍在燃烧着,还只半夜,淫奴这时已经穿好了衣裙,背对着我坐在桌前沉思。我凝望着她动人的身影,的确我给她带来了许多的痛苦,但不可否认每次我都让她到达了高潮,她也显露出很喜欢这种快乐,这种快乐我们双方都享受到了。淫奴似乎下定了什麽决心,毅然站了起来,我连忙闭上眼睛看她想做什麽。她轻轻地走到我的床前,注视着我的脸,凝视了我良久,缓缓地伸出手来,贴在我的脸上,慢慢地抚摸着,眼中流露出时而悲伤、时而快乐、时而忧怨的眼神,柔情似水的眼神让人怜惜不已。她俯下身来,微微颤抖的双唇吻在我的脸上,用极低的声音道∶“我们是不可能的,我要走了,我的┅┅”我感觉到了她的无助,对我的情意,我心中温馨极了,我暗暗的笑道∶“你这一辈子都将是我的人,你逃不掉的!”淫奴背起她的包袱,走出了房间,轻声地将房门掩上。当院门“吱呀”一声的关上後,我连忙爬起身来,快速地穿上衣服跟了出去。我不紧不慢的在她身後跟随着,淫奴毫无江湖经验,只是慌慌张张的在街上急行着,根本就不知道後面有我在跟踪。我远远的缀住她,淫奴在一阵埋头急行後,才开始寻找起路来,在这荒郊野岭,是找不到任何的标志的,她才慌了神,发现自己迷路了。看着淫奴先是到处乱窜,随後垂头丧气的坐在路边发呆,我看者她可怜的模样,不禁暗暗好笑。正当我准备出来带她回去时,路上过来了四个彪形大汉,一脸的凶气,我看着他们暗暗叫苦,这四个人一看就不是善男信女,淫奴够聪明的话最好不要去招惹他们。四人迈着八字脚,慢慢地前行着,淫奴抬起头看了看四人,看得出来她很害怕,但还是鼓足勇气问道∶“请问往洛阳怎麽走?”四人八只眼睛齐唰唰的盯住了淫奴,又飞快地相互看了一眼, 心地笑道∶“小姑娘,正好我们也要去洛阳,不如你和我们一块走吧!”淫奴就算再单纯也听得出他们的意思,连忙道∶“不用了,你们指点一下就行了!”四人淫笑道∶“小姑娘,你是信不过我们吧?谁不知道我们青州四兽武功盖世、玉树临风、谦谦君子!还是和我们一起走吧,一路上也可照料你。”我一听见是“青州四兽”,不由头痛起来,这四人贪淫好色、无恶不作,淫奴落到他们的手中,可想而知会有什麽下场。而且这四人虽然武功不高,可他们有一套独门刀法,四人连手时,谁见都要让三分!淫奴见他们渐渐地露出淫兽的面目,吓得转身就跑,可怜她一双美丽的玉足今天真是走够了路。四兽飞快地扑了过去,一前一後,左右一拦,正将淫奴围在中间,四兽的口也没有闲着,淫声浪语说个没完。淫奴哪见过如此鄙贱的人,不知如何是好。四兽慢慢地将淫奴挤到了树林中,此时太阳刚刚升起,茂密的林中仍然是乌黑一片。淫奴的花拳绣腿只能在床上用用,此时毫无作用,四人轻轻松松的将淫奴制倒在地,然後便开始决定先後秩序了。“我是老大,当然是我先来!”老大叫道。老三反对道∶“那不行,上次就是你最先的!”“我上次最後,这次应该我先!”老四也叫道。四人在那里争吵得差点动起手来,最後才决定抓阄决定。老四在三人嫉恨的目光中洋洋得意地走到淫奴身边,淫奴被制住了麻穴,虽然不能动,但耳朵听见四人为了谁先奸淫自己而争吵时,不由羞愤欲绝。老四扯开淫奴脸上的面纱,露出带雨梨花的娇容,不禁一呆,大叫道∶“这回可捡到宝了,这小娘们真水灵!”淫兽就是淫兽,“唰”的扯开了淫奴的衣襟,由於在这些天的调教下,淫奴已经不自觉地没有穿上内衣了,顿时圆润的乳房毫无束缚的挺了出来,老四似乎也没想到如此的开门见山,伸出手用力的揪了一下淫奴的乳头,淫奴看见那双黑呼呼的毛手抓在自己雪白的乳房上,不由又急又起,眼泪“哗”的流了出来。老四淫笑道∶“想不到你这小娘们看上去挺纯的,骨子里却是个骚货,连肚兜都不穿。不过四爷就喜欢你这样的小骚货,待爷们玩腻了後把你卖到窑子里,一天接二十个客人,准可以让你爽翻天!”听着老四对自己的侮辱,淫奴只有默默地流着泪,抱怨上天对自己太残忍。随着丝绸撕破的声音,淫奴的下身也渐渐裸露,美丽的身体尽情地展现了出来。老四像头野兽般在淫奴光洁的身体上撕咬着,美丽的肌肤上留下了一个个青紫色的伤痕,而一双魔爪到处肆虐,让淫奴不断地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叫声。我强忍住内心的愤怒,还要等等,如果时机不对,失手让他们四人连手,我恐怕要把命也丢在这里了。老四的头贴在淫奴的胸部上又是闻又是咬,好似一头发情的公狗般,索性咬住淫奴的乳头不放,努力地拉着,乳房被用力地扯起,可怜的乳头几乎都要被咬了下来。而毛茸茸的爪子抓住另一只乳房,用力地揉捏着,娇嫩的乳房在他的大手中不断地变形,而乳头被紧紧地捏在老四粗糙的手指中,老四把淫奴的身体当成一个好玩的玩具般肆意地摆布着。当老四的手伸到淫奴的阴部时,内心极度的恐惧让淫奴尖叫了起来,淫奴似乎放开了般的叫道∶“来吧!畜生,你最好在这之後杀了我,否则我发誓一定会让你们死!我相信我这副身体男人都会感兴趣,只要谁杀了你们,我就是他的,为奴为婢也情愿!”老四似乎被淫奴的话语震动了,但头脑简单的他随之便将其抛到脑後,道∶“那我就先上了你再说!”说完就飞快地脱光了衣服,露出了丑陋的身体,摇晃着黑黝黝的肉棒,趴了下来。淫奴闭上了眼睛,准备承受着耻辱的进入。我在淫奴发誓的时候已经潜伏到了她身旁的草丛中,我的武功不好,但淫奴的叫声却遮掩了我行动的声音。我看见老四丑陋的脸上充满了高涨的欲火,此时的他已经不再注意别的事情了。我拔出腰间的匕首,没有任何的抵抗,匕首飞快地划过了他的喉咙,一条血珠飞了出来,滴到淫奴的身上。温温的鲜血让淫奴忍不住睁开了眼睛,当她看见我时,眼睛中流露出激动的神情,口中不自觉的叫道∶“主人!”我挥手解开她的穴道,笑道∶“坏奴儿,回去後,看主人怎麽收拾你!”淫奴站了起来,乖乖的闭上嘴,但脸上却浮起迷人的红晕。老四丑陋的尸体躺在了一旁,我看都懒得看上一眼。其馀的三兽已经冲了过来,虽然他们吵架争斗,但兄弟情深,老四的死让三人都急红了眼,三人二话不说,拔刀就上,我只好用淫魔剑法抵挡住三人的进攻。三人的刀法好生 厉,刀光如雪花般片片地削上我的要害,仗着下了一番工夫的身法,勉力拦住了三人,幸好先干掉了一个。淫魔剑不愧为门中的绝学之一,当我渐渐地适应了三人的刀法後,剑法的威力便体现了出来。但三人互为攻守,防守得好不严密,久攻不下的後果显露了出来,功力尚浅的我额头已经沁出大颗大颗的汗水,淫奴在一边关切地看着我,她并未逃走,让我欣慰不已。我知道时间拖得越长,对我越不利,算好了时机,拼着挨上两刀,将老二和老三也刺倒在地。老大更为疯狂了,双眼赤红,手上的刀势一变,只攻不守,我暗自叫苦,体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要命的是伤的位置虽然不是要害,但大量的失血也让我的头开始发晕了。我看了一眼淫奴,他妈的!看样子今天说不定一条小命就为了这个女人而丢了,死就死吧!我虎吼一声,以强拼强。我和老大的动作越来越慢,终於当我瞧准一个破绽,一剑刺入了老大的胸膛中,而他的刀也同时砍中了我,两败俱伤。看着老大露出不敢相信的眼神慢慢地倒在了地上,我回过头,看着淫奴笑了笑,眼前一黑,也倒了下去。“小荡妇,你这下解放了。”我心中默默的想着。我听见淫奴惊恐地叫道∶“主人,你怎麽了!”飞快的跑了过来,将我搂在她的怀里。我深深地嗅了一口她怀里的幽香,真舒服呀!她还有点良心。我终於支撑不住了,晕倒了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於醒了过来,脑海中还沉浮着那场激烈的打斗。我努力地睁开了眼睛,扫视着周围的情形,发现我又回到了租下院落的主房中,淫奴趴在我的床边沉沉地昏睡,秀气的小脸上浮现出极度的疲倦,眼角中还有几滴泪水未乾。我看着沉睡中的淫奴,心中洋溢着温馨,我努力地伸出手,轻轻的揩去了她眼角的泪水。当我的手碰上淫奴的脸时,她的身体一惊,眼睛飞快地睁了开来,当看见我苏醒了过来,惊喜的叫道∶“主人,你醒了!”我微笑地看着她道∶“是啊!有没有吃的?我的肚子好饿呀!”淫奴笑道∶“主人,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了,当然饿了!我在外面熬了粥,马上端来。”说完将我扶着坐了起来。很快地,淫奴端了一碗粥走了过来,坐在我的床边,细心地将粥吹得温热了後,慢慢地喂给我吃。我狼吞虎咽地吞食着,淫奴轻轻的擦掉我嘴角的米粒,笑道∶“主人,慢慢吃,淫奴在外面煮了很多!”很快我就将一锅粥吃了个底朝天,看着淫奴在我的面前忙来忙去,我笑道∶“淫奴,你原来不是不愿服侍我的吗?”淫奴羞涩地看了我一眼,脸也红了,突然当着我的面脱光了全身的衣物,当窗外的阳光照射到她身上时,泛起金色的光芒,玲珑的身躯挺拔地显露在我的面前。我看见淫奴的动作,不由一呆,不知道她想干什麽,不会是要和我做吧?伤都没好。真要命,松懈的肉棒也鼓动了起来。淫奴看见我胯下凸起了一团,脸更红了,她从包裹中取出黑色的狗环走到床边,跪了下来,道∶“淫奴想成为主人的奴隶,愿意一辈子服侍主人,愿意为主人做一切事情,请主人收留淫奴吧!”我被这一切的变化弄得目瞪口呆,道∶“你愿意吗?”淫奴坚定的道∶“淫奴愿意,请主人为淫奴带上这个狗环,淫奴想做主人豢养的宠物!”我抚摸着她的小脸,夸奖道∶“淫奴变得真乖巧了!”淫奴马上道∶“谢谢主人夸奖,是主人调教得好!”眼前的丽人像换了个人似的,不过我喜欢。我接过狗环套在了她修长的脖子上,将精巧的活扣锁上,取下了钥匙,我想了想,将钥匙挂在她的项圈上,道∶“你自己保管!”淫奴道∶“请主人将钥匙扔掉,淫奴一辈子都是主人的宠物,不再需要打开它了!”我看着眼前的人儿,不由欲火大作。(待续)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